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那些花儿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刺的准确和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刺所来之突然!

    那温热坚挺之物,就好像来自虚空的梦魇,又好像来自九幽炼狱的魔根,猝不及防地自下突破了秦霓儿的防线,瞬息间便直捣黄龙,一探到底!

    秦霓儿的花房陡然被硬物塞满,触电般酥软酸麻的感觉立时从花房扩散至全身,她不由发出一声轻吟,四肢在那一瞬间变得无力,险些软倒在澡盆里。

    虽然身体反应如此不堪,但是她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她已经明白过来,自己已被潜伏在澡盆里的淫贼偷袭得手,自己的身子,已被淫贼攻占了!

    可是她绝不甘心就此屈服,深吸一口气,叱咤一声,一双玉手向后猛然推去,手指上散发出阵阵紫雾,将手指旁的水染成了深紫色!

    秦霓儿必杀绝技,“毒手天罗”十二成功力全力出击!

    但是她的手刚刚推出一半,一只宽大的手掌便贴到了她背上,一股柔和而不失汹涌的内力源源流入她体内。内力所过之处,她体内的经脉完全受制,自身功力被消弥于无形,无法再运起半点内力!

    秦霓儿闷哼一声,怒道:“你制住了我也没用!水里已经被我种下了十三种毒,不消片刻,你便会遍体溃烂而亡!淫贼,你污我身子,我必在你死后,鞭尸三年以泄我之愤!”

    哗啦啦一阵水响,水中潜伏之人坐了起来,一双大手覆上了她坚挺的胸脯,开始揉捏挑逗,同时闷声道:“我百毒不侵。”

    说话间,那人抱着秦霓儿,腰身开始耸动,凶器在秦霓儿花房内进出起来。

    秦霓儿脑中轰得一声,只觉万念俱灰。

    她的身体已经被制住,完全动弹不得。而她现在的姿势,是背对着那人坐在那人身上,自己的两腿叠在那人两腿之上,下体已被彻底攻占,上身也被那人抱着一阵猛揉,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半点反抗的机会。

    偏偏身体的反应更令秦霓儿觉得羞耻。那潮水般的快感不住地冲击着她,令她四肢百骸都被那种久违的感觉充塞,身子在微微颤抖,呼吸越来越急促,若不是她始终坚定地咬紧牙关,恐怕已经出声呻吟了。

    “叫人啊,怎么不叫人来救你?”那人继续说道:“嗯,能搞上秦家三少的女人,实在是三生有幸!啧啧,如此狭紧温软,身体的反应又如此强烈,胸脯也是坚挺而富有弹性,看样子,你跟那秦家三少,没好过几次吧?”

    秦霓儿气得几乎晕倒。叫人?她现在身体被制,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就算大声叫都只能发出微弱至极的声音,那跟**有什么区别?没看她现在连脖子都不能转动,连看一眼背后那人的真面目都做不到吗?

    虽然她现在是在被强暴,虽然她的身体有了很自然的反应,可是不出声,已经是她所能作的,最后的反抗了!

    那人下身的冲击并不是一味胡蛮地加速,而是极富经验地行九浅一深之法,时不时还在那幽谷口前缓缓旋转两圈,再才猛地深入。每次那深深的一顶,都如同顶到了秦霓儿灵魂深处,让她几乎要舒服得魂飞天外。

    迷朦如光影,秦霓儿真切地感受着身体背叛思想的痛苦,人生有许多无奈,身体不受思想的控制是其中最痛苦的。

    “你……污辱了我,就算我今日杀不了你,来日……也必取你性命!”秦霓儿忍着发出呻吟的冲动,用最大的音量冷冰冰地说道。

    那人呵呵一笑,闷声道:“杀了我又如何?你已经被我得手,以后有何面目去见秦家三少?还不如就此从了我,做我的情人岂不是更好?”

