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龙游浅水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今晚七时开受精大会,有意者请于本书书评区留言以待,计两百余条,早来早得,每位风流的老读者最多受精二次。另,请继续支持小弟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

    “嬴家‘真龙宝鉴’二十年才能炼出一个药人,就算你自西门无敌手上得到‘真龙宝鉴’,又何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出药人?”

    三少边说边纵身跃向华蓉,两掌连环击出,层层叠叠的掌劲如沧海怒潮一般涌向华蓉。

    华蓉面前的桌案瞬间粉碎成漫天木粉,但是掌劲在离华蓉还有两尺时,那药人便又自天而降,挡在了华蓉面前,双拳连环击出,拳头与掌劲碰在一起,发出连串擂鼓般的震响。

    三少的隔空掌劲给那药人粉碎,那药人手上的黑色拳套也给震成粉末,露出一双乌青色,泛着金属光泽的枯干手掌。

    “嬴家炼药人是选用资质上佳的小童,而我,则是选用刚刚断气的高手的尸体。所以,我的药人自然不必耗费那么长的时间来炼制。”

    华蓉自那药人身后走出,看着三少笑吟吟地道。

    三少看着那身着黑衣,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药人,有些难以置信地道:“你是说,这个药人是用高手的尸体炼成的?这怎么可能?尸体怎能行动自如?”

    华蓉笑道:“这当然是我的秘密了,怎能说与三少知道?三少只需知道,蓉儿炼制药人的速度很快,手头上已经有了三个接近完成的药人便够了。这一个,便是目前炼得最好的一个,虽然还没有完全完成,可是已经足够与三少一战了。哦,对了,三少若战死,蓉儿便将三少也炼成药人,让三少常伴蓉儿左右。唉,三少生时不愿与蓉儿在一起,蓉儿唯有在三少死后,留三少在蓉儿身边,助蓉儿打天下了。”

    三少摇头苦笑,“蓉儿,你倒是对少爷我一片真心啊!”

    华蓉淡淡一笑,道:“三少说的是。放眼世间,若论对三少真心,蓉儿认了第一,没人敢认第二。”

    三少啼笑皆非:“蓉儿,少爷我已经分不清你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是假话了。”

    华蓉笑吟吟地道:“三少如此聪明之人,也会分不清楚?三少说笑了。”

    三少摇头道:“我再聪明,也猜不透女人,尤其是你这样的女人心啊!敢问蓉儿,现在这个药人,是用哪位高手的尸体炼就的?”

    华蓉诡异地一笑,“告诉三少也无妨,这一位,正是三少生平最好的敌人。”

    三少一惊,失声道:“他是西门无敌?”

    华蓉点了点头,“正是。确切地说,他生前是西门无敌,现在则是我的贴身侍卫。我称他为,死亡武士。”

    “已经死亡的武士……给活人带来死亡的武士……这个称呼,倒是贴切得很。”三少一边说着,一边神情凝重地举起了右手,缓缓地高举过头顶。

    在三少举起右手的一刹那,华蓉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座蕴含着无限威严的高山平地而起,三少在举起手掌的瞬间,由那满是温柔笑意的少年,变成了睥睨苍生的霸皇。

    “西门无敌虽是我的敌人,但他好歹也是一代枭雄,死后应入土为安,蓉儿你何故如此对待他的遗体?想要我的命,你自己来拿吧!西门无敌的遗体,就由我来送他入葬!霸——皇——令!”

    威严肃穆的说话声中,三少一掌拍出,那只手无限地放大,九股不同性质的真劲形成一个有着无穷吸力的漩涡,好像连空间都能搅碎。

    无穷的压力之下,整间房屋都微微颤抖起来。

    已经有了两个破洞的天花板上,灰尘、瓦片不住地落下,墙壁生出道道龟裂,地板也渐渐裂开,房间里的桌椅等物事在啪啪碎裂声中缓缓解体,变成了一地碎屑。

    如此沉重的威压之下,华蓉只觉呼吸都开始艰难起来。

    她手捏印诀,飞快地诵出一串意义难明的话语,胸口冒出一点淡金色的光芒。

    那点金光迅速地扩散,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倒扣在地上的光罩,将她笼罩在内。

    这看似很像真气护罩的光罩将她与外界隔绝开来,三少身上发出的沉重压力压到那光罩之上,发出一阵挤压钢铁般的咯吱声。

    而那由西门无敌炼成的药人,则强顶着三少的压力,发出一声低沉沙哑的嘶吼,一拳缓缓击出,迎向三少的“霸皇令”。

    “真龙宝鉴”炼制的药人力大无穷,快如闪电,却没有内力,无法使出劈空掌等等隔空招式伤人,只能一拳一脚实打实地战斗。

    而西门无敌虽有一身魔力,却在死后让华蓉炼成了药人。他毕生修炼累积的魔力、精神力、内力全都用在了增强他的力量和速度之上。

    已成行尸走肉的西门无敌现在虽然变得跟龙九一样力大无穷,但是那些杀人于无形的魔法,却是再也无法使出了。

    三少一记遮天盖地的“霸皇令”使出,汹涌如潮的掌劲无处不在。西门无敌一拳击出,看似就要击中三少的手掌,可是拳至中途,整条手臂已给来自四面八方的掌劲挤压得骨胳寸断!

