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杜公甫”微微一笑:“本尊向来只用有本事的人,若是他们连这道坎都过不了,本尊又何必在他们身上浪费力气?”

    独孤鸿渐也凑了过来,阴笑着道:“至尊,您看这人也差不多都聚到校场中了,是不是可以引爆了?”

    “杜公甫”点了点头,看了怜舟锋华一眼,道:“怜舟家主,你女儿还在下面,是不是把她叫过来,省得……”

    “不必了。”怜舟锋华冷笑道:“女儿本来就是陪钱的货,本以为她此番还可以为我做点好事的,谁知道女生外相!这样的女儿,还是死一个少一个罢!”

    “杜公甫”呵呵一笑,道:“怜舟家主,量小非君子啊!”

    怜舟锋华阴沉沉地笑道:“至尊,彼此彼此,无毒不丈夫啊!”

    一台子的人顿时都心照不宣地阴笑起来,笑得极是畅快,笑得有恃无恐。

    现在已经不再是众矢之的了的三少爷等人,看着那主席台上的“杜公甫”等人全都露出了那种所谓“邪邪的笑”,顿感有些荒谬。

    “他们疯了吗?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笑得出来?”三少说道。

    “众怒难犯,现在那假杜公甫不但不开口解释,反倒和周围的人笑成一团,这样一来会被大家认为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下子可有的瞧了。”乔伟悠悠说道。

    “也不尽然。”黎叔沉声道:“可能还有大动作,否则他们那些人不会笑得那样淫荡。”

    就在这时,众人只见“杜公甫”甩手打出了一枝响箭,那响箭升到半空,砰一声炸开,绽出的烟火形成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乔伟脸色一变,道:“魔门的信号!”

    三少皱眉道:“魔门的人就这么没美感吗?干嘛非要整个骷髅头出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魔门中人似的。整把斧子出来也要好看得多啊!”

    三少话音刚落,众人脚下的地面突然一阵猛烈地颤抖,接着便传来阵阵低沉的轰鸣声。白石板铺就的地面裂开条条缝隙,地面不断地塌陷,浓烟夹着火光涌出地面,飘来阵阵刺鼻的硫磺味和火药味。

    “不好,地下埋有炸药!”黎叔的警告声刚刚响起,更加猛烈的爆炸便来临了。

    “轰轰轰……”只听阵阵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的巨响无一丝间隙地响起,校场之上土石翻飞,火光冲天,整个校场几乎同时向下陷落,然后再猛地向上喷发。

    爆炸的巨响将人死前的惨叫尽数掩盖,汇聚在校场中央的武林人士成片地被炸得粉碎。血雨漫天,残肢横飞,那些空有一身武功的武林人士,在这个时候完全失去了自保的能力,眼睁睁看着脚下的石板裂开,然后一道喷发的热浪便将自己的身体撕得四分五裂。

    而有的轻功好手在地表裂开的那一瞬便施展轻功跃上空中,却被漫天纷飞的石板击得千疮百孔。那些被炸药喷发的威力变得比钢刀还锋利的破碎石板,轻易地将所有跃上了半空的人撕成粉碎,用他们的鲜血来给破烂的地面添上一抹猩红。

    早在第一响爆炸声响起之时,秦雷便一声暴吼,狂电奔雷刀上缠绕着丝丝蓝色的电火花,一刀劈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将本就露出了无数缝隙的地面劈得粉碎,现出一个直径近五丈的大坑。

    而在秦雷出刀的同时,地下的炸药喷发的火浪和冲击波也向上喷了出来。

    秦风就是在那时出手的,他戟指朝着那大坑一点,一股狂风般的剑气自他指尖生出,呼啸着迎向爆炸的火浪和冲击波。

    三少也在同一时间出手了,他顺着秦风的剑气一掌拍出,汹涌澎湃的掌劲与秦风的剑气融为一体,汇成一股金黄色的狂飙,硬生生压下了向上冲起的火浪和冲击波。

    然后乔伟和黎叔同时出手,两人一人拍出一掌,朝着那大坑拍去,将被雷刀神和炸药的威力拓得足有一丈深的大坑又拍得下陷两丈,变成一个深及三丈的巨坑。

    接下来,三少等人便全都跃进了那大坑之中。

    三少三兄弟、三大杀神、乔伟、黎叔、铁戬、铁轩轩、怜舟罗儿、秦霓儿、甄洛、黎小叶、杜晓妍一共十五个人,站在那大坑坑底,三少及所有的男人围成一个圈,将几个女孩围在中间,各自发力将从头顶上落下的石块全都击得粉碎。

