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万夫莫敌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日,新书票还不错,主要是点击太少了,兄弟们帮我砸新书的时候,记得收藏点击一下啊~~~~~《霸道之我非英雄》~)

    七月三十日,黄昏。

    陈县城下被堵塞的道路已经被彻底打通。

    公子苏看了看周围蓄势待发的绝灭、血刃、暗影三营,手中马鞭狠狠地挥下,三营一万二千将士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快步冲向陈县。

    战鼓声惊天动地,所有的北疆军齐声呐喊,以助声威。

    三营北疆军的两翼,神弓营的一万射手已经搭箭于弦,只待城头上一露出人影便放箭。

    三营之后,又有三营计三万北疆步军轮番跟进,而两万轻骑营将士也已蓄势待发,只等城门一破便全军进攻。

    公子苏的目光越过己方军士攒动的人头和片片如林的铁枪钢剑,紧盯着那大开的城门,他倒要看看,现在这陈县的守军,还有何伎俩可使出。

    绝灭营的军士越冲越近,眼看离城门只有百丈之遥。

    城墙上方突然同时现出数千条人影,公子苏一见城上人影出现便纵声喝令:“放箭!”

    嗖——一阵撕裂空气的巨响发出,神弓营一万箭手同时放箭,一万枝铁箭如暴雨般射向城头,顷刻之间便将城墙上方的人影尽数覆盖。

    城墙上方的人影全都倒了下去,公子苏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自语道:“在神弓营的强弓面前,再坚固的城墙也保不了你们的安全!跟我公子苏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城墙之上,躲在箭垛后的三少看着倒了一地的稻草人,撇了撇嘴,对身旁的乔伟道:“北疆军就没一个眼力好点儿的吗?连真人跟稻草人都分不清楚。”

    乔伟呵呵笑道:“这些稻草人扎得如此逼真,又穿着禁军战衣,北疆军能认出来才怪。”

    三少点了点头,对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道:“神弓营放一次箭都要休息至少两刻钟,趁这段时间把兄弟们调上城头,射几轮箭便走。咱们几个去守城门!”

    黎叔用铜镜向隐于民居中的禁军士兵们发出信号之后,便与三少等人自城墙上一跃而下,落到了城门之前,只余萧天赐一人留在城头之上。

    公子苏远远地看着城墙上下的五个人,不由哑然失笑,对身旁诸将说道:“那五个人莫不是疯了?竟想以五人之力阻我十数万大军!”

    公子苏身旁诸将均嘲笑不已,然而他们的嘲笑还没完,便听陈县县城那边传来一声高亢激昂的龙吟之声!

    龙吟声中,只见县城城门前绽出一团耀眼的金光,待金光散尽之后,城门前的四个人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已经穿上了一身古怪至极的金黄盔甲,身披黑色披风,手持一把两丈长的巨型斩马刀!

    公子苏顿时色变,神情凝重地道:“那是……天兵龙吟……守城的,果然是逍遥山庄的人!”

    而在后军的华蓉,也听到了那一声龙吟,她脸上略现诧异之色,自语道:“哦?原来是秦家三少在此守城,难怪久攻不下。嗯,他现在要出动龙吟了,看来也是守不了多久了……”

    三少龙吟加身,斩马刀于城门前一横,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数万敌军,纵声狂呼:“吾乃逍遥山庄三少秦仁!够胆的就放马过来,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乔伟在三少身后大呼:“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要敢说半个不字,哼哼,爷爷我管杀不管埋!”

    黎叔一愣,心里琢磨开了:“咦——咱们这是在守城呢,还是在劫道来着?”

    北疆军并没有多少人理会三少等人,事实上,北疆军这一次攻城,携带了不下百架云梯,他们本不必走城门的。然而,还没等北疆军把云梯架到城墙上,城头上突然现出三千禁军,手提强弓硬弩对着下面就是一通狂射。

    北疆军毫无防备,他们以为城头的守军已经给神弓营射得死伤得差不多了,攻城时只有少数绝灭营的士卒携带了盾牌,谁会想到现在又突然冒出三千完好无损活蹦乱跳的禁军来?

    挨了四轮箭雨,绝灭营的将士倒下三千多人,死得无比冤枉。

    公子苏见状心头突地一跳,暗叫中计,此时神弓营的箭手们还没休息好,若让他们现在就放箭的话,第三次放箭就要休息更长的时间。但是公子苏已经顾不了那许多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士兵任人宰割。

    而当公子苏正准备下令放箭时,城头上的禁军突然又全都跑了个干干净净,城上城下又只剩下五个人!

    公子苏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道:“娘的,这他妈是什么打法?京城的禁军什么时候学会打游击了?”