    连串清脆的骨碎声中,西门无敌那条手臂终像煮熟的面条一样无力地垂下。

    他力量虽大,但是拳头的爆发力却只能集中于一点,哪里抵挡得住三少凝聚生平最强的十二成功力,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的霸皇令掌劲?

    西门无敌不甘地咆哮一声,击出了另一只拳头。

    在三少的掌劲汪洋之中,他的拳好像被无数丝带束缚一般,出拳时无比缓慢。

    那漩涡一般的真劲撕扯着他的手臂,将他臂上的黑衣撕成片片黑蝶。又是一串碎骨声,西门无敌的另一只手臂骨胳也已给震成了粉末!

    两手被废的西门无敌纵身跃起,他的动作无比缓慢,就好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一般。

    他向着三少扑去,两条腿在空中连环踢出,他分明用足了全力,可是速度却慢得就像在铅水里游泳一般。

    三少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的功力已经提升得超过了极限,霸皇令威猛霸道,玩弄时间、空间甚至大地吸力于股掌之间,但是损耗也是异乎寻常地大。

    寻常高手,三少无需使出霸皇令,只一记遮天手便可将其了断。即使使出霸皇令,也不过一触即收,一掌毙命。而现在面对已成药人的西门无敌,三少不得不持续不断地发出掌劲!

    似西门无敌这等药人,本来就是死人,要想将其彻底杀死,唯有将他打成粉碎!

    现在西门无敌飞腿来袭,三少一只手已渐渐无法挡住西门无敌的攻势。他闷哼一声,左手提起,又是一掌击出,霸皇令掌法双管其下!

    “哗……”一阵暴响,房顶全部塌陷,瓦片、屋椽劈头盖脸地砸向房内的三少、华蓉、西门无敌。

    这些东西自然无法砸到三少等人身上,隔着老远就给弹了开去。

    紧接着屋内的房柱开始碎裂,已经呈现裂口的墙壁裂得更快,这间房子,已经快要彻底崩溃了!

    “西门无敌,你虽已死,却仍是我秦仁所遇最好的敌手!”三少一声叱咤,手腕一旋,掌劲猛地收回,给掌劲阻得行动缓慢的西门无敌骤失压力,顿时如一支利箭般向三少射来,两腿踢出的风声犹如山呼海啸!

    三少在撤回掌劲的瞬间发挥出他此生最快的速度。那堪比“化神虚空”的轻功身法发挥到极限,幽灵一般自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到了西门无敌身侧。

    三少的轻功虽然跟“化神虚空”一样神出鬼没,但是三少这却是真正的武功,而非魔法。

    他之所以能在短距离达到瞬间移动一般的效果,全因为他全力施展轻功之时,速度已经超越了人类视觉的极限!

    西门无敌虽意识全失,但是死亡武士的直觉比起猛兽还要灵敏。

    他的右腿在空中改变方向,踢向身侧的三少,三少一招未出,又自原地消失,下一瞬间出现在他左侧。

    西门无敌右腿踢空,再出左腿,三少突然消失,堪堪避过西门无敌这一腿,再次出现时,三少已到了西门无敌身后!

    三少一掌拍出,重重地拍在西门无敌头上,轰然巨响中,西门无敌的头如西瓜一般粉碎。

    没了头的西门无敌仍然死而不僵,身子在空中一个转折,两腿来踢三少。

    三少先退后一步避过西门无敌的连环腿,然后猛地冲前,冲入西门无敌两腿之间,双手抓住他的双腿脚腕,发力左右一撕,喀嚓声响中,西门无敌的身子给三少生生撕成了两片!

    如墨汁一般的血液四处飙射,三少抛掉西门无敌两片身子,双掌齐出,砰砰两声,西门无敌那两半仍在蠕动的尸身给隔空掌劲震得粉碎。

    三少面露释然之色,他转过身,看着置身于光罩中的华蓉,淡淡地道:“你的死亡武士还比不上龙九。”

    华蓉淡笑道:“仓猝炼就,还没完全成功,怎能与嬴家的药人相比?我原以为你的本事大半是靠天兵龙吟,没有龙吟在身,这死亡武士已经能与你一战,没想到,你本身的功力也强得超出了我的想象。”

    三少道:“天兵固然犀利,但是我最信的,还是自己的双手。唯有这一双手掌,方能牢牢地把握一切。蓉儿,你的护身罡劲还远不及西门无敌。西门无敌的护身罡劲无影无形,其阔足有数丈,其厚亦有数尺。你这薄薄一层护身罡劲,能挡得住我的双手吗?”

    华蓉呵呵一笑,道:“三少错了,蓉儿这可不是用内力放于体外形成的护身罡劲。不知道三少你有没有听过‘魔法’这种说法?蓉儿这东西,乃是一种叫做‘魔法盾’的功夫。”

    三少神色一变,道:“魔法?这不可能……你这魔法是从哪里学来的?”

