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龙游浅水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那句话,请支持小马新书《霸道之我非英雄》)

    华蓉心中一喜,道:“你打算加入魔门?”

    三少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现在很想加入魔门。”

    华蓉笑道:“可以啊,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加入本门。”

    三少道:“但我事先声明啊,我加入魔门纯粹就是想吃白饭不干活的。嗯,因为迷心宗美女如云,我觉得很有搞头,所以……”

    华蓉略有些失望地道:“所以你想在迷心宗里面,跟本门的女弟子厮混吧?”

    三少点头道:“采尽天下名花,是我毕生的愿望。嗯,你原来是魔门的圣女,迷心宗的宗主,但你现在已成魔门至尊了,再兼职迷心宗宗主会很忙的。不如这样,我加入魔门,也不当什么副门主啊,大护法啊什么的,你让我做迷心宗的宗主就可以了。”

    “可是迷心宗的宗主向来是由本门圣女担任的。”华蓉很有些郁闷地道。

    “这一代的圣女不是还没养成吗?”三少语重心长地说道:“蓉儿啊,你要学会放权,不能把所有的权力都抓在自己手里,由你自己一个人来处理所有的事情。你必须学着培养你手下人的能力,让他们在独立工作中锻炼出独挡一面的能力。要是你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手里,你手下人不就都会渐渐变成草包吗?失去了独立工作的能力,只会听命行事,万一有一天你的命令传达不到呢?那他们岂不是会变成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华蓉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

    “没有可是。”三少严肃地道:“我说的不是有道理,而是真理。治天下不比治一门一派。即使势力强盛如你魔门,也仅区区十几万人,管治起来自可以将所有的权力集中于你一人之手,手下人只管听命行事便可。但是治理天下,却还是需要一点艺术的。你想想,天下这么大,天下的事情你处理得完吗?你现在手头上地盘不多,兵力也不多,处理起事情来自然不是很麻烦。可是将来,当你的地盘渐渐变大,控制的军队、百姓越来越多之后,那么多繁杂的公务,你一个人处理得来吗?恐怕就算你把身体累垮,也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得当吧?”

    “但若依你所说,放权于手下人,让他们自己去办事,若是他们起了异心怎办?”

    “恩威并济,软硬兼施,敢生异心者,立杀不饶,以儆效尤。”三少循循善诱:“平衡权力,促使手下人形成派别,挑拨他们之间互相竞争,你则在中间起平衡作用。哪方势弱便支持哪方打击另一方,待另一方势弱之时便反过来支持。令你的手下始终把你当成最强有力的后盾,不敢也无法将你架空。掌握一支绝对效忠于你的精锐武装,用以处理突发事件。”

    华蓉听得连连点头,道:“你的方法好像的确很不错。帝王之家,也都是这般驭下的吗?”

    三少道:“当然。”三少前世学哲学,又看多了宫廷戏,这点小伎俩虽未亲自施展过,但是说起理论来,却是头头是道。而华蓉虽然天才横溢,但是她的驭下之法多为魅术迷心,铁腕镇压,牢抓所有的大权于手中,无论大事小事,事必躬亲。

    事必躬亲的当权者,历来都是衰老极快,死得极早,而且手下多为饭桶废物。真正治国有术的帝王,那都是善于平衡群臣之间的权力,令群臣相互竞争,各有能为,普通事件有臣子便可处理。

    那样的帝王,一般都活得极长,而且时间多多,可以培养例如出巡啊,泡妞啊,打架啊,赌博啊等等兴趣爱好。

    华蓉警惕地看着三少,道:“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放权罢了。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有阴谋?先同意加入本门,然后让我委重任于你,你再谋夺大权,分化本门?”

    三少一脸悲愤地道:“蓉儿,我一片好心,你怎能这般怀疑我?你不相信别人,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要知道,在这个世上,也只有我,是对你一片真心的了!”

    华蓉呵呵一笑,道:“三少啊,在这世上,唯有你,是蓉儿最不敢信任的!”

    三少顿时无言以对。

    ※             ※             ※             ※

    “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很纯洁……”

    天京城,秦府大院,乔伟站在院子里,一边缓缓地打着拳,一边哼着歌。

    黎叔从乔伟身旁走过,听了一阵,道:“老乔,这歌是教你的?歌词写得怪恶心的。”

    乔伟道:“自然是三少教我的。我倒觉得歌词写得挺好的,你听——我不想说,我很亲切~~我不想说,我很纯洁……”

    黎叔不屑地“切”了一声,道:“三少他就算说自己很纯洁也没人信啊!娘的,我看歌词应该改成‘我不敢说,我很纯洁’才对!”

    乔伟细想了一阵,点头道:“没错,这样唱起来就贴切多了。老黎啊,想不到你还有几分艺术天赋啊!”

    黎叔得意地点了点头,道:“怎么说我老黎当年入魔门之前,也是上过几天艺校的……好了老乔,别闲扯了。你说三少离开天京城这么久,这些天都没有半点音讯,会不会有事啊?”

