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糜烂之嫩叶初萌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怀疑,那新增的七密探乃是魔门中人,专一对付秦风等人。纵使他们武功不如秦风,但是只需要处处破坏秦风对抗魔门的计划便行。而秦风,也因那七人的身份,不能随意大开杀戒。

    因此这三年来,秦风还只是在初时与秦霓儿合力摧毁了分雨楼,却让分雨楼主独孤鸿渐走脱,其后就一直无甚进展了。

    为此,乔伟联系在杜家密室找到的大内御酒推断,魔门可能已经渗入宫中,建议将斗争重心移往京城,江湖争斗可暂缓。于是秦风便与秦霓儿一道,留在京城办事。

    而老二狂雷刀神,这三年来一直在外奔波,名为浪迹江湖,实则在余遗力地四处清剿魔门中人,以及与魔门勾结的各势力。

    但是魔门如今相当狡猾,秦雷刀神穷三年之力,也只清剿了些小猫小狗,根本就没伤到魔门的骨干。

    如今岭南暴乱,秦二少听说暴动可能与魔门有关,便跑去参了军,准备去平息叛乱。

    三少对二哥如此热衷于平息叛乱是相当不屑一顾的。他是来自地球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对“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此类的标语有着天生的好感。

    既然没人生下来就是王候将相,也就是说,任何有机会的人都可以当上王候将相。朱元璋是个无赖,刘邦是个流氓,他们两人不一样建立了强盛的大帝国?

    而且农民起义是最难镇压的,因为老百姓根本就是杀不完的,你镇压完一头,另一头又暴乱起来了。这起义就像火种一样,一旦燃起,很容易就会形成燎原大火。

    在三少心中,二哥是受了正统封建思想的毒害,满脑子忠君爱国,行侠仗义。可是三少又哪里知道,老二参军镇压农民起义,其实是另有打算呢?

    至于那个华太傅的女儿华玲珑,如今已经跟老二正式确立了关系,两人虽无夫妻之名,却早有了夫妻之实。三年来华玲珑跟着老二浪迹江湖,有家也不回,现在老二参军,华玲珑也跑去参加了女兵营。

    想到华玲珑,三少不由轻轻一笑。那静时如洛神一般婉约的女子,在说话做事之时,却透着一股子飒爽英气,更兼性情泼辣,或许只有老二才能受得了她那性子。

    也只有老二的霹雳性子,才有办法镇压下她的泼辣,两口子同时发起脾气来,估计会有一番好打。

    想到老二拿着狂电奔雷刀跟华玲珑对砍的样子,三少就暗自好笑。

    三少边想着心事,边啃鸡腿喝小米粥,不觉已经吃得干干净净。随手把骨头扔掉,又使了股巧劲将碗掷进了厨房灶台上,掏出手巾擦净了嘴手,三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哼着小曲出了院子,边走边盘算起带哪些人去京城了。

    不错,正是去京城。无论大哥秦风及那毒死人不赔命的秦霓儿是否在京城,三少都要去京城一趟。因为那里,有一个女子正等着三少。

    那或许是三少这一生,唯一的一个灵魂知己了,本以为自己的心将永远孤独的三少,却意外地遇到了宋清。那个只余下三年生命,纯得不掺丝毫杂质的少女,同样是带着记忆转生的人,也只有她,能真正成为三少灵魂上的知己。

    ※             ※             ※             ※

    夜色很快到来,逍遥山庄亮起了***。

    和家人吃过晚饭,三少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小女孩叶映雪由萧湘月陪同着,去三少的房间里找三少时,却发现三少已不见了踪影。

    “不管了,就在这里等情哥哥。”叶映雪打着呵欠,滚倒在三少的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萧湘月看着婴儿般熟睡的叶映雪,苦笑着摇了摇头,替她除下衣服,盖上被子之后,悄悄退出了房外。

    所有的女子中,也许只有叶映雪一个人,能如此毫无顾忌地要求与三少同床共枕了。昨夜五女的一昔疯狂过后,萧湘月深为自己的疯狂感到汗颜。

    可是她也是被动的受害者,昨夜另几个女子,可是在她之后闯进来的,她可没存着六人大战的念头,她可是很害羞很害羞的。可是最后却被当时疯狂的场景所感染,不知不觉间自己也参与了疯狂当中。

