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武林大会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风乍起,云飞扬。

    一支金色的巨箭,长丈二,粗两指,拖着一道金色的光尾,越过校场四周的高台破空飞来,发出一阵响亮的破空声。

    金箭上站着一名翩翩美少年,长发飞扬,衣带翻飞,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持着折扇,嘴角挂着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

    所有人都仰望着那少年,大张着嘴,满脸的惊异之色。

    在场的武林人士可能没多少人认识那少年,但是绝对没人不认识那枝金箭。

    即使亲眼见过金箭的并没有几人,但是金箭在武林中的名头,已经令所有人在看到那金色巨箭的第一眼,就想起了这枝箭的主人。

    那支箭,便是传说中的“金箭”。逍遥山庄三大杀神之一,“金箭银弓”萧天赐的金箭!

    “金箭银弓”萧天赐,“九九屠神射法”,九十九枝大小金箭,最大的一枝长丈二,粗两指,最小的一枝仅尾指长,铁钉粗细。

    现在这枝金箭来了,载着一名年刚弱冠的少年破空而至,来者的身份,顿时让所有的与会者猜了个**不离十。

    够资格踩在萧天赐的金箭上的,天下间能有几人?

    能够踩在金箭上,如一片鸿毛般轻飘飘飞来的,除了轻功绝顶的逍遥山庄三少爷,还能有谁?

    来者便是秦家三少,便是这次武林大会声讨的对象秦仁!

    “他来了!”怜舟罗儿看着那破空飞来的少年,眼睛猛地一亮。她没有想到,秦仁竟真的敢来。这武林大会几乎汇聚了所有的武林白道人士,几乎每个人都心怀鬼胎,有着这样那样见不得人的鬼蜮目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把矛头对准他,可是他还是来了!

    “哼,倒还是很有几分勇气!”秦霓儿嘴角浮出一抹异样的笑,眼神中竟罕见地有了几分激赏之意。

    “哦……随时都不忘了耍帅,倒是很符合他的心性呢!”甄洛掩嘴偷笑,望着三少的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那金箭飞至校场中央上空,突然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道似的,一头往着地面栽下。

    而三少,也在金箭栽下的那一刻,飘离了金箭,以他有生以来,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落到了地面。

    “哧——”金箭深深地扎进了石板里,没入足有一半。

    三少站在校场中央,四周台上都是黑压压的人群。他旁若无人地理了理衣服,整了整头发,把折扇合上插进领子里,冲着那主席台一指,道:“杜公甫,你是何人?”

    三少这句话问得没头没脑,既然知道那人是杜公甫,偏偏又问他是何人,这一问顿时让所有人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道这小子莫不是疯了?怎地问出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三少自顾自地说道:“我明明记得那杜公甫已经被我大哥一剑穿胸,当场死了的,你又怎地披上了杜公甫的面皮,坐到了这主席台上?古怪,真是古怪,难道说,魔门门主西门无敌还真有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不成?”

    主席台上的杜公甫则一脸正气凛然地站了起来,戟指指向三少,厉声喝道:“呔!小淫贼,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我杜公甫几时认得那魔教教主西门无敌了?又几时和星河剑圣交过手了的?你咒我已死,怕是想我真的死了,这次武林大会就会不了了之吧?告诉你,没用的!就算我杜某人真的被你害死,天下英雄也绝不会放过你!你的恶行令人发指,稍有良心之人便欲得你而诛之,杜某人仅仅是其中一个!死了一个杜公甫,还有千千万万个杜公甫,你杀得完天下英雄吗?你堵得住天下人的嘴吗?”

    三少不屑地嗤了一声,道:“妈的,好大一顶帽子扣下来!死人复活已经够奇怪了,更奇怪的是,一个本身卑鄙无耻的小人竟还好意思声声指责别人无耻卑鄙。我跟那杜公甫,也不过是半斤对八两,谁也不比谁高尚。而你,嘿嘿,连死人的面皮都不放过,想必更加地卑鄙无耻了!”

