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花开堪折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你怎么了?”宋清好奇地问。

    三少一言不发,忽然霍地站起,扔下筷子,迈开流星大步朝着包厢门走去。

    宋清忙站了起来,跟在三少身后,她倒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在她印象中天塌不惊的秦家三少如此失态。

    推开包厢门,三少向着那声音传来的一座包厢走去。透过那包厢虚掩的门扉,可以看到隐约的人影。

    三少越靠近那包厢,身子便抖得越剧烈。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但是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当年那在悬崖边上,双臂大张,仿佛凤凰一般飞翔而下,挂着满脸开怀笑容的玉颜。

    那一滴滚进了他嘴里的滚烫液体仿佛仍在舌尖,那苦涩中带点清甜的味道渗入骨髓。人生在世,最难忘的就是生死相随、不离不弃的恩情,纵使岁月流逝,纵使沧海桑田,人间也自有那份真情亘古长存。

    站在包厢门间,三少停住了脚步,仰天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渐渐稳定了情绪。

    宋清则跟在三少身后,好奇地透过门缝打量、猜测着包厢里的人的身份。

    此时包厢里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谁在外面?”

    润了润有些干涩的喉咙,三少用尽量平缓的声线说:“可是大表哥吗?小弟是阿仁。”

    包厢里陡然变得无比寂静,正当宋清觉得这寂静可能要持续到天长地久之时,里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声响。

    那是桌椅碗碟摔倒碎裂时的声响,伴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及衣袂带风声。接着包厢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穿着男装,个子异常高挑,只比三少稍矮一点的女孩子出现在门前。

    宋清站在三少身后,好奇地看着这女孩子。

    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长相很有阳刚之气,长短宽窄都恰到好处的剑眉,高挺的鼻梁,面部线条有如刀削,充满了雕塑感。

    但是如此阳刚健美,有如最完美的雕塑一般的面部,却有着一双很女人的眼睛。配上了这双很女人的眼睛之后,宋清陡然发觉,这女子竟是一位很漂亮也很有气质的美女。

    而在这美女身后,跟着一个有着一部络腮胡子,面貌看上去很憨厚,身高近两米,身上肌肉发达得撑满了整件外衣,仿佛要将衣服给撑爆一般的强壮男子。

    此刻,那阳刚的美女与三少面对面站着,那双漂亮妩媚得令同为女人的宋清也乐意多欣赏一阵的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水汽。

    而三少,则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目光灼灼地看着那美女。

    “一遇秦仁误终生……难道,这家伙没有吹牛?”宋清看了看那美女的神情,又看了看三少的样子,心中惊疑不定。

    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三少柔声道:“表姐,一别三年,可还好吗?”

    这与三少面对面站着的,正是三少的表姐铁轩轩,而那貌似憨厚的强壮男子,正是三少的大表哥铁戬。

    向来天塌不惊的三少,也只有在听到铁轩轩的声音之后,才会表现得如此失态。悬崖旁那舍身一跃,含笑飞翔时生死相随的挚情,纵是铁石心肠也会深深感动。

    “阿仁……你……”哽咽的喉头已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三年等待的希望在此时实现,少女不顾一切地扑进少年怀中,不会因哀伤而哭泣的少女在少年宽厚的胸膛里,因喜悦淌出滚烫的泪珠。

    此时无声,更胜有声。

    宋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这对旁若无人相拥在一起的男女,有些不忿地道:“这……这叫什么事儿?”

    “很感人是吧?”铁戬不知何时到了宋清身旁,用很有些感触的语气说:“我这个宝贝妹妹,大家从小都没把她当女人看,就连我爹,也总说她嫁不出去。可是你看看,她现在这样子,不是很女人吗?”

    宋清置若罔闻,忿然道:“是很感人,可是秦仁这家伙,明明是带我逛街来着,现在却当着我的面和美女拥抱。好歹也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背着我拥抱吧?”

