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不战屈敌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要票,要点,要收藏啊~~~~~可怜可怜我吧!)

    公子苏换上盔甲,出了营帐,跨上卫兵牵来的战马,手提一柄青钢长剑,刚准备点兵冲往后营,便见四条人影飞速掠来。

    公子苏喝声:“来者何人?”一剑朝冲在最前的一人点去,剑气竟射出十丈开外!

    那人屈指一弹,一缕指风将公子苏的剑气消弥于无形,用略带惊异的声音道:“咦,公子苏不是一介文生,手无缚鸡之力吗?怎地也能使出这般不错的剑气?”

    公子苏冷哼一声,道:“谁说本公子手无缚鸡之力了?本公子只是向来不屑于动武罢了!”

    那人哈哈一笑,道:“这么说你该对自己的智慧很有信心了!可惜,论智慧跟武功,你始终都比我差一点点了!”说罢,那人向着公子苏遥遥一掌按出,隔空掌劲形成一股奇异的空气漩涡,令公子苏最觉身周的一切都变得迷蒙虚幻起来,就好像置身于水中,透过水去看周围的事物一般。

    公子苏心中一惊,道:“这是遮天手,你是秦逍遥还是秦仁?你们是怎样找到本公子的营帐的?”

    那人大笑道:“公子苏太健忘了,陈县一战未过几日,公子苏就记不得在下了?至于找到公子苏的营帐,那实在是太容易了。传令兵跑得最多的地方,不是帅帐又是什么?”说话间又是一掌击出,这一次,掌劲直朝公子苏袭来,公子苏手中长剑片片迸碎,汹涌的掌劲逼得他自马背上向后倒飞而出,胯下战马更是四分五裂。

    来袭公子苏之人正是三少,他身后跟着的三人则是怜舟罗儿、秦霓儿、铁轩轩,三女见三少一掌逼退公子苏,即飞身掠向公子苏,沿途将公子苏的几个卫兵尽数放倒。

    公子苏身在空中,还未着地,便见一柄长剑,一柄短剑朝自己袭来,百忙中一掌击出,漆黑的掌劲隔空罩上那两道剑光。铮铮两声轻响,怜舟罗儿与秦霓儿的两剑给公子苏的隔空掌劲逼回,掌劲顺着剑身袭上二女手腕,震得她二人手碗一阵剧烈颤抖,剑险些脱手飞出。

    公子苏着地之后纵声高呼一声:“来人,有刺客!”

    话音未落,公子苏便觉胸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只见胸口不知何时绽出一片血花,盔甲尽碎,胸膛一片血肉模糊。

    “惊寂指?”公子苏见闻广博,立时明白过来自己是中了那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惊寂指。他向着发出这一指的铁轩轩狠狠瞪了一眼,一掌拍出,一片漆黑的掌劲朝着铁轩轩轰然压去。

    铁轩轩屈指连弹,十余道指劲迎向公子苏的掌劲,堪堪挡住了公子苏这隔空一掌。

    铁轩轩心中震惊,等闲隔空掌劲,她一指便能击破,谁料这十余记“惊寂指”才刚好挡住公子苏的一掌!

    她却是不知,公子苏虽然只是西门无敌的记名弟子,但好歹也跟西门无敌学了一路“灭神手”。公子苏自是远不及西门无敌,否则刚才那一记灭神手击出,任铁轩轩指劲再厉害,也无法击溃掌劲!

    公子苏冷哼一声,又朝着铁轩轩一掌拍出,铁轩轩还待发出指风对抗,三少已从她身旁掠过,抢先一掌劈向公子苏。

    两人的掌劲先在空中相交,发出一声暴雷般的闷响。接着两人的手掌结结实实地交击在一起,公子苏马上吐血飞退,三少则只晃了一晃便稳住了身形。

    “哈哈,公子苏,本少爷早就说过了,论智慧跟武功,你始终比本公子差一点点!”说话声中,三少又向前疾掠而出,一连三掌劈向公子苏。

    公子苏倒飞时勉强击出三掌,拦截三少掌劲,但是他受伤在先,功力大打折扣,虽然截住了三少的掌劲,但每接一掌便喷出一口鲜血,全身经脉不知不觉给震得寸寸断裂!

    公子苏好容易才落到地上,刚一落地便觉两肋一凉,左右一看,却见怜舟罗儿与秦霓儿已一人一剑刺入了他的两边软肋!

    公子苏长叹一声,嘶声道:“秦仁,本公子从来都没小瞧你,没想到还是败亡于你手下……”

    三少呵呵一笑,道:“公子苏,下辈子记得把武功练好一点!”说罢轻轻一掌按上了公子苏的胸口。

    怜舟罗儿与秦霓儿在三少一掌按上公子苏胸口之时,飞快地撤剑后退。三少手掌一触即收,收掌后飞身后退,与怜舟罗儿等三女一起消失于黑暗之中。

    公子苏怔立原地良久,待三少等人完全消失之后,公子苏的身体才发出一声闷响,爆成了一团血浆。

    暗杀公子苏成功,三少带着三女飞速赶到已给乔伟等人搅得一塌糊涂的后营,联络上乔伟等人,准备撤退。

    乔伟等人叫回七十二地煞,一众人等刚准备撤退之时,忽有一名地煞星叫道:“三少,刚才听说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人在前营给敌军围住了,死伤惨重!”

