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不战屈敌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要票,要点,要收藏,兄弟们挺我啊~~~~

    ※             ※             ※             ※

    八月二日,晨,晴有风,云微动。

    “小三,果然不出你所料,敌人看来真撤走了。”秦风看着北城门下徐徐退去的北疆军和胡族军队,对着身旁的三少说道。

    三少皱着眉头,看着撤退时井然有序的敌军,道:“若是敌军撤退时稍显混乱,我们便可派一支军队趁乱袭击,消灭一部分敌军。但是现在看来,敌军撤得很有秩序,殿后部队阵形严整,没有兵败撤退时慌乱的窘态,亦没有丝毫混乱迹象。看来敌军阵营里仍有一流的统帅存在。”

    秦风点了点头,道:“当日陆平野一战,胡族有个会巫术的统帅,头脑非常冷静,有一定的指挥能力。我那次没能干掉他,不知道你昨晚有没有杀了他。”

    三少摇头道:“昨晚杀的人太多,不记得了。再说,胡族人都长得差不多,我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统帅是谁。我怀疑,西门无敌可能就在敌军中,公子苏及胡族大帅兀哈尔死后,他接管了军权。”

    秦雷在旁插口道:“但若是西门无敌在军中的话,昨天晚上我们三个可能一个都没办法逃出来。”

    三少不以为然地道:“西门无敌双脚已废,就算他在军中,也没办法对付我们这么多高手。论武功,西门无敌现在已经不足为虑。倒是他的智慧,若用在指挥军队上,倒是一个不小的祸患。”

    秦风笑道:“若真是西门无敌指挥军队的话,昨夜小三你又怎能袭营成功,逼得他们不战而退?”

    三少道:“也不尽然。西门无敌自己虽然厉害,但是带兵打仗和争霸江湖不一样。几十万人的大营,他怎可能在仓猝间安排得滴水不漏?更何况,我们昨晚袭营的一批人,个个都是顶尖高手。魔门在陈县一战精锐折损大半,哪有足够的人手来守营?那些普通士卒,虽然在战场上个个骁勇,可是要防我们这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却是力有未逮。”

    正说间,秦雷忽然指着前方撤退的敌军道:“你们看,他们好像没有往北方撤退!”

    三少与秦风顺着秦雷指着的方向仔细一看,果然如秦雷所言,敌军虽然撤离,但是退出一定距离之后,便绕了个大弯,看来是想绕过天京城,往南行军!

    秦风以手拍额,无力地说道:“这下有麻烦了,他们若是绕过京城一路南下的话,大秦腹地已是叛军四起,一片混乱,再加上这一路大军……我的天,恐怕这天下只有这京城能为我们所控制了!”

    三少也相当郁闷地道:“那样的话,便是做了皇帝又能怎样?只能做一城之君主,实在无趣得紧。”

    秦雷提议:“不如我们三兄弟各领一军,沿途尾随袭扰,让他们走也走不痛快。他们粮食已经给老三烧掉大半,战马也没多少,只要我们能拖延他们的行军时间,说不定他们会在粮尽之后折返关外!”

    三少摇头道:“万万不可!这一路敌军中,有一半是北疆军。北疆军源自我中土百姓,就算要夺江山,应当也不会怎样残害百姓。而且,北疆军说不定还会压制胡族军,令他们不敢轻易残害中原百姓。但是我们若逼得胡族军失去理智,沿途烧杀掳掠,我们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秦风想了想,道:“北疆军是因公子苏及魔门之故,才起兵反秦。如今公子苏已死,魔门势力也已给大大削弱,我们若能策反北疆军,令北疆军与胡族反目,这一路敌军便可不战自溃!”

    三少闻言呵呵一笑,道:“大哥说的有道理。与其跟他们拼命,不如让他们自己人窝里斗。照我看来,北疆军与胡族交战多年,彼此之间结怨甚深,虽然目前是联合在一起,但他们之间的矛盾绝对无法轻易化解。策反北疆军,不是没有可能!现在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弄清究竟是谁在掌控北疆军了。若是西门无敌……策反或许有些难度,但我们若能杀掉西门无敌,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秦风忽然道:“老三,你不是跟魔门九阴圣女有一腿吗?我看,你大可以去勾搭九阴圣女,混进北疆军中,想办法干掉西门无敌!”

    三少顿时无比愤慨地道:“老大,你怎么说话的?谁跟九阴圣女有一腿了?明明是她想跟我一腿,结果被我严辞拒绝了的!想我秦仁,一身铁骨铮铮,正气凛然,又怎会勾搭魔教妖女?”

    秦风面无表情地道:“既如此,那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只好亲自出马了!嗯,就由我去勾引九阴圣女吧!老二,老三,你们看看,大哥我长得还算是比较帅吧?还算是有几分勾搭小姑娘的本钱吧?”