    站在院子里,萧湘月看着晴朗的星空,幽幽叹了口气,发誓再也不做这般疯狂的事了。

    “人家又不是不知羞耻的女子!”她如是想。

    可是,疯狂也是有瘾的……

    ※             ※             ※             ※

    黎小叶铺好床被,吹熄了油灯,正准备宽衣上床时,忽然发现原本紧闭的窗子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借着泻进屋里的月光,黎小叶清楚地看到,一团黑影坐在椅子之上,一双闪亮的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

    “是谁?”黎小叶压低了声音惊呼一声,作出了搏击的架势。

    那坐在椅子上的黑影缓缓站了起来,取出火折子吹燃,照亮了那张年轻而苍老的脸。

    脸是年青,可是发却已苍老。

    黎小叶松了口气,却发现自己这时候不但不应该松口气,反而应该更加紧张才对。

    三少爷的德行,莫非她不知道吗?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义父就在我隔壁的屋中,你……”黎小叶有些惊慌,又有些脸红地说道。

    此时三少已经点着了油灯,他晃熄了火折子,一步步走向黎小叶,笑道:“黎叔已经被我干掉了,他妄想拦阻我,现在已经给我五花大绑地扔到猪圈里去了。”

    黎小叶有些愤怒地道:“你怎能这般对他?他毕竟是为了保护我才……”

    三少打断了黎小叶的话:“阻我者死!我三少爷想到一个地方,还没人能阻得了我!嘿嘿,黎叔自不量力,活该今晚与猪共舞。小叶啊,三年的时间,你可知,少爷我……”

    不知不觉间,三少已经行到离黎小叶只有一步,鼻尖都快碰上黎小叶的鼻尖了。

    黎小叶飞快地后退一步,在避开三少的同时,打断了三少的话:“你想说,少爷我好想你是吧?这样的话就不要对我说了,你去对晓妍说的,她比较吃你这一套。我嘛,就不用了,我黎小叶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够份量在三少心里占一席之地。”

    三少不以为忤,微笑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小叶,我可不想对你用强。”

    黎小叶听到三少的前一句话后不由一怔,深为其中无奈的意境所感动。可是听到后一句话之后,她有些愤怒了:“那你想怎样?难道要我主动在你面前宽衣解带,然后投怀送抱吗?”

    三少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是天经地义的。”

    黎小叶啼笑皆非:“你这人怎地这般无耻?”

    三少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问道:“咦,你今日才知道少爷我无耻吗?”

    黎小叶简直要晕倒了,偏生这时三少又迫上前来,黎小叶被迫再次后退一步,这一退却已退到了床边,再也无路可退。

    三少呵呵笑道:“小叶,你对我可真好。你看,嘴上说不愿与少爷我亲热,事实上,却这么主动地带少爷来到你床边了。”

    黎小叶感到自己已经被彻底打败了,把心一横,眼睛一闭,道:“你想怎样便怎样吧!快点完事,然后离开!”

    她这本是以退为进之计,以为三少见她这样便会索然无味,主动离开。但是她却低估了三少的无耻,三少只嘿嘿一笑,道:“舍生取义,以身伺虎,少爷我喜欢!好,既然你提出这种请求,少爷我便成全你!若是不成全你,岂不是显得少爷我太没有天良了吗?”

    说罢展开双臂,紧紧地搂住黎小叶,一个热吻朝她唇上重重地印了下去。

    黎小叶的眼睛霎时瞪得老大,她紧闭着嘴唇,呜呜叫着,难以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三少,身子奋力地挣扎。

    可是又哪里能够挣脱?

