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万夫莫敌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冲新书榜,请帮我砸些票,下周要还是前十的话,继续一天解禁两章,谢谢!)

    元大、元极的尸身上泛着一种古怪的青黑色,两人最后的表情满是惊骇之色。

    公子苏的手掌并没有碰到他们,凭二人的功力,一般隔空掌劲根本无法杀死他们。可是现在他们却死了,死得彻底,死得干净,死得利落!

    公子苏心中一阵惋惜。

    元家兄弟都是不可多得的高手,但是军令不可违,若是有人公然违抗军令而不斩的话,那他这个领军主将也就当不下去了。

    更何况,华蓉曾私下让他寻机杀了罪大恶极和古长空。公子苏虽不情愿,可是现在却也不得不杀了。

    公子苏看着二人的尸体,淡淡地道:“来人,把他们抬下去,好好安葬。二位将军虽然违抗军令,犯了死罪,但是他们毕竟是为兄长复仇心切,其行虽可诛,其情却可悯。算他们一个战场殉身吧!”

    当四名卫兵将元大、元极的尸体抬下去之后,公子苏即发令道:“传我令,全军动员,排除道路淤泥,尽快打通道路!诸位将军,我们携带的军粮已然不多,若不能尽快打下陈县,将士们就要挨饿了!所以,我们已无法回头,只能尽快进军!”

    帐内众将哄然应诺,纷纷出帐,去动员下辖将士了。

    那四名抬着元大与元极尸体的卫兵刚一出营,便被一名黑甲士兵拦住。“代门主有令,将两位魔使的尸体抬到代门主处,由代门主处理。”

    那四名卫兵顿时一脸愕然,其中一人道:“代门主怎会知道两位魔使死了?”

    那黑甲士兵笑道:“代门主自然知道。元罪、元恶两位魔使战死,元大、元极两位魔使兄弟情深,自然会想领兵复仇。但是公子苏以大局为重,肯定不会允诺。照两位魔使的脾气,必会抗命不从。军中军令如山,若不杀两位魔使,公子苏何以正军令?”

    那四名卫兵中一人道:“这些话谁教你说的?”

    那黑甲士兵笑道:“自然是代门主告诉我的。我哪里知道这么多呢?好了,别废话了,代门主正在帐中等着呢!”

    当下那黑甲士兵领着那四名抬尸体的尸兵,绕过公子苏的中军大帐,一路向后行去,到了后军之中一座宽敞精致的营帐前。

    那营帐与周围的营帐隔得甚远,四周有近千名刀甲鲜明的卫兵守护,自然全都是魔门弟子。

    其中竟还有两百名身穿秀气盔甲的女兵,个个长得如花似玉,体态神情之中有着说不出的妖娆。

    那黑甲士兵与那四名卫兵将元大、元极的尸体抬到帐前,那黑甲士兵朝着帐蓬里面恭声道:“禀代门主,两位魔使的尸骨已抬来了。”

    里面传出华蓉的声音:“把尸体放在帐前,你们先退下吧。”

    待那四名卫兵将元大、元极的尸体放下后,那黑甲卫兵即带着四人退下。

    过了片刻,帐中出来两名女兵,很轻松地拖着两具尸体进了帐中。

    华蓉身着红色盛装,坐在一张长桌之后,待那两名女兵将二人的尸体拖进来之后,挥退帐中侍立的几个女兵,缓步行到二人尸身前,观察了一阵,轻笑自语:“公子苏果然好手段,虽然杀了你们,可却没损坏你们身体半分。西门无敌的尸体破损太多,虽然炼制药人已近成功,可是威力却大打折扣。你们二人功力犹在,身体又完整,正是炼制药人的理想材料!”

    说罢,掏出两粒小小的药丸,塞进了二尸口中,又给二尸各灌了一口温水,行功化药,令药力直达肺腑。片刻之后,两尸上渐渐冒起一股泛着金属光泽的灰黑色光泽,两尸的皮肤渐渐变得犹如金属一般。

    华蓉看着两具尸体,微微一笑,自语道:“炼尸比炼人要容易多了,炼人要二十年,炼尸却只要四十九天。嬴家的真龙宝鉴还真是好东西啊!呵呵,幸好嬴家的人不会魔法,不懂驱使尸体的功夫,否则的话,嬴家的药人,岂不是可有几千几万之多?那还有谁能撼动嬴家的统治呢?”

    ※             ※             ※             ※

    “智者顺时而谋,愚者逆理而动,看来……公子苏还真能算得上智者啊!”三少坐在城头上,看着前方正干得热火朝天的北疆军。

    他的面前摆着几碟子菜,现在正是晚饭时间。

    乔伟端着碗饭,边大口大口地扒饭边含糊不清地道:“公子苏算什么智者?连输三仗,损兵折将,现在道路被堵,居然不撤军绕道,反而派兵开路,浪费时间和士卒体力。要是我,早就撤军了!”

    “非也。”三少摇了摇头,用筷子指点着北疆军的方向,说道:“撤军绕道虽然看起来是正确的选择,实则不然。他若撤军,则需绕道至少两百多里。兵贵神速,纵然开路会浪费时间和将士体力,但绕道的话,岂不是一样?

