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刀若狂电,声如奔雷。

    九尺巨汉,龙行虎步,行走间隐有雷霆轰鸣,脚下石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长刀滴血,横于肩头,薄底快靴上竟染着斑斑血迹,每走一步,便在地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鲜血脚印!

    狂雷刀神秦雷来了!

    他一手扛刀,一手提着一个鲜血淋漓,怒目圆瞪的人头,在数千人的瞩目下一步步走进了大校场中央!

    一怒拔刀断贼首,看我横刀踏血来!

    秦风眼睛一亮,紧盯着秦雷,嘴角罕见地泛出一抹温暖地笑意。

    三少也笑了,他从未笑得这般明朗过,那笑容让所有的人一见难忘。

    秦雷也笑了,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他那尚且沾染着斑斑血迹的脸上,绽出一抹粗犷豪迈,却又有着无限温暖的笑!

    “老二!”“二哥!”“大哥,老三!”

    随口打了个招呼,三兄弟终于首度齐聚在一起。

    没有过多的言语,兄弟之间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表达出所有的心意。男人多不擅长表达,花言巧语往往不能代表他们的真心,可是当他们沉默的时候,那蕴含在沉默中最深沉的真情和温柔,才是最让人心醉的。

    铁戬和铁轩轩也凑了过来,两人围着秦雷上下打量了一翻,铁戬笑道:“阿雷,身子骨壮得很嘛!不是说你给人打成活死人了吗?怎地现在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咦……你的功力……”

    铁轩轩道:“雷表哥,你怎地看上去比以前更厉害了?”

    秦雷哈哈一笑,道:“破而后立,死中求生!没听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铁戬和铁轩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秦雷是给打得半死,可是谁能想得到,当秦雷从绝境中醒转过来,这功力反而更上一层楼呢?所谓破而后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怜舟罗儿、秦霓儿、甄洛、黎小叶、杜晓妍暗自打量着站在一起的秦家三兄弟,心中暗暗比较着。

    秦风就像一口深不见底,无波无澜的古井,锋芒尽敛,谁也看不出他的深浅。他的气质而今已经完全内敛,如果把他扔进人群里,保证会被茫茫人海淹没,谁也无法找出他来。所以秦风应用“沉静如水”来形容。

    秦雷则像一道在云中不断滚动的雷霆,身上每一处都充满了动感和力量感。他就像一柄丝毫不注意掩饰自己锋芒的绝世神兵,无比骄傲,无限张狂地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的力量和锋芒。所以秦雷则该用“狂暴如雷”来形容。

    而秦仁,该如何准确地形容他呢?三兄弟中,气质最不明显,也最善变的应该就是三少了。谁也无法找出一个词来形容他,如果要最准确地形容地话,应该说,三少是用一团烂泥巴和起来的一个人。只有烂泥巴,才能随时变幻形态,才能随心所欲地在恰当的时候表现出恰当的气质。

    烂泥巴能有什么气质?贴在墙上,会往下流,简称下流……

    但偏偏这堆烂泥巴中间又掺和了一些金砂,你总能在烂泥偶尔的一发愤间,找出其中金子一般的闪光点。

    气质截然不同的三兄弟,此时站在一起却给人予一种完美和谐的感觉,甚至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可怕感觉!

    所以当三兄弟站在一起后,怜舟锋华摇了摇头,叹气道:“事已不可为。”然后低声吩咐怜舟天雄和怜舟天鹰:“找机会把我们的人带出天平山庄,记住,杜公甫、独孤鸿渐、拜月教、一刀同盟会、北海赵家、连云周家是自己人,不要与他们起冲突。”

    怜舟天雄疑惑地道:“为什么要走?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奈何不了秦家三兄弟?”

