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国都天京城,某处很隐密的地下室里,一年四季的装扮都跟个鬼一样的西门无敌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仔细地聆听着一名魔门探子的回报。

    “禀至尊,秦仁重出江湖,于乌云城一役,一举瓦解由原黑风寨匪首战天王、战天虎统率的两万七千叛军。战天王、战天虎授首,目前乌云城已经被逍遥山庄的人接管。另,逍遥山庄已经举庄搬迁,除了留守乌云城的人外,其余人等均已望北而来,对于具体目的,尚在查探之中!”

    保持着一贯淡淡的语气,西门无敌用那依旧飘渺无定的声音说:“哦?秦仁还没死?你肯定瓦解叛军的人是秦仁?”

    那全身裹着黑袍,连脸都蒙着黑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魔门中人的探子单膝跪地,沉声道:“是的至尊!秦仁的影形图已经传遍本门弟子。乌云城一役,本门弟子混在叛军中的折损近半,剩下的弟子寻机逃出乌云城,带回了这个消息。那些从乌云城回来的弟子说,瓦解叛军的人绝对是秦仁,他的相貌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白了一些头发!”

    “许多弟子都亲眼看见了秦仁?那应该是秦仁没错了!”西门无敌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似兴奋,似欣喜,又似欣慰,但他很好地掩饰住了,淡淡地说:“秦仁带了多少帮手?瓦解两万七千人,秦仁带的高手,至少也有近千吧?”

    那探子犹豫了一阵,道:“禀至尊,那秦仁……乃是一个人。”

    “什么?”西门无敌的声音再起波澜,“你确定秦仁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冲击千军万马,还把他们彻底瓦解?”

    那探子道:“属下也是不信,但所有从乌云城带回消息来的弟子都是这么说的。属下猜想,这能以一己之力,打垮两万七千大军的,当世也只有至尊能够做到。秦仁不过一黄口小儿,怎可能有这般本事?”

    西门无敌沉吟半晌,缓缓道:“两万七千大秦的军队,尤其是北疆常年与胡虏交战的铁军,本尊也只能逃,不能打。或用袭扰战术,将他们一一歼灭,但那需要很长的时间。两万七千土鸡瓦狗一般的叛军……本尊或可一战斩其近半人马,但要彻底全歼,相信不会有那么傻的人,硬生生等本尊将他们一一杀掉,杀至中途,定有大半人会逃跑。所以,便是对付叛军,本尊一样只能将其瓦解,无法将其全歼。”

    那探子道:“至尊谦逊,属下佩服!据回来的弟子说,那秦仁也是如至尊所说一般,先破其骑兵,再破其弓箭队,然后斩杀匪首,令匪军军心大乱,不战自溃。不过秦仁在那一战中,据说也是杀掉了两千多人的。”

    西门无敌微微点了点头:“只杀了两千多人,便将叛军瓦解,秦仁看起来比本尊想象的还要高明!对了,他现在用的什么武功?可还是那遮天手?”

    那探子答道:“回至尊,秦仁此役……好像没有使用掌法。他先是用刀,据说曾劈出当日狂雷刀神在三年前武林大会上使出的那一记霸刀。接着用枪,据说他的枪法,已经不逊于当世任何枪法宗师。最后用的是一柄长两丈的无柄怪剑,而那剑法,也是凌厉至极。由始至终,秦仁都没有用过掌。”

    西门无敌的声音中带着点笑意,道:“哦?秦家三少如今十八般武艺样样皆通了吗?连霸刀都能劈出来?好,不枉本尊对他特别看重!战场之上,尤其是一个打几千的战场上,本来就应多用杀伤范围广的长兵器。若是本尊上阵,本尊还会选十几丈长的流星锤。呵呵,抡起来的话,方圆三十丈内,就没一个人能近身了。好啊!秦仁啊秦仁,你终于活着复出了,本尊以为你死了,还伤心老长一段时间呢!嗯,对于秦仁的去向,有没有调查清楚?”

    那探子道:“回至尊,秦仁也是一路望北而来,具体目的也不甚清楚。”

    西门无敌点了点头,手指头在椅子扶手上慢慢敲击着,缓缓说道:“逍遥山庄举庄搬迁,其目的不外乎两个。一是去燕省的铁血啸天堡,与铁空山联手对抗本门。其二,就是来京城。最近秦风在京城购置了一珠宝大商的豪宅,以秦风平日的为人,不该如此豪奢。所以,逍遥山庄来京城的可能性大一点。如今秦风与秦霓儿都在京城,那秦仁,应该也是来京城。逍遥山庄都来了京城,铁血啸天堡不会不作出反映。这下可热闹了啊!逍遥山庄、铁血啸天堡,还有那龙吟公宋无,都来到了京城……真是龙虎际会啊!好,我西门无敌最怕寂寞,如今,也正好趁这热闹,好好玩上一场!你先退下吧,继续查探秦仁及逍遥山庄的消息,一有情况马上回报!”

