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龙吟虎啸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敬请支持!收藏!砸票!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

    三少单手持枪,枪尖指地,伫立在大殿中央,那一领血红色的大披风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西门无敌高踞台案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三少,那一双血红色的金属羽翼在他身后蜿蜒盘旋。

    殿外那些大内侍卫和御林军见殿内的刺目强光已经消失,当即呐喊着冲了进来,但是当他们看清殿中的形势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秦皇嬴圣君卧于血泊之中,两个穿着古怪至极的盔甲,看不清真面目的人相互对峙,大殿中所有的***尽灭,只有满地的夜明珠散发出幽幽的蓝光,将整间大殿染成幽蓝。

    “皇上!”“圣上啊!”“天……你们竟然……”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们齐声悲呼,他们睚呲欲裂,双眼充血,口角涎水乱喷地狂嚎一气,同时蹲下身子,拼命把满地的夜明珠抓起来往自己怀里塞。

    “圣上啊,你怎么样了?圣上啊,你可千万不能扔下我们先走啊……咦,你干什么,这颗珠子是我先看到的……”

    “放屁,明明是老子先看到的……圣上啊,你们这两个该杀千刀的刺客,你们究竟把圣上怎样了?”

    “妈的,别抢,遍地都是,人人有份,抢什么抢……圣上啊,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把刺客抓住,将他们千刀万剐替您报仇的!”

    大殿内一片混乱,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们蜂涌进虎啸殿中,将三少与西门无敌团团围住,同时将他们所经之处的夜明珠搜刮一空,大殿里渐渐暗了下来。

    不过不用担心照明问题,马上有人拿来了灯笼火把,打着灯笼火把在角落寻找落网的夜明珠。

    “圣上武功盖世,区区两个刺客怎可能伤得了圣上?一定还有刺客躲在角落里,仔细搜,一个都别放过!”

    这些大内侍卫和御林军中自然有魔门弟子存在,当他们看到西门无敌之后,开始趁殿内混乱的局势缓缓地,不引人注目地撤到外围,悄悄退出了虎啸殿。

    三少对包围着自己的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不屑一顾,他看着西门无敌,道:“现在我龙吟在身,即使杀开一条血路,强行冲出天圣宫也可办到!西门无敌,你能奈我何?”此时三少的声音中,也带上了淡淡的金属摩擦音!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爷,战局未定,怎能轻下判断?西门亦有虎啸,莫非三少爷认为仅凭龙吟便可战胜西门?”

    三少冷笑道:“或许胜不了你,但是杀郦妃却是足够了!”

    西门无敌淡淡地道:“哦?三少认为,有西门在此,三少能轻易摆脱西门,去杀郦妃?”

    三少道:“行不行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两人在此旁若无人地说话,那些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早给激怒了。一名穿着四品带刀侍卫服饰的大内侍卫蹲在地上边捡珠子边大声骂道:“呔,兀那刺客,竟如此张狂!行刺吾皇之后,竟还想行刺郦妃,你们把我们这些大内侍卫当成什么了?”

    一名穿着五品副将盔甲的御林军将领一边拔着一颗珠子上钉着的钢针,一边睚眦欲裂,满脸悲愤地道:“你们两个该灭十族的刺客,吾皇一世英雄,却没想到被你二人谋害……圣上啊!你如此英明神武,怎地栽在两个毛贼手上了?圣上啊……”

    或是嫌这两人太烦人了,西门无敌淡淡地道:“在我与三少面前,还轮不到你们抢台词。”说着,右手屈食指一弹,也不见指上射出任何指风,也没听到指风破空的声音,刚才那说话的两人整颗头便爆得粉碎,红的白的溅了一地,无头的身子颈腔里鲜血狂喷,两具尸体枯木桩般直挺挺倒下,怀里揣的珠子洒了一地。

    西门无敌这一手顿时让所有的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安静了下来,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西门无敌,脸上渐渐露出恐惧之色。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爷,西门这一手‘灭神指’如何?”

    三少道:“还不错。不过比起你那招‘诛仙剑’却是远有不及了,至少别人看不清、听不到指风的突袭轨迹,少爷我还是能看到听到的!”