    乔伟道:“三少能有什么事?他武功盖世,又聪明伶俐,谁能害得了他?”

    黎叔道:“那可不一定。七天前,龙吟不是自行破印而出,往南飞去了吗?后来没过多久,龙吟又飞了回来,这几天一直都没动静……”

    “应该没事吧?”乔伟迟疑地道:“三少唤出龙吟,应该是遇上了很强的敌人。可是龙吟已去了一趟,三少穿上龙吟,当世还有谁能对付得了他啊?龙吟杀完了人,自然又要飞回来了,这些日子三少没遇上值得他穿龙吟的敌人,所以就没叫龙吟去啊!”

    黎叔道:“三少此行是去勾引九阴圣女,刺杀西门无敌的。那日唤去龙吟,说不定是杀西门无敌。可是若真是已经杀完了人,那三少应该回来了啊,怎地直到现在还没回信?”

    乔伟想了想,道:“三少会不会正和九阴圣女过小日子?你也知道他的德性,勾搭上美女之后,肯定流连忘返。再加上魔门迷心宗美女如云,勾搭上一个九阴圣女,说不定九阴圣女会把整个迷心宗作为嫁妆陪嫁,三少忙不过来,所以……”

    “惊天大内幕啊!”一声怪吼打断了乔伟的话,二老循声望去,只见铁戬挥舞着一张白纸,连蹦带跳地冲进了院子,大声吼叫:“惊天大内幕啊!”

    二老拉住得了羊癫疯一般的铁戬,道:“什么事啊表少爷?”

    铁戬展开那张纸,道:“你们自己看!”

    乔伟与黎叔定睛一看,只见纸上写着两行硕大的标题:“热烈祝贺逍遥山庄三少爷秦仁加入圣门,热烈祝贺秦三少任圣门副门主、大长老、迷心宗宗主。”

    乔伟与黎叔对视一眼,乔伟道:“魔门现在改称呼叫‘圣门’了?娘的,他们也学会给婊子立牌坊了?”

    正文则写着:“秦仁者,逍遥山庄三少爷是也。其父秦逍遥,号‘遮天手’,曾统领江南白道武林,誉为江南第一高手,德高望重。然年老失德,误入歧途,任伪朝大秦之丞相。其母铁灵儿,乃铁血啸天堡堡主,现伪朝大秦之大将军,‘化铁手’铁空山胞妹。长兄秦风,号‘天剑宗师’,开创一代天剑之先河,现任伪朝大秦之刑部尚书。二兄秦雷,号‘霸刀无敌’,现任伪朝大秦之兵部尚书。仁君家学渊远,自幼得天独厚,武功超凡入圣,为人德才兼备,更心怀天下,心忧百姓,坚决与其亲属划清界限,弃暗投明,入我圣门。蒙我圣门门主华蓉圣恩,任命仁君为圣门副门主、大长老、迷心宗宗主,兼任铁军一营统帅,领一万铁军铁骑。仁君誓助圣门圣主华蓉平天下,理乱世,清**,还百姓太平盛世!授封仪式定于八月十五日于定州城中举行,诚待各方宾朋。”

    乔伟与黎叔再次对视一眼,黎叔喃喃道:“三少他……美男计不成,反陷美人计中了!”

    乔伟突然一个激灵,道:“不对!事情可能不是这般简单!你看,魔门门主不是西门无敌,而是华蓉了!”

    黎叔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三少刺杀西门无敌成功,反倒使九阴圣女华蓉夺得大权,成为魔门门主?”

    乔伟点头道:“很有可能!但是,三少怎会加入魔门的?这其中定有隐情!”

    铁戬在旁插嘴道:“这还不简单?阿仁那小子贪花好色,干掉了西门无敌,却对九阴圣女不可自拔,如今干脆投靠魔门,做了什么副门主、大长老、迷心宗宗主、铁骑营一营统领。”

    乔伟摇了摇头,道:“三少虽然没什么骨气,但是要他屈居女人之下,他是万万不肯的。我相信,三少肯定是遇上了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表少爷,这告示,你从哪里找来的?”

    铁戬道:“天京城里到处都贴满了啊!昨天晚上还没有的,今天一大早,城里这样的告示贴得到处都是。”

    黎叔沉声道:“定是魔门潜伏在天京城里人干的!娘的,他们这样做,是想扰乱我们的军心、民心!”

    乔伟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这样吧,老黎,我们现在便去定州城里查探实情。看看是不是真如这告示上所说,八月十五举行什么狗屁授封仪式。”

    黎叔想了想,道:“我猜三少可能在刺杀西门无敌成功之后,身受重伤,被华蓉抓了起来。三少现在说不定正给关押在地牢之中,受重刑之苦!”

    乔伟道:“应该是这样的!老黎,事不宜迟,我们这便行动吧!”

    黎叔道:“慢着老乔,就我们两人前去,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是不是要禀告老爷,让他加派一些人手?”

