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龙游浅水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所有精华已经加完,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继续请求支援!)

    三少推出了两掌,丹田内最后的内力形成两道金色的狂飙迎向那两道诛仙剑气。

    哧哧两声轻响,强弩之末的掌劲已无法挡住这两道诛仙剑气,剑气轻易破开三少的掌劲,穿透了三少的掌心,将三少两掌掌心击出两个筷子粗的血洞,然后分击在三少的左右胸膛。

    “不坏金丝甲”挡住了诛仙剑气,但是剑气爆发的力道却令三少身子触电般颤抖起来。

    他向后飞跌而出,口中鲜血狂喷。

    空中龙吟护主心切,狠狠地撞开虎啸,向着三少扑来,但是虎啸马上又截住了龙吟,两翼一展,反将龙吟击上半空。

    三少在空中抛飞,他看着空中的龙吟,喃喃自语道:“少爷我这次还真是……龙游浅水啊!龙吟,你赶快回去,莫要毁在这里!若我还有生还的机会,来日再与你并肩作战!”

    龙吟与三少心灵相通,在听到三少的话后,发出一声无比暴怒的狂吼,声浪如潮水般席卷了整个定州城。明知事不可为的龙吟,在发出这一声咆哮之后,终于无奈地飞离了定州城,化作一道金光,向着天京城方向掠去。

    虎啸失去敌手,在空中耀武扬威地飞腾几圈之后,虎吼一声,归于来处。

    三少缓缓闭上了眼睛,准备感受落地时与地面亲密接触的震荡与疼楚。

    但是他却落进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中。

    张开眼,三少看着接住自己的人,脸上露出一抹自嘲地笑。

    “娘的,向来都是英雄抱美女的,现在这样子好像弄反了……”三少喃喃地说着,头一歪,失去了意识。

    接住三少的正是华蓉。在三少行间落地的一刹,华蓉撤去了魔法盾,用“化神虚空”瞬移到三少身边,稳稳地接住了他。

    看着昏过去的三少,华蓉嘴角浮出一抹温存的笑意,柔声道:“你太累了,休息一下也好。”

    说罢转身对着那些给龙吟虎啸互斗时的声响震翻的众魔门弟子,面罩寒霜地沉声道:“你们听到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

    那上千魔门弟子好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听到华蓉这一问,又骇得全都跪伏于地,连连表态:“禀代门主,弟子等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华蓉点了点头,似自言自语,又似语带危胁地道:“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又怎样?莫非本门主还治不了你们吗?要杀光你们,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那些魔门弟子顿时全身一个激灵,齐声颂道:“至尊英明神武,文承武德,一统天下!至尊神功盖世,天下无敌,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众魔门弟子拍马功夫了得,瞬间便将对华蓉的称呼由代门主升级为至尊。他们自然是听到了三少与华蓉的对话的,既然连西门无敌都死在华蓉手中,虎啸都已认华蓉为主,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对魔门弟子而言,忠义二字是不存在的,谁有实力,谁便是天王!

    华蓉脸上渐渐浮出一抹充满霸气的笑容。

    ※             ※             ※             ※

    三少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自己全身无力,四肢就像棉花一般松软。

    几缕幽香钻入鼻中,三少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这香味像极了少女体香。

    他费力地张开眼皮,睁眼这个再轻松不过的动作,在现在也变得相当吃力,眼皮子就像灌了铅水般沉重。

    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上那真丝织成的蚊帐。

    接着,他便看到了一张清纯中带着丝丝妖娆的俏脸,和一双妩媚的眼睛。

    现在那双眼睛正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好像正在研究一件罕见的物事。

    “你……是谁?”三少敢肯定自己没有见过她,眼前这少女看起来稚嫩得很,应该不会超过十五岁。

    现在她的姿势相当暧昧,正爬在床上,大半身子压在三少身上,那粉嫩的脸蛋儿离三少的脸不过尺许。

    若在以前,三少早已色心大动,不管三七二十一便会将这少女就地正法。可是如今三少浑身无力,自然连色心也动不了。

    “嘻嘻,你醒啦?”少女粉团团的脸上绽出调皮可爱的笑容,颦笑之间妖媚诱人的气质自然流露,“人家叫易菁菁,已经守着你好久啦!”

    “易……筋……经?”三少感觉自己的头脑有些驽钝,一时间好像转不过来弯:“你武功很好吗?名字都叫易筋经……”

    “叫易菁菁的女孩子一定要武功很好吗?”易菁菁撅起了小嘴,“人家武功差得要命,只会三脚猫的功夫而已。喂,你不口渴吗?人家看你嘴唇都裂开了。”

    三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唇果然已经干裂了,还有着淡淡的血腥味。

    三少点了点头,道:“麻烦你,给我口水喝……”

    易菁菁嘻嘻一笑,从三少身上爬了下去,走到茶几前边倒水边说道:“圣女吩咐我不要太靠近你,说是任何美女只要被你看一眼都有失贞危险,还说你是天字第一号淫贼。可是我看了你这么久,也不觉得你有什么特别的。长相也就一般般,头发都白了一点,未老先衰。说话还这么客气,连甜言蜜语都不会说,有你这么做淫贼的吗?”

