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武林大会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多说已是无益,三少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清霞大师如果还想跟三少摆事实,讲道理,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世上多的是执迷不悟的人,在清霞大师眼中,三少便是执迷不悟的典型。

    而在三少眼里,清霞大师更是顽固不化的代表。

    少爷我又不是白痴,你们要杀少爷,难道还要少爷把脖子伸出来给你们划拉上一刀子?只要你们敢先对少爷我出手,少爷我就是杀了你们,在公堂上对证起来,少爷也只不过是正当防卫,最多判少爷我一个防卫过度,仅此而已。

    更何况,又有哪一级衙门的公堂能判得了本少爷?少爷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在这乱世,武力即正义,强权即公理!

    语言艺术在生死场上已经派不上多大的用场,三少的一张贱嘴此时也不打算多用了。当所有的语言都显苍白无力的时候,武力便是解决一切的最佳手段。

    所以清霞大师出手了,他展开身形飞快地扑击三少,左手出“五涝掌”,右手出“七伤拳”,“五涝七伤”双管齐下,掌风拳劲犹如两道激烈的狂飙,发出尖锐的破空声,席卷向三少。

    三少笑了,他抬起了左掌,在他抬掌的那一刹,所有盯着三少的人,包括都正向三少发动攻击的清霞大师都产生了一种错觉。

    他们觉得三少抬起的并不是一只手掌,而是一座拥有着无限威严的大山。

    然后三少那只仿佛有着山一般沉重的手掌轻飘飘地拍了出去,没有任何目标,就这样随意地拍了出去。

    而在三少的手拍出去的那一刹,所有的人都只有一个感觉。

    他们感到三少周围的空间似乎泛起了一片奇异的波纹,三少所处的空间似乎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好像三少已经变成那处在深水中的鱼,整个人都变得虚无飘缈。

    清霞大师慌了,他已经无法判断三少真正的位置,他只觉他的五涝掌和七伤拳打下去势必会打在虚空处,绝对无法沾上三少的半根毫毛。

    所以清霞大师的一掌一拳稍有了一丝停滞,而在他拳掌停滞的那一刹,三少动了!

    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蓝影一闪,三少已经跨越了他与清霞大师之间的距离,好像那一段空间根本就从未存在过一般。

    三少已经立在清霞大师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近得不能再近,脸孔都快要贴在一起了。

    三少脸上挂着无比邪异的微笑,盯着清霞大师那满是绝望,正急剧收缩的瞳孔,道:“你要杀人,便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

    说话间,一掌轻轻地按在了清霞大师的胸口,清霞大师的胸口整个地陷了下去,而后背则凸出老大一块。

    三少飞退,在清霞大师解体前退出了三丈开外,面含微笑地看着清霞大师的身体绽放成一朵美丽的血花。

    全场哗然。

    清霞大师身为一派掌门,虽然空洞派已然没落,可是清霞大师个人的武学造诣那是丝毫不掺假的,十足十的超一流高手。

    但是这样一个超一流高手,却在一个照面间便折在三少手中,三少表现出来的这份实力,足以令所有人心惊胆寒!

    “那不是遮天手!”秦霓儿心中暗忖。“虽然他刚才使的那两掌与遮天手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但绝对不是遮天手!那究竟是什么武功?”

    她却是不知,三少所使出来的,乃是他自悟出天道至境后,将乔伟的“岁月不饶人”、黎叔的“幻魔手”再加上“遮天手”的特性,取长补短融合改良之后,自行创出的,名为“霸皇令”的掌法。

    “霸皇令”一出,天下人谁与争锋?

    即使现在还只是初具雏形的霸皇令,却也能在一个照面间,秒杀如清霞大师之流的高手了!

    现在三少展示出如此武力,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先称一下自己的斤两,看看究竟是否够瞧资格与三少一战。

    结果在场这么多人,在清霞大师死后,愣是没一个敢单独下场找三少的麻烦了。

    三少睥睨四周,哈哈哈大笑三声,道:“没一个人敢来了吗?如果没人敢来找少爷我的麻烦,那本少爷可是要走了哦!”

