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糜烂之嫩叶初萌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老爹教了我绝世的轻功,我却用它来偷看洗澡……‘三少一脸悲愤地仰望苍天,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低下头,轻轻地揭开了房顶上的一块瓦片。

    黎小叶现在正在洗澡。

    她一天要洗两次澡,睡前一次,早上起床后,做完了早饭,吃过饭之后还要洗一次。

    本来每天这个时候,她应该早已洗过了澡的,可是今天为了等某个纵欲过度的家伙,她不得不在厨房多做了一遍早餐,然后才回自己的房间来洗去厨房里染上的烟尘。

    现在她正躺在浴盆里,仔细地擦拭着一双雪白笔直的长腿。

    她的腿圆润如玉,晶莹的皮肤仿似看不到半点毛孔,肤色除了白便再无半点异色。

    大小适中的胸脯一半没在水里,一半露在空气中,那两粒粉红色的蓓蕾,沾着晶莹的水珠,令人一见垂涎。

    三少现在从上往下看的方位,正好将黎小叶的一双淑乳和那两粒蓓蕾收于眼中,而她的下半身,也因躺坐的姿势,被三少瞧了个清清楚楚。

    两条长腿一条伸直,另一条微曲着,两腿间那稀疏的黑色在水波下散发着令人头脑充血的的幽暗光泽。

    三少突然感到已近虚脱的身体又充满了力量,他的某个部位昂然抬头,用最愤怒的情绪抗争着三少的双眼给予它的刺激。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偷看洗澡……

    哗啦啦一阵水响,黎小叶站了起来,看样子已经洗完了澡,准备擦干身子穿衣服了。

    三少暗叹一口气,心道少爷我来得太迟了。不过擦身子这一出好戏也是值得一看的,于是仍目不转睛地盯着黎小叶,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干什么?‘一个仿佛幽灵一般的声音在三少面前响起,三少抬头一看,只见黎叔手里提着个擀面杖,蹲在他面前,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三少脸上泛出灿烂的微笑,竖起食指放在嘴边,轻嘘了一声,小声道:‘黎叔,最近房子被白蚁蛀得很厉害,少爷我正在屋顶上抓白蚁呢!小声点,这些白蚁贼精,别把它们全吓跑了!‘

    黎叔冷哼一声:‘当我是三岁小孩子?抓白蚁?白蚁在哪?‘说着,不动声色地把那擀面杖举了起来,‘逍遥山庄是狼窝虎穴,小叶每次洗澡我老黎都在旁边守护,到今天为止,含恨死在我‘降狼十八擀面杖‘之下的,已经不下百人!你要是交不出白蚁来,哼哼……‘

    三少低下头,叹了口气,摇头叹道:‘为何……为何我这么诚实的一个人,你都不相信我?也罢,既然你一定要看白蚁,我给你看便是!‘三少说着,伸出握得紧紧的右手,然后猛地摊开,道:‘白蚂闪亮登场!‘

    黎叔一看三少手心,顿时啼笑皆非:‘我拷,三少,你还真当我是白痴啊?这他妈明显是一只蟑螂,不要以为我连蟑螂都不认识!‘

    三少讶异地道:‘什么?这是蟑螂吗?这就是蟑螂?不会吧?我一直叫它白蚁的!难道真是蟑螂吗?我拷,长见识了,真的长见识了!谢谢黎叔指点,既然不是白蚁,那它对屋子应该没威胁了,少爷我也就不必忙了。再见!‘

    说着,三少不转身,不扭头,就那像蹲在屋顶上,飞快地,如一片羽毛般向后飘了出去,甚至连脚都没动一动。

    黎叔看着三少展现出来的身法,愕然自语:‘怎么可能?手脚不动,怎么就飘出去了?这身法……怎么看起来,看起来跟西门无敌很有几分相似?‘

    三少飘离了屋顶,在空中伸展开四肢,以一口真气悬在半空之中,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朝着黎叔挥了挥手,笑嘻嘻地道:‘黎叔,少爷我去吃早点了,你继续守着,记着多打死几条狼哦~~~‘说罢身子轻如鸿毛,化为一道淡烟,在空中转折飞出,身形只几闪便消失不见。

    黎叔这下真的惊讶不已了,因为三少在空中闪动时,是身子在一个点上闪一下,接着便出现到空中的另一个点中,中途几乎完全看不到三少身子飞行的轨迹!

