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一骑当千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筒子们,给我新书砸票吧!霸道之我非英雄!)

    “三少,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乔伟骑着马,行在三少身旁,也不拿正眼看三少,望着一旁用满是落寞的口气说道。

    三少道:“有话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乔伟叹了口气,道:“但我又怕说出来之后,你海扁我一顿。”

    三少顿时一脸警惕地道:“伟哥,你到底想说什么?该不会是说,想撬少爷我的墙角吧?”

    乔伟扭过头,一脸真诚地看着三少,道:“三少,你把我老乔看成什么人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怎么说我老乔也是七十的人了,哪还会有什么色心?”

    三少狐疑地道:“这很难说,你看上去就跟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没什么区别。要知道,男人在这个年纪,是最容易误坠花丛的。”

    黎叔闻言凑了过来,笑眯眯地道:“我同意。老乔就是一流氓加色狼,上次在逍遥山庄他还想偷看小叶洗澡来着。这次上京城,他一到地儿就拉着我去逛青楼了,逛完出来还仰天长叹说:老夫生平阅胸无数,还没见过这么大的……你说就他那德性,他做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来,还不是就在情理之中?”

    三少笑看着乔伟,道:“伟哥,不是少爷我怀疑你,实在是你的人品……唉,太有问题了。老实说吧,究竟想告诉我什么事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乔伟顿时撞天叫屈:“你们……你们两个流氓,我老乔是那样的人么?老黎你自己说,上次逛青楼到底是你提出来的还是老子提出来的?明明是你要去逛的,现在倒赖到我头上!你这老小子还专找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也不瞧瞧自己的年纪都能做人家爷爷了!娘的,你出来的时候还自编自唱一小曲儿:老牛老牛嚼嫩草,嚼起嫩草就是香……你说咱们两个到底谁是流氓来着?”

    乔伟一脸悲愤地说着,末了加了一句:“其实我想告诉三少的,就是我把清姑娘也给带来了。”

    三少一脸讶然:“你说什么?你把宋清带来了?”

    乔伟点了点头,道:“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提出要来的。”

    三少怒道:“伟哥,你可真会给少爷我添乱子!咱们这是去拼命的,你怎能把她带来?清儿不会武功,战场之上哪来自保之力?”

    乔伟耸耸肩膀,道:“都说了不关我的事了。你也知道,我老乔心软,小姑娘随口一求,我就抵挡不住了。”

    三少道:“少废话,清儿呢?她在哪?”

    乔伟向三少身后指了一指,道:“喏,那不就是么?”

    三少回过头,只见跟在他身后的七十二地煞,不知何时已经多出来一个,那多出来的一个,穿着一身与七十二地煞一模一样的黑色劲装,骑在马上晃荡着,正冲着他微笑。

    看到那清水般的人儿,三少心中的怒气顿时消得无影无踪。他摇头叹了口气,策马行到她身旁,道:“清儿,你怎地……唉,你也知道,我们这是去拼命的,你跟着来干什么?”

    宋清微微一笑,道:“阿仁,你不是说,会让我最后的生命过得无比精彩吗?我想看看你在战场上的英姿,难道这也不可以?”

    三少道:“可是此战是必败之战,跟着我来作战的这一万儿郎,到时候能活着回去的也许没有几个,这样的败局又有什么好看?”

    宋清道:“明知必败,却有勇气迎战。阿仁,过去江湖上传言你是个贪花好色,贪生怕死的小人,可是现在,你却有了胆气,有了傲骨。不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又让我去看什么时候的你呢?”

    三少顿时无言以对。

    ※             ※             ※             ※

    日落时分,夹在两山之间的陈县县城已经出现在三少等人的眼帘中。

    如血的火烧云将一半天空染成血红,习习晚风吹拂着众人的面颊,这盛夏时分难得的清凉却并未让三少等人感到丝毫舒爽。

    因为空气中有血腥味。

    顺着从陈县方向吹过来的风,三少等嗅到了丝丝新鲜血液的味道。

    那味道实在太浓,以致于他们离县城还有近十里的时候就已经嗅到了,如此浓烈的血腥味,该要累积多少人的鲜血才能散发出来?

