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逼宫•夺权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第二章了,继续砸新书啊~~~~爬得越高,更新得越多啊~~)

    深夜,亥时末刻,浓云蔽月,星光只有稀疏几点。

    靳归闲提着封存龙吟的天印来到三少身旁,对身穿隐身袍,几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三少道:“清儿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三少接过了天印,道:“清儿还没睡吗?”说着,回头望向秦府一角。那是一个幽深的庭院,三少的女人们现在都住在那里。现在这个时候,少女们应该早已入睡了,可是那庭院中,还是透出许多***。

    “岂止清儿没睡?今夜凡是留在府里的姑娘们,没一个能睡下的。”靳归闲淡淡地道,“清儿说,请你务必保重,不要有甚损伤。”

    三少一边打开天印,一边说道:“我全身极品装备,件件刀枪不入。武功又强,千军万马之中尚能来去自如,哪里会有甚损伤?清儿多虑了。靳公,今晚你留守家中,逍遥山庄与铁血啸天堡留守的人手尽归你调配指挥,请务必保证府中诸人无恙。龙吟!”

    三少一声清叱,一道金光自他背后的包袱中掠起,投入天印之中,静静地躺在了盒子里。

    靳归闲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不用你叮嘱,我自会尽力保证府中安全。三少,老夫有一事不明,你将如此重任交托于老夫,就不怕老夫负你?”

    三少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何况,我相信靳公你与宋公的交情。”

    靳归闲面露少许感动之色,轻轻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转身融进了黑暗中。

    “老三,今晚不要用龙吟。”秦风走到三少身旁,道:“宫中已无人值得龙吟出印。更何况,前夜你以龙吟大杀御林军,若用龙吟,恐会惹人生疑。”

    三少笑道:“无妨,龙吟这等天兵,可随心变化,要改变幻甲时的外形容易得很。那夜是血红披风,今晚弄个黑色披风、白色披风都是可以的。武器也可装成三节棍、九节鞭什么的,那些钢刺、锋刃尽可收于甲内,这样一来,还有谁能认出呢?大哥难道不觉得,关键时刻,弄个无敌的形象出来,会比较有威慑力吗?”

    秦风轻笑一声,道:“今天晚上进宫的,哪一个不是随手就可弄个无敌的形象出来?嗯,老二的霸道之刀,其威势恐怕比你着甲时更猛!”

    三少笑道:“那我可要跟二哥比一比了!出风头这种事,可不能让他一个人做了。”

    秦雷闻言探过头来,道:“老三,我可是从来都不爱出风头的啊!我是很低调的,很低调的!”

    大少与三少闻言同时鄙视地看了二少一眼,三少不屑地道:“也不知是谁总喜欢打架的时候大呼小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威猛似的……”

    大少点头:“严重同意。”

    二少:“谁啊?是谁啊?谁那么笨啊?打架的时候还大呼小叫,不怕嘴巴里溅进去血吗?”

    大少和三少对视一眼,彻底无语。

    ※             ※             ※             ※

    子时的梆子刚一敲响,秦风即低喝一声:“行动!”

    “嗖嗖嗖”一阵衣袂破空响,数十条人影即飞掠出秦府,向着四面八方逸去。

    秦霓儿带着三大杀神往禁军大营方向掠去,乔伟向着丞相府方向掠去,黎叔往大将军府而去,怜舟罗儿带着七十二地煞前往御林军统领府掠去。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三少喃喃自语,披上刑部特级捕快的官服,跟着秦风匆匆踏出了秦府。

    秦风一身刑部侍郎官服,腰带上挂着两枚腰牌,一为刑部侍郎腰牌,一为皇家密探龙牌。秦逍遥、铁空山、三少、秦雷并肩走在秦风身后。三少背上背着天印,秦雷肩上扛着狂电奔雷刀,一行人中数二人最是惹眼。

    逍遥山庄三十六天罡全都穿着刑部一级捕头的衣服,腰悬捕快专用的铁尺、锁链、腰刀,跟在秦逍遥等人身后。

    当秦风等人出府之后,铁轩轩、华玲珑分带逍遥山庄、铁血啸天堡各三千精锐弟子,从秦府四周,早已被秦风秘密买下的房屋中闪出,身着御林军军服,分六十路向着天圣宫北城门方向行去。沿途碰上巡街的正牌御林军则尽数点倒,五花大绑之后扔进了路旁的阴沟。

    秦风等人的脚步不急不徐,但速度却是极快。三十六天罡也尽是超一流的好手,跟在秦风等人身后,神态轻松,脚步轻健,走得虎虎生风。

    一队二十人的巡夜御林军迎面撞上了秦风等人,领头的队长大声喝问:“站住,干什么的?不知道京城戒严吗?还敢携带兵器深夜闲逛,莫不是想进刑部大牢吃牢饭?”

