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冤有头,债有主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无敌,露出你的真面目来!”铁空山暴喝一声,“莫非名满天下的黑道第一高手,只是个藏头露尾的小人吗?”

    “哈哈哈哈哈……”西门无敌仰天大笑,笑声中,他的身子竟缓缓飘了起来,凭一口真气悬停在半空之中。而他那张狂地,声音难听得有如数百巨石互相碰撞一般的大笑,竟将空中震荡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水波一样的空气波纹!

    那空气波纹便如狂风一般席卷着主席台,整个主席台顿时震烈摇晃起来,然后在轰然巨响中,崩塌成一地碎片,激起漫天烟尘。

    三少看着悬停在半空中的西门无敌,刷地一声展开折扇,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自语道:“唔……若是把西门无敌抓回家去,将他钉在墙上,倒是可以用来做风扇的。夏天扇起风来,岂不是比少爷我这折扇凉快多了?”

    想了想,又摇头道:“不行,他要大笑才能发出大风。要是让他一天到晚都笑个不停,那岂不是吵死人了?再者,他笑出来的风威力太大,大概除了钢筋混凝土建成的房子,还没什么房子能够承受得住他笑出来的风……唉,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娘的,又碰上一个喜欢没事大笑的!”雷刀神吐口唾沫,掏起了耳朵。

    好容易西门无敌才止住了笑,从空中飘行到秦逍遥和铁空山身前二十丈处,这才徐徐落地,高声道:“秦逍遥、铁空山,要看我西门无敌的真面目,还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我这真劲面具,需用我一成功力方能保持,你们只需逼我使出全部的十二成功力,这面具便会自行消失,到时你们自可一睹我的真颜!”

    秦逍遥冷哼一声:“只用十一成功力便想跟我秦逍遥决战?西门无敌,你未免太托大了一点!”

    西门无敌道:“你错了!跟你秦逍遥决战还用不上我的十一成功力!我说的是,用十一成功力,跟你和铁空山同时交手。你们二人需联手,方配我使出十一成功力!”

    铁空山怒极反笑:“西门无敌,你太狂妄了!我与逍遥自击溃拜月教之后,便再也没联手对敌过!在这大秦帝国,需我二人联手应战的,一个都没有!”

    “真的吗?”西门无敌淡然一笑,“井底之蛙,焉知天有多大?铁空山,你既如此自大,便接我一剑试试!”说话间,也不见四肢有任何动作,仅稍稍抬了一下头,作了个仰望苍穹的姿势。

    “诛仙剑!”数声惊叫同时响起,见识过西门无敌杀人手段的三少等人同声示警,而铁戬和铁轩轩已然吓得面无人色!

    “诛仙剑”号称连大罗金仙都无法抵挡的无形剑气,出招之时根本无迹可循,谁也不知道剑气会从哪一个方向袭来,连半点破空声都不发出,如何抵挡?

    但是,铁空山练的是化铁手神功,当化铁手神功练至三十三层大周天境界之后,全身上下皆可融金炼体,即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何武器砍到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只有被融化的份!

    可以说,化铁手神功练至大周天境界之人,全身上下将无一处破绽,无一处要害!

    而这化铁手神功,铁空山早在十年前就已练到了第三十层!

    在西门无敌抬头看天的那一刹,铁空山听到了三少等人的示警。

    而以他的见闻之广博,自然也是知道“诛仙剑”是什么招数。

    所以他根本就未做任何闪避或是抵挡的打算,他只是虎吼一声,在瞬间就将“化铁手神功”提升至十二成功力!

    他身上突然冒出强烈至极的红光,那红光在瞬间就变成纯白色,逼人的热力灼得他脚下的土地瞬间焦枯干裂,然后冒出了浓烟。

    纯白色的火焰并不是最热的火焰,白到几乎完全透明的火焰才是最猛烈的。

    所以铁空山身上的白光只出现一瞬便又消失无踪,周身只有隐隐的,几乎完全透明的光芒。

    但那光芒却令人无法直视,所有看着铁空山的人,都只觉得仿佛是在盯着阳光最猛烈时的烈日!功力深厚如乔伟黎叔等,也只得运功至双眼,以抵挡那光芒。

    而当白光变得透明之后,铁空山脚下的土地已开始融化,变成琉璃状的物体。

    这一切都只在倏忽之间完成,快得连一次瞬眼的时间都没有!

