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龙吟虎啸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敬请支持~)

    龙九在台案上的红光外被一堵看不见的气墙挡住,但是他并没有给弹飞回来,反而发狂似地往虚空处砸了三拳,踢了两脚。

    拳脚击在空中,空中泛起道道血红色的波纹,然后便听铿地一声脆响,就像透明的玻璃给击碎了一般,龙九的身影没入了红光之中。

    三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由衷地祈祷着龙九千万要中用一点,最好能在他自己死前把西门无敌也给打成重伤。

    “卟哧卟哧……”一阵沉闷至极点的爆响自那团红光中发出,三少的心顿时狂跳起来。

    因为这声音不是人的拳脚打中别人身体的声响,而是人体给利器切割时的响动。

    响声乍起陡歇,一条人影自那团红光中倒射出来,三少定睛一看,那人不是龙九是谁?

    龙九的身子刚离开红光,便彻底散开,整个身体散成一片拳头大小的肉块,从头到脚散得干干净净,一块完整的肢体都没剩下,全都变成了青黑色,淌着粘液的肉块。

    数不清多少肉块落了满地,三少仔细一看,只见每块肉块边缘都闪动着微弱的红光,切口光滑平整,显是给相当锋利的兵器切割了。

    但是在瞬间就将一个人切成几乎每块都同等大小,同样重量的碎块,该要多么精准的手法和多么快疾的速度?

    三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西门无敌已经拿到了虎啸。

    联想龙吟认自己为主时的经历,三少推断出,西门无敌在虎啸启封的那一刹,闪进红光之中,杀了嬴圣君。失去了旧主的虎啸见无主可依,便汲取了离它最近的西门无敌的心血,奉西门无敌为主。

    否则的话,龙九绝不可能如此轻易被杀,也绝不会死相如此凄惨可怖!

    能在瞬间杀掉连西门无敌都毫无办法的龙九,那虎啸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兵器?

    三少感到自己的手脚已变得冰凉。他虽然于生死一发之间,逼发出自身潜能,功力再度提升,可是至多也只能在与龙九硬拼之时,勉强不落下风。现在西门无敌虎啸加身,连龙九都可以一击杀掉,他秦家三少凭什么与西门无敌交手?

    台案上的红光渐渐消失,西门无敌的声音传了出来:“三少,现在龙九和嬴圣君都死在了西门手上,三少不必担心会给嬴圣君满门抄斩了。”说话时,他的声音中竟还带着阵阵金属摩擦音。

    三少沉声道:“可是你活着,本少爷更不开心。”

    这时那红光已经差不多完全消失。在所有的红光都消失不见的那一刹,三少竟产生了一种幻觉,那台案上似乎在红光消失时出现了一头血色猛虎的影像,正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可是那幻觉转眼就消失了。

    西门无敌与虎啸终在三少面前现出真身。

    在看到虎啸的那一刹,三少的心里顿时涌出一种无法言喻地震惊。

    他实在难以想象,这世上竟然还会有这等离谱到了极点的兵器!

    而西门无敌现在的形象,在虎啸的衬托下,也变得更加可怖。

    他脸上的真劲面具不见了,代之以一副完全嵌在他脸上的虎脸形血色面具,流畅的线条栩栩如生,好像西门无敌本就长着一张虎脸一般。四颗尖利的獠牙分从上下唇突出,那血红的獠牙就如钢锥一般锋利。

    面具一直廷伸至颈部,连接着一副与身体契合得非常紧密的血红色胸甲,那胸甲之上还有着道道黑色猛虎斑纹。

    面部、颈部、胸膛都在面具和胸甲的保护之下,那胸甲一直自前胸延伸至后背,在西门无敌后背处结合。

    而这些都不足以令三少惊异,令三少最惊异的,是西门无敌的背后竟然伸出来两只血红色的金属翅膀!

