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龙游浅水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已经十二万字了,可以一看了!)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华蓉抬起头,瞥了易菁菁一眼。

    易菁菁连连摆手:“没有意见,没有意见,只是……”

    “只是什么?”华蓉道:“难道你看不上秦仁?你对他评价不是很高吗?你不喜欢他?”

    易菁菁低着头,小声道:“只是秦仁是至尊你的男人,菁菁怎敢,怎敢与至尊共享同一个男人?”

    华蓉道:“无妨。秦仁野心勃勃,若放他回去,必为本门之祸。可若杀了他,又是白白浪费了一个人材。我们要将他掌握在手中,令他为我们所用。本尊每日要处理军国大事,没有多少时间陪他,因此唯有将这个任务交给你和逸菲。你们两个是本门候选圣女中最有潜力的二人,虽然未曾实践过所学的魅惑手段,但是你们二人联手,迷住秦仁,令他流连忘返,应当没有多大问题。”

    易菁菁道:“至尊的意思,是让弟子与柳师姐将秦仁迷住,令他沉迷于温柔乡中,舍不得离开,好替至尊效力?”

    华蓉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若是你们二人还不够,可自去迷心宗中选拔优秀弟子。本尊就不信,秦仁有那能耐从迷心宗众弟子的温柔乡中脱身!”

    ※             ※             ※             ※

    晚饭时间。

    “为什么不杀我?”三少坐在桌前,目光灼灼地看着华蓉,满桌的酒菜摆在面前,三少却没有动一下筷子。

    易菁菁和柳逸菲坐在三少左右,柳逸菲闷不作声地小口吃饭,易菁菁则不时给三少碗里夹菜,不多时,三少碗里的菜已经堆得跟小山一般。

    华蓉喝了口淡酒,看着三少淡淡地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你不是说,要杀了我,将我炼成药人,常伴你左右?”

    华蓉笑道:“但是让你活着陪伴在我左右,岂不是更好?”

    三少道:“你不怕我伤好后逃走?”

    华蓉道:“你伤后也没办法逃走。我已用独门手法制住了你,是独门手法哦!”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用的手法不是点穴,因为如果是点穴的话,我至少有一千种法子自行冲破穴道。你用的,应该是魔法禁制一类的手段吧?”

    华蓉笑道:“想不到三少你倒是很有见识,连魔法禁制都知道。”

    三少自得地一笑,道:“那是自然。少爷我博古通今,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但是,你想过没有,尽管你制住了我的功力,可是我仍有办法跑出去。”

    “你跑不了的。”华蓉颇有自信地道:“从今天起,逸菲和菁菁将贴身侍奉在你左右。虽然菁菁武功差劲,但是逸菲的武功却是很厉害的。再说,你功力被制,菁菁武功再差也能打得赢你。想从她二人的监视下逃跑,你还没有这个能耐。”

    三少呵呵一笑,道:“派两个小美女来监视我,你是不是想借此消磨少爷我的斗志?你就不怕我对她们做出什么来?”

    华蓉道:“哦?你现在还能对她们做出点什么事情?”

    三少得意洋洋地道:“虽然少爷我功力被制,身边又没什么春药迷药之类的东西,可是凭少爷我的**经验和挑逗手段,这两个小丫头不见得能抵挡得住!”

    华蓉点了点头,道:“无妨,三少想怎么做大可随意。反正蓉儿已经决定,将这两个丫头送与三少,作三少的侍妾。她们既是三少你的人,自然会对三少千依百顺。除了帮助三少逃走之外,三少的任何请求,她们都会答应。”

    “包括陪我睡觉?”

    华蓉笑道:“当然。逸菲和菁菁虽然还是处子之身,但是迷心宗的弟子自小就开始学习如何取悦男人,床上功夫绝对了得,保管能让三少你欲仙欲死。在她们身上,你绝对找不到初经人事的少女的青涩。”

    三少叹了口气,道:“蓉儿,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你叫我该如何报答你才好?”

    华蓉道:“你不跟我作对我便心满意足了。蓉儿哪敢求三少的回报?”

    三少道:“这样吧,你解除我的禁制,我帮你打仗杀人如何?我以我的名誉起誓,我绝对不逃跑!”

    华蓉失笑道:“三少莫非把蓉儿当成三岁小孩了?解开三少的禁制之后,三少恐怕会在第一时间逃之夭夭吧!凭三少的盖世轻功,蓉儿怎能追得上三少?至于三少的名誉,你认为蓉儿会傻到相信一个从来就没有名誉的人吗?”

    三少满脸痛苦地道:“蓉儿,你误会我了!其实,我这个人向来是一言九‘顶’的,我绝对不会食言而肥的!若你不相信我的名誉,我拿我老爹,拿我大哥、二哥的名誉起誓如何?”

    华蓉摇头笑道:“三少,你太爱开玩笑了。一个自己都没有名誉的人,有何资格用别人的名誉起誓?”

    三少很是颓然地摇了摇头,苦笑道:“看来少爷我做人还真是失败……蓉儿,你到底打算把我软禁到什么时候?”