    怜舟锋华摇头道:“你以为这里所有的人都会真心对付秦家兄弟?很多势力都是为了主持公道来的,但是现在秦雷出场,对秦仁的指控便失败了大半。那些自命侠义的帮派,是不会再对秦家兄弟下手了。更何况,三大杀神也在这里,秦家兄弟加上三大杀神,铁家兄妹,就已足够清场大半了。而且……”怜舟锋华朝着乔伟和黎叔瞟上一眼,道:“岁月不饶人和幻魔真君……他们两个中随便一个就能与为父打成平手,若是二人齐上,为父撑不过十招。”

    怜舟天雄惊道:“那两人便是岁月不饶人和幻魔真君?父亲,您怎知道……”

    怜舟锋华打断了儿子的话:“为父若不清楚形势,今日只怕难逃一死。等下为父会暗示杜公甫和独孤鸿渐将水搅浑,你们就趁机带人走。保存实力要紧。哼,这天平山庄的地基已经全被挖空,整整三万斤炸药,一旦引爆,除了有为父这般身手的大高手,余者皆无生路!嘿嘿……秦家兄弟身在炸药最多的校场中央,炸药一爆,纵不死也要重伤。重伤之人,还不是任为父等任意宰割?”

    怜舟天雄和怜舟天鹰顿时满面钦佩之色,照着父亲的吩咐去准备了。

    两人虽然很想和剑圣刀神较量一番,但是性命要紧,再说了,若秦家兄弟葬身于此,怜舟天雄这武林第二剑不就可以跃升至第一剑?怜舟天鹰的武林第二刀不也是可以跃至第一刀?

    怀着与怜舟锋华同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那些暗中已与某个势力庞大无匹的幕后黑手勾引到一起的帮派,在秦雷出现之后,将一条条命令发了下去,很多人都准备脚底抹油开溜了。

    而那些仍被蒙在鼓里,名义上是被邀请来主持公道,实际却是为了方便一网打尽的白道帮派,则在秦雷出现之后,纷纷议论起来。

    狂雷刀神毫发无伤地出现在现场,而且看他们兄弟三人碰面的场景,丝毫不像有甚磨擦的样子,这样一来,对秦仁最大的指控,即丧心病狂为女人欲杀兄长的罪名便无法成立了。

    而秦仁采花贼一说,早就因怜舟罗儿等女的否认而被推翻。指鹿为马,是非颠倒的事情不是没有,但是现在受害人自己不愿意作证了,他们这些来主持公道的白道帮派又能怎样?

    要说秦仁杀人,可那也是人家先要杀他,秦仁不过是出于自卫。

    这些跑江湖的武人,每个人在拿上刀剑的那一刻起,就已有了被人杀的觉悟。

    江湖仇杀本就无法避免,被杀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杀人者若不是出于故意杀人的目的,倒也不能算错。

    这边厢,雷刀神环视四周,大声道:“诸位武林同道,大家齐聚于此,是为了吾弟在江湖中盛传的那些恶事,其中最为严重的,便是弑兄一事。今日秦雷在此亲口保证,吾弟秦仁是被构陷的!

    “打伤秦雷的另有其人,并非吾弟!而那打伤秦雷之人,也是身不由已。那人之所以会打伤秦雷,全是因为她中了魔门‘傀儡堂’的‘人偶针’,被人操纵,身不由己地打了秦雷一掌。而之后,她又身中魔门‘迷心宗’的‘心魔解语’迷心术,被人操纵着说出了对我三弟不利的话。

    “但是苍天有眼,家父早年曾与某位魔门前辈交往,对魔门功夫略知一二,因此得以救回秦雷,破了那被魔门中人操纵之人身中的魔功。所以,秦雷可一力担保,吾弟乃是蒙受奇冤,所有的一切,都是魔门中人策划出来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白道自乱,好让他们一统江湖!”

    秦雷一番话说完,在场的那些本就是为主持公道而来的白道帮派心里早信了七八成。而心怀鬼胎的那些人,则暗叹不已,心道事情败露,先机已失,准备行最后的手段了。

    主席台上的杜公甫这时一脸正气凛然地道:“各位武林同道不要相信此人的胡言乱语!这人是假的,他根本就不是秦雷!只不过是蒙上了人皮面具,前来颠倒黑白的一个替身!大家刚才也听到了,秦雷亲口承认秦逍遥早年曾与魔门中人有过交往,试问,一个与魔门中人有过交往的人,又怎会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此计定然是秦逍遥所出,为了维护他逍遥山庄的声望,不惜以假乱真,为秦仁脱罪!”

