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虎啸弑君记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西门无敌没有回答三少,他看了郦妃一眼,道:“阿郦,你是用什么理由来虎啸殿的?”

    郦妃嫣然一笑,道:“回至尊,阿郦每天都会来虎啸殿一次,对嬴圣君说的理由,自然是来亲自清扫这镇守镇国之宝的大殿,以显尊重了。对了,每次阿郦来时,都有两名由本门迷天宗一代弟子充的大内侍卫随行,现下他们正候在大殿外。”

    西门无敌嗯了一声,又道:“那么,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两名弟子到养心殿通知嬴圣君,需要多久的时间呢?”

    郦妃笑道:“回至尊,那两名一代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快剑手,轻功自是十分出众的。五十丈的距离,只需十次弹指的时间而已。若是就地呼唤的话,嬴圣君听到了呼声,他心念阿郦的安危,想来必会在第一时间赶到。以嬴圣君的功力,三次弹指的时间就够他赶过来了。”

    西门无敌笑道:“若是嬴圣君来此的话,想必他那贴身侍卫也不会不到。嗯,就是不知,嬴圣君是否会启出虎啸了。”

    郦妃笑道:“若是秦家三少能缠住那大内侍卫一时片刻,嬴圣君必不是至尊的对手。到时候,由不得他不启出虎啸了。”

    西门无敌笑了一声,转对三少道:“莫非到现在三少爷还没明白西门的意思吗?”

    三少神情凝重地盯着西门无敌,道:“你想借郦妃来诬告我?”

    西门无敌哈哈一笑,道:“是不是诬告三少心里自然有数。深更半夜探此深宫,别处不到偏偏到这虎啸殿中,三少难道敢说不是对虎啸心存想法?”

    三少深吸一口气,摇头苦笑:“西门无敌,你好厉害。本少爷初进宫你便发现了本少爷,本少爷与霓儿关于虎啸的谈话你想必听得一清二楚,所以你并不声张,提前与郦妃到虎啸殿等候,等我们自投罗网,再设下这毒计……西门无敌,你好深的心机,好阴的计算!”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过奖了。西门也不过是仗着武功比三少高一点点,对三少的行踪了解得透彻一点罢了。若是三少与西门一般高强的话,西门这计对三少自然是无用了。”

    三少冷笑道:“但是,你是否过于托大了一点?就算你真的唤来皇上,你觉得我会帮你缠住他的侍卫?他那侍卫武功通神,连你都不敢轻言必胜,少爷我就算真的如你所愿,与他交手的话,你觉得少爷能撑过几招?”

    西门无敌道:“三少爷于乌云城中以一己之力击破两万八千叛军,斩首两千余,余皆俯首臣服。西门观三少如今的境界,已达天人合一之境,三少又何必过于菲薄?凭三少现在的功力,与西门交手也可撑满百招。那侍卫就算比西门厉害,三少只要不拼命,勉强撑五十招不成问题吧?三少又有霓公主在侧相陪,那侍卫看在霓公主的面子上,想必会对三少手下留情,三少便又可多撑二十招。七十招的时间,足够西门逼嬴圣君开启虎啸了!至于三少会不会与那侍卫交手……”

    西门无敌看了郦妃一眼,笑道:“这个恐怕就由不得三少爷了!”

    郦妃浅笑一声,伸手拨乱自己的头发,然后哧哧几声将她那透明露三点装扯出几道破口,露出半边白花花、颤巍巍的胸口,以及小腹、大腿等要害部位。末了,她又用指甲将自己胸上、胸脯、小腹刮出道道瘀痕,笑道:“三少爷,不知嬴圣君看到这般情形,会不会让人杀了三少爷呢?三少爷又会不会甘心引颈就戮呢?”

    三少顿时脸色变得铁青,秦霓儿在旁愤然道:“好不知耻的女人!竟出这种手段陷害三少!你半夜出门,内衣都不穿,要是让我父皇看到你这德行,他会信你才怪!更何况,有我为三少作证,你们陷害不了他的!”

