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三、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又一声汹涌澎湃的龙吟声响起,这一次,不仅是宋府,连整条朱雀街都被震惊了。

    许多达官贵人府上的家人都跑出门外,想一探究竟。

    而那些正在朱雀街巡逻的御林军也纷纷向着声源处赶来,在御林军听来,那声咆哮分明是凶猛至极的猛兽方能发出,若是让猛兽在朱雀街出笼伤人的话,那里住着的达官贵人们追究起来,他们可担当不起!

    宋无听龙吟的咆哮更加暴躁,也无心再理会如临大敌的三少,展开身法飞速朝着后院掠去。

    为了防止龙吟突然躁动,岭南五友就住在后院,随时可出手协助天印镇压龙吟。但是宋无知龙吟生性傲慢,在没有他出面安抚的情形下,岭南五友一味地**,是绝对无法镇住龙吟的!

    但是尽管宋无已将身法提至最快,却还是迟了。当宋无如一阵狂风般卷进后院时,只见一道金光穿破了那间武器库房的房顶,冲天而起,流星闪电一般朝着前院飞射而去。

    直至此时,宋无方有闲暇细想:“龙吟为何如此暴躁?又为何偏在那秦三提气之后发出咆哮?难道龙吟此举完全是为了针对那秦三?可那秦三又是何人?为何会引得龙吟如此?”

    一边想着,宋无一边疾转身又向前院冲去,而那武器库房内的岭南五友也都冲了出来,祁云山腋下夹着封存龙吟的“天印”,边跑边大叫:“老宋,龙吟今日好像发疯了,我们五个根本无法镇住它!”

    宋无头也不回,叫道:“形势不妙,吾等速赶往龙吟所去之处,尽量困住它,不要让它伤及无辜!”

    却说站在前院大门前的三少,自提气向宋无展示自身武功引发龙吟狂啸之时,便只觉一股蕴含着无限威严,又带着点凶残暴戾的气息,伴着那声咆哮向自己逼来。

    三少完全不明所以,根本不知自己得罪了何人。但是那股气息却是三少生平仅见,如许威严,仿佛睥睨苍生的霸主,正在向他发出挑战!

    三少向来不甘屈从于人,遇强愈强,见那股气息如此明目张胆地向自己发出挑战,骨子里的傲气和凶性顿时全被激发出来,瞬息间便将功力提升至十二成,然后凌空跃起,自空中越过宋府院墙。

    三少刚过院墙,便见空中激射来一道无比灿烂的金光。恍惚间,三少只觉那道金光便似一条须如剑、牙如刀、眼似铜铃、角似怪枪的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地向着自己扑来。

    “妈的,想不到世上竟然真的有龙!”三少吃惊之下,忽觉意气风发,长笑道:“你是龙,我便降龙,看我‘降龙十八掌’!”随手一掌击出,却不是“降龙十八掌”中任何一掌。

    很显然,三少并不会“降龙十八掌”!

    那金龙突然发出一声颇为人性化的冷哼,铜铃大的双眼猛地一瞪三少,两道金光自它眼中透射出来,竟毫无阻滞地穿透了三少的身体!

    三少顿时如遭雷击,身形陡地悬停在半空中,手脚发麻,无法自控,那一掌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出去了!

    那五爪金龙飞快地掠到三少身旁,绕着三少的身体一阵盘旋,然后巨大的龙头凑到三少面前,狭长的马脸正对着三少,恍如实质的目光凝视着三少的眼睛。

    在与金龙对视的那一刹,三少只觉脑海中突然硬生生闯进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小子,想不想称王称霸?”

    三少一愣,下意识地在脑海中答道:“关你屁事?”

    那金龙咆哮一声,道:“小子,放尊重点!吾乃天兵龙吟!”

    三少翻了翻白眼:“老子管你是天兵龙吟还是天将虾米?你凭什么跟老子这么嚣张?”

    那金龙哈哈大笑,笑声竟也如人类一般,只是声音中明显地带着金属的摩擦音:“小子,性子挺嚣张啊!好,我喜欢!我再问你一次,想不想称王称霸?”

