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轰隆”一声巨响,岭南府的城门在冲车连撞之下轰然倒塌,穿着五花八门的服饰,拿着乱七八糟的武器的义军一窝蜂般涌进了岭南府。

    岭南镇抚使被乱刃分尸,城头上悬着的大秦帝国黑底双龙国旗被一把扯落,换上了一面土黄色为底,上面印着一个斗大的“项”字的战旗。

    岭南府内一栋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民宅内,宋家家主宋无正端坐在书房内,轻轻抚摸着摆在书桌上的,一个沾满了灰尘,样式相当古朴的长方形盒子。

    “爹爹,爹爹!”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如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女声,“您在里面吗?”

    宋无皱了皱眉头,将那长方形盒子放到了书桌底下,道:“进来,门没锁。”

    书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位穿着一身淡黄色长裙,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如一汪无一丝杂质的清水般纯美可人的少女,盈盈走了进来。

    “清儿,有什么事吗?”宋无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向来肃穆的神情中难得地多了一份慈爱之色。而在那慈爱之中,却隐着淡淡的,似是极力掩饰的悲哀。

    宋无今年六十有三,除正妻之外还有三房妾侍,却一直没有儿女。直到四十六岁那年,四十二岁的正妻宋张氏突然铁树开花,有了身孕,终得了这一独女。

    宋无老来得女,对宋清自然是极为宝贝的。他是武夫出身,却不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儿走自己的老路,变成一个成天只知舞刀弄棒的假小子,于是自小请名师教宋清经史子集、治国之道、为政之理,希望能把女儿培养成一位独一无二的才女。

    宋清自小极为聪敏,学什么都是一点就透,还经常能举一反三,说出许多似是而非,却令那些博古通今、学富五车的老夫子们都赞叹不已、自愧不如的论点来。

    就连最难为之,也最令女孩子家讨厌的治国之道、为政之道,宋清也能学得津津有味,而且还能时常发表一番相当不错的见解。

    至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宋清更是造诣非凡,原创的一些诗词,令岭南一带一些颇有才名的士子、学士都自愧不如。

    而宋清对针织女红、厨房之事却不屑一顾,常言那是小女子才做的,而她是大才女,自然是不需要学了。

    宋清自十三岁起,便在岭南一带颇有才名,这几年来前来提亲的人几乎踏破了宋家门槛,但却没一个能入得了宋清的法眼。

    宋无对这女儿也是颇为头痛。一个大家闺秀,如果在十五岁**之后还没定亲的话,那可是相当没面子的。但是宋无也舍不得将自己这唯一的掌上明珠草草嫁了出去,本来择婿一事,只需父母点头便可,但宋无破天荒地让宋清自己选婿,所以直到今年宋清已过十七,眼看便要满十八岁,仍未定下一门亲事。

    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宋清小时候一次伤寒之后,宋无亲自替她把脉,准备以己身深厚的内力替她驱除寒气,却意外发现,宋清竟然是天生的“三阴绝脉”。

    前朝大祭祀太公望留传下来的《回天医经》中记载,“三阴绝脉”,千万人中难得遇上一例。身怀此脉者,天、地、人三衰,阴寒遍体,若是男子则可凭本身阳气支撑,勉强活过三十岁;而若是女子,则因本身就是阴性,断然活不过二十岁。

    而最令宋无绝望的是,翻遍《回天医经》,竟然找不到救治三阴绝脉的方法!

    多年来,宋无曾暗访天下名医,寻求救治之法,却毫无所获。

    宋无伤心绝望之余,虽未放弃寻求救治的方法,但对待女儿的重心,已经转移到对她万般宠爱上来了。嫁不出去更好,宋无也好在女儿有生之力,尽力尽一个慈父的责任。养活女儿一辈子只是个笑谈,因为宋无清楚地知道,将来是无法避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结局的。

    正因为此,宋清才有了这时代所有的大家闺秀都无法拥有的,自由择婿的权力。

    宋清自然是不知道此事的,事实上,宋无并未将此事告知任何人,包括宋清的母亲。

    眼看着女儿离二十岁的大坎越来越近,宋无每每看到女儿,心中都会不可自抑地涌起无尽的悲凉。

    可怜天下父母心!

