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蜂涌而至的黑衣人以及那些穿着七彩服饰的蒙面人们,三少皱起了眉头。

    “这得有……怕是不下一千人吧?”三少难以确定地说。

    “算上领头的,总计八百五十一人。”秦风一眼就看出了来袭的人数,不动声色地道。

    “哈哈哈……我刚才连斩两百零九人,现在又来这么多兔崽子,我的狂电奔雷刀,终于又可以痛饮一番鲜血了!”秦雷丝毫不惧,反倒仰天狂笑。

    “二少爷,千万不可大意。”乔伟沉声道:“如果我没看错,那些手持三尺七寸刀的,就是魔门特别培养出来的杀手,漠北三百六十六快刀。他们论个体实力,或许没有一人是二少爷你的一合之敌,但是这些人联手合击的话,每个人的威力至少会被提升六倍。”

    黎叔道:“而那些武器五花八门,长短不一的,应该就是‘江南一百零八烟雨’。他们的个体实力也都不足为虑,但组阵的话,也是相当难对付。比起普通的魔门弟子,这两批人强了不知多少倍。”

    “那些穿得像唱戏的蒙面人,两位前辈可曾看出他们的来历?”秦风问道。

    乔伟和黎叔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乔伟道:“不知道,这批人似乎不是魔门中人。”

    黎叔仔细观察了一阵他们冲过来时所施展的身法,有些迷惑地道:“这些人……好像练的都是邪门功夫,但是偏偏又不是魔门的功法。”

    那些身穿彩衣的,乃是大老板羽公子暗中训练的一批杀手,号称“诸天星辰”,从未在江湖中走动过。那身穿七彩套装的七个领头的,号称“北斗七星”,论个人实力,也都是一流高手。而他们练的武功,也都是秘不传人的大内秘法,乔伟和黎叔自然认不出来了。

    几人说话间,那由“风刀霜剑”古长空及“罪大恶极”四魔使、七个身穿彩衣的蒙面人率领的八百多人已经来到校场中央。

    其中三百六十六快刀手组成一阵,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组成一阵,诸天星辰自成一阵。

    三个阵势呈三足鼎立之势,将三少等人围在中央。

    “风刀霜剑”古长空仍然戴着那青色的面具,他站在离秦风十丈处,与“罪大恶极”四魔使站在一起,冲着秦风阴森森地一笑,阴声道:“星河剑圣,我们又见面了。”

    秦风冷哼一声,道:“西门无敌不在这里,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古长空只发出阵阵阴笑,却不再说话。而那戴着鬼谱面具的“罪大恶极”四魔使则异口同声地道:“久闻星河剑圣剑法通神,我们兄弟四人一直想领教一番,却无缘得见剑圣。今日正好趁此良机,向星河剑圣讨教一二。”

    四魔使说话时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乔伟解释道:“当代的四魔使乃是一母所生的四胞胎兄弟,分别叫做元罪、元恶、元大、元极,合称‘罪大恶极’。据说他们心灵相通,四人即是一人。不仅长相一样,而且功力也可融合在一起。这四魔使对敌时从来都是四人同时上阵,威力却比寻常的四人合击阵势不知大了多少。”

    秦风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四人同时上阵,倒也省得我一个个地杀。我倒要看看,罪大恶极四兄弟,能不能挡住我秦风的剑!”

    罪大恶极同时说道:“秦大少误会了。要想跟我们四兄弟交手,还需先破了这阵势再说。”说着,四魔使联同古长空同时退至那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组成的阵势之后,摆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秦风深吸一口气,道:“那好,这江南一百零八烟雨,就交给我秦风一人来了结!老二,老三,你们觉得如何?”

    秦雷豪笑一声,道:“我想试试,三十六十六把快刀,能不能架住我的狂电奔雷刀!”

    三少摸了摸鼻子,道:“你们两个当哥哥的,都摆出如此勇猛的样子,要是小弟服了软,以后岂不是不配当你们兄弟?那群唱大戏的,就交由小弟来对付了!”

    三兄弟对视一眼,同时豪笑起来,声震云霄!

    “三位少爷,对方人多势众,三位少爷只身上阵,各自对付数百人,恐怕有失,还是……”柳断魂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三少打断了。

    “柳老,不必多言!”三少向着众人自信地一笑,举步朝着诸天星辰走去,“我们秦家兄弟,体内流的是遮天手秦逍遥的血!”

    “只手遮天,双掌擎天,我秦家儿郎,向来无所畏惧!”秦雷一边笑着,一边扛着狂电奔雷刀走向三百六十六快刀手组成的大阵。

    “哼哼……”秦风只冷哼两声,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讥笑,背着双手走向江南一百零八烟雨。

    乔伟和黎叔看着三兄弟的背影,相视一笑,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的神彩。

    天下有这样的三兄弟,又何愁会不精彩?

