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虎啸弑君记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在嬴圣君出声的那一刹,西门无敌突然动了!

    他鬼魅般自原地消失,然后幽灵一样出现在嬴圣君面前,轻轻一掌按在嬴圣君的胸膛上。

    一掌按出之后,西门无敌又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回到他原先站立的位置!

    赢圣君的反应也自不慢,在西门无敌一掌按上他胸膛的时候,他飞快地劈出了一掌。但是西门无敌来去实在太快,一记劈空掌劈了个空,将他面前的地板劈碎了大片。

    这须臾之间发生的变故三少瞧了个清清楚楚,他分明看到,西门无敌那一掌并未在嬴圣君胸膛上按实,掌离嬴圣君的胸膛至少还有三分。

    所以嬴圣君虽然一掌劈空,却仍如没事人一般站在原地,冷笑道:“你没吃饭吗?怎地这一掌毫无劲力?连朕的衣服都没震碎,枉你有这么快的身法!”

    三少也觉奇怪,西门无敌什么时候变得喜欢无的放矢了?

    但是现在三少已没有半点闲暇细想,因为一条漆黑的人影已经从虎啸殿顶上扑下,头下脚下如苍鹰一般向他扑来,戴着黑手套的拳头朝着三少当头击下,却没有半点气劲外溢。

    那拳头快得仿佛破空的黑电,拳头刚一击出时便已到了三少的头顶,破空时没有掀动半点空气波澜!

    这样的拳其实正是最可怕的拳,因为所有的力量都已聚集在拳头之上,连半点真劲都不曾外泄,只有在击中敌身之后才会彻底爆发,而爆发之时的劲力绝对是相当可怕的!

    三少知这人便是龙九,左手推开秦霓儿,右掌猛地向上推出。

    他要先试一试龙九的深浅!

    天人合一境界的三少未运功时与普通人一般无二,可是当他出掌之时,全身的功力便在瞬间聚起,连蓄气的前奏都不必。一掌击出,已是十二成功力!

    “霸—皇—令!”低沉的叱咤声中,三少的掌穿越时间与空间,汲取了“岁月不饶人”之精华的掌令时间在三少掌下停顿,融合了“幻魔手”之真髓的掌令空间在三少掌下忽略不计,掌出之时即已击中目标!

    “嗡……”拳掌相交,发出一声低沉到了极点的轰鸣,整间虎啸殿都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三少脚下的黄铜地面给踏出一个齐脚踝深的圆坑,三少的手臂一阵颤抖,虎口裂开,渗出一串血珠,嘴然也溢出一缕血线。

    而龙九则被交击的力道震得向上倒飞,瞬间便已到了殿顶。

    他双脚蹬在殿顶上,那强劲的反震力令他的脚将黄铜殿顶也蹬出了一个深坑。

    龙九双膝一曲,然后猛地弹直,发力狂蹬之下,那殿顶轰地一声破开一个大洞,龙九则借这一蹬之力以更快的速度向三少扑来,仍是一拳当头直击而下!

    西门无敌用惊惶的语气道:“三少爷,小人已经提醒过您了,龙九的拳脚皆有崩山裂地之力,您千万不能跟他硬拼!他的轻功,绝不是少爷您的对手!”

