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同志们,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要冲新书榜啊,现在是十六名了,http://www./showbook.asp?bl_id=56883,兄弟们,帮我把新书顶上新书榜啊~~~~各位公众版的书友请把票票投到新书上去,如果新书能杀进新书榜前十,本周之内公众版将每天解禁两章,如果进了前五,每天三章啊~~~)

    七月二十三,秦皇嬴圣君驾崩的消息于一夜之间,通过某种隐密迅速的渠道传到了北疆落凌关。落凌关守将,长公子嬴苏在午时接到消息之后,扔掉饭碗飞一般冲出了守将府,敲响府前的惊将钟。

    悠扬高亢的钟声传遍了落凌关中的每个角落,甚至还传出了落凌关,传到了关外屯积的三十万胡族大军前营之中。

    在听到钟声的那一刻,落凌关所有的北疆铁军将领飞快的扔下了手头上所有的事,披坚执锐策马飞奔到守将府,聚集在嬴苏面前。

    而胡族军营前营中听到了钟声的将领们也是飞身上马,扬鞭疾奔,从前营奔到中军,直奔胡族主帅,刺木族第一猛将兀哈尔的中军帐中,将这一消息通禀了兀哈尔。

    兀哈尔立即下令,全军拔营,准备进关。

    无数传讯兵从中军帐中飞奔而出,跃上马背之后在胡族大军营中四下奔突,声嘶力竭一般的震吼响遍了胡族大营每个角落:“全军拔营!准备进关!全军拔营!准备进关!……”

    落凌关守将府中,现年三十八岁的公子苏身着黑甲,腰佩长剑,儒雅俊秀的脸上挂着一缕残忍嗜血的微笑。他用阴霾深沉的目光注视着面前数十名铁军将领,呛地一声拔出佩剑,大吼道:

    “将士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吾皇已于昨夜驾崩,奸相佞将把持我大秦军政大权,不除妖孽,国家必亡!

    “本公子已与胡族主帅兀哈尔将军谈妥,他胡族借我三十万大军,待平定中原之后,只需划分他们一块肥沃的领土,胡族便将与我中原结成世代友好的邦邻,互不侵犯,互相依存!

    “有北疆二十万铁军,又有胡族最精锐的三十万大军,我们已是当今世上最强的一支军队!

    “只要诛除奸相佞将,扫平大秦境内的民乱,我们便是千古流芳的国之栋梁,便是开创世代的盖世豪杰!你们,愿意将性命交托给本公子吗?”

    众将齐声大吼:“不除妖孽,国家必亡!吾等愿随公子苏,生死相托!”

    公子苏长剑指向南方,发出一声更加疯狂的大吼:“打开落凌关大门!联合胡族兄弟,建此千古奇功!兄弟们,一个崭新的王朝,必将为我们所开拓!”

    大秦历七八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午时末刻,天下第一雄关落凌关城门大开,胡族三十万大军入关。北疆其余关口边界的五万驻军自各方赶到落凌关,会合落凌关十五万守军,两方大军合计五十万,号称百万。

    七月二十四日辰时,十万轻骑及二十万步卒携带五天口粮,在公子苏及胡族大祭祀阿蒙黎护带领之下,先行出发,一路往京城奔袭而去。另二十万大军及胡族百姓组成的十五万民夫队伍,押送准备了多日的粮草辎重,随后上路。

    生死大战,近在眼前!

    ※             ※             ※             ※

    时间退回七月二十三日清晨。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三少与秦风才出了朱雀街,往玄武街赶回。

    此时朱雀街与白虎街已经被御林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无数御林军将士及大内侍卫、宫廷御医在各文武官员府中进进出出,还不时有震天价的哭喊声从一些武将府中传出。

    此时秦皇被刺杀的消息还没有传出。知道秦皇已然驾崩的人虽然已有数万御林军将士和大内侍卫,但是太子之母,皇后叶菁却下令严密封锁此消息,凡泄露消息者杀无赦。

    秦皇突然驾崩,若在未准备万全之时便将消息放出,将会引发极大的骚乱。

    御林军和大内侍卫还在大搜刺客,禁军已经闭死天京城四面城门,全城戒严,严禁百姓外出。

    秦风因有刑部侍郎腰牌在手,又有皇家密探的龙牌,因此得以带着三少在两条街上进出自如。

    三少见许多宫廷御医也在跟着大内侍卫一起忙活,好奇之下,揪住一名刚从一将军府中出来的五品带刀大内侍卫问道:“究竟出了何事?怎地如此之多的宫廷御医也来跟着掺合了?”