    杜公甫仰天长笑三声,肃容道:“秦仁,你口口声声说我已经死了,难道现在站在这里的杜公甫,会是死人不成?难道天下英雄,人人都瞎了不成?认识杜某,跟杜某相熟的大有人在,你问问他们,杜某究竟是真是假!”

    三少撇了撇嘴,根本就懒得跟他说了。这年头,假冒伪劣比真货要占理。做贼的可以指责被偷的东西太少不够偷,被偷的可千万不能喊冤,谁喊冤砍谁!

    “秦仁!”独孤鸿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恶行累累,罄竹难书!我独孤鸿渐不为自己,也要为了天下人,铲除你这个败类!哼哼,你自己不来倒是罢了,我们还要花工夫满天下搜你出来,现在你自己来了,就休想走出天平山庄!”

    三少哈哈一笑,道:“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走就走,你能奈我何?”

    独孤鸿渐冷笑:“好狂妄的小子!莫不是视天下英雄如无物?”

    “你还真说对了!”三少冷冷一笑,“什么狗屁天下英雄?谁配得上‘英雄’这两个字?你也叫英雄,他也叫英雄,英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杜公甫怒道:“秦仁,难道你真的要公然与整个武林作对?”

    三少哂然笑道:“整个武林?我秦仁还真没把你们这群人放在眼里!你们牛逼个啥?不就是人多一点吗?要不要少爷我召集一万个乞丐,然后人人换一件像样的衣服,就说这是天下英雄整个武林?**的,有点新意好不好?”

    接着,三少伸出右手,手指从三面高台上所有的人身上一一扫过,缓缓地道:“你们这些人,谁有意见就冲着我秦仁来吧!看看本少爷有没有资格不把你们放在眼里,看看你们有没有资格担这‘英雄’二字!”

    “你……你……”独孤鸿渐气得全身发抖,他本来就是个脾气暴燥的人,被三少三言两语挑弄得失了理智,咆哮道:“取我‘泣日刀’来!我要让这不知死活的小畜牲领教领教我的厉害!”

    “把我的倚天剑拿来!”那些被秦仁公然挑衅的人也都愤怒了。刚才秦仁那一指,可是把所有人都指过了的。“丫挺的还牛逼得不得了,给他三分颜色就开染坊,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干你娘的,取爷爷我的屠龙刀来!爷非废了丫的不可!妈的……”

    “老子的金蛇剑哪儿去了?砍死丫的!妈的,还没见过有人敢这么狂!”

    “操翻他!妈的,先用小李飞刀戳翻他,再找几个猛男来,把他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一时间群情激奋。那些平常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们,此时全都神情激动地叫骂个不停,挽起袖子操起刀剑准备上场了。

    而那些各帮各派的弟子们,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强烈愤怒和对三少的鄙夷,纷纷将香蕉皮、西红柿、饭团、鸡蛋、鞋垫、内裤、抹胸、卫生巾、绣花针等等东西扔了过去。

    三少看了看周围的情形,摇了摇头,叹道:“这他妈什么世道?你们好歹也扔出点有杀伤性的东西出来,也好让少爷我有理由杀你们不是?你们就弄这些东西出来,少爷我也不好意思对你们下手是吧?”

    杜公甫见三少已经激起公奋,微微一笑,道:“哪位英雄下场将秦仁擒住?”

    “我来!”一声清啸响起,一名长得非常英俊,表情也相当冷酷的年轻人从北面木台上跃了下来,身形无比优美地掠向三少,一道雪亮的刀光化作闪电一道劈向三少。“江北一刀同盟会第三代弟子花有缺前来替天行……”

    “轰!”一声巨响,那真帅的小子身体变得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挂了。

    “跑龙套的不要说那么多台词,很浪费时间的。”三少拈着一颗雷神霹雳弹,非常不屑地说道。

    “妈的,竟敢杀我弟弟!我花无缺誓要为弟复……”神情激动的复仇者刚刚跃下高台,挥刀朝三少冲去,三少的雷神霹雳弹就弹了出来,把他炸成了粉碎。

    “都说了配角不需要安排那么多台词了,很烦的!”三少懒洋洋地道:“就不知道出来几个高手吗?”