    秦雷顿时大点其头,赞道:“大哥风流倜傥,英俊无双。又是一代天剑宗师,名满天下,试问天下美少女,哪个能抵挡老大你的魅力?谁能在老大面前保持一颗春心不荡漾?”

    三少心中纳闷,这嘴笨的二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当下摆出一副慷慨激昂的神情,正气凛然地道:“不行,绝对不行!老大虽然很有几分姿色,但是我身为小弟,怎能让大哥亲身犯险?行此事可谓九死一生,老大你是国之栋梁,人民需要你啊!所以,尽管小弟不屑与魔门中人为伍,但是这个任务,小弟愿一力承担,为我秦家大业,抛头颅,洒热血,上刀山,下火海,亦在所不辞!”

    秦风与秦雷热泪盈眶,拍着三少的肩膀道:“好兄弟!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             ※             ※             ※

    天京城,秦府大院内。

    “那么,你真的决定要去了?”乔伟目光炯炯地看着三少,一字字地问。

    三少神情坚毅地点了点头,道:“死且不畏,牺牲一点点色相又何足惧?”

    乔伟道:“清姑娘的病怎么办?你不是说要治好她的三阴绝脉吗?”

    三少道:“给清儿治病需要我连续不断地工作七七四十九天,可是现在时间紧迫,四十九天的时间,已足够北疆军扫平半个中原,我不能耽搁分毫时间。”

    乔伟无比凝重地点了点头,道:“三少,既然你以大业为重,把儿女私情暂抛一边,那我老乔,也唯有全力支持你。你就放心地去吧,我会在天京城,好好传授清姑娘岁月不饶人的。”

    三少一愣,道:“你的意思是,这一次你不陪我去了?”

    乔伟仰头望天,慨叹道:“九死一生啊……”

    三少又望向一旁的黎叔,道:“黎叔,伟哥不讲义气,你愿不愿意陪我去?”

    黎叔拍着胸脯道:“三少,你放心吧,我老黎向来是冲锋在前,享受在后的!这个任务既然这般重要,我老黎一定会陪你去的!你等着,我这就去收拾行李,准备一下!”说着,转身就走,谁知转得急了一点,左脚绊上右脚,哎呀一声扑倒在地,一声不吭晕了过去。

    三少无奈地摇头叹道:“患难……见真情呀!”

    ※             ※             ※             ※

    秋若梅房间里,三少抱着宝宝,对秋若梅一本正经地道:“梅姐,我要去勾引一个女人。”

    秋若梅面不改色,淡淡地道:“去吧,反正这种事你做了也不只一次了。”

    三少一边逗宝宝一边问道:“梅姐,你不生气?”

    秋若梅淡淡地道:“生气又有什么用?我若生气,你肯定会有许多理由可讲。我又说不过你,还是不说的好。不过你自己要当心一点,如今天京城外,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切莫惹着不能惹的人。”

    三少呵呵一笑,道:“凭我现在的一身武功,再加上天兵龙吟,天下还有谁我不能惹?”

    秋若梅摇了摇头,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你的确很厉害,不用天兵龙吟,也有万夫不挡之勇。可是,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啊!你自己倒是不在乎,可是你想过没有,那些爱你的女子,将一生都托负于你的女子们,该是如何地担心你?”

    三少默默点头,在心里细数着自己现在已经有了多少女人。

    萧湘月、柳飘飘、怜舟罗儿、秦霓儿、秋若梅、甄洛、叶映雪、杜晓妍、黎小叶、铁轩轩,不知不觉间,少爷我竟然搞了这么多美女了,还有了一个宝宝!

    唉,做人难,做男人更难。混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这点家当,又要出去玩儿命,要是不用做事就能当皇帝,直接享受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该是多么地惬意啊!

    少爷我当皇帝肯定是不能当明君的,可是做个昏君少爷我绝对有这天赋。细想一下,做皇帝之后,成天沉醉于温柔乡中,温香软玉满怀,留下一段“从此君王不早朝”的佳话,该是多么地名垂青史啊!

    可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要做昏君就得先拼命,否则不但做不成昏君,很可能连自己现在这些女人都保不住。

    想到这里,三少对着秋若梅深情地道:“梅姐,其实小弟这次是去刺杀西门无敌,策反北疆军的。敌军势大,若是和他们硬碰硬,我们不是对手,只会玉石俱焚。小弟此去自会保重,有些事,我们做男人的,却是非做不可。明知有危险,也得迎着危险去做。这是没有办法的,若是没有一点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魄,那小弟也愧做梅姐你的夫婿,愧为宝宝的父亲了。梅姐,小弟现在便去了,伟哥、黎叔他们都留在天京城,有什么事情便让他们去做。珍重!”

    三少说罢,将宝宝放到秋若梅怀中,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门外,三少豪迈的歌声悠悠传来:“一生有一种大海的气魄,岁月一页页无情翻过。把乾坤留在我心中的一刻,就已经注定我不甘寂寞。一心要一份生命的广阔,世界一遍遍风雨飘落。把江山扛在我肩头的一刻,就已经决定我男儿本色……大男人不好做,再辛苦也不说,躺下自己把忧伤抚摸。大男人不好做,风险中依然执著,儿女情长都藏在心窝,任它一路坎坷!”