    三少呵呵一笑,道:“我做淫贼的时候,一般都不用甜言蜜语的。”

    易菁菁端来了水,一边喂三少饮下,一边好奇地问:“做淫贼不说甜言蜜语,怎么勾搭女孩子上床啊?”

    三少闻言一口气没顺过来,险些把自己呛死,连咳几声后,不无郁闷地道:“怎么你们魔教的女孩子都是这么坦白吗?难道你就不知道稍稍矜持一点?”

    易菁菁不屑地一笑,道:“本姑娘才懒得装矜持呢!人家是魔门妖女,自然是率性而为,想说就说,想做就做了。哪像那些白道的伪君子们,明明心里想得要命,偏偏还摆出刚直不阿的嘴脸,叫人看了就恶心。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三少装傻充楞。

    “少装蒜!老实交待,你不用甜言蜜语,凭什么哄女孩子上床?”易菁菁目光灼灼地看着三少,不知不觉又将大半个身子压到了三少身上。

    三少苦笑道:“难道你哄男人上床需要说什么甜言蜜语吗?”

    “当然不需要!”易菁菁傲然道:“凭本姑娘的姿色,只需勾勾小手指,男人们就会像狗一样爬上本姑娘的床!”

    “那么你到现在为止,成功勾引了多少男人上你的床?”三少眨了眨眼,促狭地笑着。

    易菁菁小脸一红,吭吭哧哧地道:“人家……人家的‘倾国迷梦’才刚开始练,还没开始勾引男人啦!不过你放心,等人家魅术、媚功大功之后,勾引任何男人都是易如反掌!”

    “嗯,有志气!”三少点头赞道。

    “哼,当然了,本姑娘可是下任圣女候选人之一呢!”易菁菁骄傲地挺了挺胸脯,随即又像想起了什么似地,道:“喂,你不要把话题扯到一边儿去,你还没回答人家的问题呢!告诉我,你是凭什么哄女孩子上床的?你已经勾搭多少女孩子了?”

    三少微微一笑,道:“当淫贼啊,有时候并不需要甜言蜜语的。像少爷我这样,长得帅惊天下,又有钱,武功又好,还需要说些甜言蜜语来哄吗?再说了,少爷我精通医理,擅长用药,一包迷药下去,任何贞节烈女都会变成荡妇**,任我采摘。你说,我需要用甜言蜜语吗?少爷我出道至今,用迷药药倒之女不知凡几,在淫贼一道上,少爷我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易菁菁闻言惊呼一声,“哇!好厉害啊!居然懂得用药……果然卑鄙无耻,淫贼下流!难怪圣女对你青眼有加,你行事正合本门中人宗旨,你干脆加入本门吧,凭你的潜质,一定很有前途的!”

    三少摇头微笑,“但是我最近已经转行做情圣了,我不做淫贼很多年了。你们魔门,是不会收情圣的吧?”

    易菁菁歪着脑袋想了想,道:“情圣?莫不是骗人身体又骗感情的?哇,那更坏啊!骗人身体至多只能算禽兽,连感情一起骗了,那就是禽兽不如了!你这般禽兽不如,一入本门,就可以做到大护法呢!”

    三少顿时头大如斗,苦笑道:“我哪里是骗身体又骗感情了?少爷我出道至今,还从未始乱终弃过。少爷我虽是天字第一号淫贼,却也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淫贼。少爷我做的情圣,乃是对每个女子都负责的情圣。你莫要误会于我……”

    易菁菁顿时两眼放光,“哇,那更不得了!对每个女子都负责,那岂不是准备骗那些女子一生一世?让她们至死都以为你爱她们,让她们至死都对你矢志不渝?天哪,你简直就是恶棍中的极品,男人中的极品啊!加入我们魔门吧,你一加入,肯定能直接做到副门主的!”

    三少已经有头晕目眩之感,索性闭口不答,易菁菁还待说话,忽听门外有个冷冰冰的声音道:“菁菁,至尊叫你去见她。”

    三少循声望去,只见门边斜倚着一个身着淡黄色长裙,一头长发懒散地披于肩头,长相甜美,但神情冷傲,眼神冰冷的高挑少女。

    三少心中一动,暗道:“娘的,魔门中竟然美女如云……嘶,少爷我是不是真的要考虑一下加入魔门?否则这些美女给别人享用了去,岂不是太亏了?”

    正想间,却听易菁菁飞快地应了一声:“好,我马上就去,柳姐姐你来照顾一下这位淫贼少爷!”说着,易菁菁从床上爬了下去,对着三少眨了眨眼,道:“淫贼少爷,好好考虑一下人家的提议哦,人家去去就来!你先跟柳姐姐聊聊。”说完,连蹦带跳地出了房间。

    那黄裙少女等易菁菁出了房间之后,轻移莲步,慢慢地向着床边走来。三少观她行时,婀娜身段如弱风拂柳,神情虽然冷傲,但是体态却有说不出的狐媚妖娆。行止间更尽量将她身段的柔美完全展现,别有一番诱人心动的魅力。

    三少心中暗叹:“魔门迷心宗的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即使神情冷傲如这柳姑娘,行走间却仍有一番淫糜风范。虽然全身上下罩得严严实实,可是比起那**女子,反更添几分**的感觉……妙啊,妙啊!少爷我……娘的,就此加入魔门了吧!”