    那两只金属翅膀像极了大雕的翅膀,每一只收拢时露出肩部以上的部位都有三尺长短,令三少毫不怀疑那两只翅膀展开后单只的长度都会超过一丈。

    金属翅膀的每一片羽毛都是一片锋利到了极点的刀片,无数的刀片层层叠叠地聚集在一起,便形成了这一双金属羽翼。

    “‘虎啸’有翅膀?太离谱了吧?”三少难掩心中震惊地响着,但他旋即想起,在地球上中国的古代神话中,不乏长翅膀的老虎。

    四象中的“白虎”,在一些神话传说中,就长着两只翅膀。

    但是在中国神话中,长翅膀的老虎都有一个别称,叫做“猇”来着。

    “虎啸”这件天兵,看来应该叫做“猇啸”才对!

    看到这双翅膀,三少总算明白过来,为何龙九的死相都会那般难看了。给那双翅膀随便抽上一记,那满翅膀的刀片,都可以轻易地将人绞成碎片!

    “三少爷,你看西门着上这虎啸之后,形象如何?”西门无敌带着金属摩擦音的声音自面具后传出,在他说话之时,那面具的虎口竟然也跟着他的嘴型变幻着动作,令那面具看起来就跟活物一般。

    说话间,西门无敌背后的那双金属翅膀慢慢地展开,果然不出三少所料,那双翅膀单只长度都超过了一丈。

    连接背甲的尾端宽一尺,中端宽一尺有五,往下渐渐变得越来越窄,直到翅膀尖端,宽仅有一柄最细小的,长三寸七分,宽一指的刀片。

    那双金属翅膀如活物一般灵巧地拍动着,时而又如灵蛇一般蜿蜒绞动。翅膀上的金属羽毛在翅膀动时根根弹起,如一片刀林一般,在空中划动之时,尽管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仍发出了阵阵嗡嗡破空之声。

    那双翅膀在西门无敌胸前交错合拢,就像一双手臂自后拥抱着西门无敌一般。翅膀虽不动,但是翅膀上的刀片却仍可以自如地滑动!好像那些刀片根本就未曾在翅膀上生根一般,又像那些刀片根本就是流水一般,从翅膀尾端滑到尖端,然后转到另一面,再滑回尾端,如此往复。

    整只翅膀上都流动着流水般的血色光华,看上去美仑美奂,别有一番猩红的美感。

    这本该是一件夺天地之造化的艺术品!

    带着前世的记忆转生的三少自然知道,即使以他前世时代的高科技,也不见得能造出这样一件兵器!

    看着西门无敌和虎啸,三少神情凝重地道:“西门无敌,你这造型……还真是本少爷生平仅见的丑!”

    西门无敌不以为然地一笑,那面具之上竟然活生生地模拟出了他的笑态!

    “三少爷,虎啸的震吼已经惊动了整座天圣宫,西门今日纵使不杀你,却不知三少爷可有本事从大内侍卫和御林军的重重包围之下脱出禁宫?”

    西门无敌说话间,虎啸殿外响起阵阵喧哗声和脚步声,还伴着盔甲摩擦、刀剑出鞘的声响,看来真有大队侍卫和御林军赶过来了。

    “西门无敌,本少爷轻功盖世,要逃出禁宫也自不难。只是……你我之间,今天必定有一个躺在这里,否则的话,本少爷即使脱出禁宫,也难免要亡命天涯!”

    西门无敌轻笑一声,道:“三少爷此言有理。嬴圣君已死,虎啸已被我所得。郦妃、宁照蒿又是我的人,刚才那些大内侍卫和太监又都看到过你,只需要他们的口供,你这弑君之罪便会被坐实。到时候,逍遥山庄便会因你而遭灭门之灾!三少爷,此等危机,你该如何化解?”

    三少淡淡地道:“很简单,杀了你就行!”

    西门无敌嘲讽似地一笑,道:“哦?西门未着虎啸之时,三少便不是西门的对手。如今西门虎啸加身,三少又为何这般大的口气?”

    三少嘴角浮出一抹诡异至极点的微笑,此时大批大内侍卫和御林军的脚步声已到了虎啸殿门口,再过片刻,他们便可涌进殿来。到时候,如果被那些大内侍卫看清了三少的面容,即使三少真能杀西门无敌,也没办法堵住众大内侍卫和御林军的口了,除非三少大开杀戒,将整座养心殿和虎啸殿周围的人全部杀光!