    嬴圣君冷哼一声,道:“先管好你自己吧!”猛地纵身前冲,两掌平平堆出,汹涌的掌劲怒涛一般卷向西门无敌。

    西门无敌凝立原地不动,好像根本没把嬴圣君这两掌放在眼里。

    嬴圣君盛怒之下,将功力提至十二成,眼见那掌劲便要击中西门无敌,嬴圣君忽觉胸口一阵窒闷,然后便听到“砰”地一声爆响。

    嬴圣君的掌势顿时崩溃,身子向后倒飞出去,口中狂喷鲜血。

    他胸膛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彻底粉碎,胸上印着一个鲜红的血色掌印。

    “嬴圣君,我这一掌如何?是否半点劲力也无?”西门无敌冷笑着,身影突然又自原地消失。原来他刚才那一掌虽未按实,但是掌劲已隔空打到了嬴圣君身上,只是未曾爆发而已。

    西门无敌最擅隔空引爆事先种在别人身上的内功,嬴圣君不知究竟,吃了大亏。

    而当嬴圣君给爆发的掌劲震飞之后,西门无敌又使出他那完全无迹可循的“化神虚空”身法,自原地消失之后,又在嬴圣君背后出现。

    嬴圣君现在仍在倒飞,仍未稳住身形。他虽身处空中,却看到了西门无敌消失于原地,但西门无敌移到了哪里,他却是不知道的。

    西门无敌向着嬴圣君的背部点出了一指,无声无息无影无形的指劲瞬间便已击中嬴圣君后背,突破了嬴圣君的护身真劲,在他背上猛地爆发。

    “轰!”一声巨响,嬴圣君背部的袍子作化纷飞的黄蝶,表皮给爆发的真劲刮下大片,鲜血淋漓。

    嬴圣君哇地一声,又喷出一大股鲜血,身子如断线风筝般再度向前撞去!

    而当嬴圣君向前飞撞的时候,西门无敌的身影便又消失于原地!

    “父皇!”这个时候,秦霓儿却悲呼一声,不管她与西门无敌的差距,纵身飞掠向嬴圣君。

    嬴圣君不要她这个女儿,她却不能不理这个父亲!

    皇帝因为儿女太多而淡薄了父女亲情,但是公主却不会因为父亲的无情而忘却这亲情,因为对她来说,她永远只有一个父亲!

    可是秦霓儿虽快,有人却比她更快。

    那与三少拼了一招,正准备拼第二招的龙九,在拳头即将触及三少的掌时,突然收拳,改俯冲为斜掠,闪电般冲向嬴圣君。

    三少顿时长吁一口气。从一开始他就错了,他根本就不该心存试探龙九深浅的念头,因为他与龙九硬拼一招之后,全身的真气便已给打乱,即使想施展轻功与龙九游斗也来不及提气了,只得与龙九继续硬拼!

    第一招硬拼之时,三少便算出龙九只需与他硬拼十招,便可将他逼得力尽而亡!

    西门无敌没有说错,龙九果然拳可崩山!

    幸好西门无敌身法绝世,打得嬴圣君无还手之力,逼龙九回援,这才令三少有机会结束与龙九的硬拼。

    当龙九回援嬴圣君之后,三少迅速调息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将被龙九打乱的真气归入正轨。然后他施展身法,也如西门无敌一般,从原地消失,下一瞬间便出现在秦霓儿身前。

    只是三少从消失到再度出现的时间,比西门无敌慢了整整两次眨眼的时间。

    这两次眨眼的时间或许根本就不算时间,但是在生死悬于一发的决斗场上,这点时间却足以决定胜负生死!

    三少拦回了秦霓儿,他一把抓住秦霓儿,将她往那通道处掷去,喝道:“霓儿,这里任何一人你都敌不过,快走!”

    那管状通道里的钢针早已放尽,秦霓儿给三少掷进那通道中之后,不依不挠地想要再次冲出来,却被一只突然其来的手点在了后心,一股柔和的劲力从她被点处游走全身,瞬间便封住了她几处穴道,令她动弹不得,无法出声!

    然后那只手拦腰抱住秦霓儿,带着她飞快地向那通道上方掠去。

    秦霓儿虽然无法行动说话,可是眼睛还是能看清东西的。她看到,那只手的主人穿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脸被黑巾蒙住,只露出一双光芒四射的眼睛。

    眼睛里的光是剑光,那是只有在某人全力运功之时,才会从他眼睛中冒出来的,可杀人的剑光!

    秦霓儿已经知道了这人是谁,世上只有一人,能用眼睛放出剑光,因为那人根本全身上下每一处都是剑。

    他就是天剑秦风!

