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虎啸弑君记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郦妃有些惊奇地道:“不会吧,至尊您是天下无敌,连‘遮天手’秦逍遥和‘化铁手’铁空山联手都无法胜您,这天下怎可能还有人连您都不能必胜?”

    西门无敌缓缓地道:“你自小在本门长大,应该记得,当年四大魔头横行本门的时候,他们的武功、势力该是多么地强盛!可是十三年前魔门那一场剧变,‘天魔流星’和‘地魔无情’伏诛,‘岁月不饶人’与‘幻魔真君’仓皇逃窜,隐迹江湖十年,直至三年前因秦仁的出现才再出江湖。

    “四大魔头何等人物?当年他们四人联手,本尊因尚未悟透‘灭神心经’与‘诛仙宝箓’,即使本尊与师尊联手,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今时今日,本尊神功早已大成,亦无法一击灭掉‘岁月不饶人’与‘幻魔真君’,他们在本尊手下仍可走过七招左右。若二人联手,则可撑得更久。

    “可是在当年,四大魔头的全盛时期,却有一人,能独力攻破四大魔头的合击阵势,三招就杀掉‘天魔流星’与‘地魔无情’,令‘岁月不饶人’与‘幻魔真君’不敢恋战,仓皇败走。这等高手,你说本尊怎能轻言必胜?”

    郦妃奇道:“至尊,此事阿郦倒是听说过的。可是那击败四大魔头的高手,不是老教主请回来助阵的吗?怎地会是宫里的人?”

    西门无敌轻轻摇了摇头,道:“那高手倒不是本尊师尊请回来助阵的,而是主动来给我们帮忙的。四大魔头坐大,本门势力遍及全国,身为大秦帝国的皇帝,嬴圣君又怎会容忍不受他控制的本门横行江湖?十三年前那个大年夜,本门内乱,四大魔头败亡二人,另二人出逃,江湖白道趁机围剿本门各地分坛,三宗五堂折损大半人手,本门从此一蹶不振,足足十年时间才发展起来,这一切,其实都是嬴圣君暗中操纵!那高手,实则是嬴圣君的贴身侍卫。”

    三少听到这里时不由大吃一惊,三年前与乔伟、黎叔说起这件事时,三少还以为那三招击杀天魔流星与地魔无情的神秘高手应该早就死了,没想到却是在这京城皇宫之中。

    难怪西门无敌不敢杀当今皇帝取而代之,原来这世上还有他对付不了的人。

    只听那郦妃又说道:“但是阿郦在宫中三年,怎地从未见过那贴身侍卫?”

    西门无敌轻笑一声,道:“那人武功通神,又岂是你能发现得了的?再者,如今嬴圣君不出宫门半步,对天下事早已失去了掌握,又没人来刺杀嬴圣君,那人又哪有现身出手的机会?更何况,当年那人如今应该已经死了。”

    “既然那侍卫已经死了,至尊何不对嬴圣君出手?”

    西门无敌摇头道:“那侍卫虽然已死,但是他的接替者还在。嬴氏当年还是诸候的时候,便得了部奇典,名为‘真龙宝鉴’,据说是世上最强的武功。但那‘真龙宝鉴’修炼起来对人体的损伤奇大,凡修炼此功者,均无法活过三十岁。

    “因此,嬴氏自家并不修炼此功法,专找一些资质奇佳的幼童来修炼,辅以珍奇药物,令其十一、二岁时便有江湖超一流高手的水准。而到了二十左右,便可功法大成,无敌天下。本尊想十三年前那高手表现出来的实力,当已无敌天下。现在又过了十三年,那人该是已超过三十岁死了。

    “但是嬴氏每十年便会培养一批这等高手,虽然最后成功的绝不会超过一个,可是算起来,这一代的侍卫也应该早就养成了。每当本尊接近养心殿的时候,便会感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仿佛有一头极为凶险的猛兽,正盘踞于养心殿之上,对着周围所有的人虎视眈眈。所以本尊猜测,那侍卫一直就在养心殿中,暗中保护着嬴圣君。”

    三少听得欣喜若狂,没想到这次夜入深宫,竟然可以知道如此之多的秘密,看来冒点险的确值得。

    郦妃顿时羞红了脸,道:“若依至尊所言,那他每天岂不是……岂不是可将阿郦与嬴圣君亲热的情形尽收眼中?该死,阿郦施展媚功之时那情态何等地不堪入目,现在却被旁人看了去,这……这如何是好?”