    三少用牙齿撬开了她紧闭的双唇,细细地品味了一番那香甜的红唇,然后强行叩破玉齿关,将舌头伸进了黎小叶口中,寻找她那丁香小舌。

    黎小叶一时又羞又急,从未与男人如此亲热的她,只觉三少那充满雄性味道的身躯紧紧压迫着她的身体,令她身体霎时间一片燥热。

    宽阔的胸膛压迫摩擦着她娇美的胸脯,胸脯顶端上阵阵触电般的酥痒不住地袭来,令她浑身发软。而三少下身那昂首挺胸的凶器,又正好顶着她下身最敏感的部位,顿时让她的身体酥软如泥。

    三少捉着了黎小叶的香舌,贪婪地纠缠吮吸着。黎小叶此时竟忘了自己还有一个最有力的武器,她忘了用牙齿来狠狠咬侵犯她的那条舌头一口,只是用力地用自己的小舌将三少的舌头往外推。

    可是她又哪里是三少的对手了?三少的舌头久经沙场,如今是一条沙场老舌,与金枪小弟并称金舌郎君,黎小叶未经过严格训练的小舌头,怎可能拼得过金舌郎君?

    或许……黎小叶是怕伤着了三少,才不咬他吧,只是这一切,暂时都无法考证了。

    三少奇袭得手,那搂着黎小叶的双手空出一只来,闪电奔袭**山,只一击,便将其中一山一手掌握。

    更加强烈的快感刺激着黎小叶,她的呜呜声已经变成了浊重的呼吸,伴着浅浅的呻吟。

    三少娴熟的**手法令黎小叶不能有丝毫抗拒,未经战阵的处子被情场老将的情圣挑逗得春心荡漾,春情萌发,眼神已变得迷离。

    “攻必克者,攻敌之不守也!”深明兵法之道的三少见黎小叶已经放弃抵抗,马上趁胜追机,一连攻陷两山之后,又千里突袭桃花源。

    当指尖轻轻解开裤带,伸入亵裤,招发拨草寻蛇,指尖顿时陷入一片泥泞的温热沼泽当中。

    黎小叶的身子剧烈颤抖起来,她呼呼地喘着气,似有所惊觉一般,一手死力地将三少往外推,另一手则拼命地想拉出三少那只作怪的大手。

    “狭路相逢勇者胜!”多年以后,三少如是教育他诸多儿女中其中最正直的一人:“你老爹我,当年可是遇强越强,永不言败的!否则的话,如今如何会有这般成就?记住,就算对方是天下第一美女,你也要勇敢地扑上去,让她臣服于你身下!当然,有你老爹我在世一天,这天下第一美女,可是没你的份儿了!”

    据民间野史传说,三少的那个儿子,就是因为三少的这番话,才与三少翻脸,然后离家出走,在江湖上闯下偌大名声的。虽然父子俩最终又合好了,但是三少的那个儿子,一辈子都在想着如何能打倒自己老爹……

    日后的野史暂且不理,现在的三少,正在充分发扬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伟大精神,与黎小叶展开最后的争夺。

    很显然,黎小叶败了,败得很惨。

    她的力气比不过三少,因此花园宣告失守,三少的惊寂指长躯直入,直到最后的屏障前才停下。而黎小叶,已经被三少手上散发的热力弄得浑身无力,瘫软在三少怀中。

    那泥泞温热又有着无穷吸力的、沼泽,将三少的手指陷了进去,三少享受着手的触感,然后在黎小叶败倒的那一刻,将黎小叶轻轻放平在床上。

    衣物飞扬,三少替黎小叶也替自己除去了那层层障碍,当他的擎天之物长躯直入,义无返顾地进军那春潮泛滥成灾的沼泽之中,温热狭紧的感觉令他舒服得发出呻吟之时,黎小叶眼角淌下两行清泪。

    处子的落红沾染上床单,在这初夏,又一簇桃花盛开。三少温柔地动作着,舔净黎小叶眼角的泪珠,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耳语:“每一个微不足道的事物,都有其美丽的内在世界。小叶,三少的遮天玫瑰,今生只为你盛开。”

    如此动人的情话,终于彻底叩开了黎小叶的心门,她流着泪,呻吟着,伸手紧紧抱住了三少的脖子,长腿夹住了三少的腰。

    月光下,猪圈里,某个与猪共舞的前辈高人发出一声狼嚎般的长啸:“秦仁,我要你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