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武林大会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天平山庄中央的大校场四周已经搭起了木台,木台上都摆满了一排排的太师椅,每张太师椅中间有一张小几,上面放着茶水、水果、糕点等东西。

    其中北、东、西三面每方木台都有中间及两旁三条通道,供人员进出。

    这三面每个木台的第一排茶几之上还摆着两个小木牌,上面写着“***堂主卢飞鸿”等等字样,显然是与会者的身份标志,方便大家认识的。

    而南面的那面高台,显然是给大会主持准备的主席位置,台子虽小,却比另三面的台子要高出了许多。

    主席台的上方用两根旗杆撑开一条红幅,红幅上写着:“武林白道联盟大会暨批判宣判武林第一**秦仁兼受害者血泪控诉大会”。

    那主席台前排是由一排沉香木方桌拼成的大会议桌,后面则是三排太师椅。大会议桌上也摆着小木牌,写着“武林大会主办天平山庄杜公甫”、“武林大会协办分雨楼主江湖衙门总理事独孤鸿渐”等字样,其官僚主义作风可见一斑。

    而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也是安排了座位的,在正对着南面主席台的北面木台上,最不起眼、视野最不好的一个角落上,摆着两张用松木板拼成的板凳,一个除了两块木牌什么都没摆的茶几,木牌上写着“逍遥山庄代表秦风”、“铁血啸天堡代表铁戬”。

    这两个椅子周围三丈内再没有其他人的座位,以示泾渭分明。

    而在那除主席台之外的三面木台之下,摆着各式各样的广告牌。

    “金枪不倒丸,帮你重振男人雄风。***堂制药。”旁边站着一名身体无比强壮,**着上身露出铁板似的肌肉,穿着紧身裤,挤出下面老大一坨的***堂男弟子作威猛无比状。

    “治不孕不育找胡大夫。妇科圣手胡青马。”广告语旁边有胡青马的傻笑头像及联系方式。

    “要想皮肤好,早晚用小宝。吹雪亭护肤圣药,小宝护肤霜。”旁边站着一名千娇百媚、皮肤吹弹可破的吹雪亭女弟子,对着与会众人搔首弄姿。

    “洁汝阴洗液,洗洗更健康。护花亭制药,请认准防伪商标。”旁边站着一名清秀可人的护花亭男弟子,手捧一瓷瓶药剂,作欲说还羞状。

    ……

    大校场中央空出了老大一块场地,用白色石板铺就的校场上,用红漆写着四个硕大无朋、血淋淋的红字:“武林大会”!

    当然,这空出来的场地,自然不是专为显示这四个大字的。

    这是用来开会时表演节目用的!

    大秦帝国的武林大会也很是召开过几次了,每一次都是各派掌门或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打打牌、听听小曲儿、泡泡小妞儿搞搞一夜情的,一般每天上午的开幕式可都是有节目献上的。

    这一届武林大会虽然有着非常正经的目的,但是往届的老习惯还是保留下来了。

    从辰时三刻(辰时:上午7——9点,三刻:每刻约14.4分钟,辰时三刻即上午7点44分)起,与会人员陆续入场,前往各自的位子处入座。

    此次武林大会,与会的白道帮派计有:江南吹雪堂、***堂、分雨楼、红花楼、峨美派、倾城派、空洞派、怜舟世家。江南岭南一带的岭南宋家没有派任何代表参加此次大会,皆因宋家认为这种武林大会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加上岭南民众暴动不休,宋家为镇压暴动忙得焦头烂额,也抽不出人手来参加大会。

    江北的势力则是:吹雪亭、护花亭、照月亭、拜月教、怜花教、一刀同盟会、少凌派、天平杜家、北海赵家、连云周家。

    而江南江北最大的两个势力,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虽然也被算在了与会之列,但这次武林大会举办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因此事实上没把这两大势力计算在列。