    铁空山的“化铁手神功”,如今已至三十三层大周天境界,全身已无半点破绽!

    “呜……”一声仿佛风笛一般的鸣声在铁空山脑门上响起,只见铁空山的左边太阳穴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点,那凹点异常缓慢地扩大,仿佛一枚尖针正在慢慢地戳着铁空山的太阳穴一般。

    铁空山额上大汗淋漓,左边太阳穴凹点处慢慢渗出一粒细小之极的血点,瞬间就被身上的热力蒸发。

    铁空山再次虎吼一声,一拳朝着自己太阳穴击去,拳头并未击中太阳穴,而是挥在空处,却发出了一声金铁交击般的脆响。

    在他这一拳击出之后,他太阳穴上的凹点这才消失无踪。

    铁空山深吸一口气,身子摇晃了两下,忽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缕血丝,鼻中也缓缓流出两道鼻血。

    “老爹!”这是铁戬和铁轩轩地惊呼。

    “舅老爷!”这是三少等人满怀关切地呼叫。

    若不是铁空山此时身上还在不断散发着让他们根本无法靠近的热力,他们此时恐怕早就冲上去查看他的伤势了。

    “我没事!”铁空山挥了挥手,用袖子抹去了口角和鼻中的血液。他的声音依然浑厚,但是仔细听来,却有几分中气不足的感觉,显是受了内伤。

    而西门无敌则是悚然动容,失声道:“好!好一个‘化铁手’!竟可用这种方法接住我的‘诛仙剑’!要害被刺中,却以本身真劲硬扛,反将我与诛仙剑气之间的联系切断,令诛仙剑气失去控制而自行消失……用这种手段对付诛仙剑气的,自诛仙剑诞生于世间之后,古往今来,你还是第一人!”

    铁空山嘿嘿一笑,道:“过奖过奖!西门无敌果然不愧无敌之名,我铁空山……还不是你的对手!”铁空山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有些颓然地摇了摇头,“我铁空山,果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有多大……”

    西门无敌则道:“此言差矣!铁堡主可知,这诛仙剑气,号称连大罗金仙也可诛杀,普天之下无一人能在诛仙剑气之下生还,铁堡主却能接住我一记剑气,且未受重伤,这份功力当真惊世骇俗!铁堡主须知,以西门今时今日的功力,五日之内也仅能发出四记诛仙剑气,而看铁堡主刚才的表现,至多可连挡三记诛仙剑!若是西门今日妄图以诛仙剑杀铁堡主,势必损耗过度,再不是秦庄主之对手!”

    秦逍遥看了铁空山一眼,道:“大舅子,西门无敌说的没错。他的确比我们要强,但是你也不必灰心丧气。当今世上,又能有几个西门无敌?恐怕普天之下,论单打独斗能胜过你我的,也仅此一人了。”

    铁空山点了点头,道:“照眼前形势看来,或许我们两人真的需要联手了……”

    秦逍遥微微一笑,道:“联手就联手,你我还怕丢不起这个面子么?少年时,你我不也是经常联手对敌么?现在的情形跟你我少年之时没有任何不同,都是遇上了你我无法单独战胜的敌人。面子和命比起来……其实并不重要。”

    铁空山瞪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秦逍遥一般,道:“你……你怎地会说出这番话?我记得你少年时最好面子的!”

    秦逍遥摇了摇头,道:“少年时好面子,反倒经常跟你联手。老来不要面子,反倒不好意思联手……大舅子,你可别忘了,少年时我可是江湖第一英俊侠少,在美女面前,自然是要死要面子的。可是现在……”

    回首望了三少等人一眼,道:“现在我只是一个有个好老婆的丈夫,有三个好儿子的父亲。我现在已不需要关注其他人对我的看法,只要在老婆和儿子心中,我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就够了。今日我们若败在西门无敌之手,你认为他会放过我们的子女吗?你认为凭他们现在的实力,够资格跟西门无敌斗吗?”