    秋若梅看着三少的背影,对宝宝喃喃说道:“宝宝,你这坏蛋老爸,有时候,还真有几分英雄气慨呢!”

    宝宝一脸神往地道:“妈妈,宝宝好想快点长大,像爸爸一样,做个大英雄哦……”

    可惜,这母女俩都不知道三少刚才心里的想法。若是知道的话,两人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             ※             ※             ※

    与家中诸人告别之后,三少单人独骑出了天京城。

    这一次,他没有将天兵龙吟带在身上。事实上,以他与龙吟之间的默契,在危急时刻,龙吟自会听到他心中的召唤,自行破印而出,飞到他的身边。

    背着龙吟去泡妞,这种事情三少是不愿做的。试想,一个帅惊天下的男人,背着一个笨重的盒子,又怎能帅得起来?

    所以,三少这次离开天京城南下,又恢复了当年一马闯江湖的行头,只是昔年的翩翩美少年,如今两鬓已被岁月染上了斑斑白霜。

    夕阳西下,三少回望一眼天京城,那在夕阳映照下的古城有着说不出的庄严肃穆。现在,这座象征帝王威严的城池已经属于秦家了。在不久的将来,这座城池,还有整个天下,都将属于他秦家三少!

    城头上依稀站着一排萧索的身影。三少认得出来,那是他的女人们的身影。

    “你答应过我,一定要让我的生命无比精彩。希望你无论身在何地,都要记得这个承诺。”宋清的话音犹在耳边回荡,三少的热血已在心中沸腾。

    是的,我答应过你的话,是绝对不会不算数的。虽然有人说,男人的承诺是最不可信的,但也有人说,男人的承诺是最珍贵的。而我秦仁,不会轻易许诺。但是凡我许下的诺言,都会将其完成。

    因为,我认真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现实!

    “驾!”三少一声叱咤,坐骑撒开四蹄狂奔起来,滚滚烟尘中,身负重任的少年渐行渐远,平定天下的征程就此展开。

    ※             ※             ※             ※

    这是一副绘着大秦锦绣河山的画卷。

    现在,这副画卷就排在华蓉面前的案卷上。

    而华蓉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在离京城不远的大城定州城中。

    定州城已经被北疆军和胡族军拿下,进城之后,胡族军在北疆军的压制监督,及大祭祀阿蒙黎护的铁令之下,出奇地没有烧杀掳掠,定州城的百姓虽然人心惶惶,但好歹没有受到特别大的侵害。

    华蓉令北疆军和胡族军暂时屯于定州城中,定州城的粮仓里存粮很多,夏粮也即将丰收,被烧掉的粮草很快就可以得到补充。

    现在唯一令华蓉头痛的就是战马。

    前日夜里被放跑的近十万匹战马,后来仅收拢不到一万匹,余下的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北疆军野战能力最强的铁骑营三万骑兵只余五千多匹战马,胡族十五万骑兵也只剩下三万多匹战马。

    没有战马,胡族的战斗力就无法发挥到极致。

    所以华蓉在没收了定州城官库里的钱之后,再拿出大笔军费,令人四处收购战马。要收购齐十数万匹战马,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至少在一个月以内,是没办法将这些战马收齐了。

    与此同时,华蓉派出魔门弟子,去联络西南项王军、江东霸王军、江南临海大唐国三股叛党中潜伏的魔门要人,令他们想办法尽快控制这三股叛党的大权。

    而东海公子羽原本就是魔门的同盟,华蓉亦派人与公子羽联络,请公子羽尽快起兵,先扫清东边忠于大秦的势力,再与她的军队联合,夺取天下。

    华蓉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思索着目前的形势。

    现在大秦腹地仅有少数地区还是忠于大秦的,其余各地不是起兵作乱,就是已并入项王军等大股叛军的版图之内。还有小股叛党,据一州一县之地的,形同土匪山大王,不足为虑。

    就算是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华蓉都未将其放在眼里,唯一需要关注的其实是公子羽的东海水军。

    东海水军是大秦唯一一支水军,但是其陆战能力也不在北疆军之下,非常可怕。公子羽野心又大,有称帝之雄心,华蓉相信最终与她争夺天下的,除了秦家之外,公子羽最有可能。

    但是,她现在又不得不与公子羽联手。虽然魔门中人已在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内发展出相当的势力,可是要完全控制或是消灭这三股势力庞大的叛军,仅凭华蓉手头上的兵力还是不够的。更何况,秦家控制了天京城,手头上也有三十余万兵力,所以,必须暂时借助公子羽的实力。

    正思索间,忽有一名迷心宗女弟子叩门而入,拜道:“启禀代门主,秦仁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