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虎啸弑君记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已上传,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投票,点击,收藏,谢谢!

    简介:

    一个蒙冤入狱,即将被砍头的乡野少年,却在行刑的前一夜,稀里糊涂被天下第一邪道修真门派“血神教”所救……

    “像我们这种没钱没势的人想要不被人欺负,凭的是什么?”

    “拳头!刀!霸道!告诉你们,这世上没有英雄,英雄已经全都化成灰了!”

    “苦海无边,我渡你上岸!放下屠刀,我助你成佛!”

    “你们听清楚,我叫易剑锋,你们帮主是我杀的,要报仇就冲我来。别他妈伤害我的兄弟和女人!”

    “其实这世上还是有英雄的。你听说过凉州龙将和龙城飞将没有?他们是大英雄。你虽然不能跟他们比,可是在我心中……”

    “你,就是英雄。”

    黄金白璧买歌笑,一醉累月轻王侯……

    ※             ※             ※             ※

    在三少将秦霓儿掷进通道的同时,西门无敌在向前飞撞的嬴圣君侧面现身,一记劈空掌向嬴圣君拍去,但是龙九却在那时及时赶到,一拳击在虚空中。

    “轰!”龙九击虚空中的拳竟然发出了一声猛烈的爆炸声,绽出一团亮银色的光芒。龙九拳上的黑手套片片粉碎,现出一只青黑色,皮肤枯干如树皮,毫无光泽的手。

    龙九闷不作声,纵身朝西门无敌掠去。西门无敌自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龙九身旁十丈开外。

    “三少,好机会,快去杀嬴圣君!”西门无敌阴森森地说出这句话,彻底坐实了三少弑君的罪名,然后抬头仰望了一下殿顶。

    诛仙剑!

    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诛仙剑气自龙九头顶上贯顶而过,这除了将全身功力放出体外,令全身每一处要害都处于防御状态之外,绝对无法预测其来袭的路线也绝对无法防御的剑气,将龙九头顶破开一个大洞,一直穿透到下巴。

    黑巾蒙面的龙九发出一声低沉如猛兽般的咆哮,身子晃了两晃,下巴和头顶的破洞中俱往外涌出乌青色的粘稠液体。

    但是他居然未死!

    被一记诛仙剑贯穿整颗脑袋,流出来的不是鲜血和脑浆也就罢了,谁想得到头部要害被贯穿,他却仍能活下来?

    嘶嘶两声,龙九扯下衣角的两条布,包住了自己脑袋上的两个伤口,然后又纵身朝西门无敌扑来,一拳直击向西门无敌面门!

    西门无敌也似吃了一惊,讶然道:“这怎么可能?”说话间又自原地消失,龙九一拳落空,击在西门无敌身后二人合抱粗的铜柱上,轰然巨响中,那铜柱给他击了个对穿!

    此时嬴圣君已然平安着地,他咳出两口鲜血,狞笑道:“你既知道‘真龙宝鉴’,却为何不知‘真龙宝鉴’实是一部炼制药人的奇典?反正你们今日已注定难逃出生天,朕便告诉你们,‘真龙宝鉴’根本就不是一部武功秘籍,而是一部记载着如何炼制力大无穷,快如闪电,不畏疼痛,不知疲倦,无需休息,不会死亡的药人的奇典!哈哈哈……用‘真龙宝鉴’的秘方炼制出来的药人,终生只听从朕的号令,朕要他杀的人,他不将其杀死,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哈……呃……”

    最后一声,却是脖子给人掐住之后,发出的痛苦呜咽。三少不知何时闪身到了嬴圣君身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得离地三尺。

    嬴圣君给西门无敌两招打成内伤,加之刚才又笑得太过开心,失去警觉之下,被三少轻易得手。

    三少爷冷冷地道:“圣上,你已经老糊涂了,大秦的天下终会葬送在你的手上。所以,你还是死了的好。你说龙九不会罢休,却不知道,你死之后,龙九会怎样呢?”

    嬴圣君给三少虎钳似的手掐得喘不过气来,涨红着脸断断续续地道:“若朕死……龙九会在完成……朕的最后一道……令谕之后……变得疯狂……无目的地……杀戮所有出现……在他视线范围内的人……秦仁……朕不畏死……朕……”

    三少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本少爷也懒得亲手杀你这老昏君,自会有人取你性命!”说话间,他随手一掷,将嬴圣君掷到了那殿中台案上的猛虎像上。

    铛地一声大响,嬴圣君撞到了那硕大的猛虎像上,喷出一口鲜血,自虎像上弹到台案上,伏案一动不动。

    三少心感奇怪,他刚才那一掷力道拿捏得相当好,绝不掷于将嬴圣君这级数的高手一下子给扔死了。嬴圣君虽说老迈体弱,可是内功却因年岁而日益增强,护体罡气应该更加强硬才是,现在怎会这般不济?