    西门无敌道:“三少莫不是想激西门出‘诛仙剑’?放心,西门不会这般傻的,三少龙吟披身,全身上下无一处破绽,‘诛仙剑’也未必能破开龙吟甲,西门何必徒费力气?”

    西门无敌话音刚落,便听一阵短促凄厉的惨叫声传入大殿,三少与西门无敌仔细一听,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养心殿”!

    三少哈哈一笑,道:“西门无敌,你失算了!”

    西门无敌声音中透着些许凝重,道:“想不到三少你还有帮手!既如此,恕西门不奉陪了!”说话间,西门无敌猛地自高台上跃下,向虎啸殿门口冲去。背后那双血色羽翼大张,翼上的金属羽毛一阵狂绞,只听嗤嗤连响不绝,西门无敌身旁围着的数十个大内侍卫和御林军顿时给绞了个粉碎,鲜血与残肢漫天飙射!

    三少冷哼一声,道:“西门无敌,穿上虎啸之后,你那‘化神虚空’便使不出来了吗?好得很,既如此,你也休想离开!”话音未落,三少便飞身向西门无敌截去,手中金黄长枪化作一道龙形枪影,发出一声猛龙般的咆哮,直往西门无敌噬去!

    ※             ※             ※             ※

    在西门无敌穿上虎啸的时候,秦风已经来到了养心殿前。

    此时养心殿已被两百大内侍卫团团护住,这两百侍卫中,有近五十人是魔门“迷天宗”的剑手。

    宁照蒿与五名小太监守在养心殿正门前,郦妃则在养心殿内卧榻休息。

    虽然是演戏,但是郦妃还是相当注重演戏的真实性的,身上的伤除了自己拍在胸口的那一掌外,其余的全是真的。

    秦风一身夜行衣,施展身法直接向着养心殿大门处冲去,直至他冲到了最外围的侍卫身前两尺处时,那侍卫才发现他。

    可是那侍卫却只来得及瞪大双眼,张开的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便已气绝身亡。

    因为秦风看了他一眼,双眼中发出的剑气直接透过他的双眼射入了他脑中,将他的脑髓搅得稀烂,表面上却连半点伤痕都没有。

    而在第一个侍卫死后,秦风又轻轻一甩头,满头的长发自末梢断开百余截三寸长的发丝,无声无悄地寻隙钻入了百余名大内侍卫的盔甲中,准确无比地刺入了他们的心脏部位,震碎了他们的心脉。

    百余名大内侍卫同时倒地,没有发出半声惨叫,即使最好的医生给他们检查,恐怕也只能下心脏病猝发而亡的论断。

    直至此时,剩下的大内侍卫和宁照蒿等人才发现了秦风的踪影。那混在大内侍卫中的五十名魔门迷天宗剑手快绝无比地出剑,五十道剑光朝秦风围射而来,每柄剑的剑尖之上,都吐出足有两尺长的青色剑芒。

    而剩下的近四十名真正的大内侍卫,则拔出腰刀,跟在迷天宗剑手之后,飞快地向秦风围拢,宁照蒿和五个小太监则飞快地退入了养心殿中,朝着郦妃休息的那一间宫室奔去。

    秦风面对那五十柄快剑之时,根本就不屑一顾。

    他右手戟指一挥,一道淡得几近透明的三尺银白色剑芒自他指端生出,发出嗡一声轻响。

    在秦风剑芒刚出之时,那五十名魔门迷天宗剑手忽然发现,他们手中的剑好像突然变重了百倍,完全不受控制地往地上坠去。“铿!”五十柄剑同时落地,倒插入地上石板之中,发出一记清响。

    天剑现身,凡剑俯首!