    “而且绕道需全军动员,每一个士卒都要全力奔驰,每个人都没办法节省体力。而开路,则可轮流行动,一部分将士开路,另一部分将士休息,能最大程度地节省体力,还可节省不少马力。

    “更何况,他若绕道,便不能消灭我们这一军。我们能令他连败三阵,他自然知道我们是一路相当难缠的敌人,若不将我们消灭,将来必有大患。

    “而且,他定然知道,他若撤军,我们会衔尾追袭,又会令他损兵折将,绕道绕得都不痛快。

    “所以,他只能选择开路,之后与我们决一死战。凭他的兵力,若想消灭我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只可惜公子苏过于谨慎,这才连败三阵,若他一开始便大军齐攻,我们的火计就算能得逞,也无法彻底拦阻他的大军,至于水计,则更是没有施展的余地。”

    三少说完之后,伸筷子准备去夹菜,却愕然发现,几碟子菜已经连一片菜叶都没留下。

    乔伟和黎叔碗里堆着高高的菜,二人一边拼命地扒菜一边赞不绝口:“说得好啊三少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精辟的分析了!说得太好了,三少,您继续说!”

    三少郁闷地叹了口气,说:“求求你们了,赏我口吃的吧!”

    乔伟顿时作悲天悯人状:“三少爷,您这是什么话?小的哪敢不给您吃的?小的们吃的东西都是三少您赏的啊!来,三少,小的这就给您分点菜!”说着,他仔细地从碗里挑出一根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肉丝,小心翼翼地放到三少碗里,说:“三少,您看小的对您是多么地忠心耿耿啊!这么大块肉排,小的都舍不得吃,都留给您了……您愣着干嘛?快吃啊,别这么感动,您看您,眼睛都红了,别哭,别哭,您要哭小的也得跟着哭了……”

    黎叔义愤填膺地道:“老乔,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小一条肉丝你也拿得出手?”说着,他从自己碗里挑出一根比乔伟那条稍粗一点,却短了近乎一倍的肉丝,放到三少碗里,说:“三少,您吃。我老黎不像老乔,他太小家子气。您看看,还是我老黎疼您吧?别,您千万别激动,您手别哆嗦啊!咦,嘴巴怎地也抖起来了?呵呵,没这个必要,小的对您好是应该的,您不必太感动了。吃吧,啊,别让老乔抢了……”

    “啪”!三少终于捏碎了手里的碗……

    ※             ※             ※             ※

    陆平野,秦风一剑劈倒最后一个胡族骑兵,抬头看了看那已经西斜的太阳。

    阵地之上,伏尸遍地,到处都是无主的战马。

    午后阵雨时,胡族突然发动袭击,雨水之中,骑兵行动不便,便由步兵首发攻击。胡族生活的北方大草原气候恶劣,胡族早已习惯了在这种环境中作战,甚至大风雪中都能来去自如,这点午后阵雨自然难不倒他们了。

    地上陷阱虽多,但是胡族步兵小心前进,边冒雨前进边排除地上的陷阱,填平地上的沟渠。

    风是从北方吹过来的,吹往秦军阵地方向。因此大风雨令禁军的弓弩失去了准头,弓弩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威力。尽管一万禁军一刻不停地放箭,但是给胡族步兵造成的损伤也有限得紧。

    在这个时候,休息了不长时间,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秦风,不得不领着三十六天罡、铁血少年团两千少年高手冲出阵地,冒雨迎击胡族步兵。

    在雨中作战,秦风的天剑借助雨水得以更大限度得发挥,但是三十六天罡和铁血少年团的战力却受到了极大的压抑。而胡族步兵的战力则未受到任何压抑,依然凶猛。

    恶战之下,秦风等并未能阻止胡族步兵冲入阵地。胡族步兵沿途毁掉所有的机关陷阱,冲到那土墙前时,更准备推倒土墙。

    禁军士兵见弓弩失效,敌军又冲至阵前,纷纷跃出土墙,与胡族步兵肉搏,试图阻止胡族步兵推倒土墙。

    又是一番恶战,风雨中杀声震天,禁军士兵虽然个个争先,舍生忘死地与胡族士兵作战,但是他们在战力上本就比胡族士兵逊了一筹。再加上暴雨如注,禁军士兵不适应这种天气作战,战力再逊一筹。而胡族步兵总计两万,在人数上又大大占优,因此禁军节节败退,死伤惨重。

    阿蒙黎护见秦军的战力被暴雨极大的压抑,即下令所有的骑兵全军突击。虽然风雨限制了骑兵的机动能力,但是秦军土墙前阵地上的机关陷阱已差不多全部被毁,因此胡族骑兵可大肆进军,凭借数量优势压跨秦军。