    但是三少好像毫不在意,他诡笑着,缓缓地道:“因为这世上除了虎啸之外,还有一件天兵,那便是——龙吟!”

    随着三少一声长啸,一记响彻云霄的龙吟声在虎啸殿顶响起,三少头上的黄铜殿顶陡然破开一个大洞,一道金黄色的光芒自那大洞中射下,朝着三少当头射来!

    三少冲天而起,迎向那道金黄光芒,那金黄光芒瞬间便与三少接触到一起,金光大盛,耀眼的金光将三少的身影整个吞没。

    这时大队的大内侍卫与御林军已从虎啸殿外涌了进来,但是他们很快就又纷纷退了出去。因为大殿中央空中那团如太阳般耀眼的金黄光球发射出的光芒,将他们的眼睛刺得生痛,令他们眼泪横流,根本无法视物。

    西门无敌眯起眼睛,看着半空中的那团金黄色的光芒,自语道:“原来……你早已得龙吟认主……秦仁啊秦仁,你果然是本尊生平最好的对手!”

    那道金黄色的光芒自然就是与“虎啸”齐名的天兵“龙吟”了!

    龙吟早已认三少为主,汲取了三少九滴心血之后,与三少之间早有了心灵上的联系。当虎啸启封,本被封在天印中的龙吟便感应到了虎啸的暴戾之气,意识到三少身处险境之中,当下强行破印而出,自朱雀街宋府飞入天圣宫虎啸殿,在紧要关头赶到了虎啸殿中。

    而三少,也因与龙吟之间的心灵联系感应到了龙吟到来的消息,所以最后才由起初的些许慌乱中平静下来,变得那般镇定自若。

    当龙吟与三少会合之时,三少给龙吟发出的金光吞没,三少这时才终于看清了龙吟的真面目。

    龙吟就是一条长五尺,高两尺,浑身金黄色,无论是爪、牙、须、眼、口、鼻还是鳞片、鹿角都栩栩如生,通体如黄金铸成的一条五爪金龙!

    但这金龙显然不是活物,它虽然各处关节都可以活动,甚至可以与三少交流,但三少还是本能地感觉到,这不是活物,只是一件兵器!

    在三少看清了龙吟的真面目之后,龙吟在三少面前解体。

    它身上的鳞片同时脱落,然后贴到三少身上,拼成了一副将三少全身笼罩在内的金黄鳞甲。

    龙头则化成一顶头盔,套到了三少头上,三少的脸正好从大张的龙口中露出。

    两只前爪化成一对护腕和手套,将三少的手腕和双手保护周全,护腕上各有五根三寸长的弧形爪状物,向前伸出。而手套的十指尖上各有一根长两尺,伸缩自如的弧形金黄刀片。

    两只后爪则化成两双战靴,两只靴跟上各有一只齿轮状的马刺,可随心念高速旋转,切割力应当相当惊人。

    金龙骨架则化成遍布三少双肩、两肘、两膝的锋刃与钢刺。双肩之上各有一柄长三尺,宽一掌,与地面平行的锋刃。

    双肘之上左边是一柄向斜上方伸出,三尺长的锋刃,右边则是一根同样伸向斜上方,三尺长、一指粗的金黄色钢刺。

    两边膝盖上自膝头向左右分别突出一面环表弧刃,长达一尺,还可自如收回弹出。

    金龙的背鳍则化成了三少脊背上的一排五寸长,环环相扣的锋利刀刃。连着龙形头盔,自后颈一直延伸至尾椎处。当然,那些锋刃也是可自如收缩的,否则穿上这套盔甲之后,根本就没办法骑马了。

    龙角则在分解后,又重组起来,两只龙角形成一根长一丈八寸的黄金长枪,龙须则组成了枪头下的缨须。

    盔甲穿在三少身上,三少自然没办法看清自己的样子,但是他却通过龙吟,清楚地知道了自己的造型。

    这全身甲论防护性能,看起来远比虎啸要强。但是三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好像不够威风。像虎啸那般,有两只翅膀该是多么威风凛凛?

    这心念刚一生出,刷拉一声,三少肩上那两柄锋刃边缘猛地垂下一领血红色的大披风,迎风猎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