    迷天宗剑手大骇,他们几曾遇上过这种事?还没开打呢,自己的剑都先不受控制了。

    迷天宗剑手中有一个看到自己的剑不受控制地一弯一折向秦风叩拜似的,顿时灵光一闪,喝道:“他是天……”

    “天剑秦风”四个字还没说完,他大张的嘴里便似给利剑捅了一记似的,喉咙给搅得稀烂,后脑勺还破开一个薄薄的血口。

    秦风隔空一剑刺死那示警的迷天宗剑手之后,身子仿佛轻风一般,虽轻柔,却无比迅捷地掠入了迷天宗剑手群中。

    迷天宗剩下四十九个剑手已经勉力将剑拔了出来,提到手中。但是重了百倍的剑已经无法出招,有剑还不如没剑。

    当即有人发现了一点,马上弃剑,回身将自己身后的真正的大内侍卫一掌劈死,夺过了他们手中的腰刀。

    当下许多迷天宗弟子如法炮制,纷纷弃剑夺刀。

    他们杀人的手段不似秦风那般无声无息,一掌硬劈下去之后,那些大内侍卫还有时间发出一声惨叫。

    正是这些惨叫传入了西门无敌和三少耳中,令他二人得知养心殿已生变故!

    但是有幸夺过腰刀的已不足十人,因为秦风已经在瞬间绕着这些或真或假的大内侍卫们绕了一圈,指尖的天剑剑芒随意地挥出了几十下,绝大多数的迷天宗剑手与大内侍卫便纷纷倒地身亡。

    而那夺得腰刀的八个迷天宗弟子在目睹了秦风那匪夷所思的剑法之后,终于发现,无论手中是否有武器,也不可能是这个黑衣蒙面人的对手!

    于是他们齐声呐喊一声,分作八个方向,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逃逸。

    秦风杀人向来斩草除根,冷哼一声,指剑轻轻一挥,地上落了满地的兵刃中便跳起八柄长剑,分八方向着那八个迷天宗剑手追了过去。

    剑光只一闪,八声短促的闷哼同时响起,八人同时被长剑贯穿背心,倒地身亡。

    秦风根本就没有看这一剑的成果,他在射出八柄剑之后,便纵身掠入了养心殿中。

    在他掠进养心殿的同时,虎啸殿那边已经响起一阵连绵不绝,响彻天地龙吟虎啸之声,间中还夹杂着绵密的金铁交击声和人濒死前的惨叫声。

    ※             ※             ※             ※

    三少已将西门无敌截住。

    黄金长枪刺向西门无敌之时,西门无敌左翼如灵蛇般自他背后穿刺而出,翼尖碰上了枪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虎啸。

    一道圆形波纹自枪尖与翼尖交击处向四周扩散开去,一半金黄,一半血红。波纹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给截为两段,无论是周围的大内侍卫还是虎啸殿中的铜柱、墙壁,统统给那波纹腰斩。

    满殿的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将士的上半身纷纷栽倒落地,鲜血与内脏淌了满地。给腰斩的人们发出震天的凄厉惨嚎,他们或在地上打滚,或用双手乱爬,或拼命地抓着自己流出来的肚肠往肚子里塞,或死命地抓着自己的下半身,想将其重新拼凑在自己的上半身上。

    铜铸的虎啸殿忽然一阵颤抖,接着阵阵刺耳的金属摩擦音响起,殿中的铜柱纷纷倒塌,失去了铜柱的支持,同样给腰斩的虎啸殿开始自腰斩处倾斜,铜铸的墙壁和殿顶发出阵阵扭曲变形时的嘎吱声。

    眼见虎啸殿行将倒塌,西门无敌长笑一声,收回左翼,冲天而起。

    三少紧追不舍,一枪指天,扶摇直上。

    一血红一金黄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冲破了虎啸殿顶,升至空中,二人均凭一口真气凝立在半空之中,遥遥对峙,地上的虎啸殿在轰然巨响中慢慢倒塌,化成了一堆碎铜,殿中的大内侍卫及御林军将士及数殒命。

    二人升上了空中,向四周一望,这才发现,虎啸殿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围了至少上万的大内侍卫及御林军!

    乌云不知何时散了,一轮明月当空照耀着空中的两个魔神一般的身影。

    三少的血色披风在他身后疯狂地舞动,龙吟甲上渐渐冒出金黄色的光芒。

    西门无敌不甘示弱,一双金属羽翼缓缓拍动之下,发出阵阵金属摩擦音,两翼之上绽出夺目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