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龙吟虎啸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同志们,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要冲新书榜啊,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你们怎么还在往这部书上投票呢?把票省下来给我的新书吧~~~兄弟们,帮我把新书顶上去啊~~~顶上新书榜啊~~~~)

    三少闻言摇头叹道:“大秦百万雄兵,北疆二十万,天京城二十五万,两地兵马几乎已占全国兵马的一半。偌大一个大秦帝国,引为倚柱的两支大军却要自相残杀……西门无敌,你为何要挑得大秦的军队自己打自己?无论哪一方获胜,损失的,都是大秦的力量……这样一来,大秦境内的民暴便无兵马可镇压,大秦的天下便会更加混乱!而胡虏若入中原,必劫掠天下,西门无敌,你难道真要造就一个乱世才肯甘休?”

    西门无敌笑道:“三少此言差矣!乱世方能出英雄,唯有在乱世之中,我等男儿方有用武之地!天下太平有什么好的?人人安居乐业关我西门无敌鸟事?我西门无敌但求于乱世之中一展身手,一试才华,纵最后事不能成,也于愿足矣!况且,唯有大乱之后方能大治。大秦已经从表到里彻底**了,唯有将其推倒,在废墟之上重建一个崭新的帝国,百姓才更有希望!西门敢问三少,三少曾言,若天下大乱,必将逐鹿天下。莫非三少那日的言语只是说笑?莫非三少就不想在这乱世之中轰轰烈烈干一番事业,与我西门无敌好好对上一场?”

    三少道:“是男儿都有野心。只是胡虏生性残忍,你将胡虏引入中原,中原百姓必遭大祸!群雄逐鹿纵会给百姓造成天大损伤,但毕竟同为中原人,至少会心念一下百姓。而胡族非我族类,对我中原百姓毫无怜惜之意,引胡族入关,岂非要灭绝我中原苗裔?”

    西门无敌哈哈大笑:“三少雄才大略,何惧区区胡虏?以天下为棋盘,以山川为棋格,以军马为棋子,这一盘逐鹿天下的棋局,纵是杀进一支异军,不过是一批未开化的野人,又怎能落下好棋?西门尚且无惧于此,三少远比西门年轻,又何以心生畏惧?中原百姓对我西门来说,不过是蝼蚁草芥一般,纵被胡虏屠戮,又关我西门甚事?西门只看得起三少这般少年英雄,只看得起敢下这盘大局的豪杰。我们都是站在巅峰之上俯瞰蝼蚁众生的人上人,蝼蚁至多算是我们的棋子,又何必为棋子心痛?”

    三少深吸一口气,道:“西门无敌,我跟你不一样。在我看来,百姓才是天下的基石。若没有老百姓……就算得了天下,你却来管理谁?统治谁?就算少爷我要搞女人,那也得有人养出女儿来让少爷我搞啊!西门无敌,你纵容胡虏滥杀的无辜,就有可能会是天下第一美女的父亲或是母亲……你这么搞法,等于砸了少爷我的饭碗啊!”

    西门无敌莞尔一笑,道:“三少的想法……却真个奇特。彼此理念不同,正是你我不能成为朋友,只能彼此敌对的关键。好了三少,那些御林军看来已经等不及了,咱们,好像也是时候准备突围了。”

    三少点了点头,向着养心殿顶做了个手势,道:“过来!”

    秦风见三少唤他过去,打量一下养心殿四周,发现确已给围了个水泄不通,想要硬行突围,恐怕即使耗尽功力,也杀不出去。当下抛下两颗人头,飞身朝着三少纵去。

    那围在养心殿下的御林军顿时纷纷放箭,一簇簇的铁箭发出急劲的破空声,暴雨一般朝着秦风射去。

    秦风身在空中,无处可避,双手戟指连挥,一道道剑气自指上激射而出,绕着他的身体不住地盘旋,将他全身上下护得水泄不通。箭雨射上剑气,顿给剑气削成粉碎。

    不过这军中精锐的御林军以强弓射出的箭雨可不比那些造反的匪兵射出的箭,精准迅速不说,还根根有力。养心殿到虎啸殿区区五十余丈的距离,秦风也不知绞碎了多少枝箭,功力损耗相当严重。

    当秦风落到三少身旁之后,御林军便停止了放箭。

    御林军将士自然是以为西门无敌与三少是一伙的,现在见西门无敌身着虎啸,虽然这一辈的御林军从未见识过虎啸的威力,但是关于虎啸的传闻,却是听过不少的。他们自然知道,对虎啸这等天兵来说,箭矢并不能起到多少威胁作用,放箭最多能阻延一下着虎啸之人的行动,要伤到着虎啸之人,那是不太可能的。

    因此,在西门无敌和三少还没有动身突围的时候,他们是不愿徒劳地放箭,浪费箭矢的。

    而且这些御林军将士和大内侍卫也不相信,仅凭一件天兵,便可突出他们两万多人的重围。在所有的御林军将士和大内侍卫们的心中,早已认定西门无敌等人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了。

    秦风一到三少身旁便问道:“小三,你身上穿的这件盔甲是什么?”

