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情哥哥,要听歌。”

    深不见底,两边均是壁立千仞的峭壁,只露出头顶上犹如一条细线般天空的悬崖之下,一个上身裹着火红色的兽皮,下身围一条黄色兽皮短裙,露出两条雪白修长,筋肉匀称,浑圆结实的长腿的女子,拉着正仰望天空,贪婪地淋浴着正午时分方能洒到谷底的阳光的男子,撒娇一般摇着他的一条手臂。

    这女子的头发长及臀部,随意地披散着,显得有些凌乱,但却不是很脏,显是经常清洗的。

    她的脸很干净,没有一丝污垢。面容非常美艳,两条修长的剑眉透着丝丝野性,整体的感觉给人一种在女子身上很少见的刚健感。

    而从她的容貌也无法分辨出年龄来,明明应该是二十五六的女子,神情却跟五六岁的小姑娘一般,天真而幼稚。

    那被她摇晃着手臂的男子身长八尺,身上也是胡乱地披着兽皮,一头长发乱篷篷地披着,就像一堆稻草。

    满脸的络腮胡子像一根根钢针一般,掩盖住了他的半边脸,令人很难在乱发和胡子的掩盖下看清他的真面目,而要判断出他的年纪,自然是更难了。

    但是他的眼神很清澈,那双黝黑的眸子,纯净地仿佛能倒映出一线天上飘动着的微小云朵。

    此时他的眼角正洋溢着笑意,眼眸中透出一种让人全身暖洋洋的,如春季阳光一般的暖意。他像哄小孩子一般,连声应道:“好好好,别闹了,情哥哥这就给你唱歌……唉,下了好多天雨,人都快霉了,难得太阳肯露面啊!一天之中,也就只有这时候能晒晒太阳了。来,站到这边来,多晒晒太阳,边晒边听哥哥给你唱歌啊!”

    那女子依言站到了只有约五尺宽的阳光地带,和那男子一起坐到一块沐浴在阳光中的石块上,静静地听她的“情哥哥”唱起了一曲优美的歌谣。

    莫问痴,雨打花落问花可有忧

    莫问恨,刀光剑影问剑几曾愁

    莫问情,怕一夜白了少年头

    莫问剑侠情缘是否不堪回首不堪留

    女子很认真地听着,她听歌时的样子很投入,虽然在这个时候,她脸上的神情依然天真幼稚,但眼中却不时闪过几抹蕴含着浓浓的悲愁的神彩。

    她当然不会知道,这只歌不是大秦帝国的曲调,事实上,在大秦帝国之中,还没人会唱这支歌,除了她的“情哥哥”以外。

    而这歌也不是“情哥哥”原创的,他只不过是从记忆中随手拈来,兴之所致便唱了起来。

    她或许也已经忘了,她的“情哥哥”,事实上是个比她还小了七八岁的少年,他的名字,其实是叫“秦仁”来着。

    她甚至已经完全忘记,她为什么会与“情哥哥”来到这个悬崖底下,被困在这完全无法攀越的悬崖底下整整三年。

    其实,是她将他扑到悬崖下的,是她将毫无防备的他一举扑下了悬崖,同他一起掉进了这万丈深渊之中。

    “情哥哥”,便是秦仁,秦家三少。而她,则是被他用迷药夺了贞操,从此对他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的吹雪堂堂主叶映雪。

    我笑风,踏步江山江山在我手

    我笑云,浪迹天涯天涯在小楼

    我笑君,愿一生不死的等候

    我笑英雄弯弓射雕有泪欲留泪满首

    三少仰望天空,唱着这曲前世一款游戏的主题曲。

    他的眼角洋溢着暖暖的笑意,看着那头顶上的一线天,还高悬在一线天外的太阳,他的心都似乎暖了起来。

    一天之中,仅有半个时辰可沐浴阳光,碰上阴雨天,则是连续好几天都见不着太阳,三年的时间,茹毛饮血,不见天日,已经令他的两边鬓角变得斑白。

    而他,今年也只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人未老,却已生白发。

    莫问痴,痴心不曾休

    莫问恨,恨时爱悠悠

    我笑风,风起水回流

    我笑云,云作我心舟

    不问生死相许为情为缘来相守

    一曲终了,三少笑望向听得入迷的叶映雪,问道:“好听吗?”