    此时西门无敌已与龙九开始游斗。

    西门无敌不与龙九正面交手一招,只是不断地施展“化神虚空”身法,在大殿中时隐时现。隐时避过龙九的拳脚,现时则隔空发出诸多“灭神心经”与“诛仙宝箓”上的奇功,打得龙九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但是龙九的抗击打能力强得惊人。

    他上身的黑衣已给西门无敌打得粉碎,露出一身青黑色的皮肤。表皮也给打爆多处,伤口不住地流出青黑色的液体,有的地方甚至已经给完全打透,露出漆黑的骨骼。

    但是龙九的速度和力量丝毫未减,仍旧疾快如风,拳脚上的劲道仍可崩山裂地,殿内铜铸的一切在他拳脚下就跟纸扎的一般,给他稍碰一下便会变得四分五裂。

    西门无敌看来相当忌惮龙九的怪力,从不敢接近龙九三丈以内。而龙九在与西门无敌游斗一段时间之后,似乎渐渐摸清了西门无敌身法的规律,总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西门无敌隐身之后再次出现的地点,令西门无敌的攻击再也不似初时那般潇洒自如。

    有很多次西门无敌刚一现身,龙九便一拳击来,逼得西门无敌不得不放弃攻击,直接消失。

    三少见两人渐渐打成势均力敌,心知西门无敌的功夫太耗内力,而龙九又根本是一个打不死的怪物,长时间周旋下去,此消彼长之下,西门无敌必会呈现败迹,当下对西门无敌道:“嬴圣君奄奄一息,不值本少爷出手去杀。你就与龙九多打一阵,等本少爷料理了郦妃和那批侍卫太监,再来助你。”

    说着抬脚便准备往殿外走。

    西门无敌急道:“三少不可!嬴圣君未死,随时可能启出虎啸,我又无法腾出手去杀嬴圣君。这龙九着实难缠,三少你来帮我顶一阵!至于郦妃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让她保守秘密,而那批侍卫太监,我也有办法让他们永远闭嘴!”

    三少嘿嘿一笑,道:“西门无敌,你少跟本少爷装蒜了。杀不杀嬴圣君对本少爷来说都一样。不杀嬴圣君,本少爷要落个诛十族的罪名,杀了嬴圣君,本少爷要落个弑君的罪名,同样会被诛十族,本少爷凭什么帮你?对本少爷来说,你与龙九同归于尽两败俱伤,才是最好的结局!到时候,本少爷先取郦妃等人性命,再杀嬴圣君,这弑君之事,谁会知道?西门无敌,你他妈就慢慢地跟龙九打吧!争取尽快将他打成骨头架子,就算是不死的药人,给打成了骨头架子之后,也行动不了了吧?”

    说着,三少身形一闪,已自殿中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到了虎啸殿外。他刚准备冲去养心殿,便听虎啸殿内响起一声震天的虎啸,三少顿时心头一紧,暗道一声:“操,嬴圣君真的启出虎啸了!”

    当下又疾折返回殿中,只见嬴圣君站在那台案之上须发戟张地仰天狂笑。他背后的猛虎像自头顶向着左右两边裂开,一道刺目的血红光芒从猛虎像开裂处射出。随着那裂口的渐渐增大,血红光芒越来越强烈,几乎将整间虎啸殿染成血红。

    血色光芒渐渐将嬴圣君吞噬,渐要消失在血光中的嬴圣君一改伏在台案上时气息奄奄的样子,哈哈狂笑道:“秦仁,你们失算了!朕只要虎啸加身,你武功再高十倍也不是朕的对手!”

    三少心头一紧,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嬴圣君掠去,然而他快,有人却比他更快!

    黑影一闪,西门无敌已经在避过龙九一拳的同时消失,下一瞬间便已到了那案台之上,闪入血光之中。

    龙九闷吼一声,闪电般射向高台,而三少所处的位置正好挡在龙九的必经之道上,龙九当下一拳向三少直击而来。三少眼见无法闪避,双掌齐出,左掌叠于右掌掌背之上,汹涌的真力自掌上喷薄而出,掌心间竟形成一个九种劲道的旋涡,将天地间的灵力自那旋涡中源源不绝地吸入他体内,转化成他的功力。

    生死一发之间,已达天人合一之境的三少逼发出所有的潜能,引天地之力为己用,功力瞬间又暴增三分!

