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糜烂之嫩叶初萌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绝对知道。‘三少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此时正满面寒霜,眼神冷酷,不知道其内心究竟是何种想法的怜舟罗儿,一脸严肃地说:‘罗儿,你太小看我秦仁了,我又怎会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你看我这不是刚刚脱困,第一时间就赶回逍遥山庄来了吗?‘

    怜舟罗儿看着三少,她看到了三少耳旁那斑白的两鬓,那正记载着风霜的痕迹。

    他是真的吃了大苦的。

    怜舟罗儿心中如是想。

    可是他为什么还在笑?而且笑容还是那般讨厌,却让人有一种难言的温暖自心头升起,就像是沐浴在阳春三月的阳光之中。

    看到那笑容,她感到自己心中那冰山一角崩塌了一块,三年的思念化为压抑不住的泪水压眶而出,她明白了,她终于明白了这三年来她何止千万次地问过自己的那个问题。

    她曾怀疑自己,对三少究竟是何种情愫。

    她不远千里,与秦霓儿一道追杀三少,那究竟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恨?

    在三少遮天手将她笼罩,眼见就要将她的生命吸走之际,他猝然收掌,让她的剑得以穿过三少的肩头之时,她心中涌动的,究竟是复仇的快意,还是错伤挚爱的悔恨?

    现在她知道了,在看到本以为已经死了三年的三少时,她什么都知道了。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处可消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其实早在少年初见她时,便已将爱的种子播进了她心里。她所恨的,只是少年不循正法,却行那采花贼之恶事,还错采了她的表妹。

    这便是一切误解的根源,少年的玩世不恭、纵意花丛,便是仇恨滋生的温床。

    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随着少年坠崖之后又再出生天而消散。

    恨没有了,剩下来的,便只有爱。

    萧湘月来到了院子里,甄洛来了,柳飘飘也来了。

    得到了下人通报的秦逍遥故作镇定地走了进来,在跨过门槛时,颤抖的腿却把门槛踢了个粉碎。

    铁灵儿与秦逍遥并肩行来,笑意盈盈的脸上,却淌着晶莹的泪珠,若不是秦逍遥颤抖着双手将她搀扶,她恐怕已经走不动了。

    乔伟、黎叔、黎小叶风一般冲了过来,乔伟老远就发出声声大笑,那颤抖的声线正标志着他心头的激动。黎叔满头的白发白须无发自动,他眼角洋溢着暖暖的笑意,老人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黎小叶看着三少,满脸的欣喜。在这爱做梦又爱花的女孩儿眼中,三少仿佛变成了一朵在朝阳下盛放,正映射着金色光芒的玫瑰。

    朝阳终于努力地挣出了群山的拉扯,跃进了空中。无所不在的金色阳光自天际柔柔洒下,初夏的阳光将逍遥山庄的院落变得无比温暖。

    那暖人的阳光,一如流淌在阳光照射下的诸人心中,那热烈如火的思恋、亲情、与爱意……

    ※             ※             ※             ※

    酩酊大醉的三少在萧湘月的服伺下回到了自己住了十五年的房间中,一路上他自言自语地说个不停,时而哈哈大笑,时而又语带呜咽。萧湘月只微笑着听他胡说,那如花笑靥之上,却在月下淌着两行清泪。

    她是三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除秋若梅之外,最了解三少的女人。

    她至今还记得,在三少与她初渡**,共赴巫山之后,三少那吐露心声的一席话。

    可是她今天却发现,三少已经变了。已经不再是那个玩世不恭、负情薄幸的浪子。

    或许三少内心仍然无情,可是如今的三少,已经知道如何对待那些将爱寄托在他身上的人。纵是谎言,可是动人的谎言,有时不是也比那冷酷的真实更能让人感到幸福?