    “啪!”独孤鸿渐捏碎了一只茶杯,他大声咆哮起来:“秦仁,天平山庄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各位英雄,除恶不择手段,秦仁心狠手黑,我们不能再白白牺牲武林同道的性命!大家一起出手,将秦仁乱刃分尸!”

    独孤鸿渐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了与会各帮派的大力响应,各帮派及各世家的扛把子一声令下,门下弟子们纷纷耍宝一般从木台上翻着跟斗跃下,总计出场近千人,冲到校场中央,将三少围了个水泄不通。

    现在围着三少的近千人,虽然都只是各帮派的普通弟子,但是他们胜在人多,每个人也都很有两下子。武器也是很过得去的,像什么青龙偃月刀、双股剑、方天画戟、丈八蛇矛、铁血大旗、天涯明月刀等等,用来砍人是绝对没什么大问题的。

    独孤鸿渐又道:“为了减少无谓的伤亡,建议大家先用暗青子招呼。秦仁小贼罪大恶极,咱们用暗器对付他,也不算违了武林规矩。他武功再高,也禁不住漫天的暗器是不?”

    独孤鸿渐此言一出,那围着三少的近千人轰然应喏,纷纷取出随身携带的暗器。

    一些门派的掌门面带微笑地点头道:“独孤楼主果然是侠义心肠,如此关心我们门下弟子的安危。说来也是,秦仁武功太高,就算一千人一涌而上,最后能将他乱刃分尸,那些先冲上去的,也都难逃一死。还是放暗器好啊,一通暗器下去,就算杀不死秦仁,也可令他在闪避、击挡暗器时耗尽功力。嗯,好主意,果然好主意!”

    三少摇头叹气:“武林规矩?这个武林还有规矩吗?所谓规矩,只怕也是你们随口定下的,反正没什么约束力,还不是由得你们红口白牙随便反悔?妈的,少爷我原以为自己够无耻了,没想到你们比老子更无耻。唉,不行啊,看来少爷我还要努力奋斗啊!争取在无耻的修为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见那围着三少的近千人已经纷纷取出了暗器,独孤鸿渐大声道:“大家听我口令,一、二、三、放!”

    一声令下,那围着三少的近千人,前三圈的纷纷掷出了手中暗器,然后同时后退,让后面包围圈的人上来扔暗器。如此这般轮番上阵,一时间暗器如雨,什么淬毒钢针、飞刀、铁蒺藜、回旋镖、飞蝗石、铁莲子、磨盘、驴子、骡子、马子、银锭、珍珠、金票、铜钱、布鞋、袜子……等等凡是能用来掷人的东西全都飞了出来,朝着三少铺天盖地一般打去。

    三少倒抽一口凉气,叫道:“乖乖,这么多暗器,就算不把少爷我扔死,也能把少爷我活埋了!”说话间避开一块斗大的磨盘,腾空跃起,一下子冲起近四十丈的高度,避过了第一波暗器。

    躲避暗器最忌跃到空中,因为即使再好的轻功,跃上了空中,也会因无法随意改变飞行轨迹而成为空中的活靶子。

    但是三少根本就没考虑那么多,或者他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当三少跃上半空之后,所有的人都把暗器朝着天上打出,各式各样的暗器击向身在空中,上升之势已老,正在渐渐下落的三少,眼看三少就要被那许多暗器打成蜂窝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起,一道金光破空袭来击向三少,目标却不是三少身上任何一处要害,而是三少的脚底!

    三少落到了那道金光之上,脚踩着那金光,朝着包围圈外飞去。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那道金光,赫然又是一枝金箭!

    独孤鸿渐愤怒地不可自拔,他一掌将面前的桌子拍个粉碎,怒骂道:“妈的,老子怎地忘了,‘金箭银弓’萧天赐还在一旁伺机而动?”

