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独孤鸿渐阴森森地一笑,提起他那把奇形长刀"泣日刀","我要秦仁。"

    独孤鸿渐与秦仁有夺妾之仇,加上他衡量了一下,觉得秦家三兄弟中,秦仁是最弱的,所以选择了秦仁。

    披着一件绣着一轮明月的宽大黑袍,头发梳理得很有女人味,偏偏长着一脸大胡子的拜月教教主左天放说了一句很容易产生歧义的话:"秦风是我的。"

    身高丈余,异常粗壮高大的一刀同盟会会主,"一刀倾城"横天王道:"秦雷的刀很有意思。"

    "杜公甫"笑了笑,无所谓地道:"杀得了他们,你们就尽管下手吧!"又转对怜舟锋华道:"怜舟家主,你呢?"

    怜舟锋华冷冷道:"我自己生养的女儿,还是自己动手来杀的好。"

    "杜公甫"拊掌而笑,"大义灭亲,怜舟家主好气魄!"

    北海赵家的家主赵子扬是个看上去仅二十三四的年青人,相貌英俊得近乎邪异,但是他的两鬓却已完全变成白色,他邪笑着说:"久闻‘岁月不饶人‘有抗衡时间的力量,我的‘颠倒乾坤‘功法与岁月不饶人颇有相似之处,乔齐天就交给我了!"

    连云周家的家主周凌飞道:"我想跟‘幻魔真君‘黎古定比一比,看看到底是他的手快,还是我的手快。"

    "那么,三大杀神呢?铁家兄妹呢?""杜公甫"笑吟吟地道。

    江湖衙门四大神捕中剩下来的三个齐声道:"三大杀神交给我们。"

    "铁家兄妹由我们来对付!"拜月教的护月二使道。

    拜月教的三名长老捏着拳头,阴恻恻地道:"三大杀神昔年曾与秦逍遥、铁空山闯入我拜月教总坛,将我拜月教杀得一蹶不振,对付三大杀神,算我们三兄弟一份!"

    一刀同盟会的五名刀统领个个脸上挂着淫笑,其中一人道:"我们几兄弟则对虐杀女人有着莫名的爱好,那些个女娃娃,就交给我们五兄弟了!"

    "杜公甫"呵呵一笑,道:"这样算起来,我的‘罪大恶极‘四魔使和‘风刀霜剑‘古长空反而没什么事了。"

    就在"杜公甫"等人商量着怎么对付秦家兄弟之时,一声长笑突然自那破破烂烂的校场之外响起:"哈哈哈……凡是有大场面的地方,就有我秦逍遥。少了我秦逍遥,再大的场面也没什么意思了!"

    除了"杜公甫"之外,独孤鸿渐等人全都脸色狂变,顺着那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而正在与古长空、四魔使对峙的秦风,以及杀完了敌人,正施施然朝着自己一方阵营走去的秦雷和秦仁全都面露狂喜之色,同时向着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乔伟、黎叔、三大杀神、铁家兄妹、怜舟罗儿等女也是同时转头,望向那个方向。

    只见一条孤零零的人影自校场外缓缓走来,脚踏着破破烂烂的场地,边走边道:"咦?天平山庄怎地变成了这样子?大场面呢?江南江北白道各帮派呢?人都到哪里去了?难道说已经打完了架,都回去喝茶吃饭了?不对啊,这地上怎地有这么多的破碎尸体?"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异常豪迈的声音响起:"妹夫,你也来了?来得正好,咱们兄弟二人好久没有联手杀敌了,这次正好杀个痛快!"

    众人又朝着那豪迈的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与秦逍遥成犄角之势的校场一边,一个身高一丈有二,体型异常雄壮,穿一身漆黑劲装,披一领火红披风的中年壮汉正大步走来。

    秦逍遥看着那壮汉,拍手笑道:"好啊!大舅子,想不到你也来迟了!你仔细瞧瞧,这大场面哪还轮得到我们兄弟二人?人都死光了,就剩下我们两家的小娃娃们,和台上那群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家伙了!"

    "老爹!"铁轩轩惊喜地唤了一声,朝着那壮汉,也就是铁血啸天堡堡主,"化铁手"铁空山飞奔而去。离着老远就纵身跃起,投进了铁空山怀里。

    铁空山一只手抱着铁轩轩,哈哈笑道:"轩轩,你怎地还是这野丫头般的性子?记得学会收敛一点,要不然所有的男人都不把你当女人,以后可就嫁不出去了!"