    秦风等人脚步不停,保持速度走向那队御林军。秦风沉声道:“吾乃刑部侍郎、皇家密探秦风!”

    此时众人已将走到那队御林军面前。那一队本已刀剑出鞘,严阵以待的御林军听见秦风自报名号,顿时松了口气。那御林军小队长更是满脸谄笑地迎了上来:“原来是秦大人!恕下官失礼,不知秦大人……呃……”

    一声短促压抑的闷哼从他嘴里发出,却是秦风一指点上了他的咽喉,剑气切断了他的气管,他顿时捂着脖子栽倒在地,翻滚着抽搐起来。

    异变突起,那小队长身后的十九个御林军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三十六天罡一拥而上,一个照面间便尽数了断。

    三十六天罡将二十具尸体拖进了大街旁的小黑巷中,秦风等人便又继续向前行去。

    ※             ※             ※             ※

    朱雀街,丞相府。

    执掌全国行政大权的丞相候猛正在书房里挥笔疾书,一封信倾刻写就。

    候猛写完了信,再次复查了一遍,修改了几处地方,准备再誊写一封时,忽听背后传来一声轻笑,“这么着急就把投诚献忠的文书写好了,看来你与魔门、胡虏,当真早有勾结,杀你倒是不冤。”

    候猛猛躯一震,骇然回头,但见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着夜行衣,满脸笑嘻嘻的中年人。

    再往旁边一瞥,只见书房窗口大开,此人显是从窗子里翻进来的。书房在三楼,这窗口离地面少说也有五丈,下面又有人巡逻,可是此人却无声无息潜了进来,显是身手不俗的高手!

    候猛虽贪佞,但却颇有几分胆色,旋即镇定下来,淡淡地道:“不知英雄深夜至鄙府有何贵干?若求财,本相可随时以百万银两奉上。若求官,本相一纸文书,自有令英雄满意的位置虚位以待。”

    那黑衣人轻笑一声,道:“我若求财,则天下财物予取予求。若求官,则数十万兵马任我统领,还需求你候猛?丞相大人,今夜你阳寿已到尽头,吾乃是替地狱使者勾魂索命来的!”

    候猛见那黑衣人虽笑容满面,但眼中却杀机暴现。情知已到了生死关头,再也镇定不下来。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张口疾呼,便见那黑衣人无比轻柔地伸出一只手,在自己喉咙上轻轻抚了一把。

    一种浑身力量被抽尽的感觉立即从候猛的咽喉扩散到全身,候猛保养得很好的皮肤陡起皱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待那黑衣人离开时,候猛的书房中已经只剩下了一堆风化千年一般的灰烬……

    ※             ※             ※             ※

    白虎街,大将军府。

    身为大将军的王贲胆色却是小得可以。同样坐在书房里书写着投降献忠文书的他,不仅在书房外安排了八名刀卫站岗,书房里边都还有着四名刀卫守住了门窗等交通要道。

    大秦的丞相及大将军早已给魔门收买,魔门即将勾结胡虏大举入侵一事,候猛及王贲自然知道。他们两个不但迫不及待地写起了投诚文书,甚至还准备在大军兵临城下之际,献城投降。

    幸好秦风与三少决定先发制人,否则二人即使将胡虏入侵的消息通报朝廷,也无法阻止这两个权柄在握的奸臣将京城献与魔门、胡虏。

    窗外突然亮起几点耀眼的光芒,好像猛烈的火焰骤然爆发,接着一阵焦臭味自窗缝飘了进来。王贲面色一变,沉声道:“谁在这个时候烤肉?”

    书房里的四名刀卫面面相觑,守在窗口的一名刀卫打开窗子,刚把头探出窗外,便见他的身子剧烈颤抖了两下,然后软软地瘫倒在地,一颗头已经不见了,脖子上只余一片被烈火烧烤后的焦黑。

    王贲大惊失色,张口便叫:“有……”“刺客”两个字还未喊出,一只晶莹剔透、如梦似幻的手掌已从虚空中袭来,结结实实地印上了他的后背。

    房内剩下的三个刀卫没一个看清那只手是从何而来的,甚至没有一个人能看清那只手的主人。那只手就好像原本就存在于房内一般,又好像它根本就没有主人,只有一只手一般,来得突然,也去得诡异。

