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那些花儿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曾有人说,父亲与儿子,是天生的对手。只有当父亲渐老,儿子渐渐成熟懂事之后,那本互相敌对的父子,才会渐渐变得有如兄弟一般。

    因为男人,生下来就是要争霸的。即使是父子,即使争的只是一家之霸权,那也是要争的。

    而逐鹿天下,却是每个男儿的梦想。谁不想权倾天下,只手遮天?

    只有在充斥着血与火的乱世中,男儿的**才能最彻底地爆发,男儿的生命才能最灿烂地燃烧,男儿的梦想,才能最淋漓尽致地实现!

    即使一将功成万骨枯,那埋骨黄土之下,生命已然消逝,或留名于青史,或连姓名都未曾留下的豪男儿们,也不枉到世上走了一遭,也不枉为梦想博了一回!

    ※             ※             ※             ※

    夜色褪去,天色渐白,京城又开始了一天的繁华。

    宋府的早餐准备好后,宋无命丫鬟去请小姐来用餐。可是过不多时,那去请宋清来吃早餐的丫鬟便脸色煞白地跑了回来,颤声道:“老爷……小姐她,她……”

    宋无脸色一沉,一颗心顿时变得冰凉,道:“清儿她怎样了?你倒是说啊!”

    那丫鬟急得快要哭出来了,带着哭腔说道:“小姐她不见了!”

    “你说什么?”宋无身子晃了晃,险些栽倒,“清儿不见了?该死的,怎么可能?我怎地没听到半点动静?”说罢,展开身形,闪电一般射向宋清的阁楼。

    那丫鬟却在身后叫道:“老爷,奴婢已经仔细找过了,只找到了这张字条……”

    宋无顿住身形,折返回来,一把抢过丫鬟手中的字条,叱道:“既有字条,为何不早说?存心气死老爷我吗?”

    那丫鬟噤若寒蝉,不敢搭腔。所有人都知道,宋无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看得可是比命都重要的。

    打开那张折得整整齐齐的字条,宋清娟秀中又带着刚劲风骨的字体跃入眼帘:“爹爹,女儿随秦三公子去逛京城了,今天日落前必定赶回,请爹爹不必担心。清儿字。”旁边还有两行鬼画符般的字迹:“龙吟公安否?小侄秦三有礼。清儿来京城日久,却未曾见识过京中繁华,小侄斗胆,带清儿逛一日京城。小侄武功盖世,安全方面不成问题,请龙吟公务必安心。”落款处画着一个乱篷篷的野人头像,正呲牙大笑。

    龙吟公气得三尸神暴跳,跳脚大叫道:“秦三,我要你血债血偿……偿……偿……咳咳咳……快过来给老爷我捶背……岔气儿了……”

    ※             ※             ※             ※

    踏着清晨时分那微凉的晨露,三少牵着宋清的小手,徒步行走在京城最繁华的小前门大街上。

    此时虽还是清晨,可是小前门大街两旁的店铺都已经打开门面开始做生意了,早点铺子、酒楼、茶楼、客栈此时生意都红火得很,一笼笼热腾腾的包子刚端出来就卖得精光,一根根刚出锅的油条麻花也在出锅的瞬间就被抢空。

    为免麻烦而穿着男装的宋清,嗅着空气中的油烟味和各类早点的香味,兴奋地就像个小孩子一般,蹦蹦跳跳地走着,不时挤进人群中去买些小东西。一个小笼包啊,一根小麻花啊,一块豆腐干啊,一只卤鸡蛋啊什么的,买了就往嘴里塞。

    看着宋清吃得小嘴和小手上沾满了油腻,三少好奇地问道:“你死的时候一定没吃顿饱饭吧?要不怎么像饿鬼投胎似的,逮着什么吃什么?”

    宋清瞪了三少一眼,道:“你知道什么?从小啊,我就很少有机会出门。就算出门呢,身前身后也是呼啦啦一大群人,从来没这般自由过。要吃这些小东西那更是不可能,爹爹说这些东西不干净,油也不好,吃了对身体不好,所以根本就不让我吃。我上辈子可是最喜欢吃这些街边摊档上的小吃了,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怎能不一次吃个够本呢?现在不吃,以后可就没机会了哦!”

