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夺艳记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酒菜摆了满桌,那迎客的少女临时客串一把陪酒女,坐在秦三少的大腿上,替他斟酒夹菜。秦仁嘴巴忙着,手却没闲着,在少女身上游走不停,笨拙的动作逗得少女咯咯娇笑不已。

    “公子,您这是第一次吧?”少女笑嘻嘻地问道,随手打开了秦仁摸到她小腹下的手。

    秦仁的老脸难得地红了一下,但他自小立志当绝世采花贼,这脸皮的厚度自然是非常可观的。前后两世总共三十八年的人生经验,也使他在待人处事上变得圆滑老练。若不是少女的话正巧说中了他引以为耻的心事,他这脸是绝对不会红的。

    秦仁左手搂着少女的腰,右手轻揉着少女还算饱满的胸部,干咳一声,转移了话题:“这竞拍会什么时候开始啊?老叫人这么干等着恐怕不好吧?”

    少女笑嘻嘻地,用樱桃小嘴喂了秦仁一口酒,香舌在秦仁口中转了一圈,逗得秦仁欲火升腾,下身饱胀,若不是等着一睹那湘月姑娘的风采,说不定就把这少女就地正法了。

    “公子,就快开始了,您别急。有奴婢在这儿好吃好喝地伺候着,您就先享受一下。”

    直到现在,秦仁都没有问过这少女的名字。欢场之中,求的只是一昔风流。找个女人玩一场,第二天给了银子提了裤子就仰天大笑出门去了,问了名字又有何用?

    三少爷采花,也得采那良家女子。进欢场作乐,只不过是先实践一番,锻炼点实战经验罢了。

    吃喝半晌,忽听一声锣响,管乐齐鸣,台上红幕缓缓拉开,嘈杂的大堂顿时静了下来,所有来客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台上。

    秦仁也不例外,一手勾在少女脖子上,嘴里嚼着鹅掌,眯起两眼,望着那大厅中的高台。

    只见台上站了两排女子,个个娇美无限,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

    那两排女子朝台下来客齐齐弯腰作了个万福,向两旁退开,侍立于大台两侧,现出粉墙上一道红门。

    红门缓缓打开,又走出两排女子,每人手提一个盛满花瓣的花篮,那两排女子边走边洒下花瓣,一时花瓣满天飞舞,大堂之中花香四溢。

    一名黄衫绿裙,长发及腰的少女随众走出,如众星捧月。提花篮的两排女子也分站大台两侧。

    那黄衫绿裙的少女初时低着头,教人看不清她的真面目。秦仁见台上阵势,知道那少女就是今晚的主角,不由吹了个口哨,大叫一声:“姑娘,抬起头来,让少爷好好看看你的容貌!”

    秦仁叫得极大声,大厅中音乐虽响,但仍掩不住他的叫声。台下众宾客听到这一声叫,全都不满地望向秦仁。所幸今晚来**的各位都是自恃有些身份的,不屑与秦仁一般见识,望了他几眼,也就没注意了。

    那黄衫少女走到台前才抬起头来,脸上却又罩了一面纯白纱巾,只露出一双妙目。

    这时台下来客已有人在叫:“取下面纱来,这样叫人怎看得清?”台下来客顿时群相起哄。

    一名中年穿着华丽的中年美妇走上台来,笑道:“湘月姑娘年方十五,尚未出阁,怕见生人,若想见湘月姑娘的真面目,做她的入幕之宾,得看众位佳宾的钱袋是否充实了。湘月姑娘的底价是五万两,请众位佳宾竞价。”

    秦仁见那少女眼睛虽然极为动人,柳眉下一双妙目顾盼生姿,又带着清纯和不谙世事的懵懂,却见不到庐山真面目,心中像被小猫儿抓了似的,不满地叫道:“妈的,连容貌都看不到,如何竞价?万一少爷出了大价钱,揭开面纱一看,底下却是满脸麻子,少爷的钱岂不是白花了?还不如在路旁找只野鸡来得实在,至少银货两讫,概不欺诈!”

    台下顿时有人附议起来,都说该取下面纱,让大家看个清楚。

    那中年美妇笑道:“如果今日作了湘月姑娘的客人入新房后,对湘月姑娘容貌不满,欢场愿以全场最高价双倍奉还。”

    她这样一说,反而更引起了宾客们的好奇心,连秦仁的胃口都被勾了起来。“嘿,好强大的自信!好,等下少爷就出个天价,嫖完了之后再说不行,把嫖资赚个双倍回来,也是不错的!”秦仁得意洋洋地想着,却不知欢场中的宾客大多与他想的一样。

    秦仁也不急着出价,慢悠悠地等着底下一干被勾起了好奇心的宾客们先报价。

    只听一人叫道:“我出七万两!”又有人大叫道:“我出十万两!”一时间,竞价之声此起彼伏,价钱已由底价的五万两升至三十万两!

    出三十万两的是一名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子,这老头子身旁站着四个随从,每个随从的打扮都牛气冲天,老头子本人自然更不用说了。

    台上中年美妇见这老头子出到三十万两,笑道:“江南布家家主布欧老爷子出价三十万两,有没有人出价高过布老爷子?”

    三十万两的呼声一出,顿时全场肃静。

    秦三少一边喝酒吃菜,一边不无感慨地叹道:“三十万两啊,一百两的纹银都够一户三口之家,过上一年的小康生活了!**啊,糜烂啊!三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就为了嫖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小妞,这老头子真是疯了……”

    现在欢场大厅里静得很,所有人都震惊于三十万两这个天价。秦仁自说自话,故意不放低音量,存心让所有人都能听到,他这番话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江南布家,多大的名头!布家家主,“魔人布欧”这外号可不是白叫的!

    顿时欢场之中大半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楼上秦仁雅座的窗前,想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究竟长了一副什么模样。

    布欧一共带了四个随从,个个精气内敛,眼神犀利。四双冷目利剑一般看着秦仁,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秦仁恐怕已经被切至渣了!但现在布欧还没发话,他们也只好静观其变。

    “魔人”布欧现在是很生气的,后果严不严重暂时还不知道。他强抑着怒气,刚准备说话,便听楼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又懒洋洋地说了一句:“不过瞧这老头子的糟样子,都七老八十了吧?妈的,如果是个阳痿,就算让他摘了头牌又有什么用?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马上风死掉了。唉,少爷我真是菩萨心肠啊,为了这老头子的生命安全着想,少爷我出五十万两白银,替你做牡丹花下的风流鬼!”

    布欧布老爷子气得满脸通红,狠狠地一拍桌子,强劲的掌力将他面前的红檀木桌拍成了木粉!老头子尖叫一声:“四大天王,给老夫活剐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