    看着前方那隐于两山之间,灰色的城墙轮廓,三少慢慢抬起了右手,大声道:“骑兵退后,步兵上前,弓箭手准备!”

    随着三少的命令,那本来跟在七十二地煞后面的五千骑兵井然有序地开始向两旁散去,让出中间的通道,后面的五千步兵保持阵形小跑上前。

    这一万禁军全都身携强弓硬弩和大量箭矢,现在步兵们已经取下硬弓,抽出铁箭,搭箭于弦,箭尖指地,随时准备开弓射箭。

    乔伟道:“三少,陈县可能已经被魔门攻下来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这并不奇怪。陈县作为唯一的险隘和唯一离京城最近,道路最好的通道,若我是西门无敌,也一定会先让魔门弟子将其攻打下来的。”

    黎叔皱眉道:“陈县原来的驻军只有一千,如果是魔门进攻的话,只需两百剑手便能将其攻下。但是陈县位置既然如此重要,西门无敌绝不会只派两百人把守。若是守陈县的魔门高手超过三千,咱们就不容易将其夺回来了。”

    三少冷笑道:“本少爷龙吟在手,就算单骑闯关,也能将其拿下!”

    乔伟道:“三少切不可大意,若是西门无敌亲自把守陈县,又当如何?跟着咱们的一万禁军恐怕会全军覆没也说不定。”

    三少想了想,道:“伟哥、黎叔、柳老、怒老、萧老,你们随我先行一步,去探个虚实!清儿,你不是精通兵法吗?便由你来带队吧!轩轩姐,你和罗儿、霓儿务必要保护好清儿,我们先行一步了!”

    说罢,也不待宋清等人应声,三少一马当先,往陈县县城疾冲而去。乔伟、黎叔、三大杀神紧随在三少身后。

    三少等行至陈县城下,只见那高大的城门竟是大开着,城上城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既有大秦士卒的尸体,也有平民百姓的尸体。

    无数尸体将道路塞积,鲜血汇成的小溪兀自泊泊地蜿蜒流淌着。盛夏的温度令尸体与鲜血发出阵阵恶臭,无数绿蝇在尸身上叮食着,阵阵嗡嗡的响声令人直欲作呕。

    在这一片尸山血海中,却有一人仍是活人。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看起来干枯瘦小,有些佝偻的老者。他坐在一张矮凳上,身子无力地倚着城门,脚下摆着一根长两丈,儿臂粗细的铜棍。铜锤一头是个圆形的突起,看起来很像一柄钟锤。

    这老者好像丧失了一切视觉和嗅觉,两眼无焦距地不知看着什么方向。尸体和鲜血就围在他的身旁,那已在泛黑的血水甚至已经没过了他的脚踝,可是他却浑然未觉。

    三少看着那老者,那老者身上染着斑斑血迹,纯白的须发已然被鲜血染红大半。三少道:“这位老人家,您可看到谁人在此行凶杀人?”

    那老者没有回应,便如死人一般愣着。若不是他还有着若有若无的呼吸,三少等几乎会将他也看成死人了。

    三少又大声问了一遍,那老者仍未答话,乔伟对三少道:“三少爷,这老人家,恐怕已经给吓傻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问他已经问不出什么来了,我们还是进城去看看吧。”

    黎叔道:“三少不可。若魔门真的已将县城攻下,为何不收拾尸体,关上城门?城里恐怕早已设下埋伏陷阱,等着我们去钻。”

    三少摇头道:“方圆五十丈内,除我们之外,再无半点人气。魔门高手再厉害,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隐藏形迹,我想除了一个西门无敌,再无人可以办到。更何况,你们仔细看看地上的尸体。”

    乔伟、黎叔、三大杀神闻言顿时仔细观察起地上的尸体来。看了一阵之后,“抵死缠绵”柳断魂骇然色变,道:“所有的人都是被同一个人杀的!”