    秦霓儿哼了一声,道:“你休想!我秦霓儿虽不是个迂腐女子,但也懂得从一而终。三少是我第一个男人,这辈子我就该是他的女人!你使手段夺了我的身子,日后我自是没有面目再见三少,杀你之后,我也不会苟活!”

    那人笑道:“你这说法,倒像是要殉情似的。嗯,既如此,便让你看清楚我的模样,日后要杀我时,你也更方便一些。”

    说话间,一手抚上她的脖子,内力到处,秦霓儿只觉脖子恢复了转动的能力,飞快地回头一看,一张笑嘻嘻、贼兮兮的脸顿时映入眼帘。

    秦霓儿心中又羞又气,想骂人,眼泪却滚滚而出,撇着嘴哭道:“你就知道欺负人家……”

    那人不是三少是谁?三少百毒不侵不说,也只有三少有这等轻功,才能潜进了秦霓儿房中,躺进了她澡盆里,躲进了水下而不被她发现。当然,世上也只有三少这般无聊,会做这般恶作剧之事。

    三少嘿嘿一笑,一边继续动作,一边道:“这是惩罚你今天白天对我和宝宝、梅姐所做之事!别以为有梅姐罩你就万事无恙,哥哥我该惩罚还是要惩罚的,否则怎能当一家之主?不过你那句从一而终却让哥哥我感动啊!霓儿,危难关头方见真情,少爷将来必不负你!”

    秦霓儿哭哭啼啼地说:“说得好听,那你也不该……也不该这般折腾人家……你可知,人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嗯哼……啊……快一点……快放开人家,人家要抱着你……”

    说到后来,秦霓儿的声音已变成娇喘呻吟。见袭击她的人是三少,她当然会放开怀抱,尽情享受了。

    而且……这种强暴游戏,让她感到相当刺激。那种患得患失,苦苦压抑之后又猝然暴发的感觉,让她只觉欲仙欲死,快乐无比。

    当三少解开她之后,她顿时反客为主,一把将三少按沉到水里,跨坐在三少身上,气喘吁吁,恶狠狠地说:“轮到我了!你躺下别动……嗯……”

    秦霓儿在三少身上疯狂地扭动着腰肢,顿时水声大响,叫声惊天动地。

    距秦霓儿房间不远处的秋若梅房内,秋若梅捂住了宝宝的耳朵,自言自语道:“怎么都疯成这样了?也不怕教坏宝宝!”

    而在自己房间内打坐练功的秦风,则是给叫声激得血气澎湃,无法入定。气急之下穿着睡衣穿窗而出,跳到院子里大嚎起来:“安静一点!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再吵我捉几十头母猪扔到你们房里边儿去,看看谁的叫声更大!”

    叫声非但未见减弱,反而更加放肆张狂起来……

    ※             ※             ※             ※

    好贼知时节,当晚乃发春。随风潜入夜,采花细无声……

    深夜,繁荣的天京城也渐渐步入寂静。

    朱雀街,国公宋无府,府内***已基本全灭,只门前两只大灯笼还亮着。

    宋府内没有多少守卫,确切地说,是没有一个守卫。

    除了打杂的下人丫鬟之外,宋府里就只有宋无一家人及岭南五友。

    尽管没有半个守卫,但是谁也不敢到宋府去讨野火。昔年天下第一名将,龙吟公宋无的名头,还是很有点威慑力的。

    再加上岭南五友也都在宋府,能无声无息潜入宋府,办点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这世上已然寥寥无几。

    然而寥寥无几并不代表没有。眼下便有一人,既无惧宋无的名头,又有着一身连宋无、岭南无友都无法发觉的绝世轻功,借着这夜色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潜进了朱雀街,朝着宋无府上摸去。

    宋清此时正在自己的闺房内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唉,今日爹爹如此待他,却不知他日后还会不会来。”她这样想着,脑中又浮现出三少的音容笑貌,以及两鬓那斑白的头发。“真没想到,他认真打理一番,还真是个罕见的帅哥。唉,帅有何用?前生便从小爱做英雄梦,可是前生的时代英雄是无法存活的。现实中没有英雄,人们也不需要英雄,需要的,只是钱而已。可是我现在既然转生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意中人就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可是他……他那种样子,会是英雄吗?”