    所有的暗器都已落空,三少脚踩金箭落到了包围圈之外。

    那近千人见三少脱出包围圈,正准备一拥而上再次将三少包围时,一个苍老豪迈的声音响了起来:“‘抵死缠绵’柳断魂,前来领教天下英雄高招!”

    幽灵一般的身影不知从何处袭来,风一般掠进了那正朝三少冲去的近千人之中。

    那身影一冲进人群,立时贴着拦在他前进之路上的人身上掠过,当他粘上一个时,那人的身上便响起一阵放鞭炮般的骨节爆裂之声。一阵噼叭大响过后,那被他粘上的人无不全身关节尽碎,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

    “‘雷霆万钧’怒横眉敬请天下英雄赐教!”一个暴雷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一条全身缠绕着仿佛闪电一般的真劲的身影,破空发出闷雷般的轰鸣之声,冲进了人群之中。他所过之处,身周三丈范围内立成真空,所有的人都被狂暴的真劲弹飞了起来,口喷鲜血飞出十多丈远,然后一声不吭气绝身亡。

    “‘金箭银弓’萧天赐前来讨教!望天下英雄不吝赐教!”伴随着这把声音,萧天赐脚踏金箭从天而降,他左手持一把跟他一般高的银弓,右手在身上宽袍中一抹,五指之上赫然沾上了五枝尺许长的金箭,然后他开弓搭箭,五道金光一闪而过,“哧哧哧……”一串穿破人体的厉响响起,足有五十人被他的五枝箭射了个对穿!

    萧天赐右手五指一抖,那五枝金箭又飞了回来,落回他手中,便似有生命一般!

    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刚一出场,四面台上顿时响起阵阵倒吸气之声,有人压抑着声音惨呼道:“天哪,三大杀神!”

    三大杀神自三个方向屠出三条血路,聚集到三少身旁。那本准备包围三少的近千人给三人杀了至少三百,剩下的人无不胆战心惊,纷纷退却,再无一人敢上。

    “逍遥山庄秦风、铁血啸天堡铁戬,前来领教!”

    秦风令人冷到骨子里的声音响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扭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秦大少背着双手,施施然从东面木台中央的通道中走了进来。铁戬走在他身旁,乔伟、黎叔跟在二人身后,铁轩轩、杜晓妍、黎小叶又跟在乔伟二人后面。

    当秦风出场之后,怜舟世家大公子怜舟天雄顿时眯起了眼睛,犹如猎豹盯着猎物一般看着秦大少。

    怜舟天雄号称武林第二剑,名头被秦大少压下一头,怜舟天雄早就想取代秦大少天下第一剑的位置,只是一直没机会找秦大少讨教。如今秦风来了这武林大会会场,怜舟天雄顿时跃跃欲试,想下场去找秦风好好打上一场了。

    此时秦风已经锋芒尽敛,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与会帮派稍有眼力的人看到秦风之后,不由暗自嗤笑,心道这秦风虚有其名,看上去跟个银样蜡枪头差不多。顿时至少有三百人暗想老子能在一招间秒杀星河剑圣。

    秦大少带着众人施施然走到了场地中央,与三少等人会合在一起,秦大少看也不看别人,旁若无人地对三少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三少笑嘻嘻地道:“老大,你对小弟也太没信心了吧?就凭我的本事,又怎会受伤?”

    秦风点了点头,道:“这次武林大会实在很是无聊。如果不是因为你要出这风头,我还真懒得来。见识了西门无敌的武功之后,再看这群废材,简直有些兴味索然。”

    三少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些废材,不仅武功次,人品也次。娘的,这些也算白道大侠,那小弟我都是万家生佛了。”

    两兄弟旁若无人地讲话,早惹恼了四周的武林人士。独孤鸿渐一拍桌子……却拍了个空,桌子早给他拍碎了,险些闪了腰,于是异常愤怒地叫道:“呔!你们……”

    三少没等他说完,一句话顶了回去:“呔你妈个头啊!没看见我们两兄弟在说话吗?再啰嗦少爷我把你们全杀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