    叶映雪拍着手掌笑道:“好听,真好听!情哥哥唱的歌,什么都好听!”

    看着叶映雪一脸幼稚的样子,三少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再次抬起头,仰望一线天空,思潮起伏,思绪又翩然飘回了三年前,在天平山庄的那一幕。

    虽然已经过了整整三年,可是父亲遮天手秦逍遥,联手舅父化铁手铁空山,双战魔教教主西门无敌的那一幕幕却然历历在目,每一个场面都还是那样地鲜活,未曾遗忘半分。

    因为那是一场代表着当世最强的个人武力之间的决战!

    西门无敌那神出鬼没,完全无迹可遁的身法,“灭神心经”、“诛仙宝箓”上种种足可化腐朽为神奇的武功,配合上西门无敌的身法,发挥出无以伦比的威力。

    “仙路烟尘 ”、“灭神指”、“天极阴雷”、“亡天神话”、“天外飞仙”、“迷踪魔云”……所有的招式在西门无敌手下一一使出时,每一招几乎都令所有的人产生一种惊艳感。

    而秦逍遥和铁空山的表现也不逞多让。

    两大白道绝顶高手将生平所学所悟畅快淋漓地尽数使出,铁空山只守不攻,秦逍遥只攻不守,两人配合之时却攻守兼备,天衣无缝!

    战场从天平山庄的校场中央一路延伸至天平山庄后院,一直到了天平山庄背靠的那堵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

    而三大高手所过之处,所有的建筑都变夷为平地,平地则被震出无数裂缝和坑洼。

    三少等人不愿错过这一场决战,因此一直跟着三大高手,不断地转移观战阵地,最后三少等也到了那悬崖边上。

    而就在西门无敌力战良久,未能击败秦逍遥与铁空山,从而准备放出他的第二记“诛仙剑”时,一个令所有人震惊的变故发生了。

    自西门无敌发暗号令魔门弟子点着了埋在校场下的炸药,校场剧爆之后便不知所踪的叶映雪,突然不知从哪里冲了出来,鬼魅一般掠近了看决战看得如痴如醉,没有半点防备的三少身旁,抱着三少一齐跃下了那万丈深渊!

    三少在跌下悬崖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便是,秦逍遥与铁空山双双放弃了与西门无敌的决战,以他们生平最快的速度赶往悬崖边,而西门无敌则生生收回了那一记待发的“诛仙剑”,朝着三少这边看了一眼,似无限惋惜地长叹了一声。

    离三少最近的乔伟和黎叔只差一步便可抓住三少的衣角,可是两人还是慢了一步。他们满脸绝望地狂叫着三少的名字,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痛苦和悲哀。

    秦风、秦雷、三大杀神也是在第一时间就赶往三少落崖的这边,但是他们到时三少已然坠下了十多丈,谁也没办法赶上他了。

    三少生平第一次看到了两位兄长落泪。

    铁戬解下腰带扔了出来,但是那腰带只不过五尺来长,纯属搞笑。

    杜晓妍异常极端地纵身就往悬崖下跳,却被黎叔拦腰抱住,她撕心裂肺的痛哭声让三少那剩下来没多少的良心出奇地刺痛了一下,然后黎叔一掌拍晕了她。

    黎小叶掩着嘴愣愣地看着三少,眼中泪水滚滚而下,三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他甚至想她不是一直讨厌我的吗?难道是因为少爷我掉下去了,以后就不能送花给她而伤心?

    甄洛当时的表情则很奇怪,很复杂,似悲伤,又似失望,总之三少直到现在还没想通她那时候究竟是想表达出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怜舟罗儿一言不发,脸色惨淡地流泪满面,摇摇晃晃地随时会摔下悬崖,秦雷将她死活拉了回去。

    秦霓儿则站在崖边跳脚大骂:“死没良心的,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还欠我一顿打啊,你给我回来!你轻功不是很好吗?给我飞回来!”