    三少看着宋清雀跃的样子,心里却感到一阵酸楚。她只剩下三年的生命,确切地说,是两年零九个月的生命,每过一天,她的生命就会消逝一点。

    三少不由又想到了昨晚与宋清谈天时,宋清说起的那一句话:“既然你要逐鹿天下,如果想娶我,便用大秦的江山作为迎娶我的聘礼吧!反正我的命不会长久,这江山终究也是你的。”

    那时候,看着浅笑嫣然的宋清眼神中蕴着的淡淡凄婉,三少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三少后来又问了宋清一句:“你……真的肯嫁给我?”

    宋清道:“反正也给你亲过了,手也给你拉过了,嫁给你又有何不可?其实对我来说,嫁给谁都一样,与其嫁人,倒不如不嫁,在有生之年多陪陪疼我爱我的爹娘。但是你既想娶我,我便给你这个机会。而且……”

    “而且怎样?”

    宋清神情复杂地看了三少一眼,淡淡地道:“而且也只有你这般拥有很多女人的男子,才不会因我之逝而心痛。就算你真对我有情,会真正心痛,也会因其他女子的吸引,而忘了自己的痛苦。那样的话,我便不会因未能陪你走完这一生而惭愧……”

    听到这句话时,三少破天荒地生出了一种想哭的感觉。

    谈了半夜,两人在宋清床上相拥而眠,却什么都没做。这是三少首次美女在怀却未曾乱来,连三少都对自己钦佩万分。

    今天一大早,趁着天还未亮,宋府诸人还没起床,三少便带着宋清潜出了宋府,带她来逛这可能是大秦帝国所在的星球上,最最繁华的天京城。

    两人在小前门大街上一直逛到午时过后。看看天色,太阳已经渐渐移到头顶上了,宋清吃多了小吃肚子还不怎么饿,可是三少却没怎么吃那些小玩意儿,到这个时候,腹中已是空空如也。

    两人携手走进了一家装璜华丽的酒楼,上了二楼找了个视野最好的靠窗包厢。

    伙计沏上香茶,服侍两位客官坐好之后,三少又摆出败家少爷的本色,一张千两的银票往桌子上一摆,大声道:“先来碗鱼翅漱漱口,最好最贵的酒菜随便上,把这桌子摆满,少爷我今天要大开吃戒!”

    伙计愣愣地看着三少,问了一句:“公子爷,您要几副碗筷?”

    三少道:“两副啊!你还有点儿眼力界儿吗?这不就我们两个人吗?”

    那伙计连连点头:“对不住了公子爷,小的还以为公子爷您还有朋友要来,恕小人多嘴了!小人这就照吩咐去办,您先等着,漱口的鱼翅马上到!”

    “等等!”三少唤住伙计:“银票拿走,多的不用找了,算你的小费。”

    那伙计顿时晕头转向,险些栽倒。他们这酒楼,虽然是极高档的了,可是一桌酒席摆下来,最好最贵的菜色上齐,再加几壶好酒,至多至多六百六十六两银子,那剩下的三百四十四两还不全归他了?

    大发横财的伙计没口子道谢,近乎飘一般地出了包厢。

    看着伙计神魂颠倒的样子,三少不由大笑不已。宋清白了三少一眼,道:“你给这么多钱干嘛呢?”

    三少正色道:“当然是显摆来了,摆阔来了!第一次请你吃饭,怎么都要做点面子上的功夫吧?”

    宋清撇了撇嘴,道:“浪费。你要有这么多钱,怎地不去捐款赈灾?好多老百姓连口饱饭都吃不上,要不然怎会有人造反?”