    魔门有这样的三兄弟为敌手,又何愁魔门不灭?

    铁轩轩看着三少的背影,自语道:“阿仁这软蛋,以前都只知道耍阴谋诡计陷害人的,什么时候也学会这般有骨气,硬碰硬地跟敌人干上了?”

    铁戬凑到妹妹耳旁轻声道:“轩轩,你别忘了这里有这么多女孩子看着阿仁,他若是不表现得勇猛一点,风头不是全被他两个哥哥压下去了?所以嘛,有美女看着,再懦弱的男人也会变得无比神勇的。”

    铁轩轩转头一瞧,可不是么,怜舟罗儿等女几乎全都看着三少,尤其是那杜晓妍,眼神中尽是痴迷。

    “切,一群不懂事的小丫头,懒得理她们。”铁轩轩不屑地哼了一声,抱着膀子看着秦雷的背影,道:“雷表哥那才真叫有男人味,她们真不懂得欣赏。”嘴里如此说着,眼睛却偷偷地往三少那边瞄个不停。

    而主席台上的“杜公甫”,则是看着秦家兄弟如此神勇的举动赞叹不已:“看到了没有?那才叫勇气!血勇之人,怒而面赤;骨勇之人,怒而面白;脉勇之人,怒而面青;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秦家兄弟在强敌环伺之下面不改色,果然都是天生神勇的好男儿!”

    独孤鸿渐不屑地道:“他们那只怕是不自量力吧?单人匹马迎击数百人,又是已结成阵势的数百人,只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尤其是那秦风,以剑成名,现在却舍剑赤手空拳迎向江南一百零八烟雨,他不是找死还是什么?”

    “杜公甫”看了独孤鸿渐一眼,暗自摇头,说道:“独孤楼主难道不知,这世上还有‘天剑’一说吗?”

    “‘天剑’?”独孤鸿渐一愣,“传说中的天道之剑?不可能吧,那秦风才多大年纪?怎可能会达到传说中的‘天剑’境界?”

    “杜公甫”意味深长地一笑,“有志不在年高……”

    有志不在年高,武功一道,若是凭年纪来决定境界,那世上的绝顶高手,岂不是全都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若是任何武功都需要百八十年才能练到绝顶境界,练武之人岂不是个个都真的头发掉光,成了“绝顶高人”?更甚者,练成之后立马老死,岂不是更进一步,成为“绝世高手”?

    这样的话,每个练武的都不必追寻至高境界了,武功稍有成就就得赶紧杀人放火去,否则一味苦练下去的话,最后个个绝世,江湖上也就从此太平了……

    这时秦家三兄弟已经走至各自锁定的敌阵前。

    秦风背着双手,看着离自己不过五尺之遥的,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组阵的最前一人,道:“再不出手,你们将永无出手的机会。”

    江南一百零八烟雨不为所动,他们阵势已成,所有的人已经形成一个整体。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只要一个人动了,那么整个阵势就会发动。

    但是秦风现在还没走进阵中,还未进入他们的阵势最佳的狙杀范围,所以他们并不急于动手。

    而他们也不怕秦风先出手。一百零八人的气已经联成一体,在所有人的体内来回流动,一股无比庞大的气机已将秦风牢牢锁定,只要秦风稍有异动,势必会引起一百零八烟雨的全力反攻。

    就好像一组串联的电池一样,这一百零八人每人都是一个电池,他们之间用那无形的气机牵联在一起,内力就像电流一样在他们之间毫无阻滞地流动。他们中已经没有强弱之分,每一个人都是最强点,每一个人都可以随时爆发出一百零八人所有的功力。

    而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组成的大阵本就是后发制人的阵势,秦风只要向其中任何一人出手,引发的反击将是极其恐怖的,那将是联合了一百零八人所有功力的全力一击!

    一百零八烟雨论个体实力都不算一流,但是一百零八个人的功力合在一起何其恐怖?只怕世上已经没人能以一己之力与之相抗。

    秦风已经感到了那由一百零八个人所发出的气凝聚而成的庞大气机,他知道,现在这一百零八个人已经是铁板一块,几乎完全无懈可击。

    人力是不可能与这样强大的力量对抗怕,可惜的是,秦风所倚仗的,并不是仅仅是他本身的功力。

    他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一柄天剑!

    他的力量来源于天地,他的剑融于天地万物之中,他的剑无处不在!

    如果说江南一百零八烟雨成阵之后,他们的力量已经不是人力,而是怪兽一般的怪力的话,那么秦风的力量就是天地之力!

    即便是传说中龙凤一般的神兽,不也是在天地之中吗?

    所以秦风笑了,他淡淡地道:“我给了你们机会,但是你们没有把握。”

    说话间,秦风一指点出。

    剑气自他指尖生成,他以前的天剑光芒是金黄色的,可是现在发出的剑气,却只发出了淡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微黄光芒。

    但是这仅有淡淡金光的剑气,却不知比他以前的剑气恐怖了多少倍!

