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逼宫•夺权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同志们,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现在火拼新书榜啊,希望各位公众版的书友把票票投到新书上去,助种马冲榜。如果新书下周能杀进新书榜前十,下周之内公众版一样将每天解禁两章,如果进了前五,每天三章啊~~~)

    祭坛上的至尊宝座后伸出了一双血红色的羽翼,那双羽翼全由金属刀片构成,每片刀片上都流动着血红色的光芒,像是有生命的物体一般。

    接着,那双羽翼缓缓地拍动,一股汹涌的气流自翼上卷出,化作万千股微小却强劲的气流,席卷了整个大厅。

    厅中的烛火好一阵摇曳,灭了大半,本就昏暗不堪的大厅此时变得更加昏暗。

    侥幸未灭的烛火也给一股莫名的压力压得火头猛地收缩,变得只有黄豆般大小。

    那双羽翼仿佛有着无尽的威严,拍动间除生出气流之外,还有阵阵低沉威猛的虎啸之声,伴着淡淡的金属摩擦音。

    然后至尊宝座后便升起了一个面罩猛虎面具,前胸后背尽被血色黑纹的盔甲罩着的人影,悬浮在半空中,双翼缓缓拍动。

    无尽的威压在那人影升起的一刹达到了顶点,那四百菁英弟子最先跪伏于地,接着古长空及“罪大恶极”四魔使也跪了下去,把头低得快要接近地面,看都不敢看那人影一眼。西门无敌神出鬼没惯了,眼见他突然自至尊宝座后现身,古长空等人倒也没感到惊讶。

    “恭迎至尊!至尊神勇无敌,虎啸威盖天下,至尊千秋万载,一统天下!”古长空等自是知道,那双羽翼及盔甲便是天兵虎啸。被虎啸的威压逼得心惊不已的同时,倒还没忘了拍出惯用的马屁。

    “天下将乱,强者如云,乱世之中,实力为尊。本尊念及秦家及铁家实力雄厚,除本尊之外,再无人能与这两家敌对。而两家若是联手,本尊纵天下无敌,也难轻言必胜。因此,本尊行将闭关潜修,参悟‘灭神心经’与‘诛仙宝箓’合二为一的最高境界,‘灭神诛仙**’。”飘渺不定,如来自九幽炼狱的魔音一般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这声音,正是以前西门无敌装神弄鬼的时候,惯用的声音。

    “至尊,若您闭关修炼,本门大事如何处置?公子苏与胡族大将即将到此,到时谁去与胡族主帅兀哈尔大师联络?”古长空壮着胆子问道。

    “本尊已收圣女为义女,并传授‘灭神心经’与‘诛仙宝箓’神功于圣女。在本尊闭关期间,一切均由圣女处置,无需过问本尊。本门弟子,务必对圣女绝对服从,见圣女如见本尊。若稍有懈怠,即为触犯本尊,本尊出关之后,必以本门酷刑惩罚。与胡族大帅联络之事,亦交由圣女完成。日后公子苏之兵权当交予圣女,统兵征战,亦由圣女作主。尔等当尽心尽力协助圣女,听她号令。”

    古长空再次壮着胆子,战战兢兢地道:“但是,军中自来无女子领兵一说,公子苏之兵权本应由至尊接掌,若是交给圣女,恐本门弟子及军中将士不会心服……”

    “古长空,你敢怀疑本尊的决定?”

    淡淡的话声听在古长空耳中,却无异霹雳一般,怀疑魔门至尊,那可是要剜眼割鼻刺聋双耳,断一手一足的!这罪名若是给至尊随口定下了,他古长空以后就是生不如死了。

    当下古长空颤声道:“至尊恕罪,属下万万不敢对至尊稍有疑虑!属下对至尊忠心耿耿,可昭日月!属下定当遵至尊之命,一切唯圣女之命是从,圣女让属下往东,属下绝不敢往西,圣女让属下杀人,属下绝不敢放火,圣女让属下上吊,属下绝不敢抹脖子,圣女……”

    “够了!你倒是会用嘴来表忠心。此事本尊且不与你计较,看你日后的表现吧!莫以为本尊闭关,就会对外界一无所知,圣女自有特殊方法时时向本尊禀报外界之事。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本尊即刻起便开始闭关,你们在此等圣女来给你们训话吧!”

    说着,那着虎啸的人影便从空中缓缓降落,收起双翼,消失在至尊宝座之后。

    古长空等人见至尊没吩咐他们起身,也都不敢擅自站起,仍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恭候圣女。

    等了没多长时间,一身素裙的华蓉便自祭坛至尊宝座左侧的一扇偏门中款款步出,走到至尊宝座前,看着跪了满地的人,脸上露出一抹自得的微笑。

    “各位请起。”华蓉笑吟吟地宣布平身,古长空等人齐声道:“谢圣女!”