    铁戬呵呵一笑:“姑娘,你和阿仁认识了多久?你可知我妹妹又跟阿仁认识了多久?算起来,他们两个是真正的青梅竹马。虽然我不清楚,我妹妹跟阿仁是什么时候产生了感情,可是在阿仁生死不明的三年里,我妹妹浪迹天涯,四处寻找阿仁的下落。所有人都以为阿仁已经死了,只有我妹妹不相信。只有她相信阿仁还活着,也正是这个念头,支撑着她活了下来。你说,她有没有资格让阿仁拥抱,阿仁又该不该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拥抱她?”

    宋清若有所失地点了点头,道:“情真一片,至死不渝。她的确有资格。”

    铁戬又道:“还有,姑娘,我可得提醒你,阿仁是个标准的花花公子,风流恶少。被他骗了的良家女子可不少,你得小心一点,莫着了他的道儿。”

    宋清笑道:“多谢提点,不过阿仁是个什么人,小女子已经知道了,谅他也不会对我乱来。”

    昨晚相拥而眠,三少却未对她做出任何过份的事情便已可证明,宋清在三少心中占着极为特殊的位置。美女易得,知己难求,尤其是像宋清这样与三少有着相同经历的知己,这个世上,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了。三少即使有再多的女人,对宋清也会大不相同的。

    这一点,宋清有着相当的自信。

    ※             ※             ※             ※

    有酒,狂饮,大醉。

    铁轩轩的性格注定不会有许多儿女情长的绵绵情话,深知她性情的三少也不会多费唇舌。三年的经历三言两语一笔带过,兄弟对饮,姐弟碰杯,三年的思恋酿成美酒,含笑带泪,酒到杯干。

    三少又醉了,出酒楼时步覆已然开始踉跄。铁轩轩也醉了,甚至连铁戬都醉了。

    唯一没醉的,只有宋清。但是三少三人,她却一个都扶不起。扶了这个,又倒了那个,放下这个跑去扶另一个吧,第三个和第一个都一头栽倒在地,甚至连她自己,都险些被带倒。索性一个都不扶,由得他们在地上摸爬滚打,悠然自得地走在一旁,东张西望,装作不认识三个醉鬼。

    三少与铁轩轩勾肩搭背,互相搀扶。两个人四条腿时常纠缠在一起,同时栽倒,然后两人坐在地上相视大笑,浑不理周围的人看傻瓜一般看着二人。而铁戬,则是哼着小曲,迈着醉步,走两步晃三下,走五步倒一次,却也自得其乐,陶醉其中。

    看了三个醉鬼一眼,宋清无奈地叹了口气,掏出六锭银子,道:“来六个人帮忙扶一下这三个醉鬼,每人十两赏银。”呼啦一声,街道两边本对三个醉鬼避之犹恐不及的行人们顿时围上一大群,一个个争衔恐后地道:“我来我来!我天天喝汇仁肾宝,身子骨强壮得很!”

    “我来吧,我天天用印度神油,力能拔山!”

    “让我来!今天早上刚刚吃过伟哥,谁能比我更强壮!”

    ……

    争先恐后的人群险些把宋清挤倒,还没点出扶人的人来,宋清手上的六锭银子已经不知被谁抢走了。围着宋清的诸人见宋清手上没了银子,呼啦一声跑得一干二净。

    宋清看着自己被挤得脏兮兮,还被扯破了几处的衣服,气得一跺脚,叫道:“京城中人素质怎地这般差?拿了钱还不办事!气死我了!”

    宋清正在生闷气时,一辆四轮马车突然自后行来,在宋清身旁停下,车帘被一只纤纤玉手掀开,一张未着粉黛,却生得清纯甜美到了极致的俏脸探了出来,两只乌溜溜地大眼睛看着宋清,那樱桃小嘴儿微张,用脆生生娇滴滴的声音道:“这位姐姐为何如此生气?”