    三少嘿嘿一笑:“造反是诛九族的死罪,你别当我是法盲。我要是告诉你了,你再跑去告密,我岂不是会成为国家公敌?告诉你,就算少爷我真想造反,也不会在这京城明目张胆地喊出来!”

    金龙吼道:“别在这里推三阻四!吾身为天神造化的天兵,自前朝起就一直屈居于虎啸之下,他为君,吾为臣!非吾不愿为君,实是一直未遇明主!而你身具修罗魔瞳,与吾天生凶煞之性极为合拍。若与你并肩作战,吾之实力便可最大发挥,而吾亦可助你一臂之力,令你雄霸天下!”

    三少无奈叹道:“实在没见过你这种家伙,五爪金龙本就代表君王,没想到你居然还逼我造反!”

    那金龙道:“废话少说,你是天命所归的乱世巨星,虽然成败并未天定,但唱一曲震惊乱世的绝唱,还是有你一份!”

    说话间,金龙那大头猛地张开巨口,向着三少噬来。三少此时身体无法行动,眼睁睁看着金龙的巨口噬落,心下狂叫:“我拷,这不是出尔反尔?刚才还在说帮老子造反,现在就要来吃本少爷了,妈妈的!想不到天下还有比本少爷更卑鄙无耻的家伙!”

    但是实情并非如三少料想一般,那金龙的巨口虽然朝着三少一口吞来,却如一道根本不存在的虚影般穿过了三少的身体。当那金龙巨大的身体穿过三少之时,三少只觉心口一阵剧痛,恍惚间金龙的声音又在三少脑中震荡而起:“吾已吞下你九滴心血,自此后吾二人心血相连,除你之外,吾再不奉任何人之号令!”

    龙吟声落时,金龙已经完全穿透三少的身体。

    三少与金龙对话的时间看起来很长,事实上却仅有短短一瞬。

    这一点,宋无和岭南五友最为清楚。

    当三少腾空飞起之时,宋无及岭南五友已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前院,而他们只见三少一掌朝着金光拍落,掌势只在空中稍稍停顿一下,便继续拍了下来。

    而那金光却似未有丝毫停顿,笔直地穿透了三少的胸口,然后又是一声龙吟响起,那道金光便朝着祁云山手上的“天印”扑来。而三少,则在空中摇晃两下,如骤然失去所有的力气一般,直挺挺地自空中跌落。

    那五爪金龙由始至终根本未曾存在过,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三少的幻觉。而金龙与三少的对话,也不过是在三少意识之中进行,外人根本无一人知晓。

    事实上,“龙吟”的金龙形象,从古至今也只有三少看到过。它的前两任主人,前朝祭祀太公望、龙吟圣将宋无,全都未曾见识过“龙吟”的完整形象!

    这当然又是因为三少身具修罗魔瞳之故了!

    却说那金光朝着天印扑来,祁云山慌忙打开天印,迎接金光。金光扑进天印之后,天印便自行合上,龙吟也不再躁动。

    而三少,却没有一个人理他,任他自生自灭地掉到地上,摔得砰一声大响。

    祁云山将龙吟交还与宋无,宋无手捧着盒子,岭南五友围在他身旁,议论纷纷。宋无等人所讨论的,当然是龙吟为何无故自怒,现在又为何安静下来,所有的人,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全都忽略了三少的存在。

    这时,一队御林军急匆匆地跑到宋府门前,一名御林军小军官站在门前大声道:“宋国公,府上无恙否?方才小人等听到朱雀街有猛兽咆哮,不知是何等猛兽闯入了朱雀街,小人等是特地前来擒捕猛兽的!”

    宋无懒得与那些无论什么事情总是迟来一步的御林军打交道,冲着宋江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摆平。

    宋江在龙吟咆哮之时就被吓得不轻,现在还在全身发抖。哆哆嗦嗦地走到门外,强自镇定下来,干咳一声,对着那御林军小头目说:“这位大人有心了。只不过我家老爷乃天下第一名将,却是比任何猛兽都要威猛的。无论是何种猛兽,到了我国公府前,也都会自行绕路的。这位大人还是去别家大人府上看看吧!”