    “放肆!”一声闷雷般的叱咤在校场上空回响起来,这一声音量并不高的呼喝竟然压过了校场上所有的嘈杂声,所有的人都向那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并不显高大,但是却正慢慢散发出无形威力的老者缓缓从南面高台上站了起来。

    “是空洞派的掌门清霞大师!”有人发出了惊呼。

    “清霞大师的‘五涝掌’已经练到最高境界,有他老人家亲自出手,这下那狂妄**定然难逃一劫了!”有人下了注解。

    “切,‘五涝掌’算什么?据说清霞大师已将空洞派镇派绝学‘七伤拳’练至了最高境界,‘五涝七伤’双管齐下,纵那小**有通天本事,此次也是必死无疑!”又有人表现出更高明的见解。

    三少斜眼看那站起来的清霞大师,笑问:“您贵姓?”

    清霞大师沉声道:“姓林!”

    三少呵呵一笑,“哦,原来你就是空洞派的掌门林清霞啊!咦,你一个出家的道士,为什么要来参合这些世俗的事情?你们道家,不是讲究清静无为,万法自然吗?”

    清霞大师一边缓缓地自木台上走下,一边满脸沉静地道:“天地不清静,你要我如何清静?天理不自然,你要我如何自然?朗朗乾坤被你这等无耻小人扰得乌烟瘴气,你又叫我如何潜修?唯有诛除汝等败类,还天地一个清静,我等修道之士,方能真正逍遥自在!”

    三少点了点头,道:“说的有道理。只不过,我怎么不觉得我一个人能把整个天地弄得乌烟瘴气?我秦仁,好像还没这么大本事吧?”

    清霞大师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你没听说过,一颗鼠屎坏掉一锅粥吗?”

    三少作恍然大悟状:“哦,敢情少爷我还真有这么大能量!唉,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人士,还真是都长了一张利嘴,你们若是从政,还真是前途无量!这是非黑白都是只凭你们一张嘴来玩弄了,那世间还有法律作啥?那大秦帝国还要律法作啥?”

    清霞大师已经走下了高台,慢慢走向三少,边走边道:“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那尺子便是衡量是非善恶之用。律法固然可管人间多数不平事,可是你这样的人,法律管得了吗?法律管不了的,当由我等侠义之辈来持行!我清霞大师一生杀人一百二十七人,从未枉杀一人,全都是罪有应得之人,我问心无愧!”

    三少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国家干嘛不请你去当判官啊?那一百二十七人,当真罪有应得,当真全都该死?你当真就从未错杀过?不见得吧!是非黑白都由你一张嘴来评判了,一个人该不该死也是由你说了算了,那他们是不是罪有应得,恐怕也不得而知了吧?我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净找些不怎么靠得住的借口?要我说啊,你应该这么说才对:老子说他们该死,他们就该死!他们打不过老子,所以他们该死!他们没本事从老子掌下活命,所以他们该死!”

    顿了顿,三少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我秦家三少,便是这种人!我秦家三少,便敢如此放言!”缓缓地抬起手,指向正向他走来的清霞大师,一字字道:“我瞧你不顺眼,所以要你的命。我瞧你们所有人都不顺眼,所以我要你们所有人的命!我秦仁,便是这般恣意妄为,你们又能奈我何?狗屁正义,狗屁公理!若你们这些人便是代表正义公理,那我秦仁,偏偏要与你们背道而驰。我要让你们知道,在这般乱世,武力即正义,强权即公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