    而那三名刀卫猝遇变故,反应依然相当迅捷,他们飞快地拔刀,但是刀刚拔到一半,那只比他们更快的手又从虚空中探出,在他们身上一人印了一掌。

    当房内的四个人渐渐变成脆弱的晶体之后,一身黑衣的黎叔才从阴影中现身。他嘴角泛起一抹诡异地微笑,喃喃自语道:“‘幻魔随心’,随心所欲……原来是这样……”

    然后他又融入了阴影之中,身影如鬼魅般消失不见。他在消失时故意掀起了一股微弱的气流,房内四个晶体人给微风一拂,身子便片片迸裂,碎成了一地晶莹的微尘。

    ※             ※             ※             ※

    御林军统领,二品武将郭侠怀异常苦恼地在自家后院喝闷酒。

    皇上遭刺客刺杀,刺客最后不但在数万御林军包围之中逃脱,还杀死近六千御林军士兵,令禁宫之中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他这个御林军统领当时正在现场指挥,对这件事是要负有相当的责任的。

    如果还搜捕不到刺客,待新皇若登基之后,恐怕第一个就要拿他开刀。

    正苦恼间,郭侠怀突然听到前院传来阵阵沉闷的惨叫。他心中一惊,飞快地拔剑在手,纵身朝前院掠去。身为御林军统领,他一身武功倒是不弱。

    郭侠怀边往前院赶边想:“是谁如此明目张胆攻我统领府?难道是前夜的刺客?不对啊,京城之中戒严如斯,刺客纵是万人敌,在杀害先皇之后,也该速速撤离,绝不该留下来继续为恶的。那么,究竟是谁来找我郭侠怀的麻烦?”

    正思忖间,郭侠怀已赶到前院,还没看清院中形势,便见一道雪亮的剑光惊天一闪,如笔直的闪电般疾奔他的咽喉。

    郭侠怀手腕一抖,长剑疾挑,一连刺出七八十剑,剑剑刺中那道雪亮剑光,一阵如珠落玉盘般的脆响连绵响起,两剑相交溅出无数灿烂的火花。

    可是郭侠怀这一路快剑却并未截住那雪亮剑光,他那七八十剑便如蜻蜓撼石柱一般,虽刺中那雪亮剑光,却未将其击偏分毫。

    郭侠怀不由魂飞魄散,这剑手也太可怕了!

    未及定魂,那剑光已经奔至郭侠怀咽喉,郭侠怀只觉咽喉处袭来一阵逼人寒意,长叹一声,闭目等死。

    “想死想活?”一个冰冷却动听到了极点的声音响起,郭侠怀心中恍若出现无限光明,他猛地张开眼,道:“想活!”

    至此,郭侠怀才看清了这剑手的真容,却是一位白裙如雪,飘逸似仙的少女!

    一见之下,郭侠怀惊为天人,暗叹世间却有如此容貌的美女。若仅是美女倒也罢了,可是这少女的剑却是快、准、狠三味俱全,绝对配得上“巾帼英雄”四个字!

    这少女身后,跟着七十二个手持各式武器,身形魁梧如山的黑衣大汉。院子里的卫兵已经尽数躺倒,有几个大汉还在慢条斯理地在院子里踱着步,碰上没死透的便狠狠补上一下。

    “想活的话,就照我说的做!”那少女冷冰冰地道:“未擒到刺客,你将要担上莫大干系。我想,你也不愿在新皇登基之后,便给朝廷弃之不用吧?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好好把握,不仅可继续担任御林军统领的位置,甚至还有机会成为一方封疆大吏!”

    郭侠怀的眼睛顿时燃起熊熊火焰。

    ※             ※             ※             ※

    秦霓儿、柳断魂、怒横眉、萧天赐在屋顶上飞快地纵跃。

    他们所去的方向,是城北禁军大营。禁军的主力部队虽然驻扎在郊外兵营,可是禁军八名统领日常办公的地方及住所却是在城北大营中。

    营内驻有三万兵马,其中甚至有五千精锐铁甲骑兵,若是不能将这队禁军控制住,将会酿成大乱。

    不多时,四人便到了禁军大营门前。

    此时禁军大营前也是戒备森严,营中军士往来巡梭不停,大营中泰半帐蓬***通明,营外将士也都是甲胄在身,看上去处于临战状态。

    但是秦霓儿知道禁军并不是针对他们四人而有所准备的。禁军之所以如此戒备森严,纯是为了准备随时出击,缉捕刺客。

    只是没人知道,前夜的三名刺客中,正主儿已经离开京城,且已冤枉无比地死去。而另二人现在已在策划颠覆大秦的惊天阴谋,且这阴谋正在实施当中。

    秦霓儿四人来到禁军大营前,马上有巡岗的禁军士兵拦住了他们:“此处乃禁军大营,来者通名!若无适合理由,踏入大营者,杀无赦!”