    杜公甫此言一出,那些心怀鬼胎之人马上出声附和,顿时现场刮噪不已,乱成一团。

    那些本对秦雷的话信了七八成的真正正义之辈,被杜公甫这一说,心里又犹豫起来。

    那些人如是想:杜公甫在江湖中的声望也不小,有天下第一急公好义之称,为人最是公平不过,他应该不会信口雌黄吧?

    秦雷怒极反笑,摇头道:“某货真价实,你这假货反倒指摘某是假冒!吾父所言果然没错,魔门中也有真正的英雄豪杰,正道中也不乏心怀卑鄙的无耻之辈!”

    说着,将手提着的人头猛地掷往主席台,喝道:“此人是谁,想必你杜公甫很清楚吧!”

    杜公甫屈指一弹,一缕指风将那人头弹得粉碎,爆成一团血雾,冷声道:“我怎会知道这人是谁?”

    秦雷叱咤道:“好一手毁尸灭迹!不过你即便毁了证物又如何?我秦雷与此人交手三招,早已摸清他的底细!他便是魔门四大护法之一,‘九霄雷动’武振海!”

    秦雷此言一出,场中诸人尽皆动容。

    魔门四大护法中的“九霄雷动”武振海只在秦雷刀下走了三招就被一刀断头?秦雷如今的功力究竟强到了何等地步?

    秦雷接着说道:“我来天平山庄之时,在庄外被武振海率魔门‘迷云宗’三十六刀手截住,斩尽迷云宗刀手之后,杀掉了武振海。然后自庄外一路行来,路上所有的天平山庄守卫竟然全换成了魔门三宗五堂的弟子。某一连斩杀一百七十二魔门弟子,这才得以进入会场!杜公甫,我且问你,你庄中弟子何时全变成了魔门的人?还是你自己根本就是魔门的走狗?”

    秦雷的话更是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些心存正道之人顿时全都站了起来,跃下木台,朝着主席台涌去,大声叱道:“杜公甫,雷刀神所言是否属实?”

    “杜公甫,雷刀神向来不说假话,你难道当真已与魔门勾结在一起?”

    “杜公甫,是汉子的就说句公道话!摸着你自己的良心向大家保证,你杜公甫行得正坐得直!不敢么?看来雷刀神没有诬陷你!”

    眼看群情激奋,天平山庄那些维持秩序的弟子们纷纷跑到主席台上,结**墙防止众人的冲击。

    没有人注意到,趁着这混乱的局面,许多人已经悄悄地离开了各自所在的木台,朝着天平山庄外潜去。

    而那些与杜公甫本是一路货色的帮派首脑,则悄悄地带人绕到了主席台上,与杜公甫、独孤鸿渐站在了一起。

    这些人计有:拜月教现任教主左天纵及护月二使、三大长老。一刀同盟会总会主‘一刀倾城’横天王及五名刀统领。北海赵家家主赵子扬及赵家七名客卿。连云周家家主周凌飞及周家三名客卿。怜舟家家主怜舟锋华,江湖衙门四大神捕中的三人,“铁手无情”云飞惊,“追魂索命”路大有,“烈火焚情”朱红。

    “至尊,事已不可为,该出煞手了。”怜舟锋华凑到杜公甫耳边轻声道。

    “杜公甫”点了点头,面露微笑:“很不错,秦家三兄弟个个都是能独挡一面的人才。嗯,怜舟家主,此役若秦逍遥和铁空山不来,本尊将不会出手。如果你们能杀得了秦家兄弟,本尊也由得你们。若你们杀不了他们,以后这三兄弟可就是本尊的人了,你们不能再对他们下手哦!”

    怜舟锋华嘴角浮出一抹狞笑:“至尊,巨爆过后,加上至尊与羽公子伏下的人手,秦家兄弟能逃出生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