    当三下等人进了大坑之后,距三少等站得较近的一些人发现了这大坑,便纷纷向着大坑冲来,意图借此坑躲过爆炸。

    但是整个校场都是埋下了炸药的,现在所有的炸药几乎同时爆炸,那些想冲进大坑的人绝大多数都在刚刚起步的瞬间就被炸得肢离破碎,而极少数的幸运儿也在冲到了一半时,就给漫天乱射的碎石打得粉碎,因此到最后只有三个最幸运的家伙冲到了大坑边缘,一边狂呼着“江湖救急”一边跃了下去。

    然而这三个幸运儿中,又有一个最不幸的家伙因为冲在最前,那江湖救急的呼声又被爆炸的巨响盖过,所以被黎叔误作石块,一记劈空掌拍成了碎片。

    最后两个幸运儿平安落入大坑中,捡回一条命的两个人,衣服已被烧出无数破洞,头发也给烧掉大半,身上还有不少被石块打出的血洞,模样相当凄惨。

    这两个人站在坑底,笑嘻嘻地对三少等人连连打拱作揖,自我介绍道:“在下吹雪亭亭主赵映月,多谢三位少爷搭救!嘿嘿,说起来,在下还是江南吹雪堂堂主叶映雪的师兄呢……”言下之意自不必细表。在下是叶映雪的同门师兄,你秦家三少与我师妹有着一夕情缘,咱们总算是有点亲近的关系吧?

    而另一人则道:“在下是江南***堂总堂主卢飞鸿,多多指教,请多多指教……”

    这时外面的爆炸声还在响着,但是已经不如初时那般震耳欲聋、连绵不断了。头顶上落下的石块也少了许多,乔伟和黎叔两个应付起来已经绰绰有余。

    三少一边拍打着身上头上的灰尘,一边对两人说:“相见即是有缘,两位不必多礼。嗯,卢堂主,听说贵***堂最擅制药,那些有名的壮阳药什么的,都是出自贵堂,不知道卢堂主……”

    卢飞鸿是个精明角色,闻言马上从身上掏出三个瓷瓶,点头哈腰地递给三少:“三少爷,这是敝堂效用最好的灵药,服下一粒,有效期可维持整整一个月,保证让少爷您……”

    三少义正辞严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不要说了,少爷我清楚得很!本少爷如今正是龙精虎猛的年纪,又何须借药物来刺激?”一边说着,一边闪电般自卢飞鸿手中夺过了瓷瓶,塞进了自己怀里。

    看着卢飞鸿傻眼的样子,三少心中暗想:“聊胜于无,这壮阳药嘛,虽然对少爷我来说没有用处,可是以后用来送人情还是可以的嘛!又或者少爷我哪天纵欲过度肾亏了,也可以吃一点来补补肾的嘛!武林中没有人能长胜不输,这在床上也是一个道理嘛!”

    爆炸终于慢慢停止了,已经渐渐可闻濒死之人的声声呻吟。

    秦风面若寒霜,冷声道:“这下子,大秦帝国白道武林可算是被一网打尽了!”

    秦雷点了点头,道:“想不到这次武林大会竟然是魔门在幕后操纵!可惜我发现得晚了点。更想不到的是,杜公甫竟然也早已与魔门勾结,将武林白道尽数集中于此,一网打尽!”

    乔伟叹道:“那杜公甫素有侠名,其实却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若不是他在江湖中,有着天下第一公平的名头,谁又会毫不设防地聚到这天平山庄,让魔门能一举全歼呢?那些主席台上的帮派掌门,恐怕早就跟魔门勾结在一起了!”

