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龙吟虎啸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欢迎收藏,投票,点击~~~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

    秦风刚进养心殿大堂,便听身周风声响动,十多条七彩丝带灵蛇一般蜿蜒缠绕着向他绞来。

    秦风指剑一挥,射出十多道剑光迎向那些丝带,只听一阵沉闷之极的卟卟声响起,那些丝带竟只给剑气击得退了回去,却未曾给剑气削断!

    秦风轻唔一声,停住脚步,举目四顾,只见十三个生得千媚百娇,娇滴滴水灵灵的宫女打扮的少女,一人手提着一条丝带,围在四周冷眼看着他。

    秦风一见那些少女,便觉她们邪气冲天,眉目前尽是淫猥之意,顿时心下了然,知这些少女是魔门迷心宗的弟子。

    “来者何人?”一声娇叱自大殿中一处挡在一道宫室大门前的屏风后响起,秦风转眼望去,只见衣着端庄的郦妃在宁照蒿和五个小太监的扶持下缓缓走了出来。

    秦风一见那郦妃现在如此端庄的样子,心中想起她在虎啸殿时那般淫糜的姿态,心中不由生起一股无名火,冷冷地道:“自然是取你性命的人!”

    郦妃嫣然一笑,道:“哦?莫非壮士不懂怜香惜玉?似本宫这等美人,壮士也舍得辣手摧花?壮士请看,你四周的小姑娘,可都是一等一的丽质天成,壮士何不放下屠刀,享受这温柔乡呢?”

    郦妃的声音中带着点慵懒,又含着淡淡的,不易为人所察觉的惑人淫糜。那十三个小宫女随着她的说话声,向着秦风款款步去。行走间一个个轻扭腰肢,尽展媚态。

    勾魂摄魄的眼波,银铃般悦耳的浅笑,一双双纤纤素手在自己身上一阵抚摸,缓缓宽衣解带,露出那迷死人不赔命的性感地带。抚弄着自己的敏感地带,小宫女们鼻音颤栗地发出声声诱人至极点的轻哼,倾刻间十三个小宫女身上已经罗裳尽解,剥得白羊似的,只余手中的七彩丝带。

    而那些丝带现在也正用于遮掩自己身上的神秘地带,半透明的朦胧轻纱半遮半露之下,更添神秘感和朦胧美感。

    秦风怔怔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喉头一阵蠕动,口中不住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郦妃见状笑得更开心了,她的声音也变得更加魅惑,几用鼻音轻哼一般地说道:“壮士你看,这些小姑娘哪一个不媚态天成?平常男人即使想求一个也不得,壮士却可一下拥有十三个。若是壮士仍不满足,奴家也可侍奉壮士……”说着,她也轻轻扭动起腰肢,一双手在自己双峰与幽谷间缓缓抚动,极尽妍态。

    那身端庄的宫裙在她抚弄之下,渐渐衣带渐解,露出肉色透明的抹胸,雪白浑圆的胸脯上,那嫣红的两点已然悄悄挺立。

    宁照蒿和五个小太监身为割了小**的太监,眼下也看得口干舌燥,浑身热血奔涌。方才十三个小宫女们出手之时,他们还自抵挡得住,现在郦妃亲自出手,他们却是无论如何也经受不住了,不由一个个全都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脚尖出神。

    秦风怔怔地站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郦妃,好像已给郦妃彻底迷住。那十三个小宫女见状,娇笑着往秦风身上贴去,同时手中的丝带悄悄地向着秦风的颈部和四肢关节缠去。

    正当郦妃志在必得之际,那本应给迷得失去了意识的黑衣蒙面客突然目光恢复清明,眼中激射出两道剑光似的光芒。

    郦妃猛一偏头,于毫厘之间避开那两道剑光,那两道剑光擦着她的脸颊掠过,将她脸上划出一道淡淡的血痕,削下了她几缕秀发。

    郦妃脸色一变,一声“不好”还未喊出口,便见那黑衣蒙面客滴溜溜地原地旋转一周,那正向他贴过去的十三个小宫女顿时全都倒飞了出去,倒飞途中身首分离,美丽的身躯变成了无生命的烂肉,浸泡在鲜血之中。

    郦妃惊呼一声:“怎可能?我的‘倾国迷梦’虽远不及本门圣女,但区区一个刺客,怎可能自梦中醒来?”

