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万夫莫敌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点击和推荐都太少了,不爽,兄弟们帮我顶起新书啊~~~~)

    乔伟非常爽快地说:“没问题。反正我老乔半生未收半个徒儿,到老收个女徒弟也是不错的。”

    黎叔凑过来说道:“三少万万不可!莫要忘了,老乔是人老心不老,在贪花好色这一点上,与三少不相上下。若是让他收清姑娘为徒,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乔伟顿时一脸悲愤地道:“老黎,你我几十年的老朋友,你在这时候拆我的招牌?老黎,你扪心自问,我老乔一生清正,什么时候贪花好色了?”

    黎叔冷哼两声,道:“老夫生平阅胸无数……”

    乔伟支吾两声,无言以对。

    三少不理两个老家伙斗嘴,有些惆怅地道:“伟哥,清儿父亲曾说她身患三阴绝脉,活不过二十岁,也不能修炼任何武功。不知道你的岁月不饶人,她能不能练?”

    乔伟嘿嘿一笑,道:“三少不必担心。我老乔的岁月不饶人神功,既是神功,而非武功、鬼功、人功,当然是天神留下来的功夫。清姑娘虽患三阴绝脉,也一样练得。再说了,三少家里增加功力的药丸论斤计,随便给清姑娘几颗阳性的药丸服下,纵不能给清姑娘增加功力,亦能抑制她体内的阴气。老夫再传清姑娘岁月不饶人,清姑娘纵使不能如老夫一般冲锋陷阵,杀人无痕,也能保自身性命安全。”

    说着,乔伟脸上再现出一丝淫荡,怪笑着说:“而且,三阴绝脉并非无法可治。三少你身怀‘修罗魔瞳’,体质至阳至刚,若能以童子身与清姑娘交合,阴阳互补之下,无论对清姑娘还是对三少您自己,都有莫大的裨益!治好三阴绝脉也是轻而易举!”

    三少苦着脸道:“少爷我十五岁就不是童子身了,你现在却来说这风凉话,是不是存心嘲笑少爷我?”

    乔伟淫笑道:“不是童子身也没关系,只要三少卯足功夫,与清姑娘连续交合七七四十九天,每天交合七次,亦能以自身阳气,化解清姑娘的三阴绝脉。若是清姑娘能在与三少交合的同时,修习岁月不饶人,嘿嘿……不但三阴绝脉可解,清姑娘亦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三少听得热血沸腾,拍手笑道:“伟哥,你跟了我这么久,就现在说的这番话少爷我最爱听。只不过……七七四十九天,每天七次,少爷我一共要做三百四十三次……那我岂不是会精尽人亡?”

    乔伟正色道:“三少号称金枪不倒,洞房不倒,仅仅是在四十九天内连做三百四十三次,又怎会精尽人亡?”

    三少闻言连连点头:“此言甚是!嗯,等保住了京城,少爷我便来着手医治清儿吧!唉,想我秦家三少,一生为情所困……为了心爱的女人,即使精尽人亡又何足惜?”

    看着一脸悲愤的三少,乔伟与黎叔连叹三少真乃千古情圣……

    尘土飞扬,马声喧嚣,公子苏的大军终于通过了陈县,沿着宽阔的官道一路奔驰而来。

    过了陈县之后,两万轻骑营便奔驰在前,作为前锋,神弓营紧随其后。

    公子苏身先士卒,行在大军最前面,当过了陈县之后,他看着前方百丈处被大石堵得严严实实的官道和坐在大石头上的五个人,心中顿时无名火起。

    而三少,见公子苏大军到来,也懒得起身,坐在石头上大声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哼哼,爷爷我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喊完了话,三少得意洋洋地看着公子苏,还准备与公子苏讨价还价一番,然后设法激怒公子苏,令公子苏派兵冲卡,好杀个痛快。谁知一句话刚喊完,便见公子苏抬手喝了声:“神弓营!”

    三少闻言与乔伟等人面面相觑。

    摆在明面上的才五个人,公子苏居然就准备出动神弓营了?

    三少等人正惊疑不定间,便见对面骑兵两翼奔出大队的弓箭手,正是北疆神弓营!

    三少等人于陈县守城时,五个人展示出来的实力令公子苏记忆犹新。在这个时候,他又怎会派兵贸然冲卡,徒增伤亡?当然要派出神弓营,以弓箭了结这五个高手了。

    “不好,公子苏学乖了!”三少见神弓营弯弓搭箭,顿时一声惊呼,与乔伟等人纵身跃起,向着官道两旁的山上的掠去。与此同时,公子苏已下令放箭。神弓营千箭齐发,一千枝铁箭发出撕裂空气的尖啸声,向着三少等人射去。

    神弓营的箭全是纯铁打造,每枝箭长三尺,拇指粗细,力道惊人。以三少等人的修为,也不敢硬接这阵箭雨。幸好三少等人见机得早,待神弓营放箭时,三少等人已经上到山上,躲进了山石之后。