    西门无敌淡淡地一笑,道:“阿郦,在本尊面前,何必作这小女儿姿态?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可是最喜欢旁人偷窥你与男人交欢的。偷窥的人越多,你便越是兴奋。”

    阿郦顿时娇羞无限地撒娇道:“至尊,你怎能这般说人家?人家不依啦……”

    三少和秦霓儿顿时恶心地直想作呕,若不是忌惮西门无敌,两人恐怕早已冲了出去,一人行毒杀万遍之举,一人行先奸后杀之事了。

    西门无敌笑道:“好了阿郦,今晚到此为止,你回养心殿去罢!嗯,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时机正好,本尊杀了嬴圣君便是。”

    郦妃奇道:“至尊,您刚才不是说,那养心殿中有嬴圣君的贴身侍卫,不便下手吗?怎地现在又起心杀嬴圣君了?”

    西门无敌道:“因为……今日有客,助我西门!”

    说话间突然转身,正对着三少与秦霓儿藏身的柱子,竖起食指,轻轻一指点出。

    这一指看似没有发出任何气劲,一点指风破空的声音都没发出,甚至连空气都未曾给指劲破开,产生哪怕一丝轻微的波动。他这一指,就好像一个全无武功的人点出来一般,看上去半点威势也无。

    但是三少与秦霓儿却是大惊失色。

    三少如今何等境界?西门无敌这一指点出,三少便知西门无敌的指法已到了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最高境界!

    无暇思考追究西门无敌究竟是怎样发现他们的,三少与秦霓儿闪电般纵身后退,想循原路退回。

    “轰!”一声巨响,三少与秦霓儿原来藏身的那根铜柱下半截突然像受到了巨力打击一般,碎成了漫天铜粉,那管状通道顿时剧烈震荡起来。

    正与三少一起往后疾退的秦霓儿脸色一变,喝声:“不好!”反手拉住三少,不退反进,向着那已经给打出一个大洞的出口冲去。

    三少还没来得及询问,便听一阵尖利的细物破空声响起,回头一看,只见通道壁上的夜明珠给那一指爆发的劲力震得纷纷脱落。珠子脱落后露出圆形孔洞,无数闪着幽幽蓝光的钢针从孔洞中激射而出,钉得那管道叮铛乱响,火花四溅。

    不想给射成刺猬的三少与秦霓儿不得不变退为进,冲出了通道,但这样一来,二人便正好与西门无敌正面相对!

    三少与秦霓儿站稳身形,正面面对着西门无敌与已转过身来的郦妃。

    只见那郦妃生得千娇百媚不说,全身上下还无一处不散发出诱人疯狂的妩媚妖冶的气质,而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偏偏又有一种难言的清纯。

    小女生的清纯与淫妇的淫荡气质掺合在一起,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令三少在见到郦妃正面的第一眼时,几乎将她认成了九阴圣女。

    但是郦妃显然不是九阴圣女,九阴圣女的气质比她更高贵矜持,淫猥中却又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典雅风范。

    而且不出三少所料,郦妃上身果然也没穿内衣,那大小适中,挺拔浑圆的胸脯上凸起嫣红的两点,在油灯和烛火下散发着朦胧至极的妖媚感。而她小腹下那片若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更让人头脑充血,呼吸急促。

    如果是在平时,见到这样一个存心勾引人的女子的话,三少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扑上去干了再说了。但是现在,西门无敌就在眼前,三少却是连半点色心都无。

