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逼宫•夺权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呼,种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上了前十,没什么好说的,只要不掉下来,一天更新两章,今天的先发一章,下午六点前再发一章,谢谢各位兄弟大力支持。)

    大秦历七八二年七月二十四日黄昏,逍遥山庄进驻京城,秦家三兄弟于三年前一别之后再度齐聚,三少目前为止所有的女人也在京城聚齐。

    同日,北疆大军骑兵前锋攻克京城外围三座县城,求援讯兵经通往京城的驿站时,被魔门弟子尽数剿杀。

    秦家安顿好一切,吃晚饭时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一人,仔细排查之后发现少的正是铁戬。秦风听铁轩轩说铁戬在他与三少出门时就已追了出去,略一思索便明白了过来。

    秦风径往刑部大牢提人,来到刑部大牢时,发现铁戬正被一群牢头围着大啃烧鸡。

    原来铁戬虽束手就缚,但是无论狱卒们怎样用刑,都伤不了铁戬半根毛发,往往鞭子还没抽到他身上就已经烧毁了,烙铁刚贴到他胸口上就融成铁水了,铁戬却是并点事情都没有。

    而当铁戬稍稍用了点力,将绑着他的铁锁链都烧融之后,大牢里的牢头、狱卒们就像现在这般把他当作大爷一样供起来了。

    铁戬看到秦风,笑呵呵地说了一句:“阿风啊,你来得正好,这里还有两只整烧鸡,三坛老酒,来陪我一起喝酒吃鸡!”

    秦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爹娘他们到了。爹说,舅老爷传来讯息,明日一早便可赶到京城。”

    铁戬闻言眼睛一亮,道:“姨父和姨母已经到了?好!”说罢拍拍屁股跟着秦风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刑部大牢,走之前当然没忘了将那两只烧鸡揣上。

    二十四日深夜,秦逍遥、铁灵儿、秦家三兄弟、乔伟、黎叔、三大杀神、铁戬、秦霓儿聚在秦府中一间密议用的小房间里,围着一张圆桌团团坐着,秘密商议着如何应对当前的形势。

    秦逍遥等人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近日来京城中发生的一切,对于形势发生如此突变,秦逍遥也颇感头痛。他本是最好逍遥之人,搬到京城虽然是为了更方便与魔门周旋争斗,但是没想到这一来就碰上了如此复杂危及的形势。

    魔门在京中的势力是不复存在了,可是魔门如今却掌握了军队。正规的军队,可是比任何武林帮派都要强上不知多不倍的力量!即使是天下第一高手,面对数十万大军压境,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秦逍遥揉着太阳穴,颇有些苦恼地说:“阿风,阿仁哪,你们既然知道北疆大军即将压境,为何不早些通知为父,为父也好掉头就走,回江南去啊?现在一大家子都到了京城,要走也来不及了……”

    秦风道:“父亲,现在形势变成这样,我跟三弟也有责任在内。我们不愿扔下京城百姓,任他们被胡族凌虐。”

    三少笑嘻嘻地道:“我呢,就没有大哥这么大义凛然了。不过,如果我们就这么扔下京城逃掉了的话,魔门气焰只会更盛。若他们攻下京城,大秦就算是彻底完蛋了。嗯,虽然现在大秦也跟完蛋了差不多,但好歹也有正统皇室存在,天下那些还没造反的,对秦皇室仍抱有希望的百姓和仕子们,心里仍有个依靠。若是京城陷落,那天下民心,可就要真的大乱了。”

    秦逍遥皱起了眉头,道:“现在秦皇室也是名存实亡啊!你们说公子苏已投靠魔门,而公子羽又远在东海,他的野心也自不小,只怕这边刚一开打,公子羽就在东海起兵造反了。京中嬴氏皇族就剩下一个十三岁的太子海和一群不知所谓的皇子、公主,这朝中又是奸佞当道,大秦可还有任何希望存在?霓儿,你是公主,你来说说,你们嬴家,可还有什么忠诚正直,又有能耐的顶梁柱?”

    秦霓儿神情漠然地道:“嬴家十三位皇子,有能耐就只有公子苏和公子羽。其他人都是酒囊饭袋,现在公子苏投效魔门,公子羽野心勃勃,他们两个靠不住了,其他人又怎能靠得住?太子海年幼无德,菁后除了管理后宫有一套外,对外却是仰仗丞相候猛和大将军王贲。那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奸佞小人,搜刮钱财,争权夺利是大宗师一般的高手,可是要让他们治理国家,领军抗敌,却是不必抱任何希望。”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京城中的武将给杀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三件废材。文官脚废了也就罢了,坐着轮椅也是可以上朝的。可是他们偏偏又都是唯候猛马首是瞻,唯一的清流砥柱,呵呵……却是那西门无敌假扮的。大秦哪,这次还真是到了亡国的门槛上了!阿风,阿仁,你们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为大秦效忠,可是有些愚蠢了!”