    他没等到龙吟现身便去了养心殿,当然不知道三少穿的是什么。

    三少答道:“这是天兵龙吟。老大,现在形势不大妙,若我们与西门无敌一战的话,无论胜败,都无法突围而出。所以西门无敌提出我们先联手突围,然后再决一胜负,小弟已经答应了他,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秦风迅速分析形势,得出结论后点头道:“眼下形势的确逼不得已,非得与西门无敌联手不可。”他本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拘泥成见更是谈不上。形势不饶人,即使是要与此生痛恨的敌人暂时合作,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西门无敌见秦风已经答应,道:“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离天圣宫南门最近。而且这一路之上宫楼殿堂也多,大内侍卫中虽然高手众多,但是御林军中却没多少会高来高去的武林人士。因此,我们可向南突围,借宫楼殿堂地势之便,令御林军无法形成合围,限制他们的战力。现在还有不少御林军正向这边围来,若我们从平地突围的话,恐怕杀人杀到功力耗尽,也没办法突围而出。”

    三少点头道:“好,就依你之言!”

    西门无敌道:“既如此,便由我西门来打头阵。”

    三少道:“我来殿后。大哥居中策应前后,防卫左右。”

    秦风点头应了,他本不是好逞英雄之人,见三少与西门无敌一人一件天兵,情知三人之中他是最弱的一环,居中自然最好不过。

    三人商量好之后,西门无敌纵身跃到三少与秦风身旁,这方才还欲置对方于死地的生死大敌,眼下却不得不携手并肩,应对眼前的危局。

    这时那新赶来的一万两千余御林军也已加入到重围之中。御林军将士看似毫无规律地围成一个又一个大圆,但事实上却泾渭分明,每一种兵种都搭配得相当合理,绝不存在胡乱站位的现象。

    三少等人看着一片金属海洋一般的御林军重围,掂量着要突围的话,得杀多少人才行。

    这时,面向三少等人这一方的,最前排的御林军包围圈突然裂开一道口子,一个穿着二品武将盔甲,披着玄色披风,腰佩长剑的壮汉越众而出。他身后半步处,跟着一个身着三品侍卫长服,佩一口腰刀的精瘦汉子。

    那二品武将大声道:“吾乃统领京城御林军的二品将军郭侠怀,这位是大内侍卫总管,三品侍卫长梁其洛大人,你们三人刺杀吾皇,杀郦妃娘娘及大内总管宁照蒿公公,已经犯下弥天大罪!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不要想着能侥幸突围,赶快放下武器投降,接受大秦律法的治裁,不要作无畏地抵抗!本将军数到三,如果你们还不弃械投降,御林军就要开始放箭了!一……二……”

    西门无敌笑着替他数了一声:“三!”然后他俯身前冲,身后羽翼大张,直朝郭侠怀与梁其洛扑去。

    秦风紧跟在西门无敌身后前冲,三少则跟在秦风之后。

    在西门无敌动的那一刹,首当其冲的郭侠怀和梁其洛只觉一只血红色、背生双翼的猛虎闪电般向他们扑来,二人顿时大吃一惊,飞快地退回御林军中,声嘶力竭地狂喊起来:“放箭!赶快放箭!”

    一阵弓弦声和强弩机簧弹射声响起,数千枝劲箭暴雨一般朝着西门无敌、秦风、三少射去。西门无敌哈哈一笑,一双金属羽翼如大鹏翼一般,飞快地扑腾搅动,将射到他身前的箭雨尽数绞成粉末,连他身后的秦风与三少都给保护得严严实实,没一枝箭能闯过那双铁翼织成的大网,射到秦风和三少头顶!

    “死吧!”西门无敌在金属羽翼挡住箭雨的同时叱咤一声,隔空一掌推出,轰然巨响中,最前排持枪组成枪阵的御林军士兵给他一掌推倒了大片,至少四十余人飞上半空,又大叫着砸进人群里,砸死砸伤多人。

    郭侠怀和梁其洛对视一眼,顿时脸色变得煞白。他们几曾见过这般强悍的掌力?还隔着三丈多远,就一掌击倒近百人,这等功力,只在传说中听闻过!