    郦妃掩嘴娇笑道:“小妹妹,你知不知道?其实穿这身衣服,是嬴圣君的要求呢!你身为他的女儿,却不知道他的嗜好。他可是很乐意自己的女人脱得光光给其他男人看的呢!再说了,这宫里边儿,除了侍卫就是太监,又哪有其他男人了?那些侍卫自然是不敢正眼看我的,而太监么,就算让他们看了又有什么关系呢?至于你替三少作证……呵呵,你想过没有,若你真的还得你父皇的宠爱,为何这三年来,连想见他一面都不得?”

    秦霓儿脸色煞白,摇头喃喃自语:“不会的,不会的……我父皇还是会相信我的……”

    西门无敌笑道:“好了,这该说的话也都说完了,接下就该办正事了。三少爷,准备一下吧,那侍卫的手段,可是厉害得紧。无招无式,却拳可崩山,脚可裂地。要是让他碰着一下,就算三少你身着宝甲,也得筋折骨裂!”

    说罢朝郦妃微微点头,郦妃猛地往西门无敌身上一扑,满脸带笑,嘴里却发出被十八条大汉**般的惨叫:“来人哪!有刺客!啊,救命啊!不……不要过来,我跟你们拼了……快来人哪……”

    凄厉的声音刚刚发出,便听虎啸殿外响起两声浑厚的,极有穿透力的大叫:“不好了!快来人,有人闯进了虎啸殿,意图强夺虎啸,污辱郦妃娘娘,快来人呀,啊……啊……”

    最后的两声“啊”,却是在模拟惨叫,看来殿外那两个迷天宗的魔门弟子,配合十分到位地做了全套戏份。

    西门无敌抱着郦妃,看着三少,语带笑意地道:“三少爷,嬴圣君就快来了。做好准备吧!”说话间将郦妃猛地往三少这边掷来,郦妃在空中发出阵阵惊呼惨叫,直往三少身上撞来。

    三少拉着秦霓儿往旁边一闪,谁知那郦妃却像灵蛇一般,全身上下竟柔若无骨,在空中转了一圈,便又向三少追来。

    三少心中恼恨,极想一掌震飞这女人。但若他真是出手打郦妃的话,那罪名岂不是更被坐实?

    正犹豫间,殿外响起一声猛虎般的咆哮:“谁敢动朕的郦妃,谋朕的虎啸,朕灭他十族!”

    咆哮声中,虎啸殿紧闭的大门轰地一声倒了下来,一条身穿明黄色绣五爪金龙长袍,满头白须白发的魁梧身影疾电般掠了进来。

    这人正是千古一帝,始皇帝嬴圣君!

    只见他须发戟张,威武天成,虽然已老迈昏庸,可是此时雷霆震怒之下,却自有一股霸皇的威严。

    此时郦妃正在紧追三少,在大门打开的那一刹,郦妃惊呼一声,一掌拍在自己心口上,喷出一股鲜血,转向大门处飞去,边飞还边吐血。

    嬴圣君掠进殿中,一把接住郦妃,失声惊呼:“爱妃,爱妃,你怎样了?你怎地伤成这样?”

    郦妃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无力地伸出手,抚着嬴圣君的脸,颤声道:“圣上……幸好,幸好……你及时赶到……否则……”

    嬴圣君威武的脸上满是悲愤之色,他抱着郦妃,大声道:“爱妃,是谁打伤了你?是不是他?”说着,他一指西门无敌。

    现在这个环境,一身黑袍,鬼魅一般的西门无敌自然是首选的怀疑对象了。由此可见,穿上一身撑头的衣服,有时候做坏事都不容易被人怀疑。

    郦妃点了点头,道:“除他之外……还有那……那年轻人……他是……逍遥山庄的三少爷……秦仁……霓公主……带他进虎啸殿中……想窃虎啸……妾……拦阻他们……他们便对妾……大打出手……那秦仁……还想污辱妾的身子……”

    秦霓儿大叫一声:“贱女人,你少胡说八道,父皇,你听我说,分明是这贱女人……”

    “住口!”嬴圣君一声虎吼,打断了秦霓儿的话:“朕没你这个女儿!朕对你疼爱有加,如今你却勾结外人,窃我镇国之宝,从即日起,你便是叛国重犯,朕赐你一死,看在父女之情上,你自尽吧!”