    “遵命,至尊!”那探子对着西门无敌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身影一阵蠕动,便平空消失在黑暗里。

    幽暗的密室中,西门无敌静静地独坐,随手端起放在旁边几上的一壶香茶,放到唇前一尺处,轻轻一吸,那茶水便化作一条晶亮的水线,钻进了那笼罩着他真面目的真劲面具中,淌进了他口里。

    饮下一杯香茶之后,西门无敌沉默半晌,突然说道:“进来吧!”

    一阵钗环轻响,伴着一缕香风飘进了密室,西门无敌左侧的墙壁上,裂开一个小小的门户,一名体态无比妖娆的女子盈盈走了进来。

    她浑身是一片耀眼的艳红,那张未着粉黛的素面如同镜花水月,怎样也看不真切。但是尽管如此朦胧,这女子的美艳与妖娆,都已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用来形容她都显不足,倾国倾城、祸国殃民或许勉强能形容一下。

    这女子走到西门无敌身侧,对着他盈盈一拜,樱唇轻启,吐出无比动听的娇嫩声音:“女儿拜见父亲。”

    西门无敌声音中透着笑意:“怎地又叫起我父亲来了?我不是吩咐过你吗?在四下无人的场合,还是不要叫我父亲的好。”

    这女子轻笑一声,道:“至尊,人家叫得顺口嘛!”

    西门无敌呵呵一笑,道:“只怕你叫我父亲,是另有所图吧?本门历来的九阴圣女,都是给门主做鼎炉,修炼无上魔功的。可是你这当代圣女,至今却仍是完璧。你知本尊向来不愿用强,也不主动投入本尊怀抱,叫了本尊一声父亲,本尊即使对你再有心,也不好意思对你下手了。”

    这女子,自然就是魔门九阴圣女了。她娇笑着接口道:“父亲天纵奇才,惊才绝艳,无须鼎炉也可将本门至典练至极处,还要女儿作甚?父亲将来是九五至尊,对天下女子予取予求,还需在乎女儿一人吗?”

    西门无敌失笑道:“诸多借口,怕是你心中仍念着那秦仁吧?”

    九阴圣女笑容一敛,随即又略带恨意地道:“秦仁死了已有三年,女儿念着他又有何用?女儿从小到大,万千男子皆拜倒于女儿裙下,在女儿面前仍能把持得住的,天下间仅有父亲与秦仁两人。父亲是心怀雄才大略的奇男子,可那秦仁不过是个贪花好色的无耻小人,反倒不将女儿放在眼里,女儿自是耿耿于怀……可惜,女儿此生再无征服他的机会了。”

    西门无敌微笑道:“女儿难道不知,那秦仁其实并未死吗?”

    九阴圣女轻呼一声,语气间颇有些急切地道:“此话当真?”

    西门无敌点了点头:“本尊一言九鼎,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假过?那秦仁非但未死,还功力大进,在武道上已经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界。现在秦仁正在前来京城的路上,不久之后,你便有机会看到他。怎么,听你刚才的口气,似乎有些喜出望外,迫不及待了?”

    九阴圣女娇嗔一声,道:“父亲,你怎能这般取笑女儿?女儿那是……那是急于征服此生最大的敌人,父亲您又不是不知道。”

    西门无敌哈哈大笑,道:“你今年已有十九岁,年纪也不算大,和秦仁嘛,倒也是般配的。不过要将那秦仁连人带心一并征服,仅靠你的处子之身还不够啊!”

    九阴圣女道:“女儿的媚功媚术如今均已至大成境界,女儿不信那秦仁尝了女儿之后,会舍得离开女儿。”

    西门无敌摇头道:“你太小看身具修罗魔瞳的男人了。他能同兼天道、霸道,于两道之间危步而不走火入魔,一颗心必定坚逾金钢。说得明白点,就是冷酷无情。冷酷无情之人,对**与诱惑的抵抗力也是极其惊人的。本尊观那秦仁至今为止,并未曾爱过任一女子。你要打动秦仁的心,难。”

    西门无敌却是不知,三少并不是从未爱过任一女子。那探子报告消息不尽详实,并没告诉他三少为何要与战天王的叛军冲突。如果西门无敌知道,三少是为了秋若梅和秦宝宝一怒拔刀的话,那么西门无敌或许会对三少有所改观。

    或者说得更明白点,如果西门无敌知道三少心有所爱的话,他若想对付三少,也会变得更容易一点!当然,西门无敌是否愿意借三少的女人来威胁三少还是未知之数。或许他老人家,为了能够不再寂寞,反而故意把简单的事情弄得复杂呢?

    九阴圣女听了西门无敌一番解说后,沉默半晌,轻声道:“那依父亲所见,女儿该使何种手段?”