    各大势力的扛把子依次坐上了南面主席台以外,另三面木台上为他们安排的座位。各派的骨干,如各分堂的堂主、香主、舵主等等也都是有座位的,而普通弟子们则只好站着了。

    江南吹雪堂的叶映雪一早就来到了会场,坐到了她的位子上。而她从总堂带来的那众精锐弟子们,早就在截杀三少的时候,给三少奋起反击,用雷神霹雳弹炸了个一干二净,因此她这次实际上是个光杆司令。

    江北吹雪亭的亭主赵映月是叶映雪的同门师兄,两派的名称都取得只差一个字,在看到叶映雪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她的位子上后,便派了一名分堂主带了二十名弟子过去,往她身后一站,替她撑撑场面。

    怜舟罗儿和秦霓儿、甄洛也是一早就来到了会场的。三个小姑娘一到会场,便往怜舟家的席位处走去,占了三把椅子。怜舟家家主怜舟锋华来的时候,很是热情地跟女儿打了招呼,然后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遍,怜舟罗儿只木然点头。

    怜舟锋华当时说的是:“罗儿啊,你总算给咱怜舟家做了件好事啊!待会儿,把那秦仁往死里钉,有多大罪就给他说多大罪!人有多大胆,罪有多严重,咱也不怕诬陷了他。反正那小淫贼,犯的事儿还少了么?”

    又对秦霓儿说:“霓儿啊,对于你的遭遇,姑丈深表同情啊!这次整个武林白道的人士都来声讨秦仁,就是为了替你们讨回公道。这个天下,这个武林,还是有正义,有公道的嘛!秦逍遥就算号称只手遮天,这一次,恐怕也护不住他的宝贝儿子了。你到时候,可要知道该怎么说哦!”

    秦霓儿也是木然点头。

    而怜舟锋华的两个儿子,怜舟天雄和怜舟天鹰,则是对自家妹子和表妹异常冷淡,看着二人的眼神中满是鄙夷。

    怜舟罗儿还暗自感伤,秦霓儿却是满不在乎。她身为皇家密探之首,自然是知道怜舟家背地里那些鬼蜮的。这次武林大会之后,朝廷就要对武林展开行动了。不论哪一派,只要她秦霓儿说上一句有谋反的嫌疑,到时候,可就是大军压境了!

    十多个武林白道势力全部进场之后,天平山庄的大校场顿时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相互有些交情的帮派,趁大会还没正式召开,纷纷窜位打招呼,一时间“久仰”之声不绝于耳,阿谄奉承之词满场飞舞。

    各派掌门加上门下弟子,加起来足有近两千人。再加上主办方天平山庄的人手,大校场上汇聚了近三千人。

    而且这三千多人之中,超一流的高手不下三十,一流好手不下一百,准一流高手不下三百,就连那些普通弟子,也个个都有着江湖二流高手的水准。

    参加武林大会,那些大帮派当然是要带门中最精锐的弟子出来了。难道还带些打杂的来丢人现眼么?

    入场时间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等到所有的与会帮派都入场之后,主办方天平山庄的代表杜公甫,也在八个穿着黑色劲装,腰佩长剑的大汉簇拥下,一脸雍容华贵地上了主席台。

    如果这时候三少他们也到场的话,定会感到万分惊奇。

    这杜公甫不是已经死了吗?怎地现在又出现了?而且看他现在的样子,精神头还好得很,根本就不像是被人一剑穿胸过的德性。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起死回生之说?

    可惜三少等并未到场,而与会诸人也不知道杜公甫早就死了,因此没有一个人怀疑。

    杜公甫在主持位置上坐定,那八个黑衣大汉站到了他身后。

    杜公甫清了清嗓子,道:“请静一静,请各位英雄暂时安静一下,武林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以雄浑内力催动的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偌大的会场顿时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杜公甫身上,静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在大会召开之前,我们先有请这次武林大会的发起人兼协办人,江南分雨楼总楼主,江湖衙门总理事,有‘一刀两断’之称的,独孤鸿渐独孤理事上台!”