    当下郭侠怀与梁其洛刀剑出鞘,一边飞快地往人群深处跑,一边挥舞着刀剑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放箭放箭,不要停!”

    “合拢包围圈,把他们围起来!娘的,老子就不信万人合围,他们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两个将领退入自以为安全的地带之后,回头一看,不由好一阵心惊胆跳。

    包围圈最前方与西门无敌接触的那一片御林军中已掀起漫天血雨,无数残肢四下乱飞,所经之处挡着披靡,无数御林军被他的双翼绞成粉碎。

    西门无敌那一双血色铁翼直如灵蛇一般,可从任何不可思议的角度出击,灵活得就像有生命一般。西门无敌根本无需动手,只需往前疾冲便是,铁翼自会歼灭敌人,凡是被铁翼沾着的御林军将士无不粉身碎骨!

    西门无敌突前二十丈,所经之处竟没响起半点金铁交击之声。御林军将士的武器与盔甲在那双铁翼之下如纸扎的一般,挨着就碎,碰着就断。除了绵密得没有丝毫间隙的**切割声之外,连濒死前的惨叫声都不曾听闻,全因为凡是双翼所经之处,所有的人没一个有机会发出半声惨叫,便已给万千铁羽毛割成了等重的肉块!

    双翼展开足有两丈,再加上翼上溢出的真劲,铁翼的攻击范围达到了五丈之远。西门无敌身前和左右五丈之内,尽成真空地带,除了遍地破碎的尸块和淌得几将人脚踝淹没的鲜血之外,再看不到半个人影!

    秦风紧随西门无敌,双手负于身后,根本无需出招,仅凭前冲时身周旋转的真劲气流将遍地的破碎盔甲和武器卷起,拼成无数柄奇形长剑,向着他左右方飞射。

    那破铜烂铁组成的无数长剑杀伤力却是强得惊人。一柄剑往往一连穿透六七人之后再爆散开来,那盔甲和武器的碎片便如暴雨般射进人群之中,如同最犀利的暗器般,将人体打得千疮百孔。

    三少承受了后方所有的御林军合围时的压力。他背对着秦风倒退着行进,手中黄金枪如蛟龙一般左突右刺。金黄色的枪芒自枪尖上绽出足有四丈,加上一丈八寸长的枪身,整条金枪的杀伤范围比起西门无敌的双翼还要多了八寸!

    黄金枪虽然看似质地坚硬,但是枪身弹性颇大,枪头更是可自如晃动。三少只需轻轻一抖,枪头便可晃出数十朵乃至上百朵碗口大的枪花,随便一击便可一连刺穿近百人的心脏。

    枪头上龙须组成的枪缨也是锋利惊人,随手一扫之下,枪缨便可将人切割得四分五裂。

    三少杀得性起,有时干脆连枪都不用了,和身撞入人群之中。高速冲击之下,他整个人仿如化作了一条黄金巨龙,所过之处血雨漫天,龙吟甲上的诸多凶器随便一撞便可将人体撕得粉碎。

    而在外人看来,当三少和身猛撞之时,分明有一条形貌凶狞的黄金巨龙,爪牙之上沾着斑斑血迹,在人群中往来扑腾。

    龙吟杀人之时同样没有半点金铁交击之声,无论武器还是盔甲,在龙吟甲上的诸多凶器面前,就像豆腐一般,一碰就碎。

    倒是人体切割声响得惊天动地,无数的尸块和鲜血四下乱溅,甚至连龙吟甲上都染上了不少鲜血,贴上了块块人体脏器。尤其是双肩、两肘、双腕、双膝上的那些锋刃和钢刺上,更是挂着一块块血淋淋,还在不住颤动的**。

    配上那一领被鲜血洗礼得更加鲜红刺目的大红披风,此时的三少,看上去便如那来自九幽炼狱的修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血红!

    驱动龙吟战甲杀人固然便利,但是损耗也相当惊人。三少只觉内力如流水般源源不绝地输入龙吟甲中,促使龙吟甲的攻击范围越来越广,杀人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冲击都可切碎至少上百人,每一次退回秦风身后时又可顺手宰掉四五十人,但是内力却是越来越少,冲了不到百丈,三少十二成功力已经用掉四成!