    西门无敌沉吟道:“你自小在魔门长大,见惯了本门的阴暗伎俩,从未曾体会过人间尚有真情在。若想打动秦仁的心,你首先要自己付出真心。而付出真心对你而言又谈何容易?你之情是为艳情,你之欲是为魔欲,你让男人臣服的手段,无非是你的美艳与魅术,何曾用过半点真情?而那些臣服于你的男人,心里想的也都是你的**,想的也只是与你春风一度,又有几人会对你付出至死不渝的真情?因此,你第一步要做的,是弄懂什么叫真心、真情,征服你自己的心,放下你高傲、妖艳的姿态,以一个平常女子的心态去接近秦仁。接触日久之后,或能令秦仁生情。”

    九阴圣女迷迷糊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何以父亲也懂这许多道理?父亲曾言一生虽有无数女人,但却无半个爱人,为何父亲却对这真心真情如此了解?”

    西门无敌呵呵一笑,带点沧桑意味地道:“高手寂寞……这个道理,用在情场上,也是一样的。”

    九阴圣女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道:“我懂了,父亲您的才智、武功均冠绝当世,普天之下,没一个女子能配得上您,是不是因为这样,您才没有半个爱人?”

    西门无敌摇了摇头,未曾回答,道:“好了,关于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吧!你去让人通知公子羽,让他做好准备。秦仁一到京城,大秦帝国这头鹿,我们便从鹿头开始下刀吧!”

    九阴圣女应了声是,缓缓地退出了密室。

    密室里又只剩下西门无敌一个人,他默坐半晌,伸手取茶壶倒水,却发现壶早已空了。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西门无敌站起身来,背着双手来回踱了几步,然后走到墙壁前,伸出食指,在那花岗石打成的墙上挥指疾书。

    石粉簌簌而落,西门无敌刚刻好两个字,手突然一抖,接着长叹一口气,引袖一拂,便将那两字拂得无影无踪。

    密室里,再度安静下来。

    ※             ※             ※             ※

    “梅姐,你有没有觉得,这匹马太可怜了一点?已经驮着我们走了近千里的路了。”

    “是啊,它好可怜哦,驮着你、我、宝宝三个人,不知不觉已经走了这么远路了。你看,它都累瘦了,怎么办才好呢?”

    “呃……小弟有个很好的提议……”

    三少牵着黑马的缰绳,哀声叹气地徒步行走着。秋若梅抱着宝宝,坐在马背上,一大一小两个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三少。

    “梅姐,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再买一匹马,反正我身上也带了不少银子,有的是钱。你又何必把小弟赶下马来呢?你看小弟已经走了两百多里路了,鞋子都磨穿了两双,你就行行好,让小弟也上来坐一程吧!”

    秋若梅笑容可掬地说:“阿仁,你不是说马太可怜吗?你要是买了匹马,一样是要坐到马背上,在这太阳底下赶路,一样会很累的。”

    “可是梅姐,现在你们坐的这匹马一样在太阳底下赶路,一样很可怜啊!”

    “它是心甘情愿的。它可是一匹雌马哦,你没看出来吧?它说不定也做过妈妈,知道当妈妈的苦,所以呢,驮我和宝宝是心甘情愿的。至于你这个自宝宝生下来就没尽过什么责任的爹爹,它是不会理你的。谁叫你三年来都不露面呢?”

    三少嘀咕了一句:“当年是谁不要跟着我回逍遥山庄,非要一个人跑江湖的?”

    秋若梅盈盈笑道:“是啊,某些人当年身边美女如云,忙都忙不过来,本姑娘可是为了给某人尽量制造与美女同处的时间、空间,这才主动离开的。现在倒好,有人反咬一口啰……”

    三少彻底翻起了白眼:“梅姐……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了?”

    秋若梅嘻嘻一笑:“跟你学的啊!跟你说话的时候学的,教宝宝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就用了你的语气……”

    三少马上抗议,“梅姐,你怎么能用我的语气教宝宝?当心教坏小孩子!”

    秋若梅笑道:“宝宝怎会跟你一样?宝宝是天下最乖最听话的孩子,将来长大了,会是天下第一的英雄侠士,绝不会学你,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采花贼!”

    宝宝咯咯大笑,猛点其头:“最帅的老爸是坏蛋!宝宝要做大侠,专打坏蛋!”

    三少一脸悲愤地仰望天空,哀号一声:“苍天哪!你放过我吧!宝宝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大侠……天哪,我还要不要活啦?父子相残啊……”

    秦宝宝……就是三少那个最正直的儿子。

    ※             ※             ※             ※

    “咦,到京城了也!”三少手搭凉篷,望着前方天京城高大肃穆的城墙。

    “你没来过京城?”秋若梅问道。

    三少有些赧然地道:“呃,没有时间,忙嘛……”

    “哦,原来是个没见识的乡下小子。”秋若梅一脸自傲地道:“梅姐姐我可是来过三回京城的,地面儿上熟得很。没关系,不认识路姐姐带着你,不会迷路的!行了,别看了,进城吧!准备点碎银子,京城的城门税很高的。”

    “对了梅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

    “什么?”

    “你肚子上那条疤,是你自己用天衣无缝针法缝出来的吗?”

    “啊,你讨打!看剑!”

    “我拷,救命啊,谋杀亲夫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