    在公子苏的印象中,禁军向来是一支骄傲的部队,向来都喜欢硬碰硬地与敌人正面交战,可是现在看来,禁军的作战方式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

    萧天赐傲立城头之上,银弓在手,金箭连射,九十九枝金箭专捡北疆军的军官射。

    而三少与乔伟、黎叔、怒横眉已经在城下开始了屠杀。

    三少龙吟在身,全身上下都是凶器,那把巨型斩马刀杀伤半径足有十五丈,巨刀每一次挥出,十五丈之内的敌军皆被清空。

    乔伟、黎叔、怒横眉策应三少左右,大肆摧毁北疆军的云梯,不消片刻便将北疆军的攻城云梯毁了个干干净净,令北疆军只得往城门进攻。

    三少稳立于城门之前,不退半步。北疆军前仆后继,舍生忘死,欲攻破城门。

    城门前尸积如山,血流成河,三少周围十五丈渐渐堆积起一圈小丘般的尸体,阻隔了三少的视线。北疆军同样也被自己同伴堆积起来的尸体阻挡,他们要向三少进攻,只有爬上那小山般的尸堆,踏着自己同伴的尸体攻向三少。

    三少杀人无数,同时自己的功力也是急剧损耗。

    他要固守城门,身法与速度完全没得发挥,只能站在原地不停地挥动那巨型斩马刀。斩马刀身射出长达十三丈的刀芒需要他的功力支撑,当他大量损耗之后,斩马刀的刀芒越来越短。十三丈、十二丈、十一丈、十丈……到后来,三少斩马刀已经只剩一丈刀芒,加上斩马刀本身两丈的长途,所能斩杀的范围只剩下三丈半径。

    这时乔伟、黎叔、怒横眉也都到了三少身旁,协助三少固守城门。但是北疆军如潮水般汹涌不绝,尽管地上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死者无数,北疆军的士气依然未受打击,仍然不依不挠地前冲,试图以生命耗尽三少等人的功力!

    “退!”三少一声令下,乔伟、黎叔、怒横眉顿时撤招飞退入城门之中。三少待三人撤退之后,鼓足全力前冲十丈,将十丈之内的北疆军杀了个干干净净,再才收刀飞退入城门之中。

    三少退进城门之后,城门轰然闭拢。萧天赐在城头上再射杀百人之后,也自城头上跃进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战至现在,太阳已经完全落山,天色已渐黑。公子苏见最后守城的五个人也已撤退,当下高声发令:“神弓营前进,全军准备进攻!”

    北疆军终于进城。

    但是当他们进城之后,他们才发现,噩梦并没有结束。

    小小的一座陈县到处都积着齐膝深的水,城内所有的排水渠道都被堵死,不熟悉县城情况的北疆军一时无法找到排水渠道的通道加以疏通,只得举着灯笼火把涉水行军。

    而县城里错综复杂的民居中也不知隐藏了多少敌人,不时有冷箭顺着灯笼火把的光芒射来,将北疆军战士冷不丁地射倒。

    在又损失了近五千人之后,公子苏终于怒下决心,命所有的北疆军边前进边拆毁所经之处的一切建筑。

    而在北疆军为了不吸引敌人注意,灭掉灯笼火把,摸黑开始边拆房子边前进之时,北疆军战士们突然又嗅到了阵阵令他们心惊不已的味道。

    那是火油的味道。

    不知何时,那积满了大半县城的污水水面上,竟然飘满了火油!

    火油在某处被点燃,熊熊烈火顿时顺着水面一直蔓延了大半个县城,几乎将整个县城都笼罩于火光之中,而那些在水中涉水拆房的北疆军战士则大半被大火吞没。

    已经进了城的公子苏铁青着脸看着火光冲天的县城,喃喃自语道:“一个小小的陈县县城折我铁军五万余精锐,逍遥山庄三少爷秦仁……本公子今生非杀你不可!”

    直到天亮的时候,那将天际也照得通亮的火光才渐渐熄灭。

    陈县已经变成一地焦土,四处都是被烧焦的北疆军士卒的尸体,硫磺味和烤肉香味充斥于晨风之中。

    陈县靠近天京城的另一边城外,留下殿后的三少看着那仍在冒着青烟的陈县县城,一边喝着早餐奶一边喃喃道:“清儿这计策……忒毒了点儿。诸葛亮毕生行火计无数,自言有伤天和,将折寿二十年,清儿偏好火计,也不怕折寿……唉,她只余两年多好活,倒真是不怕会折寿……”

    说着,三少向着天京城方向望了一眼,拒公子苏大军于陈县之外的一万禁军如今还剩下八千。那八千禁军现在已经往天京城方向去得远了,只看得到骑兵扬起的阵阵烟尘。

    三少带五千骑兵,原本是打算待敌军进军陈县受阻撤退时衔尾追击用的,没想到公子苏竟然不照三少的设想行事。若是公子苏撤军绕道的话,三少有把握凭手头上的兵力,沿途袭扰,宁公子苏损兵折将不说,还可将他行军的时辰拖延至少两日。