    这种身法,还真是与西门无敌像到了极点!

    黎叔正纳闷间,乔伟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房顶之上,蹲在三少揭开的那片瓦前面,低头往下看着,声音无比低沉地说:‘老黎,你发现没有,三少爷现在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与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般无二。昨天第一眼看到他时,我还以为三少的武功已经被废了!当时连夫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只不过大家好不容易才见着三少活着回来,都不愿提这伤心事罢了。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三少的武功,已经进境到‘天道无形‘的境界了!‘

    黎叔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三少现在的境界,教人根本无法看出他的深浅。恐怕只有同样是达到‘天道无形‘境界的老爷和大少爷,以及已至‘霸杀道‘境界的二少爷方能看出三少的深浅。‘

    乔伟点了点头,道:‘想不到……我们两个枉为四大魔头中第一第二的宗师级高手,可如今却连天道的门槛都没摸到……惭愧呀!‘

    黎叔道:‘老乔,不要忘了,我们两个本是魔道中人。这天道,却是想都不用想了。而霸道,也不可能是我们能进入的境界。我们的武功,‘岁月不饶人‘和‘幻魔手‘,都是神奇之极,本不应属于人世的功法,练至最高境界,就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功法了!可惜,我至今无法参悟‘幻魔手‘最后一重‘幻魔随心‘的境界。‘

    乔伟也摇头道:‘‘岁月不饶人‘的‘岁月无痕‘,我也未能明悟。唉……‘

    两大魔头同时长叹一声,黎叔忽然举起了擀面杖,沉声道:‘老乔,为何你与我说话时总不抬头?你盯着这洞,却是在看什么?‘

    乔伟抬起头,一脸无辜道:‘我都七十的人了,看看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看的时候,小叶子已经穿上内裤肚兜了……‘

    黎叔咬牙切齿地道:‘那也可以看到大腿和胳膊!该死,你也知道你是七十的人了!为老不尊!道德沦亡!**无耻!‘说一句,便挥出一棒,一连三棒都敲在了乔伟的头上,乔伟闷哼三声,终于如滚地葫芦一般从房顶上滚了下去,卟嗵一声摔到地上。

    黎叔手持擀面杖,神威凛凛,正气凛然地傲立于屋顶之上,背后是金黄的太阳。他举棒一指正躺在地上数星星的乔伟,大声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             ※             ※             ※