    胡族骑兵一出,秦风率领的三十六天罡、铁血少年团即撇下胡族步兵,迎向胡族骑兵。

    这一次,再不是初战时那般一边倒的局面。胡族骑兵得了阿蒙黎护的命令,根本就不与秦风及他下属的高手缠斗,而是尽量绕过他们,直取土墙阵地。

    秦风及他下属的高手能拦得住数千骑兵,却无法拦住数万骑兵。胡族大军从他们身旁绕过,在风雨中飞速杀向前阵,只留下四千骑与秦风等缠斗。

    铁血少年团的少年高手们因风雨限制,轻功身法都无法最有效地发挥,初战时无一损失的铁血少年团,雨中大战时虽然亦斩敌无数,但自身也是伤亡惨重。

    秦风与三十六天罡见胡族大军突袭土墙阵地,即突出四千胡骑的围困,赶往支援。但是当秦风赶到之时,为时已晚。胡族大军将战线拉得老长,展开全线进攻,步、骑联手合击之下,一万禁军迅速崩溃。然后胡族步兵飞快地毁掉那已被雨水冲刷得渐渐不稳的土墙,使骑兵得以通过。

    等骑兵通过之后,步兵即留下三千殿后。秦风与三十六天罡从左杀到右,又从右杀到左,虽然斩敌无数,但仍无法阻止胡族大军通过阵地。

    当雨停之时,一万禁军差不多全军覆没。而胡族骑兵则通过了足足三万,步兵通过八千。

    三万八千胡军越过陆平野的战线,向着天京城方向滚滚而去。阵地上,留下殿后的三千步兵和四千缠着秦风及其属下高手的骑兵仍在拼死苦战。

    日落之时,秦风等终于将七千殿后敌军杀了个干干净净,而此时敌军大部早已去得远了。那一万禁军死伤九千多人,最后完好无缺的活着的,只剩下不到五百。两千铁血少年团的高手亦战死四百有余,伤者上千。

    幸亏那三万民夫早在第一仗结束之后便全部撤走,否则的话,那三万民夫只会沦为牺牲品。

    六万胡族大军,通过三万八千,战死两万两千。以一万二千人的兵力杀敌两万两千,本应是个了不起的胜利,但是秦风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

    三万八千胡族大军,其中还有三万骑兵!他们虽然无法攻击天京城,可是他们若在天京城周围烧杀掳掠的话,天京城周围各城、乡、县、镇无一处有能力阻止他们!

    秦风在京多年,深知胡族作战向来不喜多带粮食,所需全凭掳掠所得。若抢不到粮食,他们甚至有可能吃人!

    一想到天京城附近的百姓可能要生灵涂炭,秦风便心如刀绞。杀尽殿后敌军之后,秦风顾不上休息,即飞身跃上一匹无主战马,边向着天京城方向冲去边吼道:“还能骑马的,都跟我去追胡族大军!留下一百兄弟,照顾重伤的兄弟们!”

    三十六天罡,铁血少年团的少年高手,还有那幸存的禁军士兵,顿时在战场上各找了一匹无主战马,纵马跟在秦风身后追去,只留下一百禁军士兵清理战场,寻找己方幸存的兄弟,并给敌方没死透的补上一刀。

    ※             ※             ※             ※

    在陆平野阵地失陷后不久,野三关阵地同样被破。

    秦雷的勇武虽然一度震慑了胡族大军,但是胡族向来也是勇士辈出的民族,天性中都有不服输的勇悍血液。对胡族人来说,战死沙场,是勇士最好的归宿。所以在大雨刚落之时,野三关的胡族大军同样开始了突击。

    持续了几个时辰的血战之后,野三关阵地失陷,胡族大军通过两万八千骑兵,一万九千步兵,合计四万七千人袭往天京城方向。

    这一路的胡军总计七万,被秦雷领军斩杀两万三千,战绩比秦风更好。但是秦雷同样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胡族借风雨突袭,禁军的弓弩却因风雨而失效,此战胡族可以说借了天时之利,加凭借优势兵力方才获胜。这令秦雷万般不服。

    当杀尽殿后的胡军之后,秦雷亦领着战后幸存的一千多逍遥山庄精锐弟子及两百多个禁军士兵,尾随追去。

    虽然胡族大军已经行了很远,但是秦雷相信,只要追上胡族大军,就算凭他手头上的兵力无法与胡军正面作战,但是如果打游击的话,他也可以慢慢将四万多胡军全部歼灭!

    ※             ※             ※             ※

    陆平野与野三关的阵地虽然失陷,近九万胡族大军袭往天京城,但是凭他们的兵力,还是无法攻下天京城的。中路的主力,北疆十七万铁军,如今已只剩下十四万多,而且还被牢牢困住,寸步难行。只要令三路敌军无法合兵一处,京城暂时就没有大碍。

    但是,胡族前军后方还有由胡族大帅兀哈尔统领的二十万大军,其中有三万是号称当世无敌骑兵的北疆铁军三万铁骑营骑兵,以及胡族最精锐的弓箭兵队伍——屠图哈族的两万弓箭手。

    北疆铁骑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打野战的话,当世无人能敌。

    屠图哈在胡语中是“弓箭之神”的意思。屠图哈族的战士不但马刀精湛,更有弯弓射雕,百步穿杨的本事。

    若是那二十万大军到来,又不走陈县的话,即使公子苏率领的这一路北疆铁军未能与他们汇合,京城同样会陷入危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