    宋清看了那少女一眼,顿觉这少女生得实在讨人喜欢,漂亮不说,眉眼中那种清爽的感觉更是让人一看便心旷神怡,便犹如欣赏一件上天造成的艺术品般。

    宋清是带着记忆转生的人,欣赏水平自然奇高。看了那少女之后,宋清心中暗叹:“这小姑娘长得也太漂亮了,前世的那些电影明星,能及她万一就不错了。”不知不觉,宋清用上了老成的语气,却未发觉,若论实际年岁的话,自己与那少女也只是相差仿佛,兴许比她还要小上一点也不一定。

    边欣赏着,宋清边指着还在大街中央摸爬滚打的三少等人道:“还不是因为那三个醉鬼?我出钱请人帮忙扶他们,谁知道钱被人抢走了,帮忙的人一个都没留下。你看,连衣服都被人扯破了。这京城的治安怎地这般差?天子脚下的人怎地也这般野蛮?”忽像醒起了什么似的,惊诧地道:“你怎地叫我姐姐?我分明穿着男装的……”

    “姐姐生得这般漂亮,又有哪个男人能长成姐姐这般了?至少小妹是没见过的。”那少女浅笑一声,继续说道:“姐姐兴许是碰上地痞无赖了吧?京城中人也同其它地方一样,无赖虽少,但还是有的。姐姐不必生气,小妹正好无事,这马车也颇宽敞,就让小妹送姐姐和姐姐的三位朋友一程如何?”

    宋清犹豫不决地看了看那少女一眼,道:“你的马车这般漂亮,那三个醉鬼一身酒气,说不定还会呕吐,弄脏了你马车怎办?”

    那少女笑道:“无妨,助人乃快乐之本。”

    宋清点了点头,道:“那就多谢妹妹了。只是那三个醉鬼现在烂醉如泥,身子沉重得很,姐姐是没力气把他们搬上马车的。”

    那少女对着赶车的车夫道:“胡叔叔,请你帮这位姐姐把她三位朋友搬上车来吧?”

    那戴着斗笠,身躯看上去有些枯干的车夫嗡声嗡气地道:“二小姐,这几人来历不明,又当街烂醉,恐怕……恐怕大人知道了会责怪小姐的。”

    那少女道:“无妨。你不说,我也不说,父亲怎会知道?就算今日有熟人看到了,传入了父亲耳中,父亲知我是助人,也不会怪罪于我。”

    胡车夫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这便去。”说罢跳下马车,走到三少等人身前,一把提起铁戬扛在肩膀上,然后两手分别提着三少跟铁轩轩,大步朝着马车走来。

    宋清看得目瞪口呆。铁戬身高两米上下,铁塔一般的汉子,三少也是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子,铁轩轩也在一米八左右。三人任何一个都比胡车夫要高,论重量起码可以改六个胡车夫,却被他如此轻松地,像提小猫一样将三少或扛或提,还能健步如飞,这其貌不扬的车夫,看来是个高手!

    看着宋清一脸惊讶的样子,那少女笑道:“姐姐不必惊讶,胡叔叔是小妹的贴身保镖,小妹出门,都是由胡叔叔照顾的。他的武功,在京城之中可是算得上一流好手的。”

    说话间,胡车夫已经将三少等人提上了马车。宋清也上了车马,进了车厢一看,只见车内果然宽敞,装饰也颇为典雅精致,还点着上好的紫檀香。

    胡车夫将三个醉鬼扔在车厢内的地板上,便出去赶车了。那少女请宋清坐到她身旁,笑吟吟地道:“小妹姓华名蓉,家中长辈亲友都唤小妹蓉儿,姐姐也如此称呼小妹吧。对了,还未请教姐姐大名呢!”

    宋清笑道:“我姓宋,名清。”

    华蓉讶然道:“姐姐可是龙吟宋公的独女宋清?”

    宋清点了点头,笑道:“正是。不知蓉儿妹妹何以知晓姐姐身份?”

    华蓉顿时满脸崇敬地道:“姐姐才名远近闻名,昔日姐姐还在岭南时小妹便已得闻大名,却因身处京城,一直无缘得见。后来得知龙吟公一家到了京城,小妹常缠着父亲,要父亲带小妹去拜会姐姐,家父却因俗务缠身,一直没有闲暇。没想到今日却能偶遇清姐姐,小妹真是三生有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