    乔伟摇头道:“天京城中百废待兴,铁血啸天堡、逍遥山庄人人都有事要做,现在连小叶她们这些女孩儿都给安排了差使,便是有病在身的清姑娘,都要协助兵部绘制新式武器的图纸,哪里有人有空闲了?”

    铁戬忽然一指自己的鼻子,道:“我不是闲得很么?”

    乔伟瞟了铁戬一眼,道:“你体形太大,相貌又特别,轻功又差劲,太过引人注目,一进定州城便会给人盯上,带你去只会暴露行踪。”

    铁戬无比憋气地道:“可是我武功高强,化铁手神功已练至第三十一层!”

    黎叔拍了拍铁戬的肩膀,道:“你这样的将才,是攻城拔寨用的。搞秘密潜入,是大材小用了。”

    铁戬傲然点头,道:“正是如此。伟哥,黎叔的语言艺术,可是要比你强太多了。”

    乔伟不屑地切了一声,道:“好了老黎,别耽搁时间了,我们收拾一下,马上出城!”

    ※             ※             ※             ※

    忧心忡忡的乔伟和黎叔不知道,他们以为正在地牢内受尽酷刑的三少,此刻正躺在美女怀中,一边享受着美女的全身按摩,一边吃着美女用樱桃小嘴儿喂来的时鲜水果,还一边欣赏着迷心宗女弟子的艳舞。

    “舒服吗三少?”易菁菁嘴里含着冰块,用舌头在三少某个充血的部位按摩一阵,抬起头来,含情脉脉看着三少,柔声问道。

    三少点了点头,道:“该换热水了。”

    ※             ※             ※             ※

    “娘的,热死人了,真想喝口凉水。”顶着日头赶路的乔伟看了看顶上那轮火辣辣的太阳,无奈地说道。

    皮袋里的水已经空了,方圆百里之内,又没有半条河流,连补充水都没办法。乔伟和黎叔一边诅咒着这该死的天气,一边催动胯下那无精打采的马,希望能尽快在路边找到一个卖凉茶的茶棚。

    “我说老乔,你的‘岁月不饶人’能不能把我们头顶上这块天暂时变成冬天?”黎叔突发奇想。

    乔伟翻起了白眼,有气无力地道:“老黎,你是不是傻了?我们练的是神仙留下的武功没错,可是我们毕竟还不是神仙啊!娘的,岁月不饶人把时间凝固已经是极限了,你要我把这天变成冬天,你怎么不要我给你变出冰块来啊?”

    黎叔晃着脑袋说:“唉,我要是练了‘玄冰指’就好了,虽然不能变出冰块来,可是往自己身上戳几下,也是可以稍稍降点温的……”

    ※             ※             ※             ※

    “唔,‘玄冰指’按摩的效果挺不错的。”享受了柳逸菲用‘玄冰指’做的脚底按摩的三少无比惬意地叹了口气,道:“逸菲啊,给少爷我来个全身按摩吧……嗯,不错不错,菁菁,换冰块吧,少爷我就快登上极乐境界了……”

    ※             ※             ※             ※

    天色已黑。

    斜吊在柳逸菲和易菁菁身上的三少连腿都懒得挪动了,让二女架着他去了饭厅。

    华蓉早已在饭厅候着了,一见三少进来,便笑问:“三少,做了一天迷心宗的宗主,感觉如何?”

    三少大点其头:“非常好!啊,日玩美女三千人,不辞常做魔门人……蓉儿啊,你对少爷我真是太好了,只是少爷我一身功力受制,至多只能连御七女,多了就会精尽人亡,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解除少爷我的禁制,让我好好纵横欲海啊?”

    华蓉微微一笑,道:“三少何必着急?时机一到,蓉儿自会解除三少身上的禁制。三少你看看,这是向天下人公布你入本门的告示。”

    三少接过那告示,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沉默半晌之后,道:“这告示你贴出去没有?”

    华蓉点了点头,道:“凡重要的城市,凡有本门弟子存在的城市,都已经在一夜之间贴满了和这内容一样的告示。”

    三少道:“有必要搞得天下皆知吗?有必要闹出这么大动静吗?有必要吗?”

    华蓉笑道:“秦家三少加入本门,自然是要办得庄严隆重一点的。三少,这是蓉儿对你的重视啊!三少,你觉得这告示的内容写得怎样?”

    三少点了点头,道:“很不错,和实际情况相差无几。只是你干嘛要扯上我的家人?还把大秦的朝廷说成是什么伪朝?大秦可一直都是中原的正统啊!”

    华蓉摇了摇头,道:“现在没人承认大秦是正统了。就连老百姓,也没几个心向大秦了。嬴圣君的暴政已令百姓彻底寒心,我们打压大秦朝廷,便可笼络民心。阿仁啊,我这也是为你好啊,你可别不识好人心。”

    三少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哪有不识好人心了?蓉儿,你看我这迷心宗主不是做得挺开心,挺糜烂吗?只是那什么仪式,能不能不开?”

    华蓉道:“当然不行!仪式那天,必会有你秦家和其它势力的人来一探究竟,而且来的必全是高手,我到时候正好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