    三少笑眯眯地喝了口茶,道:“老头子,我和大哥说过要为大秦效忠了吗?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想的,应该是如何为自己效忠吧?老头子你想想,如果我们这次能帮大秦守住这京城,这京中百姓该会何等地感激我们?那些坚持皇室正统的百姓、仕子又会如何对待我们这些秦皇室的功臣?”

    秦逍遥沉吟道:“嗯……这倒是一次笼络民心的好机会。可是,我们秦、铁两家,唯有阿风有官职,但他不是兵部大员,如何有统兵之权?京城中二十万禁军和御林军,周边诸城镇也可调来五万左右的兵力,区区二十五万军队,如何能挡北疆铁军和塞外胡族的五十万大军?他们的兵力和战力,已经足够横扫整个大秦了!就算我们主动投效禁军之中,为抵御敌军竭尽全力,军中无将,我们也无法左右战局啊!”

    秦风淡淡地道:“若是由我们来指挥军队作战呢?”

    秦逍遥眼中厉芒一闪,随即又隐匿无踪。他啜了口茶,淡淡地道:“此话怎讲?”

    秦风道:“诛杀一批朝中佞臣首领,如王贲、候猛之辈,扶植我秦、铁两家有为之士上位,荐京中口碑良好,清正廉洁的有为之士入朝为官,将大秦帝国在朝官员来次大换血!”

    秦逍遥不动声色:“哦?朝中佞臣为何不尽诛啊!”

    三少解释道:“佞臣虽最擅贪赃枉法,结党营私。但他们毕竟在位已久,对如何治理国家多少了解一些。像吏部、户部、工部、礼部这四部的官员,因文书工作繁重,许多资料典籍、户籍档案都由他们掌握,若派别人接手,恐怕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理清头绪。所以大可以留下一批,威逼利诱,或铁腕,或怀柔,令他们为我们效力,则可减少许多麻烦。否则我们秦铁两家的江湖人士,如何能担得起治理国家的大任?必须有人协助教导。等我们的人学到了家,能独挡一面之后,再慢慢将其诛杀也不迟。而兵部与刑部这两部则要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中,这两部的官员若是贪佞之辈,则尽可诛杀。”

    秦逍遥淡淡地道:“哦,这倒是好手段。嗯,不错,不错!不过,我们以什么理由杀他们呢?”

    三少微微一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便请皇上下道圣旨,说他们贪赃枉法,导致民不聊生,天心震怒,因此杀他们以平民愤。连证据都无须搜集,皇上的话就是最好的证据。”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听起来很不错,可是皇上不是已经驾崩了吗?哪来的皇上下圣旨?就算太子海登基为新君,你们又凭什么让太子海听你们的话,下旨杀人?”

    秦风冷冷地道:“由不得他不听我们的话!命都掌握在我们手中,他不听我们的话还能怎样?”

    秦逍遥长叹一口气,道:“为父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你们想控制皇帝!”

    三少笑道:“公然造反是不行的。可是控制禁宫,令皇帝成为我们的傀儡,成为我们的传声筒,还是简单得很的。如今圣上驾崩,满京城的官员或死或伤,主持大局的仅剩下王贲和候猛、菁后,京城已经乱了,正是我们逼宫夺权的大好时机!”

    秦风紧接着道:“我们控制大权之后,若能指挥军队击退北疆来敌,则秦家与铁家声望便可升至最高点。到时候我们再逼太子海退位,将皇位禅让与父亲,这帝国还是大秦帝国,只是皇帝的姓氏却改成了秦!”

    三少加了一句:“秦姓人为帝皇,才是名符其实的大秦帝国!”

    一直未曾出声的乔伟拊手赞道:“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我老乔本以为三少就够狠辣了,没想到大少爷更是辣手无情!乔某佩服!”

    黎叔点头微笑:“这等手段,方配为血手修罗遮天手的儿子。嗯,孺子可教,孺子可教!”

    秦逍遥靠在椅背上,抬头斜望着天花板,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动着,沉默了良久,方问道:“霓儿,此事你怎样想?”

    秦霓儿漠然道:“父皇已故,逝前已与霓儿断绝父女关系。其余兄弟姐妹霓儿与他们并无感情,霓儿今生与嬴姓无缘,还是姓秦吧!”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柳老、萧老、怒老,你们又如何想呢?”

    三大杀神齐声道:“少爷们想打天下,我们这几把老骨头当然是要跟着活动活动了。”

    秦逍遥又问:“阿戬,你作何感想?”

    铁戬呵呵一笑,道:“大秦不亡于我们手中,也会亡于魔门之手。”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乔老和黎老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了。阿雷,你呢?你大哥、三弟想造反,你愿跟随他们吗?”

    秦雷想了想,道:“我只想早点结束这乱世,让天下百姓都过上安稳日子。勾心斗角的事情我不懂,但冲锋陷阵,闯关杀敌,我绝对不在话下!”

    秦逍遥长吁一口气,与铁灵儿对视了一眼,笑着摇头道:“看来,我秦逍遥还真是生了一窝反贼啊!也罢!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既然你们已经有了计较,为父还有什么好说的?那就……反了罢!”