    华蓉等古长空等人起身之后,目光从左至右扫了一周,见所有人包括古长空及四魔使在内,都低着头不敢看她,不由笑道:“各位这是什么意思?本圣女虽然代至尊行门主之职,但也未至于可怕到这般地步吧?各位在至尊面前尚能抬头,何以在本圣女面前,却如此拘谨呢?难道……本圣女的长相,实是不堪入目?”

    古长空等人慌忙抬起头,飞快地瞄了圣女一眼,又飞快地垂下头去。古长空谄声道:“好教圣女得知,圣女倾城倾国,天仙之姿,我等凡人,又怎敢以目光亵渎圣女?”

    元罪也道:“圣女是至尊义女,将来至尊登基为帝,圣女便是长公主。至尊并无子嗣,将来储君一位也是非圣女莫属。谁说女子不能为帝?圣女将来便是一代女帝,谁敢说半句不是,我元罪第一个剁碎了他!”

    元家兄弟向来同气连声,剩下的三人当即纷纷嚷道:“大哥所言极是!谁敢对圣女做女帝有意见的,我们元家兄弟同时出马,把他们剁成碎片做人肉包子喂狗吃!”

    华蓉长袖掩口,娇笑不已。山涧清泉叮咚一般的清灵笑声在大厅中回响,只听得古长空等人浑身酥软,心慌意乱,愈发地不敢抬头看她了。

    “既然众位如此看得起本圣女,那本圣女定当尽力而为,带领众位替至尊扫平大秦帝国,打下大秦的锦绣河山!事成之后,新的帝国中,众位便是开国功臣!众位,你们愿意追随本圣女,建此千古奇功吗?”

    古长空、四魔使、四百菁英弟子顿时振臂高呼:“吾等愿以生命追随圣女,生死相托!扫平大秦,建立崭新帝国!”

    华蓉那美得直令日月含羞的俏脸上荡漾着欢畅、满足的笑意,似在为古长空等人的忠诚所感动。而她的嘴角,却是微微撇起,浮出一抹讥笑。

    “若要建立新的帝国,首先就得把你们这帮只会拍马屁的无耻小人诛杀!”她在心里冷冰冰地说。

    ※             ※             ※             ※

    大秦历七八二年七月二十四日晨时,天京城。

    被秦霓儿以“扔下我不管独自跑去泡小妞风流了一整晚”为由暴捶了一顿的三少,揉着酸软的腰一瘸一拐地走到秋若梅的房间,仰躺在床上,吸着凉气说:“早上刚回家就被霓儿拉到房间暴捶一顿,梅姐,过来帮我揉揉腰,痛啊……”

    秋若梅正在给贪睡的宝宝穿衣服,闻言淡淡地道:“你身上不是穿着不坏金丝甲吗?霓儿怎可能打得痛你?”

    三少苦兮兮地道:“霓儿是打不痛我,可是表姐不知收到什么风声,突然闯进来点了我一指……你也知道,不坏金丝甲又不是每个部位都能护得严严实实的,腰上的接缝处还是有空隙的,表姐那一指正好就戳到那里了……”

    秋若梅呵呵一笑,道:“要我说啊,她们还打得轻了。你一天两夜没回家,一回家身上就带着别的女人的香味,她们不打你打谁?嗯,应该把你的脸都一并打肿的,省得你靠这张脸出去骗女人。”

    三少苦道:“梅姐,你太狠了吧?小弟就是靠这张脸混饭吃的。呜呜,梅姐也不疼我了,宝宝过来,让老爸抱抱,安抚一下老爸受伤的心灵……”

    宝宝笑嘻嘻地从床上蹦了过去,粉嫩的小脚毫不留情地踏在了三少的鼻子上……

    三少:“宝宝,儿子打老子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宝宝:“可是妈妈说,大侠打坏蛋是功德无量的。”

    三少:“梅姐,你就是这么教儿子的?当大侠没有好处的,既没钱,又没女人,还要随时提防被人寻仇干掉,我可不想宝宝将来当一个傻不拉叽的大侠……”

    秋若梅:“谁叫你平时没时间陪我们母子的?你女人那么多,都忙不过来了吧?这就叫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三少:“苍天无眼……”

    ※             ※             ※             ※

    七月二十四日,午时,天京南门前。

    秦雷、华玲珑、王麻子骑着快马,风驰电掣一般飞快地奔到南门前,在护城河前勒住马缰。

    三人看着紧闭的城门,和城头上往来巡梭的一队队禁军士兵,不由大感奇怪。

    秦雷道:“沿途虽然时见中小规模的暴民乱军,可是还没听说有甚叛军能够一路打到京城来啊?怎地大白天的就关起了城门?难不成京城现在就戒严了?”

