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那些花儿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宋清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在三少含住她嘴唇的那一刹游遍她全身。

    那是触电的感觉,那是令无论前世今生,都从未与男子如此亲近过的,清纯如水的少女感到无比新奇,无比刺激的感觉。

    这是一个荒谬的事实。宋清前世死于二十岁那年,那时候的她,在那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居然还能保持清纯,确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三少强壮有力的臂膀环着宋清,宽阔厚实的胸膛紧压着她的胸脯,除了嘴以外,三少别的地方都没有动,他现在就是在享受接吻的感觉,接吻就是接吻,没有别的目的。

    宋清主动打开了贝齿关,让三少的舌头进入,但是三少的舌头只闪电般轻触了一下宋清的小香舌便退了回去,在宋清的齿关紧紧合拢前安全退出。

    三少松开了宋清,后退几步,哈哈一笑,道:“自我闯荡江湖以来,想趁我亲嘴的时候咬我舌头的女子不知凡几,少爷我早有临敌经验!想咬我,没门儿!”

    宋清苍白的脸色此时已满是红晕,她气喘吁吁地说:“你……你这人好没道理,人家的初吻,怎能如此强行索取?”

    三少笑道:“初吻?只怕是今生的吧?”

    宋清白了三少一眼,道:“什么今生?人家前世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好女孩,从来没跟任何男人亲近过。亲过我的男人,只有我两世的老爸。”

    三少大喜,笑道:“想不到啊!那你可真是奇宝啊!哈哈哈……清儿啊,这一吻,便是你我的定情之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宋清作晕倒状,道:“你……你太也没脸没皮了。只不过接个吻,就说我是你的人,这是哪门子道理?”

    三少眨了眨眼,道:“这是我定下的道理啊!来,清儿,再给哥哥我亲一个……”

    宋清连连摆头,“得了吧你,亲完之后,是不是还要我宽衣解带,任君采摘?”

    三少正色道:“如果你真愿意以身相许的话,少爷我绝不会驳你的面子。”

    宋清无奈地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三少厚颜无耻地道:“把你当成我秦仁的女人了,你今后的生命,都将与我联系在一起,这是天命,也是缘份,避都避不开。”

    宋清闻言惊道:“等等,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秦……仁?原来你不叫秦三,你叫秦仁?”

    三少点头道:“是啊,我叫秦仁,在家排行老三,所以叫秦三也没错啊!”

    宋清的脸色沉了下来:“你是逍遥山庄庄主秦逍遥的三儿子秦仁?你的大哥是天剑秦风,二哥是霸刀秦雷?”

    三少摸着脑袋,很憨厚地笑着:“哎呀,想不到我这么低调,你都听说过我的大名。这也没办法啊,我已经尽量低调了……”

    宋清顿时一脸苦色,道:“天哪……我遇上的,这是什么人呀?传说中贪花好色,杀人如麻的大**秦仁居然就是你……三年前的武林大会,还有人送帖子给我爹,请我爹参加武林大会,除你这大**呢……你,你不是掉下山崖摔死了吗?怎地又活着回来了?对了,你,你退后,离我远点,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了!”

    三少愕然:“不会吧?清儿,江湖谣言你也相信?我哪里是大**了?我明明是采花贼的,我不都坦白告诉你了吗?那次武林大会,从头到尾根本就是魔教教主西门无敌铲除武林白道的一个大阴谋,多亏了我们秦家和我大舅铁家,才揭穿了那阴谋。说起来,我还做了天大的好事呢!你这般怕我作甚?我有很多女人,但你却和她们不同。相信我,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宋清冷笑一声,沉声道:“不会对我怎样?你刚才不是未经我许可,就强吻了我吗?告诉你,江湖谣言也罢,事实真相也罢,关于你的传言绝不会是空穴来风。你赶快走,以后不要再来了,否则我现在就要叫人了!听说你的武功很不错,但是我爹和岭南五友也不是等闲之辈,要是惊动了他们,你今天休想活着离开!”

    三少哭丧着脸道:“清儿,你怎能如此绝情?我对你……我对你真的没有别的企图!我曾经是做过采花贼,可是我现在改邪归正当情圣了,我不做采花贼很多年了,我……”

    “少说废话,看在我们有着同样的经历,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

    “清儿,我……”

    “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要开始喊人了啊!”

    “你……唉……算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不要叫,我不愿与你父亲起冲突,我这就离开。”三少颓然摇头,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脸色苍白,冷若冰霜的宋清一眼,转身便走。

    “呵呵呵呵……”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三少心中诧异之下,只见宋清伏在床头,笑得花枝乱颤。

    三少心中陡然一喜,停步转身,疾奔回宋清床前,一把抓住宋清的小手,道:“清儿,你……你刚才是骗我的是不是?”

    宋清白了三少一眼,笑道:“谁让你刚才未经我许可就强吻我的?这是给你的小小警告。”

    三少长呼一口气,手拍胸脯,吐着舌头道:“死相,干什么嘛,吓死人家啦~~”

    宋清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边笑边道:“你……少恶心人了,姑娘我不吃这一套!把手拿开,我批准你牵我的手了吗?”

    三少道:“这太不公平了吧?今天白天,你也是未经我许可就把我的手抓住了,凭什么我就不能拉你的手了?”

    宋清正色道:“女士有优先权、决策权,这你都不懂吗?”

    三少猛一拍脑门,“苍天哪……这里是大秦帝国……”

    说到底,三少还是没把手松开,就这样一直握着宋清略带冰凉,柔若无骨的小手。

    两人又笑闹了一阵,三少问道:“清儿,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声,难道你不怕我么?”