    ※             ※             ※             ※

    七八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清晨,铁空山率铁血啸天堡三千精锐弟子至京城,与秦家会合。

    没有过多的客气话,铁空山一到京城,便被秦逍遥请去了秘议,将逼宫夺权的决定告诉了铁空山。

    铁空山对此并无反对之意。天下将乱,强者生存,出手快就能在群雄逐鹿中占有一席之地,出手慢只会给铁蹄踏成历史的尘埃!

    “今夜子时,霓儿将前往禁军大营稳住禁军。禁军大统领杜可风已亡,八名统领群龙无首,霓儿有秦皇赐予的黑龙牌证明其皇家公主身份,又有皇家密探龙牌,双管其下,当能压制住禁军,令其不致轻举妄动。”打听了一天消息,将京中眼下的防备、局势了然于胸的秦风在向众人安排任务。

    “柳老、萧老、怒老你们三位陪同霓儿前去。皇家密探共有十四名,除我跟霓儿之外,还有十二名。其中有五人是跟我们一路,唯霓儿马首是瞻,到时我会召集他们暗中相随你们。需要提防的是另七个皇家密探,我怀疑他们与魔门有关,前日武将被刺,文官被废可能就是他们领头干的。他们最擅刺杀,从不与人正面交手,霓儿你们要小心。

    “乔老前辈,你于今晚子时往丞相府刺杀丞相候猛,留下魔门标记,将此事推到魔门头上。丞相府如今戒备森严,若大举入侵恐会引起大乱,令候猛有机会趁乱脱逃。所以乔老前辈您务必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候猛。完成此任务后,乔老前辈请继续刺杀六部尚书。六部尚书中,兵部尚书已于前夜被魔门杀死,其余诸部尚书个个残废,不怕其有反抗之力。虽因京中形势严峻,各部尚书府内均有所戒备,但想来还是难不得乔老前辈。

    “黎叔,你于今晚子时往大将军府刺杀大将军王贲。王贲虽为大将军,但胆小怕死,府内普通侍卫近百,又有十二刀卫,全是江湖超一流高手水准。刺杀王贲难度颇大,所以表哥将与你同往。记住务必杀掉王贲,否则若令王贲逃脱,以其大将军身份可直接调动禁军及御林军,那样我们可就有大麻烦了。完成此任务后,黎叔请去禁军大营相助霓儿。

    “御林军统领郭侠怀今日不当值,在家休息,他家守备不及丞相府及大将军府森严,便由怜舟罗儿率逍遥山庄七十二地煞包围郭府,可直接攻入。此人虽然胆小,但是带兵打仗还勉强过得去,守城需要他这样的人,所以暂时留他一命。将其生擒后带到禁宫,逼他弹压宫内当值的御林军。

    “大内侍卫总管梁其洛在宫中当值,但他仅有权指挥大内侍卫,御林军却是指挥不动的,到时候或杀或擒都可以。大内侍卫人数不多,若擒梁其洛,可逼其严令大内侍卫出手。若将其杀之,则大内侍卫失去指挥,击溃大内侍卫也易如反掌。

    “我则将以皇家密探身份,借口怀疑宫内有人与刺客勾结,进宫搜捕刺客同党为名,带父亲、大舅、老二、老三及逍遥山庄三十六天罡入宫,轩轩带铁血啸天堡三千精锐弟子及逍遥山庄三千弟子至宫外潜伏,等罗儿将郭侠怀擒到压制住御林军之后,再行入宫接应。”

    “禁宫今日虽戒备森严,但总兵力亦只有两万上下。若郭侠怀压制成功,则一万八千御林军皆成摆设,仅余两千大内侍卫需要对付。到时即使硬攻,亦可轻易攻入后宫!”

    安排完之后,秦风冰冷冰地扫视了在座的众人一眼,杀气腾腾地道:“今夜,嬴氏诸公子除太子海之外,应尽数诛杀,一个不留。公主及后妃则要全部软禁,还要严查诸后妃是否有孕在身,有孕者,一律诛杀!菁后亦留她不得,杀之以绝后患!我的安排就是这样,诸位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三少朝秦风点了点头,站起来看着众人道:“今晚之计是大逆不道之计,亦是非行不可之计。若成,则京城有望守住。若败,则非但我们秦、铁两家会遭殃,整个京城都将被胡虏铁蹄踏平,京中百姓尽要遭胡虏凌辱劫掠。因此,诸位请谨记,今晚行事务必斩草除根,斩尽杀绝!清洗后宫之时,凡态度不明朗的,包括太监、宫女在内,一律诛杀!各公子身边的宫女也要仔细清查,一旦发现怀有身孕,则必杀之!各公主并不是软禁起来就完事了,她们是否有孕在身,也得仔细彻查,不可遗漏!总之,嬴氏血脉绝不能留下一点半滴,否则将来必有后患!还望大家记住,我们今晚是造反逼宫来着,不比武林之中的拼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希望将来也会有嬴氏后人,如此算计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