    众人唏嘘了一阵,听得上面的爆炸声已经完全平息,便接二连三地跃出了坑中。

    一出大坑,便见眼前的场面凄惨无比,恍若人间炼狱。

    整个校场已经给炸得下陷了近一丈,四面的木台,除了那主席台之外,也已给尽数摧毁。原本平整的大校场现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遍地都是坑洞和碎石。

    场中已经看不到一个完整的人,几乎每一块碎石都已被鲜血染红,每一寸泥土都已涂上了血浆。残肢洒了遍地,最大的一块残肢竟然只是一条稍稍完整一点的大腿。

    碎石上贴着片片肉糜,鲜血淋漓的内脏遍地都是,有的还在慢慢蠕动。甚至还有一条条最长达五丈,最短仅寸余的肠子,缠绕着碎石和碎尸。

    血腥味和火药味、硫磺味杂缠不清地飘散在空气中,刺鼻的古怪味道让人闻之欲呕。而这人间炼狱一般的场面,更是充满了最直接的视觉冲击,所以在三少等人刚一跃出大坑,看清了形势之后,怜舟罗儿等女尽皆色变,然后一个个弯腰捧腹呕吐起来。

    那名字取得颇有女人意味的赵映月此时也像个女人一般狂吐不已,三少见他吐得夸张,那酸水甚至溅上了自己的鞋子,心下不耐,一脚将其踹回了坑中。

    ***堂主卢飞鸿惨然一笑,道:“娘的,我带来的那些个分堂主还有堂中最能干的弟子,好像一个也没剩下来……呜……”飞快地捂住自己的嘴,不用三少动手,非常主动地自行跳进了坑中。

    三少等人向着那主席台看去,只见主席台完整完缺,那站在台上的“杜公甫”等人毫发无伤,而原本在台下维持秩序的天平山庄的弟子,也同那些白道帮派的人一起,全都见了阎王。

    秦风沉声道:“除了主席台,校场所有的地方都埋下了炸药。但是爆炸的大火和气浪会掀起石块波及主席台,而主席台上的人一个都没受伤,显然他们是凭自身的功力,将火浪和石块排除在外。”

    秦雷道:“剩下的那些人全都不是简单角色,若是爆炸会波及到他们反倒是奇怪了。我现在唯一弄不懂的是,那假冒杜公甫的究竟是何人,怎地那些身份不低的高手,好像一个个都唯他马首是瞻的样子?”

    黎叔想了想,脸色忽然一变:“难道会是西门无敌?”

    而“杜公甫”等人见三少他们安然无恙,不由也大为惊叹。

    “杜公甫”点头叹道:“能在如此剧爆中毫发无伤,果然不简单!”

    独孤鸿渐笑道:“毫发无伤又如何?现在仅剩下他们这十几个人,至尊和羽公子安排的人手纵不能杀了他们,也可耗尽他们的功力。再加上我们这些人,秦家三兄弟必死无疑!至尊,您要收服秦家兄弟的计划,怕是要落空了!”

    “杜公甫”微微一笑,道:“现在就下定论为时尚早。秦家兄弟,每每都能在最不可能的时候创造无限可能,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能轻言秦家兄弟必死。”说着,又甩手打出一枝响箭,当那响箭爆炸之后,阵阵衣袂破风之声不断地响起,无数黑衣人从四面八方向着校场飞掠而来。

    那众黑衣人中,为首的是五个披着黑色大袍,头戴风帽,脸罩鬼谱面具之人。

    他们的身法飘忽诡异,全都是双手背在身后,双腿并拢不动,仿佛御风而行一般飘来。

    另有七个分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劲装的男子,头上罩着头套,只露出眼耳口鼻,身后跟着近三百穿得花里胡哨的人,与黑衣人们呈泾渭分明之势飞奔向校场中央。

    “‘风雨雷电’虽然只剩下一个‘风刀霜剑’古长空,但是我的‘罪大恶极’四魔使却是一个未损。再加上‘江南一百零八烟雨’、‘漠北三百六十六快刀’,以及大老板的‘诸天星辰’,呵呵,秦家兄弟,你们可别让本尊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