    宋清道:“我怕你作甚?就像你自己说的,你有很多女人,对我又与其他女人不同,我相信,你是不会用对付其他女人的手段对付我的。”

    三少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当然,若是换了我以前的手段,进门前哪会敲门?先一通迷香灌进来,直接把你吹倒,然后就……嘿咻嘿咻……”

    宋清嗔道:“没个正经的,这种事也好意思拿出来说道。对了,我问你啊,听说云省省城乌云城本被叛军占了,可是后来那伙叛军的首领却给人杀了,叛军也给击溃,现在乌云城落入了逍遥山庄掌握之中。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三少顿时兴奋起来:“当然知道了!那事就是我做下的!娘的,那伙叛军简直就不是人,尤其是两个土匪头子,娘的,连我的女人和孩子都敢动,我一怒之下,就把他们给劈了,剩下的也都各自散了!”

    接着,三少唾沫横飞地将力敌千军的壮举细细描述了一遍。三少的口才自然是极佳的,比起那些天桥下卖艺的说书人来只强不弱。而三少灭叛军的经过也颇具传奇性和故事性,把个宋清听得无比痴迷,神情紧张,全神贯注地听着三少讲故事。

    当三少讲完故事之后,喝了口茶,慢悠悠地强调道:“其实我这个人一向是很低调的,这样的事情我本不愿拿来吹嘘。也就是你问起,我才会对你说,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听完了故事,宋清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个故事真精彩,你很有当说书人的潜力。”

    三少笑道:“那是自然,每每战前,跟我说话不被我气得喷血的人少得可怜。”

    宋清点头道:“不错,你吹牛也很有水平,连草稿都不用打。”

    三少愕然:“不会吧清儿?我讲的可都是事实,这你都不信?我是如此诚实地一个人……”

    宋清笑道:“得了吧你,就你这人也能算诚实?满脑子不正经,满嘴的鬼话。两万八千人的叛军你一个人就能打散了?我可是听说,打垮叛军的,是逍遥山庄三千弟子加两百多高手,庄主秦逍遥还亲自出手了呢!”

    三少奇道:“你这消息是从哪儿听来的?”

    宋清略带得意地道:“你可别忘了,我们宋家也是一大世家,门人弟子虽然不像你们逍遥山庄那般多,可是在情报工作上,也是不差的。全国各地基本都布有我们的眼线,乌云城的事情,自然是我们的密探报上来的。”

    “给你个很好的建议,”三少正色道:“马上把乌云城那块儿的密探全杀了,或者炒了他们。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娘的,把一个人认成三千多人,那些密探的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眼力也真够精准的。”

    骂了一阵,三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你刚才说你们在京城也知道了乌云城叛军的消息?”

    宋清点了点头,道:“当然。京城中凡是有势力的,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三少又问道:“那么,乌云城初时被叛军攻陷时,可否有战报送到京城?”

    宋清道:“好像听父亲说起过,乌云城一个月以前是曾遣快马送来过乌云城告急的战报。”

    三少神情凝重地道:“那么,皇上就没得到这个消息?就没派兵增援?”

    宋清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父亲已经到京城这么多天,屡次求见皇上都被挡在宫外。听朱雀街上的一些王公大臣说起,皇上已经三年没上过早朝,而且从不出宫。大权被大将军王贲和丞相候猛把持,宫内又有大内总管宁照蒿,大臣们上的折子要先交给丞相批阅,与军情有关的,还要先交给大将军,在二人批阅过后,再才会交给宁照蒿审阅,由宁照蒿决定是否递交皇上。”

    三少道:“那岂不是说,这三个人有随意扣压折子的权力?如果有什么事情他们不想让皇上知道的话,皇上就绝对不会知道?”

    宋清点了点头:“是这样的。皇上已经失去了对天下的掌控,大秦境内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就连岭南兵灾,皇上可能也不知道。那下令讨伐岭南项王军的,是大将军王贲,可他每次都只派两三千人,等同给叛军送武器粮草。”

    三少拍了拍脑门:“这下子事情可不妙了,大秦的局势已经复杂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了!昏君,妈的,绝对是个昏君!”

    宋清道:“心里明白就行了,这话可千万别说出来。我爹跟当今圣上是老朋友,要是让我爹知道了,他可是会跟你拼命的。说起来,大将军王贲也是贪得无厌,据说他每次讨伐项王军前,上报的是出兵两万到三万,要的也是两三万人的粮草和饷银,可是最后实际却只有十分之一的兵力出征,那多出来的,都进了他自己的腰包。”

    “有什么办法?就算有人举报,这事也传不到皇上耳里去。”三少愤然想着:“大秦帝国已经从上层开始**了,而且还是彻底**!这样的国家只有将其推倒,在废墟之上重建一个新的强大帝国,百姓才有希望。”

    宋清叹道:“唉,我们清楚又有什么用?我们能做些什么呢?难不成也像那些老百姓一样,起兵造反?”

    三少咧嘴一笑,看着宋清道:“如果我真的造反,你会不会帮我?”

    宋清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下来,“我父亲会第一个杀了你,我又能如何?”

    三少摇头笑道:“清儿,我曾允诺,在你最后的生命中,我要让你的生命变得更加精彩。我秦仁早就曾立誓,天下大乱之时,要在逐鹿群雄中占据一席之地,如今时候差不多也快到了。到时候,我们便一起纵马江山,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