    现在宋清走进了书房,缓缓走到宋无的书桌前,那一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看着父亲,不急不徐地道:“爹爹,项启的大军已经攻破了岭南府,岭南最后的守军已经被叛军击溃,镇抚使路遥大人战死。叛军现在正在岭南府中四处抄家,凡家世富贵者,一律被灭门,家产、存粮被尽数分发于贫苦民众。预计再过三刻左右,叛军就会搜到我们这里来了。”

    宋无点了点头,道:“为父倒不担心叛军会对我宋家怎样。毕竟我们宋家,每年都曾派出大把银子,分发大量粮食给受灾的百姓的。百姓虽然仇富,但也是有眼睛的。”

    宋清不动声色地道:“爹爹,城南王大善人一家已被乱民尽数杀死,家财、粮食被劫掠一空。”

    “哦?”宋无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王大善人做过的善事,可并不比我们宋家少啊!看来一心造反的百姓,已经给胜利冲昏了头脑,辨不清是非善恶了。”

    沉吟了一阵,宋无问道:“家里的事情安排得怎样了?”

    宋清道:“所有仆役、奴婢、家丁都已经分发了银两,遣散离去了。他们都作贫苦人家打扮,叛军是不会伤害他们的。家里的细软都已经收拾好了,娘和二娘她们已经坐进了马车,随时可以从后门离去。爹爹的几位老友,祁叔叔他们,都赶到了家里。一百二十三名护院已经武装好了,随时可以应战。”

    宋无道:“祁老怪他们来了吗?那敢情好。嗯,你去让护院们都散了吧,一人发些银两,让他们也扮作贫苦百姓,混进乱民之中。在大军面前,一百二十三名护院也撑不过片刻,何必要他们白白送命?有为父和祁老怪他们,保护你们娘儿几个,已经绰绰有余了。”

    宋清点了点头,道:“父亲可还有别的吩咐吗?”

    宋无道:“没有了,你先出去准备吧,为父随后便来。”

    宋清正待转身出门,却听宋无在身后问道:“清儿,这般局势,你可害怕?”

    宋清回过头,对着宋无嫣然一笑:“有爹爹保护清儿,清儿又有什么值得害怕呢?”

    宋无用力地点了点头,哈哈大笑道:“说得好!若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我宋无枉称当年七国并立时的天下第一名将!”

    待宋清离去之后,宋无又将那长条形盒子搬到了书桌上,深情地抚摸着盒面,缓缓道:“本以为这辈子都用不上你了,谁知道……呵呵,形势比人强啊!你可还记得,当年你我与圣君并肩作战的那峥嵘岁月?可还记得,当年一个个败亡于你我手中的绝世名将?天下七分,除我大秦之外,另六国也是名将辈出啊……只可惜,他们遇上了圣君,遇上了你我!而今天,圣君把他自己的天下给玩垮了,逼得你我不得不再度联手!干渴了这么多年,想必你也是饥渴难耐了吧?好啊……今日,就让你重见天日,再度痛饮人血,饱餐人魂!”

    宋无猛地按下那盒子上的一个圆形机纽,盒盖铮地一声弹开,一道绚丽夺目的强光自盒中猛地绽出,光芒强烈地竟在瞬间便将宋无的身影整个吞没,书房中响起一声仿如龙吟一般的长啸,整间书房都被那声长啸震得抖了一抖!

    而在书房所处小楼外的院中,正与宋清交谈着的,宋无的挚友,岭南一带除宋无之外,最负声名的五大高手,“岭南五友”几乎同时抬头望向那座小楼,其中年纪最大的“青竹翁”祁云山失声道:“天兵‘龙吟’重现世间!太公望的批语应验了!”