    那大内侍卫看了三少一眼,见三少手里提着的秦风的侍郎腰牌,顿时满脸沉痛地摇了摇头,道:“侍郎大人,难道你未曾听闻昨晚刺客的事?唉,那刺客实在太凶残了,逃出禁宫之后,潜入朱雀街与白虎街中,将所有的文官脚筋全部割断,并杀害了所有的武将。大人你想啊,京城中的武将多是功高位显的大将,被那刺客这一杀,我大秦帝国的名将,还能剩下几个?除了那些探亲的、访友的、喝花酒逛窑子的将军们没遇害以外,其余凡是昨晚在家的将军,全都给杀害了!连龙吟公宋无,都给其残忍地杀害了!”

    三少作出一脸震惊沉痛的神情,道:“那岂不是说,我大秦帝国以后再无带兵的将领了?”

    那大内侍卫道:“也不是这个意思。大秦带兵的将领在各地还是很有一些的,住在京中的将军们,多是一些年纪大了,不适合呆在边疆或是战场上的。不过他们可是有宝贵的作战经验,和毕生的战场实践的老将啊!我大秦所有的年轻将领,还需靠他们来带呢!”

    三少一脸悲愤地道:“真是苍天无眼,我大秦之大不幸啊!敢问京城之中,还剩下几位将领?”

    那大内侍卫道:“三位。”

    三少立刻紧张地问道:“是哪三位?”

    那大内侍卫答道:“大将军王贲王大人,京城御林军统领,郭侠怀郭将军,京城禁军大统领,杜可风杜将军。如果算上大内侍卫总管梁其洛梁大人的话,京城之中就剩下这四个武将了。”

    三少一拍脑袋,呻吟一声:“天哪……怎地就剩下这几个废物?”

    那大内侍卫顿时一脸警觉地道:“大人,您刚才说什么?”

    三少忙道:“我是说,苍天有眼,所幸我大秦真正的栋梁之材未曾受损。本官还有要务在身,得协助刑部追缉刺客,先告辞了!”说着,扔下那大内侍卫,拉着秦风匆匆离去。

    那大内侍卫看着三少的背影,自言自语地道:“我怎地好像听到‘废物’二字来着?嗯,说起来,大将军王贲倒真是一块天大的废材……”说到这里,他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四下看了一下,见无人注意他自言自语,这才侥天之大幸一般,匆匆忙忙混进了人群之中。

    三少与秦风一边往玄武街方向走去,一边低声讨论着。

    三少道:“老大,形势不太妙啊!京中的将领给杀了个清光,剩下的都是些没什么能耐的废物,而且还很有可能是西门无敌的人,这京城,恐怕守不住了!”

    秦风点了点头,道:“西门无敌下手真个狠辣,文官全部挑断脚筋,让我们无法追查他的真实身份。有能耐的武将则全部杀掉,连龙吟公都给杀害了,这明显是想让京城之中无将守城。你说……大将军王贲有没有可能就是西门无敌?”

    三少摇头道:“不太可能。刚才那侍卫也说了,只有文官被挑断脚筋,而武将则是全部被杀。侥幸免于一死的几个,也是因为不在家中,这才避过一劫。所以我怀疑,西门无敌的真实身份,可能是京中的一名文官……”

    说到这里,三少突然眼睛一亮,道:“不过也有可能不是文官,西门无敌故意专捡文官的脚筋来割,可能是为了故布疑阵迷惑我们!说不定,西门无敌的真实身份是一员武将!大将军王贲显然不是了,郭侠怀和梁其洛昨夜指挥御林军和大内侍卫擒杀西门无敌,也不可能是他们。剩下的,只有一个……”

    秦风与三少对视一眼,两人齐声大呼出声:“禁军总统领杜可风!”

