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夺艳记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布欧一声令下,四个随从中身材枯瘦的一个立刻腾空跃起,朝秦仁那雅座窗口斜飞而去,两手作鹰爪,看他手指颜色青黑,看来手上功夫相当不弱。另外三个却一动不动,看来自恃身份,不愿以四敌一。

    秦仁端坐椅上不动,看着朝他飞来的那人。

    秦仁现在的轻功纵不能称天下第一,这天下前五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他一眼就看出那人虽然飞得很快,动作看上去很美,但其中却存在很大的破绽。尤其是两条腿在空中的摆动有很大的问题。

    当那人快要飞近窗口之时,秦仁拿起一根银筷,向上竖起插在了窗棂上。

    这时那人正好一只脚踏上窗棂,脚板心不偏不倚地踩在了银筷上。

    卟哧一声,那人的脚底板被银筷捅了个对穿,从脚背上透出,顿时惨叫一声,仰天倒下,咚地一声摔到一楼的地板上。顿时全场发出一阵压抑的惊呼,接着一片肃静,除了坐在秦仁大腿上的陪酒少女,谁也不知道那人是如何被打倒的。

    秦仁拍手笑道:“好,好,不错,兄台这手轻功的确潇洒!小弟自愧不如。莫非兄台就是布家四大天王中,江湖人称‘一天冲天鹰中王’的刘得麻?失敬,失敬!”

    早在那人施展轻功时,秦仁就已经看出,那人的气门在脚底涌泉穴上。而当他脚踏实物之时,正好是换气的时候。浊气下降,清气上升,脚底毫无半点防御。加上他的体重,一根银筷捅穿涌泉穴,破了他的气门实在轻而易举。这刘得麻一身功夫算是废了,“一飞冲天鹰中王”的外号却是再也用不着了。

    布欧手下四大天王中的另一个飞奔过去扶起刘得麻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朝布欧叫道:“老爷子,得麻给这小子废了!”

    布欧脸色铁青,缓缓地站了起来,干瘦的身板颤抖个不停,满头的白发无风自动,看上去像是吓坏了,其实是正在生气。

    秦仁却根本没把布欧放在眼里,抽出别在腰里的折扇,刷地一声展开扇子,慢悠悠地晃了几晃,说:“另外三位莫非就是‘万毒之王’谷富城、‘过江龙王’钟学友、‘撼山虎王’李明了?嗯,四大天王的名号,公子我久仰了啊!”

    秦仁存心气那魔人布欧,只说久仰四大天王,却只字不提布欧。

    而布欧这时却未当场发飙,他见秦仁能于举手之间废了算得上一流高手的刘得麻,心知这小子绝不简单,强忍一口怒气,对着秦仁一拱手,说:“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老夫布欧与公子素不相识,不知公子为何要与老夫作对?”

    秦仁摇着折扇,摇头说:“布老爷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来这欢场之中,无非是想寻欢作乐的。你能出钱买湘月姑娘的春风一度,为何本少爷就不行了?这不是作对,仅是公平竞争而已。至于少爷我的名讳,少爷跟你不熟,又不要你请喝花酒,还是不说的好。”

    布欧阴沉沉地道:“这位公子,老夫问你名号,是怕误伤了故人之子,面子上不好交待。如果逼到老夫亲自出手,恐怕你小娃娃要哭爹喊娘了!”

    布欧执意要问秦仁的名字,的确也是怕惹到了惹不起的主。秦仁一看就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偏偏这二世祖又有一身好功夫,能在举手间干掉刘德麻,应该是世家子弟。这世家子弟中,有些惹得起,有些又惹不起,布老爷子虽然狂妄自大,但是事到临头,还是知道谨慎的。

    秦仁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布欧,微笑道:“布欧,本少爷报出名号,你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告诉你,少爷我姓秦,大名秦仁,小号‘情人’!”

    布欧闻言一愣,随即阴笑起来,摇头道:“没听说过,嘿嘿,你这名号,实在不怎么样!”脸色陡然变得狠戾,叫道:“杀了这小子!”

    秦仁一愣,心想老子的名号就这么镇不住人吗?老子可是秦家三少啊!不给老子面子,至少也得给老爸老妈还有两个哥哥面子吧?

    他却不知道,这大秦帝国中,姓秦的何止千家万户?他说他姓秦,别人未必就能想到逍遥山庄的秦家上去。更何况,秦仁行走江湖,秦逍遥依他的意思,没给江湖同道打招呼,谁也不知道秦家三少已经成年下山了,秦仁报出名号,自然无人知道了。

    却说布欧这次下令,钟学友、谷富城、李明这剩下的三天王再也不敢托大,同时朝着秦仁飞去。

    四大天王中,轻功最好的是刘德麻,另外三个一个擅长用毒,一个擅长水上功夫,一个则是一身横练功夫。

    谷富城在三人之中,轻功要好上一点,飞在最前,快要接近窗外之时,朝秦仁洒出一团粉末。这团粉末自然是毒粉了,秦仁百毒不侵,可是那陪酒的少女却是怕毒的。

    秦仁见毒粉飘来,拿着折扇用力一挥,虽然他武功不行,可是却有一身百年功力。随手一挥扇子,立刻卷起一阵狂风,将毒粉全都倒卷回去,劈头盖脸地吹到谷富城、钟学友、李明身上。

    谷富城欺秦仁年少,他根本没料到秦仁有能力把毒粉给吹回来,他施放的毒粉等闲拥有三、四十年功力的高手都不见得能吹回,顿时被反击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谷富城身为用毒高手,自己放出的毒自然是有办法解的,眼见毒粉倒吹回来,马上闭气闭眼,掏出两粒药丸就往嘴里塞。

    而钟学友和李明就比较不幸了,被毒粉吹个正着,顿时哇哇惨叫两声,抽搐着从空中跌落地面,全身冒出青烟,刹那间身体变成了两滩血水。

    谷富城虽然闭气闭眼吃了解药,但是他却忘了止住前飞的身形落到地面,闭着眼睛继续往前飞。秦仁见谷富城自己送上门来,也不客气,用折扇扇缘往谷富城脖子上一抹,削铁如泥的扇子立刻切断了谷富城的喉咙。谷富城倾刻断气,直挺挺地摔到一楼地板。

    不消片刻,秦仁连杀三人,虽然其中取巧之处颇多,但是他一扇扇回毒粉的深厚内力却足以让今天宾客中懂武学的人惊讶不已了。

    魔人布欧更是震惊,四大天王都是江湖一流好手,但是现在却在一个照面间被秦仁弄得三死一废,这秦仁究竟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