    一阵暴响响起,三少等人原先坐着的那片石头之上,就像长出了一片黑色的杂草,看上去相当壮观。

    公子苏冷哼一声,喝令骑兵前进,另九千神弓营箭手在两翼策应,随时准备放箭。

    北疆骑兵来到那片堵路的石头前,下去百余个骑兵,将石头搬到路旁,令大军得以通过。神弓营在旁虎视眈眈,黑黝黝的箭头对着两边山上,只待一有异动便放箭。

    三少等人躲在山上的山石之后,不敢随意露头。三少有些郁闷地道:“北疆神弓营的箭手虽然不能连续不断地发箭,可是他们个个都是百步穿杨的神射手。这一万箭手若是轮流发箭,咱们根本就没办法有甚作为。”

    乔伟在旁撺掇道:“三少,你何不穿上龙吟,下去把神弓营统统干掉?少了这支弓箭兵队伍,咱们守天京城也有把握得多了。”

    三少想了想,摇头道:“北疆军战力太强,龙吟虽然防御无敌,但是我连日激战,功力还未完全恢复,无法自如驱使龙吟。就算穿上了龙吟,也没办法干掉神弓营,最多能保全自己罢了。更何况,你怎知北疆神弓营只会放箭而不会近战?若是公子苏拼着损兵折将,也要干掉本少爷,派个几万人把少爷我一围,少爷我恐怕要活活累死在敌军阵中了。到那时候,少爷我就算杀光了神弓营又有何用?这世上的一切,也都与少爷我无关了。”

    乔伟奇道:“三少你不是还有一百多年好活吗?又怎会死在这里?说不定当三少力竭之时,会有天神打救,一道天雷劈死所有围困三少的北疆军,令三少顺利突围呢!”

    三少顿时气愤地道:“少爷我怕就怕天神晃点我!娘的,说老子有一百多年好活,可是要弄个意外死亡,岂不亏大?至于天雷,你就更别提了,少爷我从来只知道天雷最擅误伤好人,还没见哪个恶棍是死在天雷之下的!”

    乔伟诧异地道:“照三少你的说法,你就更不必担心了。试问举世之恶棍,谁配与三少比肩?三少你恶行累累,恶贯满盈,也不见苍天来收你,可见恶人自得老天厚待!三少,不用担心,你就勇敢地杀下去吧,我相信,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是举世之间,最真最真的至理名言!”

    黎叔也道:“三少乃当世英雄,试问天下英雄,谁敢横刀立马?唯我秦家三少!三少,似你这等英雄人物,又何惧区区北疆铁军?一骑当千,万夫莫敌,这两个词语,也唯有用在三少你身上方才恰当!什么龙吟圣将,什么千古一帝,替三少你提鞋都不配!若是三少你生在战国乱世,那当世第一名将又岂能轮得到宋无?这花花江山又岂轮得到嬴圣君来坐?三少勇武,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北疆铁军在三少眼中也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三少,是下决心的时候了!”

    三少听得头晕目眩,脑袋一热,心血一澎湃,顿时猛地站起,大声道:“好,今日我秦家三少,也来逞一回英雄!且看我灭了神弓营,以敌寇之首级,来报诸君之忠义!龙吟!”

    龙吟还未出鞘,神弓营的箭雨已然袭来。三少全身一个哆嗦,飞快地伏到地上,头脑顿时清醒,大骂道:“你们两个老家伙,是不是想害死少爷我?娘的,吹牛不用本钱吗?少爷我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像这种时候,北疆军严阵以待,少爷我若是贸然进攻,只能给他们当靶子,龙吟还没穿上便给射得浑身是洞了!娘的,还是等他们通过之后,再衔尾追击划算。”

    乔伟与黎叔顿时窃笑不已。

    神弓营虎视眈眈,戒备森严,直到公子苏的大军全部通过之后,神弓营才缓缓收兵。三少等给神弓营压着,自始至终未曾有些许作为,全都闷了一肚子气。等公子苏大军通过之后,三少跃上山头,向着北疆军队尾一阵大骂,结果又招来神弓营的一阵箭雨。

    一阵拔出射在身上的铁箭,三少一边闷闷不乐地说:“公子苏以神弓营护卫本部两翼,以三千神弓营射手殿后,我们即使想尾随追击都不大方便,看来只好等夜间袭营了。”

    三少身穿不坏金丝甲,铁箭仅射透了他的外衣,倒没伤到他分毫。但是给人压着打不能还手,却是三少生平仅见的耻辱。

    “陈县离京城仅八十里,照北疆军的行军速度,今日日落前便可在京城前扎营。”乔伟蹲在山头上,看着那远去的北疆军,沉声道:“就算我们能袭营成功,杀个几千上万北疆军,也无法动摇敌军根本。擒贼先擒王,我们不如干脆一点,今晚夜袭干掉公子苏,不就一了百了?”

    黎叔提议:“干脆我们把北疆军的将领也全部杀光。娘的,北疆军军纪严明,战力大秦第一,但是没有将领指挥,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打胜仗!”