    秦霓儿顿时俏脸煞白,晃了两晃,险些栽倒。她摇着头,凤眼含泪,喃喃道:“不,这不是真的……父皇,你怎能为了一个女人,杀你的女儿?不……”

    西门无敌这时阴森森地说了一句:“三少爷,这狗皇帝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不能让他活下去。若是他活下去的话,咱们逍遥山庄满门近万人的性命便算是到头了!小人斗胆,恳请三少爷为逍遥山庄着想,除掉这个狗皇帝!”

    嬴圣君怒吼一声,道:“你们竟想弑君?哼,在这天圣宫中,朕才是唯一的生杀大权决定者!逍遥山庄果然心思不正,亏朕还信任逍遥山庄大少爷秦风多年,并对他委以重任,你们对得起朕吗?”

    三少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百口莫辩了。嬴圣君连他的亲女儿都不相信,又怎会相信他这个外人?西门无敌虽然成功陷害了他,但至少有一句话没有说错,不杀嬴圣君的话,逍遥山庄的确没办法保全了,庄中上下,的确会给嬴圣君下令处斩。

    三少是转生的现代人,骨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忠君的思想。杀个皇帝对他来说,跟杀个跑龙套的配角没有任何区别。最多最多,杀掉皇帝之后,他会小小地骄傲、激动一下。

    但是这皇帝毕竟是秦霓儿的亲爹,毕竟是年轻时有着雄才大略的千古一帝,要让三少动手杀人,三少暂时还没办法下定决心。

    可是嬴圣君却显然毫无顾忌了,他大喝一声:“龙九,替朕杀了秦仁!秦霓儿若敢反抗,连她也一并杀了!”

    三少摇头暗叹一声,对西门无敌道:“这一次,你又赢了。”

    西门无敌却道:“三少爷,不可大意!那龙九想来是第九代嬴氏贴身侍卫,‘真龙宝鉴’威力无穷,千万别大意受伤!”

    嬴圣君冷哼一声,道:“你连‘真龙宝鉴’都知道?看来你逍遥山庄早对朕的江山有所图谋!”又对郦妃柔声道:“爱妃,朕先命人送你回去休息。”

    郦妃抓着嬴圣君的手,摇头道:“不……圣上……您万金之躯……怎能亲身犯险……”

    嬴圣君无比自负地一笑,道:“爱妃,你未见过朕年轻时驰骋疆场的样子。朕这‘霸皇无敌’的称号,可不是平空得来的!来人哪!”

    一声召唤,宁照蒿立即带着大队大内侍卫涌了进来。

    “照蒿,你带几个人,护送郦妃回养心殿休息养伤。把最好的御医都给朕叫来,告诉他们,要是郦妃身上留下半点疤痕,朕便诛他们十族!”

    宁照蒿恭声道:“臣领旨。圣上,这两个小贼何劳圣上出手?让侍卫们杀了就是,圣上万金之躯,实不宜沾染下贱之人的血液。”

    嬴圣君哼了一声,道:“小蒿子,朕知道你一片忠心。只是朕多年没有杀人,天下人都忘了朕的江山是怎样打下来的了!让侍卫们退下,有龙九在,朕绝对不会有半点损伤。更何况,在这虎啸殿中,朕便是天下无敌!”

    宁照蒿道声:“遵旨!”扶起郦妃,与两个小太监一道扶着她慢慢出了大殿,那随宁照蒿来的大队大内侍卫也纷纷退开,退出了殿门之外。

    嬴圣君一步步朝西门无敌走去,身上的气势渐渐发出体外,那真龙黄袍渐渐给气劲鼓起,满头的白发如被狂风吹拂一般,胡乱飞舞起来。

    西门无敌对向他步步逼近的嬴圣君视若不见,只是提醒三少:“三少爷小心,那龙九已经潜伏在旁,随时可能出手攻击!”

    三少略带疲惫地摆了摆手,道:“先管好你自己吧,皇帝老儿的功夫可不是假的。”

    又对秦霓儿道:“霓儿,我不想死,事到如今……咱们只能拼了。”

    秦霓儿茫然地点了点头,道:“我还想活着嫁给你,所以只能拼了。”

    嬴圣君闻言气极,吼道:“龙九,还不动手,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