    华玲珑抹掉额上几滴香汗,道:“可能是京中出了什么大事吧!不管了雷哥,叫开城门吧,赶了这么远的路,又累又热的,我还想赶快回家洗个澡呢!”

    秦雷点了点头,向着城门上方大声喊道:“快开城门,我们要进城!”

    暴雷一般的声音在城头上空炸响,那些禁军士兵顿时被秦雷吓了一跳,一个个紧张兮兮地看着秦雷等人。

    一名城门官儿站在城头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进京城干什么?京城现在戒严,严禁进出,你们还是等戒严令解除后再进城吧!”

    秦雷不耐烦地道:“吾乃刑部侍郎秦风之弟秦雷!这一位是太子太傅华安的女儿华玲珑!我们家在京城,你说我们进京干什么?”

    那城门官儿吃了一惊,这两位来头可都不小啊,而且又都是根红苗正的主儿,可得罪不起。

    此时华太傅即魔教教主的消息还没传开,华太傅于府中失踪一事也被秦风与三少瞒了下来,除了自己人之外,没人知道华太傅早已消失在京城了。原因无他,就因为秦雷的女人是华太傅的女儿。若是华太傅就是西门无敌的事传了出去,华玲珑可就危险了。

    “你们可有甚证物证明自己的身份吗?”那城门官儿还是很尽责的,敏感时期,那是一点小差错也出不得的。

    “证物?”秦雷愣了一下,望向华玲珑:“你有什么证物吗?”

    华玲珑道:“哪有什么证物?总不能成天把我爹带在身边,让我爹给我作证吧?”

    秦雷点了点头,道:“说的对啊,我也不能成天把大哥带在身边啊……啊,有了,试一试千里传音,把我大哥叫出来!”

    说罢,秦雷运足真气,自马背上一跃而起,冲上近三十丈的高空中,远超过了城墙的高度。他硬凭一口真气浮在空中,向着城内大声喊道:“大哥,我是老二!我来京城了,他们不敢放我进来,你来接我罢!大……哥,哥,哥,哥……我是老……二,二,二,二……”

    震雷般的声音滚滚地传了开去,城头的禁军士兵看着如魔神一般悬在空中,用打雷一般的嗓子吼叫的雷少,全都吓得面如土色。

    这等功力,他们莫说从未见过,简直就是闻所未闻!有几个胆小的,已经给吓得瘫倒在地。

    而地上的华玲珑、王麻子以及秦雷的坐骑则是吓得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秦雷的坐骑因无人掌控,一溜烟地跑掉了。华玲珑跟王麻子的坐骑则是倒退三十多丈,两人好容易才将马控制,让它们安静下来。

    华玲珑在地下捂着耳朵,嘟嘴自语道:“嗓门这么大,叫之前也不提醒人家一声,差点把人家吓下马来……”

    王麻子心里偷笑,道:“少夫人,二少爷自小嗓门就大。他小时候啊,凌云山里的老虎啊、豹子啊什么的,跟二少爷比嗓门,可是从来没嬴过的。”

    华玲珑点头道:“是啊,他睡觉的时候,打呼的声音可是连天花板都能震裂的。”

    王麻了一缩脖子,讪笑着望向了一边,这话头他可是不敢接了。少夫人口无遮拦,他总不能跟着也口无遮拦不是?

    ※             ※             ※             ※

    天京城外五十里,一支庞大的车队正在缓缓前行。

    这支车队,正是逍遥山庄的搬家队伍!

    坐在车队最前面一辆马车上的秦逍遥突然皱起了眉头,把头探出窗外,问骑着小叫驴,缩着脖子袖着双手在驴背上打盹的柳断魂:“外面有人在练唱歌吊嗓子?”

    柳断魂睁开浑浊的双眼,仔细听了一阵,点头道:“是啊,老爷,好像是有人在唱山歌来着。”

    秦逍遥皱眉道:“唱得不好听,一点节奏感都没有。”向着后面跟着的一辆马车喊道:“晓妍哪,弹支曲子,唱支歌娱乐一下大众啊,现在大家都闷得慌哪!”