    正胡思乱响着,她闺房向着阳台的窗口突然被敲响了。

    宋清心中一惊,低声道:“是谁?”

    窗外那人也低声道:“小……小姐,我……我想劫……劫个色!”

    宋清“噗嗤”一笑,知道来的正是三少。“行了,别逗了,我这就来给你开窗。”说着,披上一件外套,穿上鞋子走到窗前,打开窗子,三少马上自窗口跃了进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宋清让三少坐到椅子上,给他倒了般茶水,问道。

    三少笑嘻嘻地道:“走进来的啊。”一边说话,一边贼兮兮地打量着宋清。

    屋里没有点灯,但凭三少现在的境界,即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也能看清周围的物事,更何况今晚还有月光透过窗纸洒进来。

    宋清披着一袭长衫,里面只穿着亵衣,露出雪白的香肩和大片雪白的胸肌,还隐约可见半条深深的乳沟。下身大腿露出一半,小腿尽露,皮肤真个是雪白光洁,晶莹如玉,连半点毛孔都看不到。

    如此秀色,直看得三少心旷神怡。

    宋清奇道:“走进来的?怎么可能?我爹爹和五位叔叔都是方圆二十丈内落叶飞花都逃不过他们耳朵的大高手,你就这么走进来,能不被他们发现?”

    三少点了点头,道:“这世上,如果我存心要隐藏,能发现我踪迹的,可能只有一个人。我可是身怀绝世武功的哦!”

    宋清有点怀疑地点了点头,她虽对武功不甚了解,但是三少年纪如此之轻,就算从生下来就开始练武,到现在也不过练了十多年。而她父亲和岭南五友都是有着数十年苦功的大高手,若说父亲他们练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三少练十多年,她还真有点不信。不过三少既然能进来,那也就只有这种解释了。

    正想说些什么,忽见三少正盯着自己四下打量,宋清心中偷笑,走到床前坐下,跷着二郎腿,雪白的赤足轻轻摇晃着,笑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

    三少摇头道:“清儿,今天你这样子,可是与我第一次见你时大不相同啊!在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陌生男子面前,你怎能如此衣衫不整?”

    宋清笑道:“你少假正经了,我倒是觉得你挺乐意看的。我也就在你面前这个样子,要在别人面前,我当然要摆出大家闺秀的淑女样儿了。你可别忘了,我们是来自同一时代的人,在我们那个时代,游泳池里的女人穿得比我还少呢!”

    三少点了点头,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是深更半夜,黑灯瞎火,四周又静悄悄地没一个人,你就这样把我放进来,你不怕我对你不利?”

    宋清笑道:“或许会有一点怕,但是我相信你。毕竟我们有着相同的经历,你再怎样都不会害我的。”

    三少微笑点头,道:“谢谢你清儿,感谢你对我的信任。”笑容突然一敛,三少站起身来,换上一脸诡异邪恶的微笑:“可惜的是,你信错我了。告诉你,我的正式职业,其实是采花贼。我今天晚上来,就是想采你这朵纯如水的名花。”说话间,一步步朝宋清走去。

    宋清笑得花枝乱颤,手捧着腹部,道:“好了,你不要再演了,再演下去,我就要笑死了……就你这样子,还当采花贼?有采花贼一见面儿就告诉受害者真相的吗?”

    三少摇头,继续逼近宋清,冷声道:“清儿,你错了。我并不是一般的采花贼。事实上,我是一个……连心都一起采走的情圣级采花贼!”

    说话间,三少已走到宋清面前,离她只有不到一步的距离。

    宋清忍着笑,抬起头看着三少。

    三少深吸一口气,突然伸出手,一把抱住宋清的双肩,将她拉了起来,紧搂进怀中。

    一直以为三少在开玩笑的宋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香唇便被三少的嘴紧紧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