    管状通道里不住地响动着珠落玉盘一般的叮当声,无数夜明珠跳动着从通道口滚下,有的珠子上还钉着一些钢针。

    但是三少现在已无心去理那些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了,任由那些珠子跳到地上,滚落一地,将整间大殿渐渐铺满。

    夜明珠幽蓝的光芒渐渐取代了油灯与烛火的光芒,将整间大殿染成幽蓝一片。浑身漆黑的西门无敌在这等环境中显得更加阴森可怖,令秦霓儿不由自主打起了寒噤,慢慢靠到三少身旁,扯住了他的袖子。

    三少此时心中反倒是出奇地平静。在这生死关头,他反倒放下了一切的顾虑,轻松无比地面对着西门无敌。

    他反手握住了秦霓儿的小手,只觉那小手入手冰凉,手心湿滑一片,显然已经渗出了冷汗。转过头,三少对着秦霓儿微微一笑,道:“霓儿,别担心,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好!说得好!”西门无敌拍起了巴掌,他看着三少,语气里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一别三年,想不到三少爷如今已变成一位有担当的男儿汉。比起当年那个玩过女人提起裤子就走的采花贼,却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三少淡淡地一笑,道:“西门无敌,三年没见,你还是这般鬼鬼祟祟。你什么时候能像个男人一样,以真面目示人?”

    西门无敌道:“西门曾经说过,只要你们有让我出十二成力的本事,自然够资格看我的真面目。三少爷,你现在有让我以十二成功力对待的本事了吗?”

    三少缓缓抬起了手掌,道:“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西门无敌摆摆手,道:“三少爷,三年不见,西门对你甚是挂念,好不容易再次相见,三少爷何必如此对待西门呢?你可知道,当年你跌落悬崖之时,西门心中是何等想法?西门想的是,世上没了你三少爷,必定冷清不少。我西门失去了三少爷你这个好对手,人生也必定寂寞不少。后来得知三少爷你重出生天,西门欣慰无比,得到消息的那个晚上,西门为三少你多喝了三杯酒,险些醉倒。三少爷,现在时间还早,杀嬴君也不急于一时,何不与西门叙叙旧呢?”

    三少冷哼一声,道:“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之间,必定有一个躺下来!西门无敌,出手吧,少爷我接着就是!”

    西门无敌缓缓摇头,语带失望地道:“三少爷,你何必如此急着要跟西门分个胜负呢?难道三少就不想知道,西门是怎样发现三少爷的?”

    三少道:“不必你说我也知道。想来我与霓儿刚刚打开殿顶的机关入口时,你便已经知道我们进来了。凭你的功力,我和霓儿在殿顶上讲的话,你想必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西门无敌点了点头:“三少爷猜得没错,西门的确一早就知道你与霓公主进来了。只不过却不是你们上这虎啸殿顶之时,而是从你们进宫起,西门就已经发现了你们的踪迹!那么三少爷可愿猜上一猜,为何西门不及时揪出三少爷,反倒说了如此之多的机密给三少爷知晓?”

    三少愤然道:“想来是你认为杀我跟霓儿易如反掌,不怕被我们听去了机密!”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猜错了。西门本以为三少天纵奇才,任何事情都是一点就透,没想到三少也有出错的时候。西门之所以不怕被三少知道那许多秘密,实是因为,那些秘密根本就不算秘密。今晚之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今晚这些秘密,只要嬴圣君一死,一切的秘密就变成了废话。所以,西门才无惧被三少知晓。更何况,西门这次并没有打算杀死三少。”

    三少冷笑一声,道:“你少跟本少爷打马虎眼。你不想杀本少爷?那何必要留下本少爷?让本少爷和霓儿好好离开不是很好吗?”

    西门无敌摇了摇头,笑道:“三少错了。西门并非不愿让三少离开,实在是因为,今日杀嬴圣君一事,还需三少鼎力相助啊!”

    三少脸色一变,道:“你究竟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