    那辆马车里传出杜晓妍娇滴滴的声音:“是,秦伯伯。”说话音,几声泉水般的叮咚声响,伴着优美的琴声,杜晓妍清甜的歌声自那马车内传了出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嫦娥,今夕芳龄几何?我欲乘风揽卿,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秦逍遥听得摇头晃脑,手还在大腿上不住地打着拍子,不时跟着哼上两声。他向着坐在他对面的夫人铁灵儿笑道:“你别说,我们家小三还真是文武双全,不仅武功了得,这才情也是相当优秀。你听听,晓妍现在唱的这曲儿,就是小三给写的词,谱的曲。”

    铁灵儿白了秦逍遥一眼,道:“是啊,小三文才是好,可是脑子里净想着女人。你听听,‘不知天上嫦娥,几夕芳龄几何?我欲乘风揽卿……’这都写的是些什么词儿啊?哼,风流老子教出风流儿子……”

    秦逍遥正色道:“灵儿,你错了,我比小三要正直多了。你看,我只有你一个老婆,可是小三,不算外面的,光我们这次带上京的,就已经有七个啦!唉,苍天无眼啊,我秦逍遥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生出小三这么风流的儿子?”

    铁灵儿呵呵一笑,柔声道:“逍遥,一夜独战十三女,那是何等地威风啊!”

    秦逍遥面有得色地道:“十三个算什么?我还是留了力的……呃……灵儿,对不起,我错了,你手下留情,哎……呀呀呀呀呀……”

    悠扬的歌声中,不时夹着一两声不和协的惨叫,平添几分怪异的音符。

    京城,渐渐近了。

    ※             ※             ※             ※

    玄武街,秦府,三少一家人正在吃着午饭。

    三少突然停住筷子,凝神倾听了一阵,道:“老大,好像有人在叫你。”

    秦风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听了一阵之后,道:“哪有人叫我了?那分明是有人在叫老大,嗓门还大得很。可是我叫老大吗?”

    三少再听了一阵,道:“嗯,的确,那人是在叫老大,估计是那个黑社会帮派的小弟在喊人帮忙吧。”

    两兄弟正准备再次动筷,突然对视一眼,齐声道:“他自称老二!”

    三少道:“我拷,是老二来了!只有他的声音才这么难听,化成灰我都记得!”

    两兄弟当即扔下碗筷,旋风般冲出了秦府。

    “阿雷来了吗?那我也得去看看。”铁戬自言自语地语着,将整只烧鸡揣进怀里,大步走了出去。铁轩轩在身后叫着:“大哥,帮我盯着阿仁,别让他又溜出去找女人!”

    铁戬大声道:“知道了!”

    三少与秦风大步向着秦雷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为免禁军和御林军盘问,秦风腰带上挂上了密探龙牌,三少腰带上则挂上了秦风的侍郎腰牌。而铁戬腰带上挂着的,则是一只啃干净了的烧鸡爪。

    三少与秦风轻功远超铁戬,铁戬初出秦府时,还看得见三少与秦风的背影,跑了一阵之后,三少与秦风就不见了踪影。

    铁戬一边啃着烧鸡,一边大步前进,很快就被一队御林军盯上了。

    “站住,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给本官看看!什么?没带?学生证也可以。什么,没有?嗯,本官看你一副獐头鼠目的样子就知道你是文盲,什么?小学毕业?小学毕业就不是文盲了?

    “怀里揣的什么,拿出来给本官看看!妈的,快拿出来,再不拿出来本官就要告你妨碍公务当场将你格毙了!……嗯,这才乖嘛,作为一个良好市民,就是要跟御林军好好合作,共同维持京城治安嘛!

    “咦?烧鸡?说,这只烧鸡从哪里来的?从家里带出来的?从家里带出来的干嘛要偷偷捂在怀里,还跑这么快?定是从哪个大酒店里偷出来的!

    “来人哪,把这小贼给本官抓起来,押进刑部大牢,本官怀疑此人与昨夜的禁宫刺客有关,偷鸡是为了给刺客搜集食物!务必严刑逼供,问清楚他的作案动机,看看他还有没有同伙!若真是与刺客有关,哼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这只鸡带回去,作为呈堂证供!”

    ……

    三少与秦风一路畅通无阻地赶到了南城门前。

    玄武街处于京城中心地带,京城宽广,地势开阔,因此两人虽然一路疾奔,又是走的近道,但也用了一柱香的时间方才赶到。

    此时秦雷早已喊得没力气了,悬在空中使千里传音那可是大耗内力的!所以秦雷早就落到了地面,弯着腰直喘粗气。

    华玲珑轻拍着他的背,温柔地埋怨道:“雷哥,这么拼命干嘛?小声喊几下就可以了,何苦累坏了自己的身子?若是你累坏了,人家可是会心疼的。”

    秦雷感动地握住华玲珑的手,道:“玲珑,你对我真好。”

    华玲珑娇声道:“雷哥~~人家都是你的人了,人家不对你好,谁会对你好呢?”

    秦雷叹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温柔地将华玲珑搂入怀中……

    城头上,秦风与三少默默看着下面的二人,旁边那城门官儿小心翼翼地说:“秦大人,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城门了?”

    秦风冷冷地道:“让那对狗男女再在太阳底下晒两个时辰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