    杜可风,十九岁从军,靠拍马屁和撒银子,十年之内从一名禁军门将(即给大统领守帐门的小将官)升至禁军统领,后来因得三公子嬴羽暗中扶植,于三年前登上禁军大统领的宝座。

    如今三公子嬴羽在东海管理东海水军,杜可风便是公子羽在京中的一员心腹。

    杜可风其人,武功只能算勉强过得去,兵法则是一窍不通。除了好拍马屁和出手阔绰之外,平时并不显山露水,最好人云亦云,从来没有什么自己的想法。

    但是杜可风的身份来历却是一个谜。秦风任刑部侍郎已有三年,平时与兵部也有来往,却从未听人提起过杜可风的过去。就好像他的过去是一片空白一般,没有任何档案资料。

    而他的富裕也很可疑。杜可风的钱好像用之不竭,谁也不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秦风曾在暗中调查过他,发现他贪污的军饷与他挥霍的钱财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后来秦风查出杜可风与公子羽在暗中有勾结,以为杜可风的钱是公子羽给的,也就没深查下去。

    现在在三少提示之下,两人同时怀疑杜可风就是西门无敌,秦风马上仔细回想了一遍,杜可风自入禁军以来,除了身世有疑之外,平时好像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至于武林大会期间,秦风回京城后也曾调查过一番在那段时间未曾露面的有哪些京中大员,后来倒是查出了很有几个文武官员在那段时间抱病在家,可是杜可风却每日都在军营。

    从这一点来说,杜可风不可能是西门无敌。但是秦风马上想到,西门无敌的易容手段,既然可以把他自己变成别人,那么把别人变成他自己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找个替身再容易不过了!

    秦风细想之后,对三少道:“马上查一下杜可风在哪里!”

    ※             ※             ※             ※

    杜可风在自己白虎街的家中。

    他的门口守着几个卫兵,当秦风与三少准备进去的时候,那几个卫兵伸手挡住了他们:“杜将军抱恙,恕不见客。”

    秦风掏出了密探龙牌,在那几个卫兵面前一晃,沉声道:“大内密探办案,任何人须密切配合,不得阻拦,违者以欺君罪论处!”

    那几个卫兵顿时默然,眼睁睁看着秦风与三少大摇大摆走进了杜府之中。

    杜可风一身便装,端坐大堂上座,当秦风与三少走近来之后,现年三十二岁的杜可风长相甚为温和的脸上顿时浮出一抹奇异的微笑。

    秦风与三少默默地注视着杜可风,三人沉默良久之后,杜可风才缓缓道:“你们是怎样发现的?”声音中略显中气不足,有些空洞沙哑,当是肺腑之中有内伤。

    三少轻轻一笑,道:“猜的。”

    杜可风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即使我已布下疑阵,还是可能瞒不过三少。本以为三少与大少会迟些日子才想得明白,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秦风冷笑道:“兵贵神速,这你都不懂?”

    三少则摇头叹道:“你该早些离开的。昨夜突围之后,为何不早点离开天京城呢?”

    杜可风微笑道:“杀龙吟公和他的几个老友已经差不多耗空了我的真力,连袭朱雀街与白虎街的文武百官,更令我伤势加剧。若不是有虎啸在身,恐怕我连家都回不了。昨夜禁宫遇袭,天京城四门紧闭,莫非三少和大少还认为我有力气翻过城墙?”

    三少点头道:“说的也对。西门无敌,你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栽到我们兄弟手里,有什么遗言,现在可以留下来了。”

    杜可风微笑道:“想说的话已经全说过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三少道:“虎啸呢?穿上虎啸,你或许还有机会。”

    杜可风笑道:“三少说笑了。以我现在的状态,还能操纵虎啸?三少莫不是想杀了我之后,夺取虎啸吧?那么三少可能要失望了,我已将虎啸藏到一个永远也没人知道的地方,杀了我之后,谁都没办法得到虎啸!”

    三少哂笑一声:“杀你,比夺虎啸更重要,纳命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