    进了房,将三少安置在床上躺好,替他除下身上的衣服,又打来热水替三少仔细地擦洗了一遍,萧湘月做好了这一切,帮三少盖好被子之后,烂醉如泥的三少突然对她伸出了手。

    ‘月儿,过来。‘

    ‘三少爷,还有什么事情要月儿服伺吗?‘萧湘月低着头,红着脸走到床边。

    三少不说话,只是固执地伸着手,双眼灼灼地盯着她。

    萧湘月迟疑了一阵,终于伸出手去,握住了三少的手。

    三少猛地发力,将她拉得向前扑倒在床上,倒进了三少怀里。

    三少一个翻身,将萧湘月压到身下,脸上带着当采花贼时,那**的笑容,在萧湘月樱唇上吻了一口,咬着她的小耳朵,轻声道:‘月儿,你是最知道少爷的。现在少爷向你保证,从今后,少爷我再不是从前的那个秦仁。从前的秦仁已经掉下山崖摔死了,现在的秦仁,绝对会对每一个以真心待我的人负起责任。‘

    萧湘月微闭着双眼,轻轻点了下头,轻嗯一声,紧紧抱住了三少宽阔的后背。

    英雄多情,美人多娇。

    三少房外的院子里,凉凉的月光下,杜晓妍手扶着院中的一棵小树,痴痴地盯着从窗口洒出的朦胧***,有些耳热地听着里面传出的阵阵呻吟。

    柳飘飘突然幽灵一般自她身后出现,幽幽地叹了口气,道:‘男人只有一个,女人却有这么多,听着耳热是不?想不想雨露均沾?‘

    杜晓妍有些羞怯地道:‘飘飘姐,你说些什么呢!月儿妹妹是秦郎的第一个女人,今夜自然要先陪她了。‘

    柳飘飘轻笑一声,突然一脸坚毅地道:‘我准备冲进去。‘

    杜晓妍惊道:‘你说什么?‘

    柳飘飘看着杜晓妍,一字字地道:‘我准备冲进房中,与月儿联手,双战秦哥哥,你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杜晓妍一脸羞涩,捂着双耳道:‘哎呀羞死人了!飘飘姐你怎能说这些话?这房中私事,怎能……怎能……‘

    柳飘飘极其妩媚地一笑,‘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说着,一脸大义凛然,义无返顾,虽万千人吾往矣的神情,大步朝着房门走去。

    杜晓妍想了又想,终是没勇气与柳飘飘一般,冲上前去,正待回自己房时,却见怜舟罗儿又走了过来。

    ‘她干什么去了?‘怜舟罗儿看着柳飘飘散的背影,冷冰冰地问杜晓妍。

    杜晓妍羞声道:‘飘飘姐她……她说是去助月儿妹妹一臂之力……‘

    怜舟罗儿顿作咬牙切齿状,冷声道:‘想不到柳飘飘竟如此大胆,不仅与我想到一处,还在我之前出手!不行,不能让她夺了先机!晓妍,你我均会武功,不可能输给柳飘飘,你可愿随我一起冲进去?‘

    杜晓妍顿有头晕目眩之感:‘罗儿姐姐,你怎地……怎地……‘

    怜舟罗儿轻嗤一声,道:‘秦仁小贼当日……嗯,总之这般阵仗我已经历过一次,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若不愿去,我独去与柳飘飘、萧湘月争斗便是!‘

    说罢也是一脸大义凛然、义无返顾、虽万千人吾往矣的神情,大步朝房门走去。

    杜晓妍喃喃道:‘她们……怎地都如此大胆?虽然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可是……‘

    ‘可是什么?‘黎小叶突然幽灵一般出现在她身旁,鬼魅一般说出了这句话。

    杜晓妍吓了一跳,看清了黎小叶后,小手拍拍胸脯,长呼一口气,嗔道:‘黎姐姐,你怎地也是这般神出鬼没?咦,你来这里做什么?难道也学飘飘姐和罗儿姐姐那样……‘

    黎小叶不屑地道:‘从我认识秦仁到现在,他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你以为我会像怜舟罗儿她们那样自甘堕落,把个破男人当块宝?我是见今夜月色好,出来赏月的。‘

    ‘可是……可是你赏月为何要到秦郎的院子里来?‘杜晓妍有些不信。

    黎小叶嫣然一笑,道:‘我走错路了,这便回去。‘向着三少的房门处望了一眼,道:‘晓妍,柳飘飘刚才有句话说得很对,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今夜三少爷刚刚回来,若是错失机缘,迟了一步,以后诸女之间,可能就会分出高下了。‘