    华蓉道:“当然是西门无敌传给我的。呵呵,西门无敌除了是天下第一高手之外,还是天下第一疯子。他居然说他是什么带着记忆转生的人,他前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叫‘地球’的神秘空间。说什么本门至典‘灭神心经’和‘诛仙宝箓’不是武功秘籍,而是魔法典籍。他还说,这两部宝典上的功夫,是用‘英语’写就的,所以除他之外,没人能够看得懂。他甚至说,你跟他一样,也是带着记忆转生的人。他本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杀你,可就是因为这荒唐的原因,放过你一次又一次。你说这可笑不可笑?”

    三少脸色变得煞白,喃喃自语道:“原来真是魔法……原来西门无敌也跟我和清儿一样,是带着记忆转生的人……难怪……西门无敌从不肯与人正面肉搏……”

    三少心中顿时一片雪亮。一切关于西门无敌的谜团终于解开了,那神出鬼没的“化神虚空”,那无影无形的“诛仙剑”,那隔地传劲的“众神升天”,原来都是魔法。

    西门无敌知道他的来历,而他却不知道西门无敌的来历。西门无敌跟他,本来是可以成为知己好友的,可是却阴差阳错地成了生死大敌。

    一种难言的哀戚充斥三少的心头,他终于懂了为什么西门无敌总爱说人到无敌最寂寞,原来西门无敌的寂寞不是因为天下无敌,而是寻遍天下,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心灵相交的知己。

    曾几何时,三少岂不是与西门无敌一样寂寞?若非遇上宋清,三少这种寂寞恐怕要在心底深埋一世!

    “你为什么不早说呢?”三少喃喃自语,当世仅有的两个与三少相同遭遇,相同身世的人中,已经逝去了一个。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一种极其强烈的感觉,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失去宋清,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她。

    因为寂寞,是可以让人疯狂的。

    “轰隆”一声响,房屋终于整个崩溃,烟尘弥漫,西门无敌的遗骸掩盖在废墟之上。

    残破的废墟之中,只有三少与华蓉依然伫立,而在废墟之外,上千魔门弟子刀剑出鞘,已成包围之势。

    三少深吸一口气,在他吸气之时,口鼻间竟缓缓滴下血液。与西门无敌一战,他运功过度,肺腑间已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再加上获悉西门无敌的秘密,心神剧震之下,内伤更为加剧!

    华蓉看着三少,慢慢地道:“三少,你已经受了内伤,还是降了吧,我并不想杀你。”

    三少摇头微笑,道:“人这一辈子,总还是得有点坚持,有点原则。我不想像西门无敌一样,成为你掌心中的棋子。”

    华蓉苦笑道:“阿仁,你当真要与我作对到底?”

    三少道:“若你肯解散魔门,劝降北疆军,驱散胡虏,我又何苦与你作对?”

    华蓉道:“说到底,你就是不肯放手!”

    三少点点头,道:“正是如此。”

    华蓉无力地摇了摇头,道:“那你……自己小心了!”说话间遥遥一指按出,几道淡青色的光芒自她指间发出,激射三少。

    三少一掌劈出,掌风与那几道光芒触在一起,发出几声震耳的爆响。一股飓风自交击处生成,呼啸着席卷开去,经过华蓉时,华蓉纹丝不动。经过三少时,三少却给风卷得踉跄几步,险些立足不稳。

    三少强提真气,仰天长啸一声:“龙吟!”

    高亢的龙吟响彻天地,一道金光朝着三少当头罩下,正在此时,华蓉厉啸一声:“虎啸!”一阵猛虎的咆哮响起,一道血红色的光芒自定州府衙中某处房间内激射而出,截向金光。

    龙吟还未附上三少的身体,便已被虎啸截住。一金黄一血红两道光芒交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震响。那骇人的震响声中,周围的魔门弟子一个个丢下兵器,捧着耳朵惨嚎着遍地打滚,七窍之中俱沁出点点血珠。

    龙吟虎啸翻滚缠绕着斗上天际,天空中,一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与一头背生两翼的赤红猛虎往来飞腾,扑击撕咬,发出声声暴雷般的震响。

    天空中的声响传遍了整个定州城,定州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奔出房外,怔怔地看着那异响传来的方向,然后所有的人,包括北疆军和胡族士卒在内,都跪伏于地,向着空中那金龙、血虎顶礼膜拜。

    而华蓉,则在喝出虎啸截击龙吟的那一刹,向着三少弹出连环六指,六道分呈黄、红、蓝、青、白、黑六色的光芒循着难以捉摸的轨迹袭向三少。

    三少连出六掌,截住了那六道光芒,但是每截住一道光芒,便会给掌劲、光芒交击时爆炸的冲击波震退一步,吐一口血。

    华蓉见三少前襟已经鲜血染红,面上略显一丝不忍之色,但她很快掩饰了那丝不忍,两眼猛地大睁,狠狠一瞪三少,两道六种色彩交织缠绕的光芒自她眼中激射而出,无声无息地破空击向三少。

    诛仙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