    铁轩轩身材本来就够高挑了,比三少都还要高上一点,可是现在在铁空山怀里,就跟个小娃娃一般,铁空山一条手臂就能将她抱住了。

    铁轩轩坐在铁空山的手臂之上,一手挽着他的脖子,嬉笑着在铁空山肩膀上戳了一指,道:"那我可不管,我要是嫁不出去呀,你就得养我一辈子!再说了,这世上又有哪个男人,能被本小姐放在眼里?"

    铁空山笑道:"哦?我记得你自小就已许配给阿仁了的。难道你连阿仁都看不上?"

    铁轩轩非常难得地俏脸一红,随即叫道:"阿仁那小子,就跟条鼻涕虫似的,我怎会看上他?老爹你不要乱讲话!"

    铁空山嘿嘿一笑,道:"我怎么听说,阿仁如今在江湖上已经闯下了偌大名头?虽然都是些恶名,可是一个人纵是为恶,那也是要有相当的本事的!"

    看着铁大小姐撒娇的样子,三少和铁戬面面相觑。

    "大表哥,我没看错吧?"三少有些迟疑地道:"轩轩姐……什么时候变回女孩子的?你怎地都不通知我一声。"

    铁戬一脸凝重地道:"从理论上来说,要想预先得知轩轩什么时候会变回女孩子……非常困难!"

    ……

    "爹爹,大舅!""老爹,老舅!""老头子,舅老爷!"秦家三兄弟带着乔伟等人迎向了秦逍遥和铁空山,对着二人行礼招呼。

    三大杀神也各自见过了老爷和舅老爷,而乔伟和黎叔则笑嘻嘻地站在三少身后,既不行礼,也不说话。

    "阿风、阿雷、阿仁,你们三兄弟很威风嘛!"秦逍遥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心中很是高兴。尤其让他欣慰的是三少,以前这个除了轻功,什么武功都不会的宝贝儿子,如今已是江湖中超一流的高手了。

    秦逍遥的目光越过三少的肩头,看了看三少身后的诸女,朝着三少嘿嘿一笑,道:"阿仁,很不错嘛!嗯,很有为父少年时的风……"

    话没说完,忽然发现头上的阳光被什么遮住了,秦逍遥抬头一看,只见铁空山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秦逍遥也算高了,可是跟身高丈二的铁空山比起来,还是只齐他胸口。

    铁空山嘿嘿一笑,搓着手道:"妹夫,你少年时的风流韵事……我家妹子可是很想知道呢!说来让大舅子我听听!"

    秦逍遥顿时呵呵讪笑起来:"呵呵,哈哈,今天天气,哈哈哈……"然后开始东张西望地顾左右而言其他……

    "这两位是……"秦逍遥看着乔伟与黎叔,觉得很是面生。

    乔伟装模作样地对着秦逍遥唱了个肥偌,道:"小人乔伟,是三少爷新收的仆役。"

    黎叔也对秦逍遥一揖到地,道:"小人胡黎,是三少爷的全职保镖。"

    秦风马上干咳两声,道:"父亲,这两位,是当年魔门四大魔头中的‘岁月不饶人‘乔齐天乔前辈、‘幻魔真君‘黎古定黎前辈。"

    秦逍遥顿时形容一整,对着两人一揖到地:"原来是乔前辈和黎前辈,请恕秦某无礼。"

    乔伟和黎叔慌忙一左一右将秦逍遥扶住,忙不迭地道:"今时不同往日,秦庄主,现在我们都要叫你一声老爷,怎受得起你如此大礼?"

    秦逍遥肃容道:"非也!当年秦某年少无知,贸然与乔前辈交手。若不是乔前辈手下留情,未对秦某使出‘岁月不饶人‘,秦某恐怕早已变成一堆骨灰随风而散,又何来今日之成就?辈份不可改,礼数不能废。阿仁!"

    三少苦着脸走了过来,耸拉着脑袋道:"老头子,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他们非要叫我少爷的……"

    "秦逍遥,铁空山!"当秦逍遥与铁空山出现之后,台上的人基本上全都已经面若死灰。

    "至尊,我肚子突然好痛,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上茅房,你们先顶一阵……"独孤鸿渐突然捧着肚子,满脸痛苦之色,额冒大汗地弯下腰,飞快地跑下了主席台,一溜烟地从主席台后向着天平山庄后院跑去。

    三大神捕沉声道:"至尊,上茅房的时候极易被敌人偷袭,我们前去保护总理事!"也不待"杜公甫"答应,就跟着独孤鸿渐跑了。

    拜月教教主左天纵猛地一拍脑门,叫道:"哎哟,我怎地忘了,今天是我家媳妇儿临盆的日子,她还在家等我回去抱孩子呢!对不住了至尊,我得先走一步……护月二使,三位长老,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保护我回去啊!不知道在路上很容易被人埋伏偷袭的吗?"