    三少蹲在屋檐下,一手端着碗香喷喷的小米粥,一手拿着一个烧鸡腿,边啃鸡腿边呼噜噜地喝着粥。

    甄洛端着一盆刚洗的衣物自厨房屋檐前经过,三少见是甄洛,忙用那鸡腿向着甄洛招了招,叫道:‘洛儿过来,少爷有话问你。‘

    甄洛笑吟吟地走了过来,三少鼓着腮帮子,边嚼着鸡腿边道:‘洛儿……你这是给谁洗的衣服?庄子里这么多下人,你为何还要自己洗衣服?‘

    甄洛笑道:‘这是给老爷和夫人洗的。下人们手脚粗笨,老爷和夫人的衣服都是价值极高的织品,洛儿怕被下人们洗坏了,便向老爷夫人讨了这差事。‘

    三少笑道:‘哟,这就学会讨好未来的公公婆婆了?‘

    甄洛脸一红,扭过头去,嗔道:‘一大早就没好话,人家不理你了。‘说罢作势欲走。

    三少笑道:‘你脸皮怎地这般薄?少爷说的又怎么不是好话了?看看你,都羞成什么样子了。难道将来正式过了我秦家的门,你还敢不叫我老头子和老娘为公公婆婆?‘

    甄洛只作没听到,小脚飞快地迈步。

    三少又冲着她的背影喊道:‘小洛儿,昨晚少爷力战群雄,你怎地没去了?看你现在这样子,功力定比其他姐姐们更加深厚,少爷我未逢一败,实在寂寞呀!今晚便找你试招如何?‘

    听了三少这番露骨的话,甄洛干脆由小跑变为飞奔,端着盆子飞快地跑掉了。

    三少呵呵大笑了一阵,又撕咬着鸡腿,喝着小米粥,心里转动着种种念头:‘洛儿的体态容貌,怎地变得这般妖妩了?嗯,虽然过了三年,当年的小丫头也变成了成熟的女人,可是那种诱人至极处的风姿,连少爷我这般心境都险些承受不住……便是普通武人,不,即使是一流好手,也不见得能抵挡得住!这般祸水,倒是与那九阴圣女有一拼!洛儿……讨好我爹娘,倒是很有手段呢!嗯,也许是为了得宠,先找个好靠山吧!正常正常。倒是那九阴圣女……不是说好要泡少爷我的吗?妈的一别三年,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给别人泡掉了。不可能,她对少爷我一见倾心,再见钟情,已是非我不嫁,不可能给别人泡走的。嗯,如此极是,少爷我帅惊天下,谁与争锋?‘

    三少得意洋洋地想着,又喝了一大口粥,随即又犯起愁来:‘今晚……究竟是先去洛儿那儿呢,还是先把小叶子给办了?唉,小叶子这身子也被少爷我看了,若再不办了她,岂不是太没良心,太对不起她了?嗯,决定了,就先去小叶子那里。嘶……要是黎叔守在那里怎么办?不怕,大不了干掉黎叔,强行闯关,然也!‘

    三少左边脑子动着肮脏念头,右边脑子却在想着自己的大哥二哥以及秦霓儿、铁轩轩。

    昨日与全家人一起喝酒之时,父亲告诉三少,当日三少坠崖之后,西门无敌便似失了兴致一般,连招呼都没打一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秦逍遥等人也曾动过念头去寻三少,但是当时能找到的,再长的绳子放下去之后,都没办法到底。想绕路下到谷底去寻三少,也是没有办法,那深谷根本就没有一条路可以下去。

    而当几日后,秦逍遥等人终于用无数绳子结了一条足够长的绳子之后,却发现,那绳子即便系了石块也无法垂至谷底,只因山风太烈,绳子总被吹得飘来飘去。而若系的石头太重,石头的重量加上绳子本身的重量,放到谷底被风一吹,便又给崖壁磨断了。

    如是试了无数手段之后,秦逍遥等人终于绝了下谷的念头。

    怜舟罗儿已与其父断绝父女关系,杜晓妍无家可归,甄洛也说无处可去,便都跟着秦逍遥回到了逍遥山庄。乔伟和黎叔被聘为逍遥山庄客卿,带着黎小叶到了逍遥山庄。萧湘月与柳飘飘本就在逍遥山庄住过一段时日,武林大会时二女并未去天平山庄,得知三少‘死讯‘后自然悲痛欲绝,无处可去的她们,也都回了逍遥山庄。

    铁轩轩给带回了铁血啸天堡,三年来曾不止一次来信询问可有三少下落,自己也在江湖中四处奔走,说是要寻三少。而秦霓儿,因其特殊的身份,没有到逍遥山庄,而是去了京城,三年来也时不时来逍遥山庄探望一番怜舟罗儿。

    星河剑圣秦风还是继续当着他的密探。自武林大会以后,凡真正的侠义之辈近乎完全被铲除,剩下的全都投靠了魔门。如今与魔门公然对抗的,只余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

    而大秦皇帝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认为魔门没有多大危害,并不派遣官家势力清剿魔门,反而在暗地里对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多加掣肘,致使逍遥山庄与铁血啸天堡处处受制,在与魔门的对抗中节节失利。

    秦风是皇家密探身份,加上有秦霓儿帮着说话,以前深受秦皇宠信。可是近三年来,秦皇却逐步收回原大内七密探的权力,并增派了另七名密探,明为互相辅助,其实却是用来与秦风等七密探节制抗衡的。

    秦风渐渐失宠,原本准备倚仗秦风的身份对抗魔门的计划彻底流产。便连秦霓儿,也渐渐在秦皇面前说不上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