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不战屈敌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明晚七时开受精大会,有意者请于本书书评区留言以待,计两百余条,早来早得,每位风流的老读者最多受精二次。另,请继续支持小弟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

    华蓉闻言一怔,嘴角旋即浮出一抹淡笑,道:“哦?秦仁?他也来了定州城?他带了多少人来?”

    “回代门主,只有他一个人。”

    “呵呵,胆子可真不小。请他进来!”

    那女弟子应声下去了,华蓉一手玉指轻敲桌面,一手托腮,腮角含笑,风情万种地望着门口。不多时,那女弟子便领着三少出现在门边。

    看到三少那颀长的身形,华蓉也不知自己心中究竟是何想法,既充满敌意,又有丝丝甜蜜。种种情愫纠结在一起,斩不断,理还乱。

    “一别数日,圣女可还安好?”三少对着华蓉拱手作揖,笑嘻嘻地说道。

    “三少爷有心了,何必这么生份称蓉儿为圣女?唤一声蓉儿便可。托三少鸿福,蓉儿好得很。”华蓉微笑着说道:“三少请上座。”又对那女弟子说道:“还不给秦三少上茶?”

    一杯香茶奉上之后,华蓉对三少道:“三少不在京城中享福,却跑来这龙潭虎穴一般的定州城中,却是不知为何?”

    三少笑道:“蓉儿说话何必这般开门见山?你我多日未见,还是先好好叙叙旧情,享受这难得的片刻安宁吧!”

    华蓉掩嘴轻笑道:“三少所言有理,不知三少想和蓉儿叙何旧情呢?”

    三少啜了口茶,目光灼灼地盯着华蓉,嘻笑着道:“蓉儿可还记得,你我两次会面,都是在这定州城中。第二次见面,你曾说过,愿长伴少爷我左右,不知那日所言现在是否还能作数。”

    华蓉轻笑一声,道:“原来三少是讨债来了。只是三少有没有听过,泼水难收?”

    三少摇头笑道:“在下才疏学浅,还望蓉儿明示。”

    华蓉见三少装傻充楞,也不以为意,笑道:“蓉儿从前的确是对三少有心,可是三少曾明言拒绝蓉儿。试问,一个女子被男人拒绝之后,该是何等地伤心绝望?心里该会如何地恨那男子?三少先拒蓉儿,现在又来说要蓉儿兑现三年多前的话,三少把蓉儿看成什么人了?莫非三少以为,蓉儿跟那青楼中的女子一般,能容三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三少神情一黯,摇头叹道:“唉,蓉儿啊蓉儿,你误会我了。其实,我初见蓉儿之时,便已惊为天人,本想心甘情愿拜倒于蓉儿你的石榴裙下,可是那时蓉儿却要杀我。第二次见面之时,蓉儿又要救那人面兽心的杜公甫,你我分属不同阵营,你说我哪敢答应蓉儿你的请求?更何况,西门无敌在旁虎视眈眈,稍有不慎我们便会战败身亡,在那种时候,我可还敢细想你我私情?”

    华蓉笑道:“三少净喜欢胡说,你我又哪来甚私情了?你我见面的次数,算上今日,也总共才五次。仅这五次见面,哪来私情可言?”

    三少正色道:“蓉儿此言差矣,难道你没听过,一见钟情吗?”

    华蓉摇头浅笑:“三少此言,莫非是想告诉蓉儿,三少对蓉儿已一见钟情?”

    三少道:“正是如此!”

    华蓉道:“就算三少对蓉儿一见钟情,可是这也只是三少你一厢情愿。三少又怎敢保证,蓉儿三年前所说之话不是假话,蓉儿其实对三少并无半点情意呢?”

    三少道:“可是你那日在太傅府中给我留下的字条中,句句都是情意,那是无法掩饰的!”说着,三少将那张纸条自怀中取出。

    华蓉略有些惊异地道:“这张字条你还留着?”

    三少点了点头,道:“这张字条是你唯一给我的东西,所以我一直贴身留着,放在胸口,有时间便拿出来读一读。每当我读这字条,看到你的笔迹时,就好像看到了你一样。”

    三少说完,也不看那字条,两眼注视着华蓉,摆出一往情深的样子,念道:“奴知郎心,郎却不知奴意。奴不敢稍有违于至尊,因至尊方与秦郎为敌,实非奴之所愿。秦郎见此留言时,当是奴与至尊身份已被揭穿之时,无论奴是死是活,若郎君肯谅奴苦心,奴死亦无憾。”

    华蓉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走到三少身旁,伸出纤纤玉手,将那张字条自三少手中取过,慢慢地道:“想不到,你都已经背下来了。”

    三少道:“看了无数遍,自然记下来了。”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骗你罢了!”华蓉说着,将那字条撕得粉碎,“现在字条也毁了,我的谎言也不存在了。告诉你,我真正喜欢的,是西门无敌。只有他那样的大英雄,大人物,才配得上我。”