    那小军官点头哈腰地道:“您说的是,国公威名冠盖当世,人比虎猛,小人却是多虑了。”告辞后,那小军官便带着这队御林军匆匆离去,去寻那根本不存在的猛兽了。

    而宋无等人,犹自把三少撇在一旁,自行议论着,一边议论一边朝着后院走去。将离前院之时,宋无总算想起了三少,回头吩咐了宋江一句:“叫几个人,挖个坑把这小子埋了。”

    三少此时正好悠悠醒转,听到宋无的话后,没事人一般猛跳起来,指着宋无大叫道:“宋老头,你好没良心!你家里养的怪物到处乱跑,眼见便要伤人,多亏少爷我奋不顾身地拦了下来,才免了你一桩祸事!你倒好,竟然对少爷我不闻不问,还要将少爷我活埋,我要告上朝廷,朝廷!”

    宋无回头看了看三少,只见三少脸上灰一块,白一块,头发上还沾着些草叶,不由呵呵一乐,道:“原来你还没死,老夫以为你已经给龙吟干掉了呢!好了,这件事我宋无多谢你了。我们现在还有事,就不留你了,你请自便吧!”

    宋无本来也怀疑龙吟震怒是与三少有关,但是他并不知道龙吟与三少之间的交流。而且他又亲眼所见龙吟似将三少透体而过,三少现在却没有半点受伤的迹象。由此可见,龙吟并不是为了杀三少才破印而出的。在宋无想来,龙吟此举或许真是巧合,还真是多亏了三少将龙吟截回。

    当然,用什么东西酬谢三少却是不必了。宋无现在只希望三少赶紧离开,越快越好,省得给他的宝贝女儿找些麻烦。

    但是宋无显然低估了三少的无耻。

    三少见宋无委婉地下了逐客令,也不答话,伸手抹去脸上的灰尘草叶,伸着脖子用力一吸,大叫道:“哇,好香啊——”

    抬头看了看天,只见日头已经移到天空正中了,当即笑逐颜开地道:“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想来龙吟公府上的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少爷我闻香知菜色,龙吟公府上的饭菜,准备得还是很丰盛嘛!莫非龙吟公有未卜先知之能,知道在下将前来府上拜访,因此特地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宴来招待在下?何必呢?无需如此客气,在下虽然自小身娇肉贵,锦衣玉食,但好歹也是当过三年野人的,粗茶淡饭就可以了嘛,呵呵呵……”

    三少一边笑着,一边亦步亦趋地跟在宋无等人身后,随他们而行。

    宋无猛地回头,冷冷道:“秦公子,人贵有自知之明。老夫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难道你非要老夫把话说得更加直白,伤了彼此的和气不成?”

    三少一脸惊奇地道:“咦,龙吟公何出此言哪?在下向来很有自知之明啊!在下知道龙吟公将设宴招待在下,所以不用龙吟公相请,自己就跟上来了啊!”

    宋无不由一阵头晕目眩,钢牙紧咬之下,狂吼一声:“龙吟出印!”说着伸手便往天印上的机关按去。

    祁云山等人慌忙拉住宋无,众人纷纷劝道:“老宋,算啦!一个小孩子,也值得你如此动怒?何必要出动龙吟呢?你不就是要赶他走吗?我们哥儿几个动手就可以了,何必要弄到血流成河呢?”

    宋无犹在不停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自第一次见这小子起,老子就从没省心过!娘的,这小子简直就是老子的心头刺,眼中钉!老子非要杀他而后快!你们放开我!”