    华蓉淡淡地道:“到你真心诚意肯帮我的时候。”

    “若我一直不肯帮你呢?”

    “那就一直软禁你,直到我平定天下。放心,我若登基为帝,自会封你为后的。”

    “天哪……”三少呻吟一声,道:“那少爷我岂不是要一辈子做你的男宠?岂不是要做一辈子手无缚鸡之力,吃软饭的小白脸?”

    “饭太硬了,嚼起来很不舒服。有时候,你得试着吃吃软饭,等你吃习惯了,你就会发现,软饭其实也很香的。”华蓉促狭地笑着,又喝了一杯酒,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三少很有骨气地道:“不,我就不吃!娘的,向来只有少爷我养女人,哪能让女人来养本少爷?我宁愿绝食而死!”

    华蓉呵呵一笑,道:“别闹了阿仁,你已经不是小孩子,应该知道审时度势。好了,还有大量公文等着我批阅,我先去办公了。逸菲、菁菁,吃完了饭,你们陪三少洗个澡,晚上的活动,就听三少安排吧。”

    说罢,华蓉大步走出了饭厅。

    三少气鼓鼓地看着华蓉的背影,满脸悲愤地道:“想到不我秦仁今日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

    易菁菁看着三少,笑嘻嘻地问:“三少爷,这饭你还吃吗?”

    “废话!”三少愤愤地拿起筷子,道:“我不吃饭给谁看?给你们看么?你们懂得心疼少爷我么?”一边愤愤不平地念叨着,三少一边大口吃饭,大口喝酒起来。

    易菁菁卟哧一笑,道:“三少刚才不是很有骨气,说死也不吃,宁愿绝食而死么?怎地现在又吃得这般香了?”

    三少看了易菁菁一眼,道:“绝食从来就不是目的,只是手段而已。既然绝食这种手段无法达到我的目的,我当然只能选择中止,另想方法了。”

    ※             ※             ※             ※

    这是一个很大的天然浴池。

    这原本是一眼温泉,不过后来被定州城的城守老爷占了,并入了定州府衙之中,修建了富丽堂皇的澡堂子将温泉与外界隔绝开来,从此成了定州的城守老爷家庭专用。

    当华蓉攻占定州城之后,这温泉浴池当然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华蓉私人所有。

    现在三少便准备在这浴池中洗澡。

    他站在浴池旁的屏风前面,双手展开,身子摆成一个十字,柳逸菲和易菁菁正在侍候他宽衣。

    “我试了一千九百八十二次,但是始终没有成功。”三少突然道。

    “哦?什么事情能令三少你连试一千九百八十二次仍不成功?”易菁菁笑问。

    三少黯然道:“我想逗笑逸菲,可是总是没办法成功。你能不能告诉我,她要怎样才肯笑?”

    易菁菁嘻嘻一笑,道:“三少阅女无数,是天字第一号淫贼,对付女孩儿颇有心得。连三少都不能把逸菲逗笑,人家又怎会知道?”

    “但是你是逸菲的师妹,与她同门学艺,又同为女孩儿,对她的心思应该多少了解一些。你应该知道逗笑她的方法。”

    易菁菁想了想,道:“我只看到柳师姐笑过一次,那次是……”

    “菁菁。”柳逸菲突然出声,打断了易菁菁的话。

    易菁菁见柳逸菲面罩寒霜的样子,吐了吐舌头,笑道:“不好意思啊三少,逸菲姐生气了。那是她的秘密,而且不愿告诉三少你呢!人家要是说了,逸菲姐会割了人家的舌头的。”

    三少道:“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菁菁,你只管说,我倒要看看,逸菲敢把你怎样!嘿,你们可别忘了,你们门主已经亲口允诺把你们送给我的,要对我百依百顺,我说什么,你们都要听从。要是敢不听少爷我的话,当心少爷我去你们门主面前告状哦!”

    易菁菁看了柳逸菲一眼,还是摇了摇头,道:“三少,这事菁菁不敢自作主张,三少想知道,还是自己去问逸菲姐吧!”

    三少点了点头,笑吟吟地看着柳逸菲,道:“逸菲,你还是自己说吧,你唯一笑的那次,是为什么而笑?”

    柳逸菲沉默了一阵,道:“你真想知道?”

    三少点了点头,道:“当然。”

    柳逸菲道:“我笑,是因为我亲手阉割了一个男人,一刀刀地,将他的命根子切黄瓜片一般慢慢地切了下来。一共切了一百零八刀,才完全阉割完。看着他活活痛死的样子,我很开心,于是笑了。”

    三少顿时露出一种相当古怪的神情,他回望易菁菁一眼,只见易菁菁肯定地点了点头,脸上神情同样有些古怪。

    “哈哈,逸菲,你还真是善解人衣啊!”三少后退一步,柳逸菲是负责帮他脱裤子的,现在裤子基本上已经脱光了,只剩下一条内裤,“剩下的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对,自己来。”

    牢牢地抓着自己的内裤,三少对易菁菁附耳说道:“菁菁,逸菲有阉割男人的嗜好吗?”