    三少摇了摇头,道:“撕掉了字条就可以了吗?告诉你,我已将字条上的每字每句都刻在了心里,我是不会忘记的。更何况,现在你就在我面前,字条已经没必要存在了。看到你,我就已经心满意足。我决定,今生再不让你离开我,我会永远守着你,依着你,爱着你。你骗不了我的。你的嘴上可以说谎话,可是你的眼睛出卖了你。我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了你的内心。在你心里,你还是爱着我的。从见到我第一眼起,你就爱上我了。你又有什么理由不爱我呢?论武功跟智慧,我不比西门无敌差,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只是年纪和时间上的罢了。论相貌,我更比西门无敌英俊百倍。蓉儿,不要嘴硬了,你就勇敢地承认吧,你是爱我的,说出来,我不会嘲笑你的。”

    “卟嗵”一声,门外两个站岗的迷心宗女弟子其中的一个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另一个以头撞墙,愤而自尽。

    华蓉哭笑不得地看着三少,叹道:“看来你的自信,的确无比强大。这一点,你的确比西门无敌要强上百倍。”

    三少微微一笑,道:“过奖。不过自信也是要有实力作后盾的。没有实力,怎样都自信不起来。我跟你说,其实我这个人是很低调的,但是……”

    “好了好了……”华蓉忙打断了三少的话,道:“我承认爱你就是了,你找我有什么事,赶快说吧!”

    为了不被三少恶心死,华蓉选择了暂时屈服。

    三少深情脉脉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华蓉那柔若无骨的小手,道:“蓉儿,其实,我来找你,就是为了见你,就是为了求你嫁给我。嫁给我吧,姑娘,我会让你一生幸福的。”

    说着,三少变魔术般掏出三朵玫瑰花,单膝跪地,将花递到华蓉面前。

    华蓉呵呵一笑,道:“你倒是会说话。不过公子羽从前向我求婚的时候,送了我一百车鲜花,摆成好大一个心形,结果我把花全都扔掉喂猪了。因为我有花粉过敏症,你没看我以前拿的花都是水晶雕成的吗?”

    “没关系。”三少微微一笑,手腕一翻,那三朵玫瑰消失不见,手中多了一朵通体透明的纯蓝色水晶花朵:“这是用最昂贵的蓝宝石雕成的玫瑰。”

    华蓉微笑着接过花,手指轻轻一拈,那花朵便无声无息地碎裂,化作了一地晶莹的蓝色粉尘。

    “我不爱花,”华蓉看着三少,微笑着道:“我爱的,是这无边江山。三少,你若不能送我江山,我便不会嫁给你。”

    三少的笑容渐渐僵硬,他站起身来,看着华蓉,沉声道:“既然你以前肯骗我,肯对我演戏,为何今日却要这般坦白,连戏都不肯演了?”

    泡妞时对方不为所动,这对出道以来百战百胜的三少爷来说,是一种极大的伤害。他幼小的心灵,已经被华蓉深深地刺伤了。

    “以前是因为我还是寄人篱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受别人指使胁迫。”华蓉笑吟吟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缓缓坐了下去,道:“现在不同了。我大权在握,无需再看别人脸色行事,自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这么说,三少你明白了吗?”

    三少手心一阵冰凉,他缓缓地道:“你大权在握?那么,西门无敌呢?他退位了?”

    华蓉缓缓摇头,笑吟吟地看着三少,道:“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西门无敌已经死了,是我杀了他。现在,魔门的护法、魔使已经全死光了,连公子苏都死了,再没有人会置疑我的地位。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呢三少爷,若不是你打伤了西门无敌,我又哪有机会杀他?”

    三少深吸一口气,道:“这么说,你现在便是魔门门主了?”

    华蓉点了点头,“不错,魔门、虎啸已全部落入我手中。西门无敌的武功,我也已经全学会了。虽然还没有西门无敌那样的火候,可是与三少你打个平手,却是没有任何问题了。再加上虎啸……呵呵,三少,你今天好像没有带来龙吟哦……如果我要杀你,也不是难事了。”

    三少黯然摇头,道:“西门无敌是少爷我此生所遇最好的敌人。虽然他与少爷我分属不同阵营,处处与少爷我为敌,可还是配得上英雄二字。他若不是过于相信我,又怎会被我偷袭所伤?唉……没想到,西门无敌这样的人物,却会死在你的手里。”

    华蓉道:“三少你不必替西门无敌惋惜。你可知,西门无敌的目的并不仅是吞并大秦的天下!他想的,是灭亡中原的苗裔,将我中原人全部杀光。若不是我杀了他,你认为你们能不战便保住天京城?”

    三少点了点头,道:“若真如你所说,我还真是要感谢你一番。蓉儿,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华蓉面不改色,淡笑着道:“三少处处留情,身边佳人无数,难道也会在乎蓉儿?”