    拜月教的人于是也匆匆跑下了主席台,以他们生平最快的轻功,绕到主席台之后,借着主席台挡住三少等人的目光,跑向天平山庄后院。

    "至尊……"横天王额头突然冒出大颗大颗地冷汗:"不好,旧伤复发……该死,十三年前给人在腰子上捅的那一刀的旧伤,怎地在这紧要关头复发了?不要担心,至尊,我还挺得住……哎哟,不行了不行了……"横天王手捂后腰,庞大的身躯向后踉跄后退几步,牙齿咬得嘣嘣响:"我……挺得住……"

    "盟主!"五名刀统领齐声叫道:"盟主,您不能硬撑呀!您这旧伤,迟治一刻便有性命之忧,还是赶紧去找‘不死神医‘平三指吧!"不由分说地将横天王架起,五个刀头领朝着"杜公甫"致歉道:"至尊,人命关天,我等先行一步,望至尊见谅!"

    北海赵家家主赵子扬皱了皱眉头,突然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哑声道:"至尊,我……我走火入魔了……快,众位客卿,替我找一处僻静安全的地方帮我护法,快……"话没说完,便直挺挺地仰天往地上倒去。

    赵家七名客卿争先恐后地扶住了赵子扬,其中一位年纪六十开外,满头银发,神情甚是诚恳庄重的客卿道:"至尊,家主习练的‘颠倒乾坤‘功法极易走火入魔,没想到偏偏在这紧要关头遇上这档子事。实在对不起至尊了,家主性命要紧,我等只有先救家主,来日再来杀秦家众人……"

    连云周家家主周凌飞沉声道:"至尊,我……"

    "杜公甫"一抬手,道:"不必说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周凌飞点了点头,一挥手,招呼着三名客卿跑下了主席台,边跑边道:"要不是我突然想到还有几笔高利贷没有收回来,急着去讨债,我一定会留下来与至尊并肩作战的……"

    "杜公甫"苦笑着摇了摇头,扭头望向怜舟锋华。

    怜舟锋华沉静如水,异常平静地与他对视着。

    "怜舟家主为何不说话?""杜公甫"笑问。

    怜舟锋华冷笑一声,意带不屑地道:"他们全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小人,见到秦逍遥和铁空山出现,就全都吓跑了。怜舟锋华虽然不才,却也知舍生取义!若不是迫于形势,怜舟锋华根本耻于与他们为伍!"

    "杜公甫"听得满脸微笑,正大点其头间,忽听怜舟锋华话锋一转:"不过如今敌势强大,而我们则势单力薄。至尊和羽公子安排的人手已经被消灭,而我的两个儿子又带着怜舟家的高手潜离了天平山庄。等下若是开战,我们输面颇大。至尊,我这就去把两个儿子和我家的高手叫回来助拳,您先等一阵。"

    说着,匆匆迈步朝着台下跑去,边跑边道:"至尊,请稍等一阵,怜舟锋华去去就回!放心,我是不会丢下您一个人的……"

    "杜公甫"啼笑皆非地看着怜舟锋华的背影,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还以为遇上一条真汉子,谁知道也是一个伪君子……相信你会回来的,那才真叫白痴……"

    台下的三少等人,正围着秦逍遥和铁空山说个不停,费了好大一番口舌,这才将近日所遇之事,包括与西门无敌对决,以及今日武林大会的情形讲了个清楚。

    而当秦逍遥和铁空山弄清形势之后,众人再往那主席台望去时,只见偌大的主席台上,只剩下了"杜公甫"一个人。

    阵阵轻风袭来,吹动"杜公甫"的长衫,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凄凉。

    秦逍遥看了看周围,只见场中除了古长空和四魔使还硬撑着站在众人十丈开外之外,偌大校场已经空无一人。秦逍遥不由一乐:"呵呵,想不到我秦逍遥竟是这般可怕,这才出场和儿子侄子们讲了几句话,人都跑光了。"

    铁空山笑道:"妹夫,别忘了还有你大舅子我!若是只你一人,恐怕他们是不会全都逃走的,你可别把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揽!"

    三少凑了过来,对秦逍遥和铁空山小声道:"老头子,舅老爷,打蛇不死随棍上,放虎归山终为患,要不要我和大哥、二哥带上伟哥黎叔,把跑掉的那些人全咔嚓了?"

    秦逍遥笑着摇了摇头:"你千万别小看了那些人的实力,他们虽然跑了,但也只是因为各怀异心,无法团结一致。若是他们齐心协力与我们对决的话,我们纵胜,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今日他们跑了反倒对我们有利,将来大可以分而之击,一一击破!"