    眼看着宋无及岭南五友乱作一团,三少好整以暇地整好衣服,取出折扇,扑楞楞地扇了起来,边扇边好心地提醒到:“几位老人家,动作尽量小一点,轻一点。龙吟公年纪大了,别让他闪了腰……”

    第四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四节

    三少爷一张嘴是出了名的气死人不赔命,在乌鸦嘴这一绝艺方面,也是有着很深的造诣。

    他话音刚落,便听“咔嚓”一声脆响,宋无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而岭南五友也纷纷放开了手。

    宋无左手扶腰,右手搭在祁云山肩膀上,牙关紧咬,腮角青筋暴现,额上大汗淋漓。龙吟公一双虎目死死地盯着三少,眼中仿似要喷出火来。岭南五友也全都转过了头,满脸悲愤地望着三少。

    三少摇了摇头,长叹一声,道:“何必呢?何苦呢?少爷我都说了,这么剧烈运动,又不运功,是很容易闪到腰的。”

    “你……好……”宋无颤抖着,伸出右手狠狠地指着三少,脸色突然又一变,那只伸出来的手连忙再度扶到祁云山肩头,“快……快扶我去药房擦跌打酒,老靳、老连,你们两个把这小子给我赶出去!”

    靳归闲与连辛玉应了声好,捋起袖子就向三少走去。

    三少奇道:“咦,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地现在就要动手赶人了?你闪腰又不关我的事,又不是本少爷把你弄闪腰了的,为何要赶我?两位老人家,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不要伤了和气嘛!喂喂,再怎么说我也是你们家小姐的好朋友,给点面子好吗?”

    不理会三少的叫唤,靳归闲和连辛玉一人夹着三少一只胳膊,架着他就往外走。

    三少不愿对宋无及其友人用强,只得任着二人架他出去。就在三少将被架出大门之时,忽听一个绵软动听的声音说道:“两位叔叔且慢动手!”

    三少听到这声音,顿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清儿,你总算是及时出现了!”说话间,循着宋清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身素雅的宋清未着粉黛,婷婷玉立于前院旁一处回廊处,手扶着廊柱,秋水般的双眸凝神看着自己。

    靳归闲与连辛玉对视一眼,又向宋无望去。宋无见女儿都给惊动了,情知今日真个无法赶走三少了,不由长叹一气,道:“算了,老靳、老连,你们放他下来。唉,秦公子,舍下午饭已准备好,你就留下用餐吧!”

    说完,宋无便在祁云山等人的扶持下,往药房走去。靳归闲与连辛玉无可奈何地放下三少,向着宋无等人追了过去。

    宋清这时才发现宋无行走有异,忙向宋无快步行去,道:“爹爹,您这是怎么了?怎地,怎地走路都需几位叔叔扶着?”

    宋无摇了摇手,道:“小意思,闪了下腰而已。不必管爹爹了,你还是去招呼那秦三吧!”

    宋清走到宋无身旁,抓着宋无的袖子埋怨道:“爹爹,您怎地这般不爱惜自己?闪了腰虽不严重,但怕是半个月内也无法行动自如了,这又是何苦?”

    宋无呵呵一笑,道:“哪用半个月之久?你爹爹身强体壮,功力深厚,至多三天就会完好如初。”说着,淡淡地瞄了三少一眼,道:“清儿,有些事,你可要自己把握住了。爹爹自小宠着你,什么事情都依着你,是相信你的眼光和能力,希望你这次,不要看走眼。”

    宋清脸上一红,娇嗔道:“爹爹,您这是在说些什么呀?女儿又不是……又不是……那个,女儿跟秦公子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宋无摇头苦笑道:“普通朋友会千里迢迢从南方赶到京城,专诚前来寻你?清儿,莫把你老爹当老糊涂啊!”

    宋清不依不挠,扯着宋无的袖子一气猛摇,宋无大叫道:“别摇了,再摇你爹这把老骨头就要散架了!老祁,咱们快闪!”