    “霸皇令”十五成功力全力出击,掌与龙九的拳瞬间交击,轰然巨响中,三少的身子如炮弹般向后飞射,沿途猛喷鲜血。而龙九的右劈发出一阵清脆的骨碎声,也向后倒飞出去。

    力拼之下,三少与龙九两败俱伤!

    三少于空中稳住身形,两脚点上身后的墙壁,迅速调匀气息后,发力一蹬,身子又如闪电般冲向那台案。而龙九,则在空中飞退之时,左手在自己右臂上一阵猛捏,那给三少震得骨折筋裂,弯曲得犹如蚯蚓一般的右臂又给他捏直,然后一脚将身后的一根铜柱蹬弯,借这一蹬之力电射向台案。

    三少与龙九还未到那台案,那台案上的红光之中,突然飞出来一个破破烂烂的身体。

    龙九在空中一个转折,迎向那身体,一把将其接住,紧抱着那身体,发出一阵嘶哑的呜咽。

    三少刚要上到那台案,那强烈的红光突然更加猛烈地爆发,接着一股莫可抵御的巨力自那红光中发出,三少便如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般,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弹飞。

    三少踉跄后退几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转眼朝龙九那边一看,只见龙九抱住的,不是嬴圣君是谁?

    只是此时嬴圣君身上已经多出无数裂口,全身就像给利器砍了千余刀似的,四肢尽数给斩碎,偏偏每一截碎肢又有一点薄皮连住。而身上的创口更是多得难以计数,鲜血泉水般涌出,有的创口之中甚至已涌出了内脏。就连那张威武的脸上,也有十余道纵横交错的裂口,深可及骨!

    嬴圣君的眼珠子已经翻了出来,满脸的难以置信,早已断气多时。

    龙九抱着嬴圣君,发出阵阵犹如幼犬哀泣般的呜咽。他不停地堵截着嬴圣君身上的创口,却无法制止血流的奔涌。

    三少见龙九哀泣的样子,心中忽生不忍,道:“龙九,你的圣上已经死了,你这么做没用的。”

    龙九恍若未闻,抱着嬴圣君的尸体仰天狂吼一声,那声音便如受伤的猛兽呜咽,无比凄厉,直听得三少耳膜发麻,心中发慌。然后便见龙九放下嬴圣君的身体,如一只受伤的狂兽般,猛扑向那已被血光尽数吞噬的台案。

    ※             ※             ※             ※

    虎啸启封的同一时间,朱雀街,龙吟公宋无府后院,放着封存“龙吟”的“天印”的房间内,突然响起一声响彻云霄的激厉龙吟!

    天印的盒盖一阵剧烈地颤抖,然后猛地自行弹开,夺目的光华将整间兵器房照得通明。

    一道耀眼的金光自天印中冲天而起,穿破房顶升至夜空中,在空中打了个转儿,调头朝着皇宫方向激射而去。

    听到了龙吟声后,连衣服都没穿好就飞快地赶了过来的龙吟公宋无和岭南五友,只来得及看到龙吟在夜空中留下的,最后那一抹光尾。

    祁云山失声道:“老宋,龙吟怎地又自行行动了?”

    宋无神情凝重地道:“因为……虎啸启封了!”

    与嬴圣君、虎啸并肩作战多年的宋无自然可以感应到虎啸破匣而出时散发的气息,但奇怪的是,他虽能感应到虎啸的气息,却没办法与本属于他自己的龙吟作任何沟通!

    这样唯一的解释便是龙吟已经背主。但是宋无身为天兵的所有者,自然知道,天兵一旦认主,终生都不会背叛主人,除非旧主死后,才会重新认主。

    这不由让宋无悚然心惊。号称天神造化的天兵,与天地有着某种极其神秘的联系,对于主人的安危祸福能提前预知。若是龙吟背主,岂不是证明他宋无命不久矣?

    “老祁,咱们去看看龙吟究竟去找何人了!老靳,你留下,看顾一下府里!”宋无飞快地说出这句话,飞身掠出后院,朝着龙吟那道光尾消失的方向追去。岭南五友只留下了一个靳归闲,其余四人全都跟在宋无身后,朝那方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