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雷在秦风杀尽一百零八烟雨之后出手,他双手握住奔雷刀的刀柄,高举过头,气沉丹田,叱咤一声,一刀直劈而下!

    由人组成的合击阵势,原本是为了在发挥出整体最大力量的同时,困住敌人,限制敌人力量的发挥,最大限度地打击甚至杀死敌人。

    从本质上来说,阵势就好比陷阱,只不过阵势这个陷阱,是由活着的,会动会出手攻击的人组成。

    一个用来陷兔子的陷阱是没办法陷住一头大象的,甚至连大象的一只脚都没办法陷下去。

    同样的道理,一个由一群羔羊组成的阵势,是没办法困住一头猛虎的;一个由一群人组成的阵势,即使组阵的人实力再高强,也没办法困住一道激烈的雷霆。

    那是一道来自天际的雷霆,一道蕴含着几近毁天灭地的力量,狂暴而汹涌的雷霆!

    狂电奔雷刀自空中劈落。

    刀光绽现,刀芒冲起足有十丈。

    那激烈汹涌的刀芒如长虹贯日,炫丽缤纷;重逾万钧的刀势如泰山压顶,势大气沉;绝灭一切的刀意如宇宙空旷,惊艳绝伦。

    刀芒破空,发出阵阵闷雷般的轰鸣,刀芒之上竟缠绕着道道淡蓝色的电流,发出暴烈的噼叭声。

    刀芒幻成一柄足有十丈长的巨刀,一刀斩落,将地面一分为二!

    狂雷刀神双手握刀,狂电奔雷刀的刀头贴着地面。

    刀头之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笔直的鸿沟,长有十丈,深达五尺,宽有一指。

    鸿沟两旁是遍地的被剖成两半的尸体,所有原本的站在刀芒劈落的,这十丈鸿沟之上的快刀手,都已被一分为二!

    鲜血和内脏流了一地,泊泊血泉注入沟中,渐渐将那道沟壑填平。

    地上还有许多断成两截的残刀,那些被杀的快刀手不负快刀之称,几乎所有的人在刀芒劈落的那一刻都反应过来了,举刀抵挡了一下。

    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挡住秦雷的那一刀!

    秦风杀人的手段无声无息,秦雷斩人的刀法却惊天动地。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秦雷的这一刀震惊了。三百六十六快刀手,死在秦雷这一刀之下足有近百人,快刀手组成的阵势已经肢离破碎,再也无法成形!

    “杜公甫”伸手揉了揉已经有些肿胀地脑门,自嘲地笑道:“想不到……本尊那一掌竟让秦雷破而后立!嘿,这难道便是天意?一柄天剑已给我带来太多的惊喜,秦雷这一柄霸刀,又给了本尊一次惊喜!秦家兄弟,本尊越来越想得到你们了!”

    “杜公甫”说得没错,秦雷的刀正是走霸道一途的“霸刀”!

    天道与霸道是截然不同,各处极端的两种境界。天道讲究万法自法,与天地融为一体,借用天地中的一切力量为己用,是为王道。

    而霸道则是以人力强行逆天,以一往无前,摧毁一切的霸气催动力量的爆发,几事刻意为之,霸道嚣张,有进无退,有攻无防,是为魔道。

    但无论是天道还是霸道,到达最高境界之后,都是殊途同归,攀至力量巅峰。只不过天道进境稍慢却无走火入魔之忧,而霸道则进展神速,却受不得半点波折,极易走火入魔。

    但是秦雷现在已经用不着担心走火入魔了。

    他被华玲珑一掌打成活死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险死还生,已然破而后立,在修炼霸刀一途之上,已无后顾之忧!

    秦雷自己却是不知道自己是哪条道上的,他一刀斩死近百人之后,便又狂笑着抡刀闯进了那惊魂未定的快刀手们之中,一柄奔雷刀大开大阖,以一往无前之势疯狂斩杀!

    阵势已被破的快刀手们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

    没有人能挡秦雷一刀,秦雷完全没有任何防守,一味狂攻,长刀左劈右砍,看似杂乱无章,毫无招式,实则浑然天成,无懈可击!

    他能从任何没有可能的角度出刀,将不可能变为有无限可能。

    他的刀握在手里,却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细线缠在手上一般,可以无限自由地随意翻飞。