    杜晓妍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咦,你不是说走错了路吗?怎地飘飘姐刚才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走错路会错这么久吗?‘

    黎小叶有些尴尬地一笑,‘是错得有些久,没办法,逍遥山庄院子太大了,一时转不出去。你抓紧机会,我这便走了!‘说着,逃也似地跑出了院子。

    杜晓妍看了看黎小叶的背影,又看了看已经走到三少门前的柳飘飘和即将走到门前的怜舟罗儿,一咬牙一跺脚,用力地点了点头,小手紧紧握成拳头,道:‘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

    然后施展轻功,飞快地朝着怜舟、柳二女追了过去。

    房中,正挥汗如雨地与萧湘月奋战的三少忽听门板被砰地一声踢开了。

    萧湘月惊呼一声,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三少飞快地抓过一件内衣,挡住自己的要害,看着一脸媚笑的柳飘飘、一脸冰冷的怜舟罗儿和一脸羞怯的杜晓妍。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三少吃惊地看着三个女子,不知不觉,他的声音已有些变调。‘深更半夜,为何闯入我的房中?私闯民宅是有罪的,你们……‘

    说到这里,三少突然瞪大双眼,嘴巴也张得老大。

    因为他看见,柳飘飘竟已开始宽衣解带。

    而怜舟罗儿,也是咬牙切齿了一阵,然后边小声嘀咕着:‘是不是敲晕其他人呢?‘边动手解起了自己的衣扣。

    杜晓妍羞答答地说:‘秦郎,一别三年,晓妍实在……实在是……‘说着,她竟也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三少不觉已开始额冒冷汗。

    ‘你们……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三少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连大腿都在颤抖:‘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人太多了,救命啊……‘最后那声喊,却是因为柳飘飘已然带着一股香风扑了过来。

    ‘救命……呜……‘三少的嘴被柳飘飘的嘴堵住,双手正在乱挥,却感觉抓上了一对软绵绵,圆溜溜,又极富弹性,令人**的物体。三少百忙中用眼角余光一看,只见手里抓着的,正是怜舟罗儿一对淑乳。

    怜舟罗儿还是一脸冰冷的表情,只不过脸上已经泛上了红晕。

    三少彻底绝望了,他强行从柳飘飘两片烈焰红唇下挣脱,带着哭腔叫了一嗓子:‘苍天哪……你为何这般对我秦仁……也罢,今日我秦仁便舍生取义,以身伺虎……母老虎们,记住,一定要排队呀……‘

    床很大,大到足以挤下十人左右。

    如狼似虎的男人与温柔似水却热情如火的女人在这人生的另一个战场上殊死搏斗。

    床上的**翻滚叠加在一起,肉浪滚滚,呻吟声、娇喘声响成一片。

    可口的樱桃在舌下俏然挺立,幽谷中的春潮伴着灼热的喘息泛滥成灾,涂抹在**与床单上。

    颤抖,迎送,身体紧绷如弓,冰山也被大力的撞击摧垮,冰冷如霜的女子肌肤泛出欲火灼红的光芒。

    整间房中充满着淫糜的气味,男女的体液味道更加猛烈地刺激着他们的**,以一敌四的英雄施展出浑身解数,见招拆招,尽降来敌于胯下。

    ‘吱呀‘一声,门栓已被踢坏,因而未能关得严实的门又被人推开了。床上正战得热火朝天的人们顿时停止了动作,全都一脸讶异地看着来人。

    来人揉着惺忪的睡眼,嘟着小嘴,一脸不快地走到床前,边脱衣服边说:‘情哥哥好坏,跟这么多姐姐玩卟卟也不叫上小雪……‘

    ‘关……关门啊!‘三少看着片刻就脱得赤条条的叶映雪,叫唤了一嗓子。

    ‘谁有空关门呀!再说了,知趣儿的,听到声音就会自动走开了……‘怜舟罗儿一把扑倒了三少,就要往三少身上跨坐,却被叶映雪一把推开:‘轮到小雪了,你们都玩这么久了,不要抢小雪的情哥哥!‘

    ‘我……拷……‘三少不知是凄惨还是愉悦的惨叫声顿时从大开的房门传出,在夜空中一直传了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