笔趣阁

第二章 夺艳记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仁看着那少年鸟不拉叽的样子,心中火气上窜,正准备赶上去扇他两耳光,教训他一顿,便听那少年“啊”地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一动不动了。

    秦仁走过去一看,只见少年的脸已经被一个拳头大的带刺流星锤砸得稀烂,脑浆都流了出来,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秦仁向四周张望了一番,见每个人都行色匆匆,叹了口气,对地上的死人说:“江湖是很危险的,不要以为你带了把剑就不会死了,**!”说完大步朝着主街道旁一条挂满了“倚红院”、“凝翠楼”、“丽春院”之类招牌的巷子走去。

    凭秦仁前世看电影的经验,他知道这就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花街柳巷了,三少爷决定今天在这花街柳巷中,尝一尝前世今生三十八年都没尝过的,女人的滋味!

    秦仁一路逛了过去,只见每家青楼门前都站着几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在大街上公然拉客,不时有衣冠楚楚之辈被拉了进去。

    当然也有人来拉秦仁,那些庸脂俗粉见了秦仁后无不是捂着嘴浑身花枝乱颤地娇笑道:“哎哟,帅哥哥,你怎么能长得这么帅,这不是逼着别的臭男人去跳楼吗?你是来找姑娘的吧?您看看我这对胸脯,我这脸蛋,还有我这小蛮腰……保证让您满意,哎哎哎,您怎么走了?干你老娘,看不上姑娘我吗?妈的,老天爷保佑你缩阳!不举!虚脱!干!”

    秦仁是一路捂着鼻子过来的。想他秦家三少,哪曾闻过这些市井俗妓身上的味道?有狐臭就不说了,偏偏又洒上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劣质香水,那种混合的味道,足以让人吐掉隔夜饭。有的更恐怖,笑起来脸上的白粉扑簌簌地往下掉,露出粉下像被太阳晒得龟裂的黄土地一般的老脸,秦仁的胃口完全被倒得一干二净。

    一路走一路摆脱那些庸脂俗粉的纠缠,眼看这一条花街柳巷就要走到尽头了,秦仁的眼前忽然一亮。只见这街道的尽头处,一块硕大的招牌在红灯笼照耀下闪闪发光,招牌上两个大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一看就知是出于名家之手。

    “欢场!”不错,正是欢场二字!这招牌简洁明了,一语道明此楼的用途,比起“倚红”、“凝翠”那种俗气随流的招牌不知高雅了多少倍。

    而在“欢场”招牌的两旁,是一副对联有颇有气势。

    上联:“醉欢场,男儿风流趁年少。”

    下联:“卧香床,女儿妖娆任君尝。”

    横批:“寻欢作乐”。

    秦仁哈哈大笑,指着那对联说:“有趣,实在有趣!好,冲这对联,少爷我说不得要进去嫖上一回了!”

    秦仁大步朝着欢场大门走去,这欢场看起来格调很高,门口并没有庸俗女子拉客,而是站着四个娇俏的少女。当秦仁走近大门之后,四个少女齐身朝着秦仁行了个礼,甜甜地说:“公子晚安。”一名少女出列,来到秦仁面前,浅笑嫣然地说:“请教公子尊姓,不知公子来欢场是住夜呢,还是吃花酒。”

    大秦帝国青楼术语,住夜指包个姐儿睡一夜,吃花酒就是叫个妞来,吃顿饭,干一场就走。

    秦仁贱笑着摸了一把少女滑腻的脸颊,说:“公子我姓秦,既然来了这里,当然是住夜了。干完了,提了裤子就走多没意思?小姑娘,公子我可是很厉害的哦,不如你们四个一起陪公子如何?”

    少女吃吃笑道:“公子好坏,奴婢只是欢场的迎客丫鬟,没资格陪客的。再说了,像奴婢这等蒲柳之姿,怎配陪公子共度**?秦公子,欢场里美女如云,今夜又是欢场头牌湘月姑娘出阁之日,公子可有兴趣去参与竞价?”

    秦仁奇怪地道:“出阁?出阁不就是嫁人吗?”

    少女俏眼儿一勾,娇笑道:“公子坏死了,我们这些勾栏瓦肆里的姑娘,哪有那么好命嫁人?能被贵人看上,包养起来做个奴婢或是填房就已经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我们这行说的出阁,是指那些虽然入了行,但还是黄花闺女的女子,到了一定的时候要出来接客,所接的第一个客人称为‘新姑爷’,那女子与第一个客人的初夜便称作‘出阁’。出阁之夜,客人们要凭本身财力竞价,价高者得。奴婢看公子一表人才,衣着也是大贵之象,不知公子可有兴趣作这新姑爷?湘月姑娘可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儿呢。她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有一副天仙般的嗓子,能得她的红丸,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

    秦仁听得眼睛发亮,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说:“我参加,我当然参加了,快带我进去,妈的,老子有的是钱,还怕作不了湘月姑娘的新姑爷?”

    三少爷狼性发作,心想老子好歹也是一个世纪大处男,两辈子都保持着童子身,第一个女人自然也得是个处子,否则老子岂不亏大?今晚那湘月姑娘的新姑爷,三少爷已经是志在必得了!

    少女将秦仁领进了大门,绕过屏风之后,欢场的大厅顿时出现在面前。

    大厅内早已坐满了人,个个衣着豪奢,镶金佩玉,看来都是大富之人。也有不少人身携武器,看来是有钱的江湖人。

    大厅地面上铺满大红地毯,桌椅均为红檀木所制,桌上摆满糕点水果,更散出各样酒香。大堂南面处有一方十丈长,五丈阔的大台,高出地面三尺,台上挂着红绸幕布,此时仍未揭幕。

    少女问道:“秦公子是在这大厅等候,还是上楼上雅座?”

    三少爷何等身份?自然不愿坐在大厅里傻等。他点了点头,对少女说:“带我找一个视野最好的雅座。”说着塞给少女一张百两的银票。少女见了银票,顿时眉开眼笑,笑嘻嘻地拉着秦仁上了二楼,找了间雅座,倚在窗边正好可以从正面看到那大台。

    “先给本少爷上些酒菜来吧,要最好的酒,最好的菜。”秦仁捏着少女的小手吩咐道,顺手在少女的翘臀上捏了一把。虽然肚子不饿,但是身上的钱实在多得发烧,如果不花掉一些,实在有些麻烦。

    少女娇嗔地白了秦仁一眼,出去张罗了。秦仁坐在靠背椅上,看着窗外的大台,不知这把人当货物拍卖的竞价会什么时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