    三少一愣,道:“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的人?你从哪里听说的?”

    那地煞星道:“小的刚才杀北疆军将领的时候,听一名给将领通报情况的传令兵说的!那传令兵说,胡族主帅兀哈尔和胡族第一猛将皇泰极率重兵包围了从天京城出来袭营的三千多人,神弓营和屠图哈族的神箭手也参与了包围。在三万弓箭兵的攒射之下,袭营之人已经伤亡过半了!”

    “麻烦!咱们不能一走了之了,现在得去帮他们突围,兄弟们上啊!”一边朝着前营方向掠去,三少一边叹道:“娘的,袭营反被包围,我就说人多了不好,要是只有几十个人,哪里会弄出什么大动静?天京城出来袭营的人肯定是想灭掉神弓营和屠图哈族的神箭手,那又哪里是容易的事情了?”

    三少等总共才整八十人,在大营中跑起来方便得很。北疆军和胡族军一部分在内讧,一部分在忙着救火,一部分又在忙着包围前营来袭营的人,没人注意到三少等人。再加上七十二地煞全都穿着北疆军或是胡族兵的盔甲衣服,又专捡暗处走,所以很快就越过中营,赶到了前营。

    三少等人赶到前营一看,只见前营一处空地上***通明,数万大军围成一个大圈,神弓营、屠图哈族的弓箭手也在包围圈中,正自轮流放箭。

    三少细看了一阵,只见包围圈外,一个身着金色盔甲的中年大汉不时用胡语呼喝着,发出道道指令,而在那中年大汉身旁,一名**着上身,浑身筋肉虬结,手提一根狼牙棒的精壮青年则虎视眈眈地望着包围圈内。

    三少道:“那两个家伙看来就是兀哈尔和皇泰极了。擒贼先擒王,咱们抓了他们两个,不用打就能把人救出来!”

    当下三少与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朝着包围圈飞速掠去,冲至中途,那胡族第一勇士皇泰极便已发现五人。皇泰极狼牙棒一挥,指着三少等人暴喝一声:“来者何人!”

    三少大叫道:“我拷,为什么每个人看到老子都要问这一句?萧老,射死他!”

    萧天赐应声是,开弓搭射,一枝金箭射出,金光闪处,那胡族第一勇士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给萧天赐一箭射穿了面门。

    三少哈哈大笑,飞快地冲到兀哈尔身旁,将其一把擒住,手扼上他的脖子,道:“赶快下令撤兵,否则少爷我扭断你的脖子!”

    兀哈尔沉声道:“你休想!本族的好汉宁死不屈!”说话间,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已赶到三少身旁,将赶过来打算营救兀哈尔的一队胡族骑兵杀了个干干净净。

    但是这时神弓营、屠图哈族的神箭手已分出两队计两千弓箭兵将三少等人团团围住,两千枝箭头对准了三少等人。

    三少手指一紧,怒道:“你不怕死?”

    兀哈尔神色不变,道:“死有何惧?”

    三少点了点头,道:“虽然你不怕死,可是你的士兵却不见得敢让你去死。”说着,三少对包围着他们的弓箭兵大喝道:“你们的主帅兀哈尔在我手上!赶快放下弓箭,撤掉包围圈,否则我就杀了兀哈尔!”

    围着他们的神弓营及屠图哈族的箭手们脸上一阵犹豫,刚准备放下弓箭时,便听兀哈尔喊了一嗓子:“你们不要管我,射死这几个刺客!我死了,还有别人能担任大帅,可是若是让这些刺客走掉了,再要杀他们就难了!放箭啊儿郎们!”

    三少听得心头大怒,手指猛地一紧,将兀哈尔掐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娘的,兀哈尔,你不怕死不要紧,别把少爷我也拖下水!”又对那些弓箭手喝道:“你们放箭试试?看少爷我敢不敢掐断他的脖子!”

    那两千弓箭兵正犹豫不决之时,怜舟罗儿三女又带着七十二地煞自外围杀至,将弓箭兵们的包围圈撕出一个缺口,三少等人见状自那缺口处突了出去。

    三少挟着兀哈尔,向那大包围圈处奔去,边跑边叫:“兀哈尔已被我擒住了!尔等还不速速散开包围圈,放我们的人出来!否则的话,我便马上杀了兀哈尔!”