    现在事情没有按照三少原定的剧本进展,三少也不得不改变计划,让这八千禁军先行撤回天京城。

    与北疆军打野战是极其不智的,八千禁军虽少,但也总算是一份有力的武装力量。回天京城拒城防守的话,比起与北疆军打野战来,自是划算多了。

    宋清已随着八千禁军一起回城了,现在留下来跟三少一起殿后的,只有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怜舟罗儿、秦霓儿、铁轩轩及逍遥山庄七十二地煞。

    三少等选择的阻击地点是陈县之外两山间最窄的一处官道,只能容三辆四轮马车通行。

    本来这样的通道,若是以军队阻击的话,效果会更好。但是北疆军神弓营实在太过厉害,军队屯积在这里,只会成为神弓营的箭靶,还不如以几十个武林高手把守来得实在。

    至少,对付几十个人,公子苏不会让神弓营的箭手们来一次齐射。

    三少与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堵在大道中央,怜舟罗儿、秦霓儿、铁轩轩则带着七十二地煞伏在两边山上,准备了大量暗器。

    大道中央被三少等人用数十巨石堵死,三少坐在其中一块石头上,专心致志地看着掌心的纹路。

    乔伟在一旁探过头来,看着三少的掌心,笑眯眯地道:“三少,你的生命线很长啊!”

    三少看了乔伟一眼,懒洋洋地说:“少爷我还有一百多年好活,生命线自然是长得离谱了。”

    乔伟呵呵笑着,将自己的左掌递到三少面前,道:“三少你看,我没有生命线。”

    三少仔细一瞧,果见乔伟左掌之中一条纹路都没有,岂止没有生命线?

    三少心中一动,问道:“伟哥,你的手怎会是这样?一条纹路都没有,又没有生命线,岂不是说你生下来就该是个死人?”

    乔伟微微一笑,道:“三少莫要忘了,我的外号是什么。时间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的生命,又岂容他人作主?”

    三少心头一喜,道:“伟哥,你是说,你的‘岁月不饶人’神功除了能令时间在别人身上加速流逝之外,还可以控制时间不在自己身上流逝?”

    乔伟傲然点头,道:“那是自然。我现在这个样子,三少你能看出我已是七十岁的人了吗?我与老黎的武功本不是属于人间的武功,而是天神所赐!”

    三少紧张地问道:“天神所赐?哪个神赐给你们的?你们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乔伟摆出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慢慢地说道:“那是很多年以前了,我和老黎那时还只是两个初出茅庐的少年,我们加入魔门也没多久,还只是魔门的打杂弟子。有一天……我和老黎在杂货铺抢了七斤红糖、八两茶叶、九个包子、十个铜板,遭到江湖白道人士的追杀……我们被追杀一千多里,最后逃到了天山绝顶,无路可逃之下,我们决心跳崖。要知道,我们虽是魔门中人,但是士可杀不可辱,宁死也不愿委曲求全的。”

    黎叔这时插了一句:“老乔,你说错了吧?你明明是打算假装跳一下的,为了效果逼真一点,你说我们应该在悬崖边上留下两只鞋子。结果我们两个摆鞋子的时候,你小子被崖口的大风吹得掉了下去,还顺手把我也拉下了悬崖……”

    乔伟顿时老脸通红,啐道:“胡说,你这是污蔑我光辉伟大的形象!三少你别信老黎的,他已老糊涂了。嗯,我们接着说。我跟老黎跳崖之后,自忖必死的。谁知道苍天有眼,我们两个竟然被两棵伸出崖外的怪树接住……”

    三少问道:“崖上生了两株树?恰巧把你们两个都接住了?”

    乔伟点头道:“是这样的。两棵树,正好把我和老黎都接住了。我们就这样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着,以为不被风吹死,也得给饿死,谁知道那两颗树上竟然各生着一颗紫红色的果子,只不过被树叶挡着,我们都没有发现。后来我们快要饿死的时候,发现了那两颗果子,于是我和老黎一人吃了一颗。我们那时并不知道,那两颗果子竟是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龙涎果’,传说是天龙的口涎所化,吃一颗暴增百年内力。”

    三少撇了撇嘴,自语道:“娘的,一般人掉下悬崖能找到一颗果子就不错了,你们倒好,两棵树,两颗果子,一人一颗。娘的……接下来的不用说了,肯定是你们吃了果子功力暴增,然后轻松下到崖底,接着发现一个山洞,里面有两部武功秘籍。秘籍上说,这是某位神仙升仙以前修炼的秘籍,留下来转赠有缘人。于是你们如获至宝,一人挑了一本练了起来……”

    乔伟顿时大惊道:“三少真神人也!这都猜得出来!”

    三少不屑地道:“这种故事少爷我看得滥了。娘的,少爷我掉悬崖的时候,都没果子吃,没武功秘籍得,你们倒好……唉,幸好我逍遥山庄增加几十年功力的药丸多的是,最厉害的武功秘籍也是当手纸用的……伟哥啊,和你打个商量成不?你能不能把‘岁月不饶人’,传给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