    祁云山等人忍着笑,加快脚步架着宋无一溜烟跑开了。

    宋清看着父亲等人落荒而逃似的背影,不由掩嘴一笑,旋即望向三少,略显苍白的俏脸上不由飞上两片红霞。

    她向着三少盈盈走去,明眸深深凝视着三少,心中不由已渐渐翻起波澜。

    来到京城这么久,却仍不见三少来寻她,她本已对三少的承诺渐渐失望,现在三少却再度出现在她面前,果真专程寻来了京城,不由令她惊喜交集。

    而现在的三少,外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前次相见时,他如同野人一般,不修边幅,身有异味。可是今日,他穿着斯文整齐,长发梳得一丝不乱,斑白的两鬓为他平添了几分沧桑成熟的感觉。

    相貌自不必说,“帅惊天下”这四个字可不是胡乱盖的。而他的眼神,直如春日里的阳光般温暖,嘴角挂着的那抹懒洋洋的笑意,让人一见之下便全身舒坦。

    若真论起感情,宋清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自是谈不上有多深,如她所说一样,两人之间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宋清虽然身在大秦帝国,可是她的思想却是地球上二十一世纪的想法,自然知道在她的时代,世界过于现实,感情太不牢靠,一见钟情只是小说家言。

    她之所以会思念三少,全因三少与她一样,有着相同的遭遇,相同的人生。在这世上,若论起知己,恐怕世间只有三少一人能当她知己。

    三少看着宋清,微笑道:“我来了。”

    宋清点了点头,浅笑嫣然:“我知道,听到你的声音之后,我就知道你来了。虽然你的样子比起我们初见时完全不同,但还是认出了你。”

    三少一脸落寞,仰望苍穹,道:“想不到你竟然还记得我的声音!唉,我就知道,凡与我交往过的女子,无不对我刻骨铭心。所谓一遇秦仁误终生,就是这个道理了!”

    宋清轻哼一声,笑道:“好不要脸,你以为你是杨过?你的声音这么难听,化成灰我都记得!”

    三少骇然道:“不会吧?我号称三重刘德华,男人中的极品,我的声音会难听?”

    宋清顿时笑得花枝乱颤,“你……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说起话来口无遮拦,当真是毫不知羞!”

    三少大义凛然:“我一向实话实说,有一说一,撒谎,不是我的强项。”

    “好啦,不要再乱盖了!午饭已经准备好了,去吃饭吧!”宋清说着,一把抓住了三少的手,拉着他就往饭厅方向行去。

    三少的大手被宋清温暖细腻的小手握着,一时间只觉心猿意马,浮想联翩,口中却正气凛然地说道:“清儿,男女有别,你别这样好不好?当心给别人看到……”

    宋清行走间看了三少一眼,见他神色有异,便知他在想些什么,当下笑道:“你呀,真是口不对心。男女有别这个说法,应该不会从你嘴里说出来吧?我可是把你当现代人看的,不要告诉我,你到了这大秦帝国,还当真守了大秦帝国的礼法!”

    三少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说的也是,现代人牵手很平常的。我呢,当然不会是个拘泥礼法的老古董了……”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直到快进饭厅时,宋清才松开了三少的手。

    二人进了饭厅,却见宋无及岭南五友、宋无正妻宋张氏已在厅内饭桌上坐成一圈,候着两人了。

    大秦帝国男尊女卑,男女不能共坐吃饭,女子只允许在旁另开一桌。但是龙吟公宋无却对这些礼法有点不屑,平时妻子女儿都是可以上桌的。

    三少见宋无等人正襟危坐,不由惊奇地道:“咦,龙吟公,你不是去擦跌打药酒了吗?怎地这么快就搽好了?”

    宋无顿时满脸的不爽,对着三少怒目圆瞪。

    宋清忙拉了一下三少的袖子,三少顿时醒悟过来,整了整衣服,双手抱拳一揖到地,恭恭敬敬地说道:“在下秦三,拜见龙吟公,拜见伯母,拜见各位前辈!”

    三少这礼补得周到,龙吟公碍于女儿夫人的面子,也不好再对三少横眉竖眼,勉强摆出慈眉善目的样子,强笑道:“秦公子多礼了,快与清儿入座,就等着你们俩了。”

    两人走到桌前,宋清坐到了母亲旁边,三少则坐到了龙吟公与祁云山中间。

    刚一入座,宋无与祁云山便假笑着看着三少,三少被两个老人看得全身都不自在,笑着小声说道:“龙吟公,能不能让我坐到清儿旁边?”