    刀在秦雷手上,便像活了一般,变成了一道有着自主思想的雷霆,疯狂吞噬着快刀手们的血肉和生命。

    快刀手们并未放弃抵抗,他们以他们最快的速度出刀,想要在秦雷砍中他们之前砍中秦雷。他们被秦雷的疯狂感染,也都放弃了所有的防御,以攻对攻。

    事实上,在秦雷面前,一切防御也是无用。狂电奔雷刀根本就无视一切防御,往往连人带刀将快刀手们劈成两半。

    而进攻也是无用。快刀手们号称快刀,但他们多数人的刀刚刚举起,秦雷的刀便已将他们一刀两断,少数功力深厚的也只来得及将刀挥至半途,然后他们的力量便随着生命一同逝去。

    鲜血飙射,喷上天空的血化成阵阵血雨,不断地洒落。

    残肢横飞,断头与内脏夹缠在一起,说不出的凄厉恐怖。

    秦雷身上已经遍染鲜血,看到秦雷疯狂屠戮的这一刻,乔伟等人方明白为何秦雷在出场的时候,会踏出鲜血脚印。

    二少爷在战场上根本就是个疯子,他丝毫不忌讳让死人的血染到自己身上,他甚至很享受那鲜血淋头的感觉。

    可是大少爷和三少不同,大少爷从不愿让自己身上沾上哪怕一丝鲜血,他是修天道的,所以厌恶一切污秽的事物。

    而三少爷则是为了保持风度,手上可以沾血,但身上若是淋了血的话,三少觉得就不够帅了。

    但是现在三少看到了秦雷那浑身浴血的模样,心中竟莫名地生起了一丝兴奋。

    他急然觉得,像二哥这般全身浴血也无不可,也自有一番别样的风采。

    血染的风采!

    残酷的浪漫!

    漠北三百六十六快刀已经成为历史的尘埃,三少收回看着二少爷的目光,朝着面前诸天星辰领头的,身着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套装的北斗七星极尽温柔地一笑。

    三少这温柔至极的笑容,却让直接面对三少的北斗七星生起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乖,站着不要还手,让少爷我摆着POSE杀,怎么都不能让我杀人的动作比老大和老二差哦!我三少爷是三兄弟里面最帅的,这上阵杀敌,自然也要最帅了!”三少柔声说着,就像是哄小孩子喝药的外婆:“放心,少爷我会下手很轻的,保证不会痛……”

    北斗七星中的赤星已经快要呕吐了,他强忍着酸水上涌的感觉,低吼了一声:“星罗密布阵法正式发动!”

    一声令下,北斗七星飞快地一个倒翻跃进了身后三百六十五名星辰之中,诸天星辰组成的“星罗密布”阵法在七星进入之后瞬间发动。

    穿着七彩服饰的星辰们飞快地跑动,时而表演各种花式,如穿花蝴蝶一般四下乱窜。有的在天上飞,有的在地上爬,有的则飞快地如同陀螺一般旋转着,让人眼花缭乱。

    三少看得津津有味,拍着巴掌叫道:“好!非常好!妈的果然不愧是唱戏的。继续,少爷有这有赏!”说着掏出一把碎银,朝着他们扔了过去。

    当然,没有一个人理会三少扔过来的银子。只不过有几个比较倒霉的星辰非常不小心地被三少扔出来的碎银砸到,然后便口喷鲜血地栽倒在地,再也没法子站起来了。

    七星中的黄星怒骂了一句:“卑鄙!竟在我们发动阵势之时偷袭!”

    三少摇了摇头:“少爷我哪有偷袭了?明明是给你们赏银,你们怎能说少爷我偷袭?妈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你们这种态度,日后跑江湖耍把式卖艺,铁定饿死。”

    黄星气得双眼喷火,但他非常明智地没与三少继续争论,专心地指挥着阵势的发动。

    当他们的跑位结束之后,三少爷已然陷入了阵势的中央。

    “秦仁,你虽然耍诈伤了我们几个人,让我们的阵势变得不再完美,但仅凭现在的阵势,我们一样可以杀了你!准备好受死吧!”赤星指着三少喊了一嗓子。

    三少暗自摇头,心道这群家伙怎地看起来毫无江湖经验?莫非他们不知道,江湖中,耍诈是家常便饭吗?难道说,这群家伙根本就不是江湖中人?联系到乔伟和黎叔看不出他们的来历,三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如果不是跑江湖的,那么这批人是从哪里出来的?虽然他们笨得几近白痴,但是实力还是不错的,组成的这阵势虽然少了几个人,但看上去仍是滴水不漏。究竟这批人是谁的手下?

    想到这里,三少直接开口问道:“等一下,开打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赤星哼了一声,道:“你有什么问题?如果能告诉你的,我会考虑满足你死前最后的愿望。”

    三少微笑点头,道:“能告诉我你们的来历吗?少爷我好奇地很,像你们这样的一批高手,不是随便哪个江湖门派就能培养出来的。而你们又不属于魔门,这就很奇怪了。”

    赤星轻嗤一声,道:“到了九幽炼狱去问判官大人吧!‘星动天河’!”

    诸天星辰刚准备按照指令发动攻击,突然发现三少不见了!

    三少在赤星下令的那一刹,冲天而起,直升至四十丈的高空之中,深深地吸了一口空中没有血腥味的清新空气,然后在升势已尽,将变为下堕之势时,身子在空中一个转折,头下脚上地朝着地面扑击而去。

    其实三少并不是不见了,而是三少的身法太快,快到除了北斗七星之外,诸天星辰没一个发现三少是何时冲天而起的。

    拥有绝世轻功,如果不知道运用那可就真是笨了。身陷重围的三少与其用本身功力与敌硬搏,倒不如飞到空中,令敌方阵势无法发挥出效用,利用自己最大的优势展开压倒性的攻击!