    世上顶级武器分三品,第三品为圣兵,削铁如泥。

    第二品为神器,不仅削铁如泥,更兼身有灵性,可与主人心灵相通,主人越强,便越能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第一品即为天兵,天兵是所有武器中最强的,武器本身几乎已是一个会思考、有诸般情绪论的独立生命。选择主人时有着异常苛刻的要求,不仅要求主人够强,还要能与自己对上脾气,对合自己的口味,简直就如人类交友、择偶一般,比起仅有灵性的神器又强出不知多少倍!

    天下圣兵不知凡几,手段高明的铁匠便可锻炼。

    而神器则非顶级铸师无法打造。七国之乱时,天下神器曾也有二三十柄,但乱世之中,神器或遗失或被摧毁,到大秦帝国时,天下已只余七件。而其中的“斜月七星剑”已被星河剑圣秦风亲手摧毁,因此神器世间从此只有六件。

    至于天兵,古往今来却只有两件,能打造天兵的,据说根本就不是人,因为人类根本无法打造出天兵这种武器!

    世间仅有的两样天兵分别为“龙吟”、“虎啸”,其中“龙吟”乃前朝大祭祀太公望的兵器,在太公望死后随即消失于世间。

    “虎啸”则为前朝开国天子,武王姬轩辕的兵器,也是在武王死后便不再现世。

    直到前朝崩溃,七国分踞天下之后,“龙吟”、“虎啸”这才重现世间,分别为宋无与嬴圣君所得。

    而宋无在平定天下之后,便将“龙吟”封存,数十年来未曾动用。

    嬴圣君也建起“虎啸殿”,将“虎啸”封存于天圣宫虎啸殿中。

    但是今日,在这风雨飘摇,叛军如潮的关头,宋无终于重启“龙吟”,令一代天兵再现世间!

    宋清在听祁云山惊呼之后,好奇地问道:“祁叔叔,为何爹爹的‘龙吟’复出,却与太公望的批语扯上关系了?”

    祁云山摇了摇头,声音干涩地道:“太公望曾下批语,‘黑水纹乱,困龙升天。魔瞳现世,屠戮人间。龙吟虎啸,杀斗天地。尸积如山,血海飘橹。斗转星移,大地变天!’

    “我大秦帝国依水德而兴,朝服、旗帜皆为黑色。那一句‘黑水纹乱’,联系如今形势,当是指大秦帝国已将步入乱世。批语中所言的‘困龙’,当是指被封存的‘龙吟’。而那魔瞳,应该是指‘修罗魔瞳’。如今‘困龙’已然重见开日,那‘魔瞳’……可能也到了屠戮人间的时候!”

    宋清想了想,道:“批语中有一句‘龙吟虎啸,杀斗天地。’是不是说‘龙吟’与‘虎啸’之间会有一战?清儿百思不得其解,‘龙吟’乃是爹爹所有,而‘虎啸’则在圣上手中。若说爹爹会与圣上有这一战,当无太大可能。难道说……那‘魔瞳’最终会得到‘虎啸’,与我爹爹一战?”

    祁云山摇头,“这个……谁也不知道。只有一点可以肯定,当修罗魔瞳现世之时,天下将会大乱!而最后那两句‘斗转星移,大地变天’,怎样看都不是好兆头。”

    宋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难道说,大秦帝国会因‘魔瞳’而覆……”

    “清儿,你在胡说些什么?这大逆不道的话可是你能说的?”宋无那雄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只是他现在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异样,那话声之中,似带上了一种仿佛巨龙咆哮一般的颤音,“幸好这里没有外人,否则要教别有用心之人听了去,在圣上面前搬弄是非的话,你叫为父有何面目去见圣上?”

    宋清、祁云山等岭南五友同时转头望向宋无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一望,众人顿时全都呆住了!

    尤其是宋清,在她想象中,“龙吟”既为武器,无论如何怪异,都该不脱迹于刀枪剑戟鞭锤之形。可是现在一见之下,她便彻底推翻了自己以前的想法……

    ※             ※             ※             ※

    (三大高手大战的结果下一章就会出来了,一切前因后果都会交待清楚,不要着急,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