    天道无形,像西门无敌那一记“诛仙剑”根本就是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剑气,大罗金仙也无法防御。所以越是淡然无光,越是看似轻柔无力的剑气,便越是恐怖!

    秦风显然还没能达到西门无敌那样的境界,但是秦风这一指点出之后,那道淡淡的剑气只发出了极其微弱的破空声,甚至连一丝剑风都没带动。

    而台上的“杜公甫”在看到秦风这一剑之后,不由惊呼出声:“秦风天剑竟已进境到如斯境界!天,一别才几日,他在这短短数日间竟又有所悟!”

    伴随着“杜公甫”的惊呼声,秦风那一道完全击向虚空,并没有刺向任何一人的剑气,在投入空气中之后,却引发了一连串可怕的连锁反应!

    也只有秦风今时今日的境界,在随意点出一指之后,才会引发那样的反应。若是境界稍低一点,那随手点出的一指,根本不会引起任何反应。就像在海中投入一颗小石子一般,根本就无法引起大海的咆哮。

    但是秦风这看似无力的一指,却像是在海底中央喷发的火山,引发了滔天巨浪!

    江南一百零八烟雨那将秦风牢牢锁定的庞大气机被剑气牵引,瞬间爆发。

    一百零八人联合在一起的巨力朝着那剑气投去的方向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那一击由一名离那道剑气所去的方向最近的烟雨发出。他的武器是一杆金蛇枪,被气机推动的他,身不由己地朝那剑气所去的方向刺出了一枪。

    那杆金蛇枪在刺出的瞬间发出一声凄厉地仿佛可以将人的耳膜撕裂的破空声,枪身上绽出刺目之极的金光,枪身与空气摩擦之下凭空燃起熊熊烈火,枪身在高热和一百零八人所有功力的双重折磨之下,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咯吱声,然后飞快地融化成金色的铁水,向外激射而去!

    火焰包裹下的,已经融成了铁水的金蛇枪化成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狂噬向那道剑气没去的方向。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响起,火龙撞击到了地面,穿地而入。泥土和碎石竟被灼烧得冒出了浓烟,然后尽数融化,再凝固成硫璃状的物体。

    那火龙一直钻进近五丈深的地下,这才消弥于无形,而地下,已然留下了一个直径三丈,深达五丈的浑圆大坑!

    所有看到了这一击的人无不冷汗淋漓。

    那果然不是单个人类能发出的攻击,果然不是单个人类能够接下来的一击!在场这么多人,即便自负如乔伟黎叔,也暗忖如果火龙是袭向他们的话,他们最多也只能抵挡三次眨眼的时间,然后就会被灼成飞灰!

    而怜舟锋华在看到了那一击之后,悚然动容道:“好可怕的功夫!天底下恐怕已经没人能挡那一招了!”

    独孤鸿渐驳道:“怜舟家主这话就错了,天底下怎会没人挡得了那一招?凭至尊的武功,绝对能挡下来!”

    “杜公甫”沉默了一阵,道:“那不是功夫,是阵法。我不能挡,但我可以躲开。不过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们再也没可能看到像刚才那样的一击了。”

    世人的确没可能再看到江南一百零八烟雨发出与刚才那一击同等威力的攻击了,因为秦风在江南一百零八烟雨被剑气牵引,发动攻击的瞬间,化身为风,掠进了攻势已发,不及回防的江南一百零八烟雨当中。

    秦风没有用手发出剑气,他背着双手,以疾快如风的身法在阵中穿梭。他那满头的长发随风舞动,一些寿限已然到头,即将自然脱落的头发随着风从他头上落了下来,然后融进了风中,在风的牵引下,一根根地掠过了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的身体。

    当秦风穿出一百零八烟雨的大阵之后,他已站到了古长空和“罪大恶极”的面前。

    而江南一百零八烟雨保持着他们最后发动时的那个动作,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们已全部气绝身亡!

    而当那阵由秦风掀起的轻风停息之后,一百零八烟雨才接二连三地倒地,身上却连一丝鲜血都没渗出,死得无一丝烟火气,死得干干净净,体面无比。

    没有人看清秦风是如何出手的,在所有的观战者看来,秦风从头至尾就根本没有动过手。

    发丝何其细微?在顺着风飘飞之时,加上人群的阻隔,如果有人能看清发丝飘行的轨迹那才叫有鬼!

    如果现在有人去剖开江南一百零八烟雨的尸体检查的话,他们就能发现,江南一百零八烟雨每个人的心脉都碎了,被一根插在他们心脉上的纤细发丝震得粉碎!

    发丝刺进人体,又怎会有血渗出?跟皮肤毛孔一样细小的孔洞,谁又能看得出来?

    一百零八根发丝,一百零八条性命,这就是秦风现在的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