    风狂动,三少下堕的速度快逾闪电,满头长发尽皆倒竖而起,身上长袍迎风猎猎。

    三少在空中击出了一掌。

    他以极尽温柔地姿态轻轻拍出了右手,动作温柔优雅得仿佛在抚摸挚爱的情人,又好像是在从花瓶中取出一枝鲜红的玫瑰。

    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没能看出三少这一掌的威力所在,只除了黎小叶一个人。

    只有黎小叶看出来,三少这一掌拍出时的神情姿势,与他在那个雨夜,送她那一朵由雨水凝成的“遮天玫瑰”时一模一样。

    所以只有她知道,当三少这一掌拍出之后,会有何等的效果。

    地上的诸天星辰,在三少这一掌拍出之后,方圆三丈之内的所有人突然都身不由己地高速旋转起来。

    阵阵惊呼声中,他们的身体竟然自行飘了起来,好像给一股大力吸引着一般,旋转着飞快地升上半空,然后向着空中的某一点汇聚。数十人像稻草一般紧紧地挤在一堆,竟然堆出一个球形的轮廓,高速旋转起来。

    阵阵惨呼伴着一阵绵密得没有丝毫间歇的骨节爆裂声响起,那是被压挤得骨节尽碎的星辰们死前的惨叫。

    三少朝着那个由人体组成的肉球飞去,就像跳进水中一般,毫无阻滞地穿进了肉球之中。

    黎小叶突然闭上了眼睛,她不忍再看接下来的那一幕。

    因为接下来,将会是一朵无比巨大的,由人的血肉组成的鲜艳玫瑰绽放的一幕。

    “啪!”一声清微的炸响,那由人体组成的巨大肉球突然爆开,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团涌动的血球。

    谁也没看清那些人体是如何变成血浆的,那转变快得就好像那些鲜活的人体本就由血浆组成的一般。

    血球自中央开始,向外滚出层层叠叠的血浪。血浪化成一片片巨大的花瓣,无数花瓣涌了出来,在风中微微颤抖着。

    一朵巨大的,鲜红的玫瑰在空中怒放,映着金色的阳光,折射出血红色的光芒。

    这一朵,是由鲜血组成的遮天玫瑰,是极尽残酷的浪漫,极度残忍的美感!

    “呜……”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吐了,尽管她们同样醉心于这朵巨大玫瑰的美丽,但一想到这朵巨花是由给完全粉碎成血浆的人体所构成,她们还是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鲜血玫瑰完全绽放之后,在空中旋转了几周,花瓣片片凋零,最终散成了漫天血雾,向着四面扬扬洒下。

    而站在血雾洒落之地的诸天星辰们,则都面若死灰地看着天空,等着那如魔神一般的三少自鲜血玫瑰中现身的一刹。

    但是他们却没能看到三少,当鲜花凋零之后,他们发现那本应处在花朵中央的三少竟然不见了!

    这一次,连北斗七星都因血雾的遮掩,而没能发现三少是何时消失的!

    北斗七星们慌了,他们突然发现与三少作战根本毫无胜算!

    因为他们没办法跟上三少的身法,他们与三少作战的话,根本无异于捕风捉影!

    没有人知道的是,三少自得悟天道之后,在轻功上的造诣又进一层,当今世上,能在轻功上与三少一较长短的,恐怕就只有西门无敌了!

    “既非天道,亦非霸道,这秦仁……究竟走的是哪条道?”看到了三少这一掌效果的“杜公甫”喃喃自语道。

    除了他之外,没人看出三少的道。或者说,他也只是看出三少的道既不同于天道,也不同于霸道。

    天道的掌没他那么血腥残忍,霸道的掌没他那么凄艳温柔。

    如果硬要用一种“道”来形容的话,只能勉强说成,危步于天道与霸道之间,两者兼而有之,却不属于任何一种道的“诡道”!

    天道与霸道本就是各处极端,南辕北辙的两种道,世上又有哪种方法能将二者调和?但这种协调如今却在三少身上出现了!

    而身为当事人的三少,却没有这个自觉,他固执地认为,自己走的是堂堂正正的天道,虽然他的为人是卑鄙无耻了一点……

    或许也只有拥有三少这般性情的人,才能同时天道霸道兼而有之。

    当消失了的三少再次现身之时,他与诸天星辰的战局已经变得毫无悬念。

    他甚至不需要使出自创的,虽然只略具雏形,但威力已经大到不可思议的“霸皇令”掌法,只用遮天手便已可将诸天星辰尽数诛除!

    三少现身在北斗七星身后,一记遮天手拍出,掌劲漩涡便将北斗七星的生命尽数吸收,七个人变成了七具破破烂烂的尸体。

    然后三少索然无味地扔出了大把雷神霹雳弹,将已不值得他出手的其余星辰炸了个干干净净。

    与诸天星辰这一役,三少胜得漂亮,但他同样更能深深体会出西门无敌的可怕。

    他的身法还不如西门无敌那般无迹可循、神出鬼没,便已能将诸天星辰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西门无敌身法远胜于他,那才是货真价实的无敌!

    “唔……”“杜公甫”叹息一声,对身后众人道:“诸位,秦家兄弟经此一役,至少已耗掉一半功力,你们……是时候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