    正围着圈内袭营的人放箭的屠图哈族的弓箭手们一听,马上停止了放箭。神弓营的将士虽不听兀哈尔号令,但好歹大家现在是同一条船上的,也都停止了放箭。那包围圈中已给射杀近半的袭营队伍马上趁势突了出来,与三少等人会合在一起。

    三少至此时才弄清楚,原来袭营被围的,正是大哥秦风、二哥秦雷及表哥铁戬带队的铁血啸天堡铁血少年团及逍遥山庄的精锐弟子。

    只是他们来时三千多人,现在却已只剩下一千多一点。

    三少等人来不及寒喧,押着兀哈尔便往天京城方向退去。北疆军及胡族军步步紧逼,与三少等人保持十丈左右的距离。

    “大哥,你们今日怎地这般失败?竟给围住了无法突围?”三少边退边问。

    秦风答道:“神弓营与屠图哈族的弓箭手太厉害了!我们给他们围在正中,既无盾牌,又无掩体,只得凭身法闪避,用兵器硬挡。我与你二哥、表哥自是无事,可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兄弟们却没办法抵挡那么多的箭矢。我们又不能扔下他们独自突围,所以便给困了这么久。老三,神弓营和屠图哈族的弓箭手不除,将是我们的大患。本来今夜袭营,我们是要对付神弓营和屠图哈族的弓箭手的,可是现在却失败了。天京城……难守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不必担心,我刚才已经带人毁了北疆军和胡族的粮草辎重营,放跑了他们大半战马,没了吃的,没了战马,他们这仗根本就打不下去。而且北疆军的统帅公子苏已经给我们干掉了,北疆军及胡族将领也给我们暗杀了不少。没有指挥官,他们就是一盘散沙,不足为虑!依我看,他们明日一早便会退兵,不会轻易攻打天京城了!”

    秦风闻言一喜,道:“真是这样?那太好了,大战可免,天京城又可保全,这一次你可是立下大功了!”

    三少嘿嘿笑道:“咱们打不赢他们,可是可以尽量避免跟他们开打。只要他们这次撤出关外,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下一次他们若再入侵,就不是这般简单了!”

    说话间,三少等人已经退到天京城北城门下。

    秦雷扯着嗓子吼了几声,城头上便悬下数十根绳索,秦风与秦雷、铁戬带出来的人先顺着绳索攀上城去了,接着怜舟罗儿、秦霓儿、铁轩轩也先后上城,最后所有人都上去了,只留下三少三兄弟殿后。

    三少看着离他们只有十丈远的胡族军和北疆军,笑道:“有劳各位相送了!既已到了这里,我们也要回去了,各位也就请回吧,有时间我会请喝茶的。”

    一名胡军将领叫道:“我们已经放你们回来了,你还不赶快放了我们大帅!”

    三少点了点头,笑嘻嘻地说:“那是应该的,接住你们大帅!”说话间飞快地朝着兀哈尔背上印了一掌,将他击得朝前飞去。而三少三兄弟则纵身跃起,向着城头跃去。

    神弓营与屠图哈族弓箭手顿时万箭齐发,射向身在空中的三少三兄弟,但是三少三兄弟实在太快,等他们放箭之时,三兄弟已经掠上了城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朝前飞跌的兀哈尔,则在撞进人群之后,身体爆得粉碎。

    那胡族将领气得呜哇乱叫,不停地叫骂着:“狡猾的中原人,竟然不信守承诺,害死我们大帅!来日踏平天京城,我必将你们千刀万剐!”正骂得起劲时,城头忽然射下一枝金箭,将他胸膛透了个对穿。

    ※             ※             ※             ※

    “代门主,兀哈尔大帅、皇泰极将军、公子苏全都给卑鄙的中原人暗杀了!我们的粮草也给烧毁大半,战马给放跑大半,这仗……没法打下去了!”阿蒙黎护在华蓉的军营里,对华蓉沉声道。

    华蓉微笑道:“然则,大祭祀是想撤回贵部兵马?”

    阿蒙黎护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族勇士虽然是为战而生,个个都是不怕死的勇士,可是让他们饿着肚子,凭着两条腿冲锋打仗,那也是不可能的!”

    华蓉笑道:“北疆军事实上也没办法打仗了。只是这次我们若是撤出关外的话,下次想要进袭中原,就没这么简单了。”

    阿蒙黎护摇头道:“只要我们能牢牢控制住落凌关,不让落凌关陷于秦人之手,天京城就永远直接处于我们的威胁之下。今年不成,我们明年还可发兵再战。等明年的粮食丰收之后,我族又可征召三十万大军。到时候准备万全,再来攻天京城,绝对可以一击奏效!”

    华蓉笑道:“大祭祀言之有理。这一次,我们是败了,还没正式开打就败了。不过,本门在中原各路义军之中,都已经发展出相当强大的势力,可以说,如今的中原各路义军,有一半是在本门掌控之下。大秦的天下已四分五裂,纵使京城不被我们攻下,大秦依然会崩溃。大祭祀,其实我们并不是一定要撤回关外。我们大可以绕过京城南下,联合各路义军,先夺天下,再挥师京城。”

    阿蒙黎护想了想,道:“但是我们已没有粮草,如何经得起长途跋涉?难道代门主想我们一路往南劫掠而去?”

    华蓉摇头道:“千万不可。若是一路劫掠,必激起中原百姓的愤慨。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大祭祀万不可小看了百姓的力量。如今正是夏粮丰收季节,我们南下,可用金银向百姓收购粮食,现在付出一点,将来便可收获更多。”

    阿蒙黎护点头道:“既如此,那便依代门主之计行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