    秦风冷哼一声,道:“旁门左道,怎敌我天剑正宗?便是我家那最是好色下流的小三,都不会受这魅术迷惑,更何况我秦风?”

    郦妃与宁照蒿顿时大惊失色。

    郦妃脸色苍白,颤抖着看着秦风,无比艰涩地道:“早知你便是天剑秦风……那我……我也不会施这手段……放手与你一搏,或还可有几分生机……”

    秦风点了点头,道:“汲取了教训就好。下辈子再投胎时,千万要记得,魅术这东西,终究只是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

    郦妃不甘心地道:“秦大少难道真要杀阿郦?若大少肯饶阿郦一命,阿郦愿以身相许……阿郦这等姿容,莫非秦大少也看不上眼吗?”

    秦风厌恶地看了郦妃一眼,道:“我秦风,生平最恨就是你这般淫邪女子!少废话了,纳命来吧!”指剑一挥,剑芒掠过,郦妃与宁照蒿等人同时怔住。

    秦风,从来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郦妃雪白的玉颈上慢慢渗出一条极细的血线,她张了张嘴,不甘地轻唤了一声:“至……尊……”

    ※             ※             ※             ※

    “三少,眼下重兵环伺,三少可还有自信冲出重围?这些大内侍卫和御林军可不比乌云城战王军的乌合之众,不是三少一人一枪便可冲得出去的!更何况,还有大批的御林军正往这方赶来,三少请看那边的火把!”西门无敌淡笑道。

    三少再向下方扫视一眼,只见火把灯笼如长龙一般,浩浩荡荡地向着虎啸殿方向赶来,来者何止万人?当下冷冷地道:“西门无敌,本少爷现在也不同以往,龙吟在身,千军万马莫可抵挡!再说了,本少爷便是冲不出去,难道你又能冲出去?别忘了,你现在身着虎啸,连‘化神虚空’都施展不出了。若是脱去虎啸,你或可有机会脱出重围,但你刚才与龙九恶战一场,本少爷就不信你还有余力于突围的同时连续施展身法!”

    在空中悬浮一阵,又说了这几句话,两人均已支持不住,胸口那口真气即将耗尽,当下两人便往地上坠去,落于虎啸殿的断壁残垣之上。

    环伺在虎啸殿残垣周围的大内侍卫与御林军同喝一声:“杀!”声震云霄,杀气冲天,最前排上千御林军同时跨前一步,整齐的脚步声震得地面都颤抖起来。如林的长枪齐齐放下,斜斜对准了三少与西门无敌。

    几千把强弩与弓箭也早已箭在弦上,瞄准了三少与西门无敌。

    三少立足于一座丈余高的残柱之上,环视一下周围的御林军与大内侍卫。

    这的确与乌云城的匪军不同,大内侍卫倒还罢了,多是由武功高手组成,彼此之间的配合倒不怎么紧密。可是御林军却是真正的精锐之师,个体能力均不弱,而团体作战更是他们的强项。眼下阵势一成,虎啸殿四周便跟铜墙铁壁一般,只看得到片片金属的反光。

    三少缓缓说道:“西门无敌,我知你在宫中另有身份作掩饰,可是眼下你敢表明那作掩饰的身份吗?你敢现出真面目,告诉这些大内侍卫和御林军说,你是宫里的人,求他们放你一马吗?”

    西门无敌淡然道:“三少爷何必激我?西门还是那句话,若三少爷有真本事,自可看到西门的真面目。想来三少现在也已清楚,在大内侍卫与御林军眼中,你我已是同一路人,与其自相残杀,不如联手冲出重围之后,你我再决胜负如何?”