    秦霓儿冷哼一声,掏出一面漆黑的铁牌,铁牌上雕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

    “大秦公主在此,见此龙牌如见皇上,还不下跪迎接?”

    那些巡岗卫兵一楞,旋即跪了下来。虽然旧皇已逝,新皇还未登基。可是这天下毕竟还是大秦的天下,当家作主的毕竟还是嬴氏皇族,皇族黑龙牌一出,除皇族之外,任何人都须跪拜。

    “不知公主驾到,小人等冒昧拦阻,死罪!”

    秦霓儿大步朝着禁军营中走去,边走边道:“尔等也是尽忠职守,何罪之有?恕你等无罪,速速平身,去请统领大人们到中军帐中,本宫有要事与诸统领大人相商!”

    那此巡岗卫兵愣了一下,为首的小队长犹豫不决地道:“大秦律,女子不得参予政事军事,公主虽为天皇贵胄,但是……”

    秦霓儿哼了一声,又甩出一面牌子,道:“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那禁军小队长接过牌子一看,只见那面牌子黑色为底,上面刻着四个血红大字:皇家密探。再翻过牌子看了一眼背面,只见背面印着缩小版的帝皇玺印,还有三个触目惊心的大字:统领秦!

    那小队长顿时全身一阵哆嗦。皇家密探统领,又是公主身份,对一品以下的文武百官有先斩后奏的大权,莫说进出禁军大营,便是上朝也可以了!

    当下那小队长再不敢多说一句,口称死罪,将那牌子恭恭敬敬地交还了秦霓儿,然后派人去通知八统领,自己则将秦霓儿四人领进了中军大帐中。

    秦霓儿在中军大帐空出来的大统领位置上大马金刀地坐定,捧起杂务兵奉来的香茶,轻啜了一口,端坐在大椅上出神。三大杀神一脸恭敬地站在她身后。

    不多时,禁军八统领便先后进了帐中。想是那些通报的禁军士兵已将秦霓儿的身份告之,那八名统领进帐时无不恭恭敬敬,先跪拜请安之后,这才照着秦霓儿的吩咐一一入座。

    秦霓儿看着八名各掌一万五千兵马的统领大人,慢悠悠地道:“诸位大人可知本宫深夜召见所为何事?”

    那八名统领面面相觑一阵,一名长着一脸络腮胡子,太阳穴高高鼓起,颈部粗壮,筋肉虬结,一看便是横练功夫异常深厚的禁军统领小心翼翼地道:“公主深夜驾临,可是为了刺客之事?”

    秦霓儿点头道:“不错,正是此事。刺客胆大妄为,夜入禁宫行刺吾皇,并于御林军大军包围之下突围而出,杀死杀伤六千余御林军士兵!你们可知那些刺客共有几人?”

    另一长相斯文,但眼神精光灼灼的统领道:“据御林军的兄弟们说,刺客乃是有百多人来着,且个个都是超一流的好手,领头的三个,更是有着大宗师一级的身手……”

    秦霓儿冷笑一声,道:“胡说八道!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御林军的无能罢了!事实上,刺客总共只有三人!”

    八名禁军统领同时惊呼出声,“只有三人?这样说来,那三名刺客岂不是个个都是万人敌?”一名统领惊呼道。

    秦霓儿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刺客本领通天,御林军又多为无能之辈,尸位素餐,哪比得上禁军战力强横?所以擒捕刺客一事,还需禁军出大力才行。本宫连日查探之下,已有刺客线索,摸清了他们现在的落脚点。今夜召见诸位,便是为了与诸位商量一个行之有效的围捕刺客计划。”

    秦霓儿此行纯是为了拖住禁军,使禁军无法支援禁宫,因此便在此胡言乱语,天花乱坠胡说一气。等到秦风等人逼宫成功,她的任务也便可完成了。

    那八名统领闻言顿时热血沸腾。在京城之中,御林军地位一向在禁军之上。现在得公主亲口承认御林军都是饭桶,而擒捕令御林军大败的刺客则需禁军出力,他们个个都激动莫名,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秦霓儿见八统领已然入彀,嘴角露出一抹不易为人察觉的讥笑,道:“取京城地图来!本宫现在就与诸位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布置人手,围捕刺客!”

    正当一名禁军统领准备吩咐亲卫去取地图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中军帐外响起:“霓公主好大的口气,好深沉的心计!诸位统领大人万万不可上当,霓公主已与刺客勾结,意图再次入宫行刺太子,夺我大秦江山!诸位统领大人还不速速点齐兵马,入宫救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