    正想时,那柳姓少女已行至床前,在床头款款坐下。

    三少如今已是情圣一级的人物,自然不会如初出茅庐时一般,碰见想要勾引的女子便摆出猪哥像,当下淡然自若地笑着,用既不亲近也不疏远的语气问道:“姑娘贵姓?”

    “柳。”柳姓少女作惜字如金状。

    “名字呢?”三少不以为意,继续问道。

    “逸菲。”

    “柳逸菲……好名字啊!”三少点头赞道,“柳姑娘芳龄几何?”

    “十六。”

    “嗯,好年龄啊!”三少又赞,旋即觉得这年纪好像没什么可赞的。当下三少讪讪然无话可说,柳逸菲惜字如金,也不开口,两人之间陷入一片沉寂。

    沉默良久,三少觉得这氛围有些不对,却又找不到话来说,一心想要打破这沉静的三少,不由哈哈大笑两声,旋即又闭口不笑,一脸严肃地看着蚊帐。

    柳逸菲见三少无故发笑,心中也有些好奇。又沉默了一阵,终忍不住问道:“笑什么?”

    三少道:“笑天下可笑之事。”

    柳逸菲道:“哪来这许多可笑之事?”

    三少笑道:“天下可笑之事多不胜数,莫非柳姑娘没有感觉到吗?”

    柳逸菲摇了摇头,道:“没有。”

    三少道:“难道柳姑娘从未曾笑过?”

    柳逸菲道:“没有。”

    三少道:“柳姑娘不笑,何以能入魔门迷心宗?据我所知,迷心宗全是女弟子,训练出来就是用作勾引男人,窍取情报以及暗杀所用的。照柳姑娘这般冷冰冰的样子,怎能胜任?”

    柳逸菲道:“你是说我没有魅力?”

    三少摇头道:“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事实上,凭柳姑娘的体态容貌,任何男人在面对柳姑娘时想要不动心都难得很。”

    柳逸菲道:“这便是了。不笑,才能映衬出笑的珍贵。总会有男人为博我一笑,不惜倾国倾城。”

    三少心中讶然,这柳逸菲见识倒不浅薄,所言也确有道理。三少是地球上转生的人,自然知道,中国古时夏有褒姒,周厉王为博不笑美人一笑,烽火戏诸候,结果导致西周灭亡。褒姒之笑,从此得名“倾国一笑”!

    柳逸菲体态容貌均是上上之选,虽不笑,但亦引人垂涎。便是三少这等见惯声色之花中老手,也不免心神荡漾。凭她的条件,倒真有令男人不惜倾国倾城博她一笑的本钱!

    “敢问柳姑娘,魔门中的女子,是否都如姑娘一般,有此等野心?”

    “不只女子,本门男子同样都是野心勃勃之辈。”

    “姑娘是否魔门下任圣女候选人之一?”

    “是的。”

    三少点了点头,道:“不是说魔门圣女只能由天生九阴之体的女子担任吗?”

    柳逸菲道:“不是。九阴之体的女子,数百年也只出一个。九阴之体的圣女,是为九阴圣女。而本门历代都有一圣女,却不一定要是九阴之体的女子。但凡有姿质,有潜力的,均可作为圣女的候选人。”

    三少道:“做圣女有什么好处?”

    柳逸菲道:“统领迷心宗,主管迷心宗弟子收集来的所有情报。地位在护法、魔使之上。”

    三少笑道:“柳姑娘倒是坦白,这些事都悉数相告。”

    柳逸菲淡淡地道:“你迟早是门主的人,告诉你又何妨。”

    三少愕然:“这话谁告诉你的?”

    柳逸菲道:“若非门主对你有意,又何以让我跟菁菁来服伺你?本门之中,别的弟子只有服伺我们的份。”

    三少:“拷,有没有搞错?少爷我还没答应娶她呢!”

    柳逸菲:“这件事由不得你。再说了,你不是娶门主,而是嫁给门主。”

    三少:“求你了,帮我解穴,我要逃跑!”

    柳逸菲:“不可能。”

    ※             ※             ※             ※

    易菁菁看着坐在案后批阅公文的华蓉,小心翼翼地道:“至尊,找弟子来有何事?”

    华蓉头也不抬地道:“菁菁,你觉得秦仁他怎么样?”

    易菁菁吐了吐舌头,道:“回至尊,秦仁卑鄙无耻,淫贼下流,是恶棍中的极品,人渣中的菁华,他若是加入本门,必能有一番大作为。”

    华蓉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对他评价那么高,那你便去做他的侍妾吧!”

    易菁菁顿时愕然,“啊?侍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