    西门无敌知三少的帮手已经杀进了养心殿中,而他又给三少拦住,来不及回援养心殿,郦妃眼下应当已经凶多吉少。证明三少弑君的人证现在当已给那高手尽数诛杀,而他西门无敌即使想作证,这身份也见不得人,没人会相信他。所以将弑君之罪嫁祸三少的计划差不多已经流产,当务之急不是二人互斗,而是冲出禁宫。

    三少迅速考虑了一下其中的利弊。若与西门无敌一战之后,无论胜负,即使凭借龙吟,自己均不可能有余力冲出两万以上的御林军结成的重围。

    同样地,西门无敌若与他一战,尽管西门无敌武功要强于三少,胜算颇大,即使战胜之后,亦无法有余力突出重围。

    而若两人联手的话,凭两人的功力以及龙吟、虎啸的威力,要冲出重围倒无困难。至于突围之后,二人再决生死,明显要比现在就开打好得多了。

    又或者,在突围即将成功之时,从背后给西门无敌一刀,岂不是更加划算?

    三少心中计议已定,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一阵雄浑的话声自养心殿顶传来:“西门无敌,郦妃与宁照蒿已死,你的计划失败了!”

    三少与西门无敌举目望去,只见一名黑衣蒙面人傲立于养心殿顶,右手提着两个鲜血淋漓的人头。虽然眼下是夜里,可是借着两殿之间那通亮的火把,再凭三少与西门无敌两人的眼力,一眼便看出,那两个人头正是郦妃与宁照蒿的。

    那黑衣蒙面人刚一现身,立时有大队御林军将养心殿团团围住,千余把强弓硬弩顿时对准了他。

    三少自然认出了那黑衣蒙面人便是秦风,顿时明白秦风根本就未走,而是一直跟随在他身后,随时策应。而西门无敌也凭秦风的身形与眼神认出了他,摇头叹道:“想不到来的却是大少爷。我西门无敌枉称无敌天下,却未发现大少的行踪。大少如今‘天道无形’之境,却是已至巅峰了。”

    正叹间,便听秦风又在殿顶上说了一句:“下面的人听着,弑君夺虎啸之人乃魔教教主西门无敌!大家看清楚了,那长翅膀的怪人,便是着虎啸的西门无敌!”

    三少呵呵一笑,道:“西门无敌,反正你的名声也不怎么好了,再多一条弑君的罪名,也没什么大不了吧?再说了,就算天下人都知道皇上是你杀的,可是也没人知道你的真面目,没人能抓住你是不?”

    西门无敌苦笑一声,道:“想不到,这条计策到最后,却是害苦了我自己。”

    三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计划又怎能赶得上变化呢?西门无敌,你在宫里的仰仗尽去,你还能操纵天下大权否?现在几万人都知道了是你魔教教主西门无敌杀的皇帝,魔门还能像以前那样发展得顺风顺水?海捕文书一出,魔门便是丧家之犬!不用我们出手对付你,自有大秦的官府和军队来追揖你。”

    西门无敌道:“哦?三少爷何以这般笃定?三少爷莫非还真相信大秦的官府与军队现在还有能力对付我西门吗?难道三少忘了,北疆落凌关前的三十万胡族大军?”

    三少冷哼道:“公子苏镇守落凌关,大秦北疆二十万铁军仅落凌关就屯积了十五万。区区三十万游牧民族的军队,怎可能攻下落凌关那天下第一雄关?”

    西门无敌笑道:“若是西门告诉三少,公子苏如今也已是我西门的人,北疆铁军已被公子苏尽数掌握呢?”

    三少心中凛然一惊,道:“你说什么?”

    西门无敌长笑一声,道:“明日日出之后,北疆公子苏便会得知秦皇驾崩的消息。公子苏便将借为父奔丧之名,带北疆铁军联合三十万胡族大军,奔袭天京城!胡族的骑兵来去如风,失去了落凌空的防护,不出五日,胡族大军及北疆铁军便可兵临天京城下!天京城中仅二十万禁军及御林军,天京城四周的城镇至多能凑出五万兵马,西门敢问,凭区区二十五万军队,能抵挡住大秦最精锐的北疆二十万铁军及胡族十三部落三十万轻骑的进攻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