    秦风其实并未离去,他一直远远地吊着三少与秦霓儿,因为他不像三少与秦霓儿那般还一路说话,加之他猜想西门无敌藏在宫中,因此行动时格外小心,所以尽管他轻功比三少要弱,反而未被西门无敌发现。

    在三少与秦霓儿给西门无敌逼得现身之后,秦风便进入了那通道之中。待机关暗器放尽之后,秦风便一直潜在通道出口处,等待时机,准备与三少联手除掉西门无敌。

    但是局势的发展超出了秦风的预料,他万万没有想到,西门无敌竟然早就设好了圈套,等着三少去钻。如果秦风那时候现身的话,只能令钻进圈套的人又多一个。

    所以当嬴圣君与龙九都出手之后,秦风仍然潜伏着未作任何行动,他在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务求一击命中西门无敌与龙九二人中一人的要害。

    而且在那种形势之下,杀西门无敌倒不如杀龙九,因为西门无敌暂时并没有杀三少的打算,而嬴圣君却铁了心要杀三少与秦霓儿,如果让嬴圣君与龙九胜出,逍遥山庄便会毁于一旦。

    所以秦风已将目标确定为龙九。

    但是现在显然没办法对付龙九了,因为龙九已经盯上了西门无敌。在秦风看来,若是龙九与西门无敌一战的话,无论哪一方最后获胜,都会胜得相当凄惨。

    而嬴圣君则已被西门无敌重伤,仅一个三少便可要了他的老命。杀了嬴圣君之后,西门无敌与龙九两败俱伤,活下来的那一个,秦风有把握联合三少将其击杀。

    所以,只要龙九对上西门无敌,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秦风与三少都是最大的赢家!

    可是秦霓儿显然不宜呆在这种场合中。嬴圣君毕竟是她父亲,就算做父亲的要杀女儿,做女儿的却绝对不能起伤害父亲之心。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敢不亡!

    但是他秦风却没有这种顾忌。向来淡泊名利的天剑宗师,骨子里却是个非常疯狂的家伙,因为他身上流着‘血手修罗遮天手’秦逍遥的血,因为他是三少的大哥,还因为他曾经发过的那个誓言。

    所以即使是弑君,秦风也敢去做!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带秦霓儿离开这里,只有秦霓儿远离之后,秦风才能与三少放手大杀。

    所以秦风制住了秦霓儿,挟着她出了虎啸殿,飞快地朝着宫外掠去。

    秦风已将速度提升到极限,已达“天道无形”境界的秦风,即使全力施展轻功,却仍然可避过宫里所有侍卫的耳目。因为他是天剑,天地便是他的剑,他在天地之中施展轻功,又有谁能发现得了他?

    论隐藏形迹,与自然融为一体,三少比起秦风都略有不及。三少仅仅是速度比秦风更快,身法比秦风更加诡异罢了!

    秦风的速度越来越快,风声在他耳畔呼啸而过,他现在分秒必争,他必须在龙九与西门无敌分出胜负前赶回虎啸殿!

    很快地,秦风就出了天圣宫,越过城墙之后,秦风将秦霓儿放到护城河旁一丛密草之中,拉下面巾,看着秦霓儿,道:“霓儿,我现在去帮小三,你在这里稍等一阵,我们出来时自会来接你。”

    秦霓儿此时已经能开口说话,但是声音不大,她看着秦风,眼中忽然落下泪来,道:“大哥,你告诉我,我父皇是不是一定要死?”

    秦风默然半晌,转过脸去,不敢面对秦霓儿似地背对着她,道:“我们不杀他,西门无敌也要杀他。我和小三没本事阻止西门无敌杀人,也没有必要阻止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我们与西门无敌是一路的。霓儿,你不是说你还想活着嫁给小三吗?你父皇不死,你们就只能在阴间做夫妻了。对不住了,霓儿!”

    说罢,秦风凌空跃起,在城墙上轻轻几点,便越过了高高的城墙,消失在夜色中。

    秦霓儿眼角滚落串串珠落,泣不成声。

    秦风再度进入天圣宫后,全力施展身法向着虎啸殿飞奔而去。

    在离虎啸殿还有两百余丈的时候,秦风只听一阵威猛无比,带着无尽的嚣狂与嗜血之意的虎啸声震天响起,那虎啸声中还夹着阵阵金属摩擦之声。

    整座天圣宫都被那啸声惊动,夜空中奔涌着潮水般的震吼,大内侍卫与御林军纷纷惊动,举着灯笼火把飞快地朝着虎啸殿方向冲去。

    秦风心中陡然一惊,暗呼一声:“不好,虎啸启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