    其余人等也都纷纷点头,满脸的惊疑不定。

    三少点头道:“柳老说的没错。城上城下的尸体,身上的伤势都是大同小异,全都是被钝器用大力敲击造成的。你们看,有些尸体虽然是被直接洞穿,可是从他们身上的大洞来看,既不像枪伤,又不像刀剑所伤,应当是相当粗的钝器。”

    三少说着,似有意似无意地看了倚在城门边的那老者脚下的钟锤一眼,道:“若是用那钟锤,倒是可以将人身上捅出那么大的窟窿。”

    乔伟等人立时望向那老者,乔伟皱眉道:“用钟锤捅穿这么多人的身体,要有多么强的力道?三少,你不会是怀疑这吓傻了的老人吧?”

    三少摇头笑道:“我没说怀疑他,可是最不可能的,往往就是最有可能的。”转对那老者说道:“老人家,您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吗?”

    那老者还是没有回答,愣如死人。

    三少微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道:“凶手可能还在城里,我们进去看看吧。”

    说罢,三少当先策马往城门里行去,乔伟、黎叔、三大杀神跟在他身后,鱼贯而入。在经过那老者身边时,那老者恍如梦呓一般低声道:“不要进去……有恶魔……”

    三少呵呵一笑,道:“不必担心,老人家,纵有恶魔,但您又怎知,我们不是比恶魔更恶的凶神呢?”

    那老者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我便要看看你们这些凶神能凶到什么地步!”

    说话间,那老者突然闪电般抓起脚下的钟锤,那双昏花的老眼中暴出恍若实质的寒光。他抓着钟锤奋力一挥,那重在两百斤以上的钟锤在他手中轻飘地就像枯木棒一般,一阵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破空声响起,那钟锤挥动时的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一锤挥出之后竟像消失在空气中一般,看不到半点杖影!

    砰!一声巨响响起,三少等人的座骑几乎在同一时间粉身碎骨,爆成六团血浆。而三少等人却因早有准备,在老者挥动钟锤的一刹腾空跃起,脱离马背,才逃过一劫。

    那钟锤击碎六匹战马后,余势未绝,挟万钧之力击在城门上,轰然巨响中,厚达一尺八寸的橡木包铜皮城门竟给他一杖打成了粉碎!

    木屑漫天击射,三少等人在空中各出一掌,击散射向他们的木屑,然后在空中一个转折,六人安然无恙地落到了地面。

    “你究竟是何人?”三少看着单手提着那两丈长的钟锤,守在城门前的老者,厉声喝问。

    那老者渐渐直起略有些佝偻的背部,慢声慢气地道:“有必要知道老夫是谁吗?死人知道那么多事情干嘛?”

    三少冷笑道:“死人?你就这么有自信,一定可以杀掉我们?”

    那老者慢吞吞地道:“一定……可以杀掉你们!”说话间,他又动了!他的身法快到不可思议,动时身后竟然幻出了一长串残影,与真人无异,令人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而他的手速度更快,在瞬间便已击出连环六杖,同时击向三少、乔伟、黎叔、三大杀神!

    凛冽的杖风逼得人几乎无法呼吸,狂暴的真劲便如海面上狂猛的浪涛,三少等人飞快地抽身后退,退时各击出两掌。一十二道掌劲与六道杖风交击在一起,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地面一阵猛烈地震荡,激起漫天烟尘。掌劲与杖风交击处方圆十丈内的地面轰然下陷丈余,三少等人借着反震之力弹出老远,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而那老者,亦被反震力击飞,重重地撞到城墙上,碎石激碎,那老者的身子凹陷进墙砖里,一动不动。

    “他是左元放!”站稳之后,曾参与拜月教之战的柳断魂突然骇然叫道:“当年的天下第一高手,拜月教主左元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