    三少道:“少爷我本是无情无义,没心没肺,除了自己谁都不爱。我只是不甘心,居然不能让你爱上我。”

    华蓉笑道:“蓉儿我媚术无双,妩媚天成,凡看我一眼的男人无不臣服于我裙下,对我顶礼膜拜。唯三少不把蓉儿放在心上,蓉儿也甚是不甘。”

    三少闻言一愣,与华蓉对视一眼,均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华蓉看着三少,一脸真诚地道:“阿仁,你有龙吟,我有虎啸。若你我龙吟虎啸合璧,必能天下无敌。到时候这花花江山唾手可得,三少何不与蓉儿联手?又何苦与蓉儿苦苦相争?”

    三少道:“若与你联手,你便肯嫁给少爷我吗?”

    华蓉俏脸之上浮出几点红晕,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轻声道:“三少不要以为蓉儿能像三少一般,无情无义。”

    三少哈哈大笑,道:“如此看来,终是我秦家三少稍胜一筹!蓉儿,你的提议很好,少爷我也为此心动。可是蓉儿你想过没有,得天下之后,这天下由谁来坐,这皇帝由谁来当?”

    华蓉道:“阿仁你性好逍遥自在,又贪花好色,若做皇帝,必是一代昏君,定与那亡国之君嬴圣君一般无二。若是由你坐江山,当皇帝,恐怕我们打下的江山也是一世而亡。”

    三少道:“然则,你是想做一代女皇了?”

    华蓉道:“我做女皇,却也不会如男皇一般,养足三宫六院,有你一个男人便可以了。你自做你的逍遥男后,想怎样奢侈淫逸都可以,想要多少女人也都由得你。这样还不好吗?”

    三少听得怦然心动,华蓉这提议有着绝大的诱惑力,正合三少心意。但是细想之后,三少还是断然摇头,道:“对不起蓉儿,我已答应,将这江山作为彩礼,迎娶一位我今生必娶的可怜女子。更何况,我虽不是食古不化之人,可是要让我的女人居我上位,君临天下,养男宠一般养着我,我还没有这般下贱!”

    华蓉脸上掠过一丝惋惜惆怅,有些不自然地笑道:“哦?哪家的女儿能让无情无义的三少许下这般承诺,以江山为迎娶的彩礼?”

    三少微微一笑,道:“自然是一位好人家的女儿。蓉儿,她跟你可不一样,她没有你这样的野心,我的女人中,没有一个有你这样的野心,所以,我不敢娶你。”

    华蓉哑然失笑:“想不到三少也有害怕的时候!三少,以你从前的为人,我还以为你会假意答应,与我联手夺这江山之后,再杀了我,独坐江山。没想到,你现在连计都不会用了!”

    三少摇头微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秦家三少虽然向来无耻,可是从来不杀女人。加之我曾经发过誓,不会再伤害我的女人。若我娶了你,你便是我的女人,我又怎会背义害你?”

    华蓉轻叹一声,道:“三少,你已变了。你不是从前的你了,还是从前的你好啊!阿仁,蓉儿其实是喜欢你的,只是你我理念不和,若你不能与我联手,我便不能放你回去。”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放我回去。本来,我来这里,是想通过你接近西门无敌,刺杀他的。没想到你却已经把西门无敌给杀了。你连西门无敌都可以杀,又为何不能杀我?”

    华蓉道:“你明白就好。阿仁,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女人,你一样可以杀我。杀了我之后,魔门就基本上可以被瓦解了。北疆军现在听我指挥,如果我死了,胡人是指挥不动北疆军的。没有了北疆军,你对付起胡人来,就容易多了。”

    三少摇头道:“我不杀女人。再坏的女人,我都不杀。”

    华蓉呵呵一笑,“当我还不了解你吗?你仅仅是不杀美女罢了。若我长相粗陋,又这般恶毒,你不杀我才怪。”

    三少想了想,道:“有点道理。”

    华蓉道:“好了阿仁,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嗯,现在我准备杀了,你要做好准备哦!”

    三少笑道:“你还真是老实,谈笑间突然出手不是更好?为何还要提醒我?”

    华容嫣然一笑,没有回答,她伸手在桌上轻轻敲出几个节奏,然后便听天花板上轰然一声大响,一条漆黑的人影便破开天花板,头下脚上地向着三少攻来。

    三少呵呵一笑,道:“蓉儿,你不是说可以跟我打个平手吗?怎地还要召来手下跟我打?”说话间,三少一掌向上击出,与那漆黑人影的拳头碰在了一起。闷雷般的巨响声中,那漆黑人影给三少的掌劲弹得向上倒飞而出,又将天花板撞出一个大洞。

    而三少,右手的袖子尽数震碎,双足陷入地板之中直没至踝,以两脚为中心,方圆五尺内的地板尽数碎裂。

    三少眼中闪过一抹厉色,道:“龙九?不对,是药人!”

    华蓉拍手笑道:“三少好眼力,正是以嬴家‘真龙宝鉴’的秘方炼出的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