    主席台下的一队天平山庄乐手立刻卖力地奏起了一支轻快的迎宾曲,一队十一二岁的清秀女童举着花环边摇边大声欢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鞭炮声响起,穿着黑衣劲装,背披一领大红披风,腰挂标志着其朝廷正四品武官的豹头腰牌的独孤鸿渐,春风得意地在八个黑袍加身,一脸阴沉之色的大汉簇拥下入场,大步走向主席台。

    他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对着三方木台上的与会帮派中,相熟的掌门什么的挥手致意,颇有领导人出巡的风范。

    独孤鸿渐上了主席台,在他的位子上坐下之后,笑容满面地道:“这次大会很热闹,场面很宏大,我独孤鸿渐感到很高兴!所有收到了请柬的帮派都派来了代表,看来大家都很重视这次武林大会!我会上报朝廷,说我们大秦帝国撑起了白道脊梁的这些大帮派,大势力一直很团结,一直在为我大秦帝国的社会安定,国家繁荣而努力!我还会奏请朝廷,请朝廷适当减免一下各与会帮派每年的赋税、徭役,为大家减轻一点负担,以使大家能够更加全心全意地发展,从而为国家安定繁荣的大局面作出更大的贡献!”

    孤独鸿渐简短地致辞之后,台下顿时响起阵阵欢呼之声。

    无论是哪个帮派,对于能减免赋税和徭役,那都是很高兴的。

    待呼声渐渐平静之后,杜公甫又道:“现在我宣布,武林白道联盟大会暨批判宣判武林第一**秦仁兼受害者血泪控诉大会正式召开!第一项,全体起立!奏国歌——秦颂!”

    哗啦啦一阵响,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一阵鞭炮响后,低沉肃穆的乐声响了起来。

    天平山庄的乐手们个个神情庄重地吹奏着大秦帝国的国歌秦颂,一时间,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庄重的神情。

    一曲秦颂奏罢,所有的人坐回座位之后,杜公甫高声道:“大家都知道,这一次武林大会之所以会在天平山庄召开,是因为近期武林中出现了一个人人都欲得而诛之的大**、大恶人。此人心狠手黑,杀人如麻,更兼色胆包天,用尽各种手段行采补之事!大家知道,他是谁吗?”

    “秦仁!”几乎是所有人齐声高叫,叫声如山呼海啸。

    “大家知道,秦仁最令人发指的罪行是什么吗?”杜公甫循循善诱。

    “为得当朝太傅华安之女华玲珑,将其亲生兄长,狂雷刀神秦雷打成重伤,有如活死人般昏睡不醒!”又是几千人同声说道,好像他们事先已经背好了台词一般。

    “养不教,父之过!秦仁如此丧心病狂,最大的过失在谁身上?”杜公甫嘴角挂着一抹阴冷的微笑,继续问道。

    这下子,场面顿时冷清下来。

    枪打出头鸟,让他们指控秦仁那自然是不要紧的,可是谁要第一个出声指控秦逍遥,那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血手修罗遮天手”的名头,毕竟不是凭空响起来的,那可是从一次次生死之战中,用无数敌人的尸骨堆砌起来的响亮名头!

    杜公甫冷眼一扫台下,冷声道:“哼,强权面前,正义也畏缩不前了吗?大秦帝国的白道英雄,就是这般畏首畏尾吗?太令人失望了!”

    “谁说的?”怜舟锋华突然站了起来,他满脸矜持地笑着,环顾四周一下,一字字道:“秦仁丧心病狂,最大的过失在秦逍遥身上!要不是他自身不正,又怎会教出这般无法无天的畜牲!”

    有人出头,自然有人不甘示弱。可是还没等杜公甫表示出对怜舟锋华的赞赏,没等那些准备跟着出头鸟随声附和的人开口说话,便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干你娘咧!少爷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这群白痴干嘛把事情又扯到我家老头子身上?是不是都他妈活得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