    铁空山点了点头,道:"与其跟一个攥紧了的拳头硬碰硬,还不如趁那只握拳的手还没握紧之时,将它的手指一根一根扳断。打碎一个拳头要花很大的力气,可是扳断一根手指,那就轻松得很了!"

    秦逍遥又看了看台上的"杜公甫",乐呵呵地道:"那人究竟是谁?杜公甫已经死了,台上那杜公甫自然是假的。别人都跑光了他还敢留在那里,看来这假冒杜公甫的人倒颇有几分胆色。"

    三少小心翼翼地道:"老头子,伟哥……哦不,是乔老前辈刚才曾猜测,这人极有可能是魔教教主西门无敌。"

    秦逍遥与铁空山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狂热的神彩。

    "真是西门无敌?太好了!"铁空山忽然放声长笑:"我已经很久没遇上过值得我出两成力的敌手了!"

    秦逍遥也哈哈大笑起来,狂叫道:"不错,不错!若真是西门无敌,我秦逍遥今日也可以放手一搏了!"

    这在家人面前看上去一副好好先生样子的俊逸长者,现在竟丝毫不顾风度地仰天狂笑起来。凛凛霸气从他身上发出,他整个人顿时变得如高山一般令人仰止,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嚣狂的气息从他身上疯狂地发出,逼得离他稍近的三少等人不由自主往后退却,唯有那全身冒出隐隐红光,涌动着灼人热浪的铁空山,能纹丝不动地与他并肩而立!

    便是乔伟和黎叔,此时也需运气才能挡低二人散于体外的气。两人顿时大吃一惊,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秦逍遥与铁空山现在的功力,已经稳稳超越了他俩!

    而在台上的"杜公甫"看见秦逍遥、铁空山二人狂笑的样子,脸上竟也现出一抹喜色,他叱咤一声,叫道:"古长空、罪大恶极,你们先走!"

    一声令下之后,那早就想走的古长空和罪大恶极顿时脚底抹油,转身就溜。

    三少冷哼一声,道:"你们走得了吗?"说话间身子电射而出,两掌平平推出,朝着罪大恶极击去。

    罪大恶极四兄弟中的元极猛地转身,一拳朝着三少当胸捣出,而剩下的三人也各自击出一拳,却是打在自家兄弟的背心大穴之上!

    "轰!"一声巨响,那元极整条手臂突然变粗了足有一倍,一股狂飙自他拳头上升出,形成一股龙卷一般的黑色拳劲,朝着三少的掌劲迎击而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掌劲、拳劲交击在一起,乱溢的劲气将地面炸出无数深坑,空间都似抖了一抖。

    强大的反震力顿时将三少震得向后飘飞十数丈,落地之后又踉跄后退了三丈余这才站稳。而罪大恶极四人却同时口喷鲜血,然后借着反震力飞快地遁走。

    "娘的,不公平,四个人的内力加在一起跟少爷我一个人拼!"三少冲着四人的背影吐了口中唾液,心中愤愤不平。

    那四兄弟每个人的内力至少都有六十年左右,四人加在一起足有二百四十年的功力,三少仅有百年功力,又怎能以一己之力与四人合力对拼?

    而刚才互拼的那一招,又是毫无花俏的硬拼,若不是三少如今已经摸到了天道的门槛,可能早就被四兄弟这合力一拳打成粉碎了。

    所以虽然四兄弟给三少的掌劲震成了内伤,但三少也在硬拼之时耗掉了至少八成功力,如今丹田之中空空如也,想要追上去却是万万不能了。

    这时秦逍遥与铁空山已经停止了大笑,雷刀神皱着眉头掏了掏耳朵,小声嘀咕道:"没事笑这么大声干嘛?耳朵都给震麻了。"

    三少马上鄙夷地道:"也不知道谁喜欢在砍人的时候边笑边大叫的,还好意思说别人……"

    雷刀神马上很好奇地问道:"谁啊?谁这么白痴啊?砍人的时候还边笑边大叫,不怕血溅进嘴里吗?"

    三少翻着白眼看了自己的二哥一眼,见他一脸真诚,毫无自觉地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不想也不敢再作声了。

    "你可是西门无敌!"秦逍遥指着台上那假杜公甫道。

    那假杜公甫含笑点头,伸手在脸上一拂,那张杜公甫的面皮便消失无踪,现出一张犹如蒙着一层雾气,又如水波般朦胧不定的怪脸来。

    "我正是西门无敌!遮天手、化铁手,我等你们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