    宋无笑吟吟地小声道:“想趁机占我女儿便宜?你想得倒美!”

    三少小声嘀咕道:“你把本少爷看成什么人了?我岂会是那等无赖小人?我心一片赤诚,可昭日月。我坦坦荡荡……”

    三少的自我吹嘘还没结束,宋无已经举起了酒杯,大声道:“今日秦公子不远千里来京城拜访老夫,老夫甚为感激。虽然秦公子此行是为上次敲诈老夫一万两银子负荆请罪,但老夫念在秦公子迷途知返,认错态度诚恳,倒不失为一位有担当的男儿汉,因此过往的事情一笔勾销。秦公子,老夫先敬一杯。”

    三少还在啄磨龙吟公说话的语气和措辞好像不怎么对劲,宋无已经将酒一饮而尽。无奈之下,三少也只好干了一杯,然后又回敬了一杯。

    接着岭南五友逐一敬酒,三少酒到杯干,忙得不可开交。

    酒过三巡,三少空着肚子饮下已有不下两斤酒,见众人都放下了杯子,刚准备提起筷子夹两筷菜填下肚子,宋无又举杯来敬,口称:“为我大秦帝国又多一迷途知返的有为青年干一杯!”

    三少不得不马上放下筷子,连说过奖多谢,与龙吟公再碰一杯。

    刚刚喝完,岭南五友又逐一杀来,敬酒辞千奇百怪:“为我大秦帝国国运昌盛干杯!”

    “为今天天气不错干一杯!”

    “为隔壁王大人家的门房喜得贵子干一杯!”

    “为这碟粉蒸肉做得肥美可口干一杯!”

    “为……”

    可怜三少粒米未沾,一片青菜都未入口,酒却喝了一杯又一杯。而宋无及岭南五友却是一人敬酒之时,另五人则拼命吃菜扒饭,给肚子打底。一来而去,三少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杯,只勉强记得,那三十年陈的老酒都已开了十二坛,其中有一半是进了自己肚子。

    宋张氏一脸惊疑地看着宋无及三少等人,对宋清小声道:“清儿,你爹,什么时候跟这位秦三公子如此熟络了?上次大将军王贲故意跑到我们家蹭饭,你爹连个好脸色都没给他,只敬了一杯就再也不举杯了,今日却是为何?”

    宋清抿嘴笑道:“可能……秦公子与父亲甚为投缘吧!”

    宋张氏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样也好,有几个忘年交,倒可以让你爹老得更慢一点。”

    宋清听宋张氏一本正经的语气,不由只想捧腹大笑。她是何等玲珑之人?早就看出老爹与五位叔叔是商量好了,故意来灌三少的。但是她也不急,那陈年老酒虽然酒性奇烈,可是若论酒精度,充其量也就十几度左右。她就不信,身为一个地球上二十一世纪转生的人,一点十几度的黄酒就能将其灌醉。

    可是宋清显然忘了,三少虽然是带着记忆转生,却不是带着身体转生。他现在这副身体虽然强壮无比,但是对酒精,也并不是完全免疫的。至于以内力解酒,若是一边喝酒再以内力解掉,那喝酒又有什么意思?

    三少并不是没有看出宋无等人的启图,但是他也是受了前世思想的影响,心想十几度的酒能把少爷我灌趴下?少爷我当年做学生的时候,可是连六十度的二锅头都能整一斤半的!

    过份自信之下,三少心里反而存了把几个老头子灌醉的心思。再过几轮,三少只觉自己状态大勇,捋起袖子站了起来,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是男人的用坛子喝!”说着也不顾别人的反应,自己抱起一坛酒张口就灌,宋无等人则张大嘴看傻瓜一般看着他。

    三少一气灌完整坛酒,仰天长笑三声:“我是天下无敌的!”然后卟嗵一声,干净俐落地倒了下去。

    宋无顿时仰天大笑起来:“饶你奸似鬼,也要喝老夫的洗脚水!来人哪,拖出去挖个坑埋了!”

    宋清顿时惊道:“万万不可!爹爹,怎能如此草菅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