    三少道:“北疆军久经战阵,袭杀将领是想杀就能杀的么?公子苏身为军中主将,又岂会不设防?军营甚大,要找到公子苏所处的营帐甚难,要杀他,更是难上加难。”

    乔伟不以为然地道:“公子苏一介书生,虽然会统军打仗,可是他自己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北疆军虽然在战场上战无不胜,可是论起真实功夫,又哪有什么高手了?要找到公子苏将其暗杀,其实易如反掌。”

    黎叔也道:“老乔说了一辈子假话,可是刚才的话却是十足真金。”

    三少哦了一声,点头道:“看来二位对杀公子苏都是志在必得啊!那好,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二位前辈了!来人哪,上壮行酒!”

    七十二地煞中两人顿时捧上两碗烈酒,递到乔伟和黎叔面前,“饮了壮行酒,两位就去准备杀公子苏吧!以两位的神功盖世,相信杀公子苏必如两位所说一样,易如反掌!”

    乔伟和黎叔面面相觑,看着三少殷切的目光,乔伟一咬牙一跺脚,接过一碗酒,咕嘟几声喝了个精光,然后将海碗砸得粉碎,大声道:“三少,我乔伟得蒙三少知遇之恩,必以命报三少!杀公子苏一事,乔某愿一力承担……唔……娘的,肚子突然好痛……”

    乔伟突然手捧小腹,弯下腰去,额上冒出豆大汗珠。“不行了不行了……娘的,盲肠炎犯了……医生叮嘱过我,不要喝酒的,喝酒容易犯病……唔……三少,不要紧,乔某一定会轻伤不下火线,带病坚持暗杀的……啊……好痛……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三少,乔某……这病犯得厉害,只能有负三少之托了……”

    说着,乔伟慢慢地蹲坐在地上,晕了过去。

    “嗬,都痛晕了。”三少笑吟吟地看着黎叔,道:“黎叔啊,伟哥是不行了,这重任只好交由你一人完成了。”

    黎叔无比鄙夷地看了乔伟一眼,轻蔑地道:“临阵退缩,不是大丈夫所为!三少,你放心吧,我老黎不会像老乔那般不争气的!”说着,一仰脖子,将他那碗酒一饮而尽,随手扔出海碗,准备将碗砸碎,却不小心砸到了乔伟头上,将他脑袋磕出一条口子,鲜血慢慢渗了出来。

    乔伟脸上浮出痛苦之色,但是强行忍住了。忍辱偷生这一招,乔伟已练至炉火纯青。

    黎叔抹净嘴角的残酒,遥望朝阳,面现慷慨激昂之色,高声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三少,保重!”说罢朝着三少一抱拳,转身便准备往崖下跃去。谁知转身时动作过于急了一点,左脚绊上右脚,一下子没站稳,哎呀一声扑倒在地,一声没吭就晕了过去。

    三少看着两个“晕倒”的老前辈,长叹一声,自语道:“蝼蚁尚且偷生……二位前辈,秦某今日方知,何谓忍辱偷生之最高境界啊!来人啊,把两位前辈拖下去,好好安葬吧!”

    七十二地煞中顿时走出几条面无表情的大汉,拖着乔伟和黎叔,走到山坡上的向阳处,挥动铁锹便开始挖坑准备埋人。

    怜舟罗儿、秦霓儿、铁轩轩三女走到三少身旁,她们互相看了几眼,最后铁轩轩对三少说:“阿仁,你若要在今晚暗杀公子苏,我们愿随你袭营。”

    三少望着京城方向,慢慢地道:“大哥二哥已派人传来消息,陆平野、野三关战线二十九日便已被破,两路共通过八万五千胡族大军。虽然大哥、二哥仍率人与这两路胡军周旋,但是京城周围的乡镇县城已经尽成焦土。胡族过处非但将粮食、财物掳掠一空,更掠女子以作军妓,杀男子以充肉食,其行径令人发指!公子苏率领的铁军倒也罢了,毕竟铁军将士都是大秦的子民,不会怎样残害中土百姓,可是若让胡族在我中原大地上任意驰骋,我中原百姓可还有半分生机?我不愿与北疆军作战,若能杀掉公子苏,刺杀北疆军得力将领,令北疆军不攻自溃自是最好。但是入侵中原的胡族……我绝对要将其彻底歼灭!”

    怜舟罗儿轻声道:“忧国忧民,这不像你。”

    三少微微一笑,道:“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当年我只是个好奢侈淫逸的采花小贼,自是不会理这天下大事。可是如今,既然我亲手将自己推到了这时代的浪尖,便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大哥二哥皆在为中原百姓奋勇作战,我又岂能独享安宁?今夜,我必去袭营!除去了北疆铁军这一大患,只擅野战的胡族军队必然无法攻克天京城。保得了天京城,便能保天京城以南的中原各地!”

    三少手指南方,缓缓地道:“天下大乱,又有外族为祸,天京城这一战,便是我等纵马江山的契机。此战若胜,我等便可有机会一统天下,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若败,我等便唯有与天京城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