    三少当时心中只在苦笑,心说轻功也要借力啊!这时候你让我用什么借力?用叶映雪吗?在那个时候,三少才真正发现,自己的心肠,似乎还真不是那么歹毒。

    铁轩轩是所有女孩子里面最镇定自若的一个,她根本就没流一滴泪,她甚至还在笑,笑得很开心,笑得很甜蜜。

    因为她也纵身跃下了悬崖,而且还很成功地跃了下来,没有一个人能及时拦住她。

    三少永远也忘不了,她在跃下悬崖后,双臂大张,仿佛凤凰一般飞翔时那满脸开怀笑容的样子。

    可是铁轩轩与三少伴飞的计划没能成功,她刚跃下不到两丈,就被秦逍遥和铁空山合力用真劲吸了回去。

    在铁轩轩给吸回去的时候,三少已经落下去足有四五十丈了,所以他没能看清铁轩轩最后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

    只不过,那个时候,有一滴滚烫的液体滴落到三少的脸上,滚进了他嘴里。

    三少清楚地记得,那滴液体的味道,是咸的,带着丝丝苦涩。

    短短的瞬间,所有人最后的表情动作以及他们或哭或叫或痛吼的声音都深深映进了三少脑海中,每个人的每一丝神情三少都将其刻进了自己的灵魂深处,三少在那个时候豁然开朗。

    原来并不是举世皆浊,原来并不是世人皆醉。

    原来这个世上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值得珍惜的,原来老子以前一直自暴自弃是不对的。

    原来我以前自认为潇洒风流,实际上是极不负责任的,原来做为一个男人,在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并不是什么建功立业,而应该是对每一个对他怀有期望的人负起责任。

    原来,责任才是男人的一切。

    即使不爱,也该负起责任。

    三少被自己鄙视了,在生死关头悟通了,所以他一直紧紧搂着将他和她自己都陷于了死地的叶映雪,以一种超然的姿态面对越来越接近的死亡,并絮絮叨叨地说了那么多话,目的只是想打消叶映雪对死亡的恐惧。

    毕竟死之前还在害怕可不是一种好滋味,到了地府,那就变成一胆小鬼了。

    他甚至在那个时候,闪电般回放了一遍秦逍遥、铁空山、西门无敌的对战场面,对于武道一途居然莫明其妙地又有了几分明悟。

    下坠时失重的感觉,令他有一种不真实的虚无感,而那虚无感,则令他对西门无敌那所谓“化神虚空”的身法,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理解。

    只是,人都要掉下悬崖摔死了,悟通这些还有用吗?

    事实证明,武道上的明悟在生死关头,还是能发挥出关键作用的。

    三少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终于临近地面之时,逼发出所有的潜力,朝着地面击出了他生平最完美的一掌。

    一掌“霸皇令”!

    掌劲将三少和叶映雪下落点的方圆一丈内的地面完全笼罩,诡异的掌劲将足有五丈深地坚实土地震成了松软的粉尘。而掌劲击地更激起了一股反震之力,三少便借那反震之力施展出悟通了一点的轻功,抱着叶映雪减缓了下坠之势,掉到了那块给化成粉尘的地上。

    但是抱着个完全不会动,早已晕了过去的人掉到地上,跟自己一个人施展轻功掉到地上的后果是完全不同的。三少跟叶映雪掉到了那块地面,膨地一声激起漫天的粉尘,然后一直下陷到地面五丈以下,直触到没有给化成粉尘的坚实土地才停了下来。

    而三少偏偏又是将叶映雪抱在怀里,以一种叶映雪在上面,他本人在下面做肉垫的姿势着地的,所以尽管三少身上穿着不坏金丝甲,又给掌劲反震力及厚达五丈的粉尘减缓了大半下坠的力道,但最终还是在背部触地之后,无奈地吐了口血,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三少已经不做任何能生还的打算了。原因很简单,虽然没摔死,但是两人已经陷进了深深的土地中,周围的粉尘会在他们昏迷的时候将他们窒息而死。

    可是三少却没有想到,他那喷出去的一口血,正好喷在叶映雪的脸上,将本来晕过去的她,喷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