    铁空山大笑起来,回头看了自己的一对儿女一眼,道:“你说得没错,我们如今已经不是少年了,面子什么的,大可以抛掉!”

    秦逍遥和铁空山相视大笑,两人举步朝着西门无敌走去,每走一步,气势便增强一分。

    铁空山的功力本来就已运至顶点,但是功力提升至顶点并不代表气势就涨到了顶点。

    气势在战斗中是非常重要的,两军交战时,士气高的一方自有一往无前,攻无不克的气势。兵力多于敌人时排山倒海,轻易便可溃敌;即便兵力少于敌人,也往往可以弱胜强,以少胜多。

    而在武林高手的对决之间,气势往往也能取到决定性的作用。

    以己之气势克敌之气势,有甚至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比如三少爷最经典的一役,即下山后初战魔人布欧之时,那时三少完全不会丁点武功,全凭无比的自信与镇定自然而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气势,令魔人布欧自乱阵脚,不战自败。

    用气势吓死人当然也不是神话,三国时张飞一声怒吼,平地惊雷一般吓死夏候杰,吓退八十万曹军,自此流传为千古美谈。

    而即使是街头流氓打混架,气势强的一方也往往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所以,打架的时候,一定要先从气势上压倒对方,然后在**上打垮对方,最后在精神上狠狠地折磨对方!

    千万不要留情!

    铁空山已经变成一座欲汹涌喷发的活火山,秦逍遥已经变成一位凛立于天地之间,俯瞰地上苍生将其当作蝼蚁的魔神。

    而面对着这两大高手的西门无敌,则如一抹飘渺不定的轻烟。

    这并不是说西门无敌在动,事实上,他一直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两大高手将气势提升至顶点,自己却一动未动。

    但是他虽然没动,却给人以一种飘渺不定,完全无法捉摸的虚无感,就像那炊烟一般,即便看得见,却完全无法抓得着。

    这是一种异常荒谬的感觉。

    “‘化神虚空’……”临时转职为战况解说员的乔伟神情凝重地道:“西门无敌已运起‘化神虚空’!这魔门至高身法,号称化身为神魔,可任意穿行于虚空之间,身法飘渺不定,飘忽无踪,谁也无可捉摸。老爷和舅老爷就算发动雷霆一击,只怕多半也会落在空处!”

    三少紧握着拳头,手心中不觉已经渗出大量的汗水:“伟哥,西门无敌这身法飘忽不定,来去无踪,岂不是不但可以随意避过我家老头和舅老爷的攻击,还可从任一角度实施反攻?”

    乔伟点了点头,道:“说的没错。跟西门无敌打的话,进攻多半没用。幸好舅老爷浑身上下无一处破绽,大可死守不攻,令西门无敌耗尽功力。而老爷的手段,则是有攻无防,与西门无敌对决……恐怕没有胜算!”

    三少失声道:“那若是西门无敌不攻舅老爷,专找我家老头下手怎么办?我家老头不擅防守,一手遮天手全是亡命进攻的打法,那……那么……”

    三少练的是遮天手,自然最清楚遮天手的特点,心中不由大急。

    秦风却冷冷一笑,道:“老三,你不必多虑。父亲……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哼,那西门无敌的身法再厉害,也总是要动的,只要他动,就会有风,只要有风,父亲的手便能捉住他!”

    没有人比秦风更清楚秦逍遥悟出了什么,秦逍遥那日一掌将整棵树震成最基本的木丝的情形,此时正不断地在秦风脑中回映。

    “功力,并不能决定一切!”秦风突然下此断言。

    就在他说这句话之时,秦逍遥和铁空山同时叱咤一声,两大绝世高手同时出手,这一场当世最强的三大高手之间,足可震古烁今的决战就此拉开帷幕!

    ——(全剧终……是不可能的。哇哈哈哈~~~~卷三完,江湖篇终。敬请继续关注本书天下篇序幕,卷四,天下乱,祸起萧墙现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