    三少点头道:“说得有理。但是你认为,如果我把我的钱全都捐出去赈灾的话,就比如我捐一千万两白银吧,最后能有多少落到受灾的老百姓手里?如今朝廷的**你是知道的,这大额捐款是必须通过官府接收发放的,上下级层层盘剥之后,最后能落到老百姓手里的,能有个十分之一就不错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受灾老百姓能分文不少得到捐款吧,他们又能拿钱买些什么?在每年受水灾旱灾最重的那些省份,一两银子还不如一两大米实惠。可是我能用钱买了米面之后,运去那些地方发放吗?不能,官府会治我一个屯积粮食,意图谋反的罪名。就算能讲清楚,我收集的粮食,也会被官府征去,以代为发放之名,行贪污盘剥之实。

    “既如此,我又何必要出钱去养肥那些贪官?还不如为这些开馆子的老板伙计增加点收入,至少这钱是直接落到了他们手中的。”

    宋清嗔道:“你净讲些歪理,这怎能作为不捐助百姓的理由?”想了想,宋清又道:“不过细想起来,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大秦帝国官场**成这个样子,就算真捐钱,也只是养肥贪官,老百姓根本得不了半点实惠。”

    三少喝了口茶,慢悠悠地道:“所以说,捐赠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让老百姓真正过上好日子,就必须国家安定,政治清明,官员廉洁。现在大秦帝国哪一点都沾不上,所以也是到了该亡的时候了。若我君临天下,嗯,倒是可以效仿前世地球上,搞一个救助基金,由最刚正不阿、廉洁奉公的官员管理,允许下面办事的小抽一点油水,但是绝不可过多,否则必严办。”

    宋清笑道:“照你这么说,倒是不觉得贪有什么不对了?”

    三少摇了摇头,道:“世人趋利,若想真正杜绝贪污**又谈何容易?官官相卫历来是官场上心照不宣的事实,就法刑法再严苛,也绝不了人的贪欲。所以,只能因势利导,不能强行堵杀,否则必然生乱。别忘了,这是帝王家天下的封建社会,朝代可以更替,可是社会制度的改革,却是不可能的。改革制度,还需要漫长的岁月,或许在我们千年之后,会有人能慢慢完成这一壮举。”

    宋清笑道:“听你说得头头是道,小女子敢问公子,以前是学哪一科的?”

    三少自负地一笑,道:“哲学。敢问清儿姑娘,以前又是学什么的?”

    宋清微笑,道:“主修经济管理,辅修新闻。”

    三少讶然道:“不简单啊!这两科,可都是实用类的啊,比起我那谈起理论头头是道,实际上却派不了多大用场的哲学,在大秦帝国这样的社会,可是强了许多啊!”

    学经济管理和新闻的,必然要学政治经济学,确是比较实用的学科。

    宋清对着三少拱手笑道:“三少爷过奖,小女子才疏学浅,哪比得上哲人的思想深遂?三少爷文武双全,不仅理论水平过人,而且一身武功也是万人敌,小女子佩服佩服!”

    两人相互吹捧一番,对视一眼,不由同时捧腹大笑起来。

    三少拍着桌子说:“过瘾过瘾,这些话也只能跟你说了,憋了这么多年,还没遇上一个能讲这些话的人,可把我憋坏了!”

    宋清笑道:“我还不是一样?若跟别人说起这些话,谁能听懂,谁会相信?”

    两人谈笑中,酒楼的伙计们已经开始上菜了。每上一道菜,便有个伙计扯着嗓子大声通报菜名及原料、特色、吃法,看起来也颇像那么回事,不愧是京城中的大酒楼。

    不多时,酒菜上齐,色香味俱全的各类佳肴挂了满桌,七种不同的上好美酒也各上了一壶。三少挥退准备服侍二人用餐的伙计,关好包厢门,给宋清和自己各斟上一杯酒,道:“清儿姑娘请自便吧,我就不招呼了,都快饿死了,得好好大吃一顿。”

    还没动筷,便听包厢门外传来一把声音:“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最好最贵的酒菜摆满一桌!站住,这一千两的银票拿走,剩下的不用找了,算你的赏钱。”

    宋清笑道:“看来又来了个跟你一样好显摆的……”说话间一看三少,只见三少浑身僵硬,那筷子也伸不出去了,只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