    易菁菁笑眯眯地小声说:“那倒不是。柳师姐阉割的那男人,是师姐的亲生父亲。柳师姐的父亲是个无赖,极其好色,在师姐九岁那年,他对师姐动了心思,想奸污师姐。幸得师姐的娘拼死拦住了他,师姐才得以脱身。不过师姐的娘,却被他活活打死了。后来师姐入了本门,艺成之后找她父亲报仇,那一百零八刀,还真是割得畅快淋漓呢!”

    三少顿时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倒不能说逸菲嗜血了。”

    柳逸菲冷冷地道:“不要以为你们小声说话我便听不到了。菁菁,你再敢多嘴,我便割下你的舌头来!”

    易菁菁吐了吐舌头,道:“不敢了师姐,人家还想留着舌头多品尝些美味呢!”

    三少也道:“正是如此,菁菁还没用舌头给少爷我的小兄弟按摩,你怎能将她的舌头割掉呢?”

    易菁菁顿时俏脸晕红,贴到三少身上,用那不大不小的胸脯摩擦着三少光溜溜的胸膛,吐气如兰地幽幽说道:“三少爷,人家就喜欢你这等坦白的淫贼,等下人家会好好服侍你的,你想人家怎样做都可以的……”

    三少乐得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嗯,两位美人儿,现在便来陪少爷我好好洗个澡吧!”说罢三少一手搂着一人,纵身跃进了浴池中,激起漫天水花。

    “哎呀三少爷,你怎能这样,人家衣服都没脱呢!”易菁菁媚态横生,纤手在三少身上游走。

    柳逸菲默不作声,开始解自己的衣裙。

    三少哈哈大笑,一边在水中扑腾,一边在两女身上大占便宜,逗得易菁菁咯咯直笑,柳逸菲却仍是冷若冰霜。

    不多时,浴池里的三个人便全都是赤条条的了。三少肆无忌惮地欣赏着两女那白璧无瑕的身体,一边用大手在两女身上不停地揉捏,在他熟练地挑逗动作下,易菁菁不多时便满面飞红,轻哼出声。

    柳逸菲身体也很敏感,但是她的自制力比易菁菁好得多,面颊仅微红而已。她用自己的身体在三少身上轻轻摩擦着,在三少挑逗她敏感地带的同时,也不住地挑逗着三少的敏感地带,柔美的身段极尽妖娆,偏偏脸上却是一脸神圣。

    “三少,让菁菁替你按摩哦……”易菁菁在三少耳边吹了口气,热乎乎的气体钻进三少耳朵眼里,令三少全身一个机灵。

    易菁菁伸出小舌,先在三少耳垂上轻舔几下,然后舌尖一路向下,从颈至胸,再至小腹。最后易菁菁将头潜进水中,在三少两边大腿内侧触碰一阵,又将三少那饱满的根囊吞吐几次,最后沿着那生机盎然,一柱擎天的物事缓缓游走而上,将跳动不已的小脑袋一口含了进去。

    触电般的酥麻感走遍全身,三少顿时发出一声狼嚎般的长啸:“啊呜……爽歪了……”

    ※             ※             ※             ※

    早餐时分,三少又与华蓉相聚在饭厅里。

    早餐是莲子羹加桂花糕,三少一边喝着香喷喷的粥,大口吃着香甜可口,入口即化的桂花糕,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华蓉。

    “昨晚休息得如何?”华蓉含笑看着三少,问道。

    “非常不错!”三少笑道:“逸菲和菁菁不愧为圣女候选人,果然都功夫了得,弄得少爷我欲仙欲死啊!”

    华蓉看了三少身旁的柳逸菲和易菁菁一眼,两女一个面无表情,一个满脸无所谓,还带着嘻皮笑脸的样子,看来魔门女子对这男女之事倒是看得甚为随意。

    “既然弄得你欲仙欲死,她二人何故仍是处子之身?”

    三少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少爷我现在追求的已经不是简单直接的交欢了,而是更高层次的享受。嗯,其实按摩也很舒服的,用舌头啊胸脯啊,按摩起来的滋味儿,嘿,那真是没得说的。蓉儿啊,你要不要试一试啊?少爷我昨晚可是跟她们学了不少招式哦!”

    华蓉道:“我精习本门媚功,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妙处。蓉儿也很想享受三少的手段,只可惜,蓉儿公务缠身,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

    “那可不行,要劳逸结合嘛!蓉儿你可别累坏了身体,少爷我可是会心疼的。”

    “多谢三少关心。”华蓉笑吟吟地道:“三少,你现在知道跟着蓉儿的诸般好处了吧?蓉儿绝不会像寻常女子那样,喜欢没来由地吃醋,三少你喜欢美女,蓉儿便可送你无数美女。蓉儿只需三少闲时有心想一想蓉儿便可以了,怎样,这般宽松的条件,三少是否愿助蓉儿夺取天下?”

    三少想了想,道:“还是不要了,要是江山尽在我手中,我还不是可以对天下美女予取予求?还可以不必麻烦你。”

    华蓉闻言面露惋惜之色,却听三少又加了一句:“不过,我倒是可以考虑,先加入魔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