    幸好此时三少三人已经冲过了养心殿,越过了那最难冲的,自虎啸殿至养心殿南面一座宫殿前的,长达百丈的广场空地。

    空地之上御林军将士前仆后继,喊杀声震天价响。郭侠怀与梁其洛不住地调兵遣将,布置阵势。尽管御林军将士折损已过三千人,而且还是无一伤者,全数阵亡,广场空地一带早已是尸块堆积如山,鲜血内脏横流成河,脚踩在地上还会不住地打滑,可是御林军将士却无一人退却,全在郭侠怀与梁其洛的指挥调配下发起一波又一波地冲锋。

    本来按照战场上的常识,对付三个人的话,放一通箭也就搞定了。不行的话派一队长枪兵围上去,上百杆长枪扎下,高手也会给扎得遍体窟窿。或是用刀斧手提着盾牌上阵,先用盾牌将人挤到包围圈中心,再刀斧齐下,一阵乱剁,铁人也会给剁成碎片。

    可是现在三人中有两人天兵在身,不但不畏刀枪箭矢,反能将御林军将士们的刀枪盾甲剁得粉碎,战场上的常识在这里已经无法生效了。至于绊马索陷马坑什么的,虽然也能绊人陷人,可是广场之上,乱军之中,哪来得及设索挖坑?

    所以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凭人多堆死他们,耗尽他们的内力,等他们力竭之后再一举擒杀!

    本来这种战术是可以奏效的,至少三少只杀了不足一千三人,就已经耗掉了四成力。御林军不同匪军,匪军武器、盔甲、弓箭、士气、斗志、指挥、配合都是烂得要命,三少一连斩杀两千多匪军都仅耗掉三成力。但与御林军作战,凭助龙吟甲都如此耗力,可见御林军比起匪军何止强了三两倍?

    若是一路均是平地的话,这里汇聚的两万四千御林军及大内侍卫,再加上正源源赶来的近三万御林军,三少等三人或者会给活活累死。但是西门无敌指点的,往天圣宫南城门方向突围的路线中,却有无数宫楼殿堂,花园假山,亭台池塘。

    因此在冲过养心殿前的广场之后,西门无敌、秦风、三少便跃上那排列得比较紧密的宫殿顶上,施展轻功飞檐走壁。

    御林军将士中会高来高去的高手不多,而大内侍卫中虽然几乎人人都会轻功,也有能力跃到宫殿顶上,但是大内侍卫在西门无敌、秦风、三少这三名当世最强的高手面前,却如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即使追上了也只是白白送死。

    三少三人利用地形之便,令御林军无法形成合围,拼命前冲。空中但见一血红猛虎在前,一金黄染血巨龙在后,飞快地在一座座宫殿顶上腾跃穿行,龙吟虎啸之声惊天动地。

    御林军弓弩手纷纷发射弓弩,无数箭矢暴雨一般射向空中的三人。但是三少等人虽然人在空中,凭两件天兵之威,却将所有的箭矢尽数绞碎,处于中央的秦风连挡箭都不必了,前有西门无敌,后有三少,没一枝箭能突破龙吟虎啸织成的防护网。

    不知越过了多少宫殿,穿过了几座花园,一路之上也不知杀了多少小规模的御林军和大内侍卫,三人终于突到了南门前。

    三人落足的最后一排供大内侍卫住宿的房屋,离南门仅百丈距离。但是这百丈距离全都是空地,且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御林军。

    南门已经紧闭,宫墙之上也站满了御林军和大内侍卫,无数明晃晃的箭头对准着宫墙下。

    “操,不就是死个皇帝吗?用得着这么大阵势?”三少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宫城上下至少也是万余御林军,三人后面还有好几万御林军正飞速赶来,必须在他们形成合围前冲出南门。

    “不必留人断后了!三少,这最后一阵,我们三人便一起冲吧!”西门无敌叱咤一声,率先飞身跃下屋顶,朝着大阵扑去,秦风、三少也随后扑了下去。迎接他们的,是一阵猛烈的箭雨和无数劲风呼啸的掷斧、投枪。

    又是一场血战,此次三人并肩作战,联手前冲,所过之处又掀起阵阵血雨。

    在功力大量消耗的同时,三少等人离南门越来越近,三人身后留下了一条血染的通道。

    如此正面对冲,从未与人正面交手过的西门无敌也大感吃不消。他的功力损耗同样相当严重,若不是虎啸在身,他也可施“化神虚空”一走了之。可是同样,若没有虎啸在身,三少恐怕早已用龙吟把他切成碎块了。

    又杀了不知几千人,三人离南门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西门无敌叫了一声:“再加把劲,就可冲出去了!”

    三少闻言应了一声:“好!”脚下却放慢动作,等西门无敌到了他身前一丈处,一双铁翼正绞杀前方御林军,背后空门大开之时,突然一枪朝着西门无敌后背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