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暗战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吼一声,新书要支持!)

    “这定州守卫森严,咱们要不要先易容再进城?”乔伟远远地看着定州城门前守门的北疆军,皱着眉头问。

    “干嘛要易容?”黎叔满不在乎地说:“并不是每个北疆军都认识我们两个的。”

    乔伟有些犹豫地道:“但是,北疆军中有魔门弟子,要是给他们认出来就麻烦了。”

    黎叔想了想,点头道:“有道理,那咱们就稍稍改变一下容貌!”说着,从地上抓起两把灰,一把抹到了乔伟脸上,一把抹到了自己脸上,“行了,走吧!”

    “这……就算易过容了?”乔伟有些纳闷。

    “你还想怎样?”黎叔啐道:“难道还要临时杀两个人,剥下他们的面皮来做人皮面具吗?娘的,老子又没学过易容,有这样的水平已经算是很不错,很无师自通了!娘的,你就喜欢发牢骚,有本事,你来给老子易容看看?”

    乔伟闷不作声,埋头走路。乔大魔头当然也是没学过易容的……

    两大魔头行至定州城门前,在长长的人龙后面排起了队。

    看着前面的老百姓排队进城,乔伟扯着排在他前面的一个农夫问道:“兄弟,进城为什么要排队啊?”

    那农夫很是奇怪地看了乔伟一眼,道:“你难道不知道,如今这定州城已经给圣门军占了吗?现在形势这么乱,圣门军当然要谨慎一点,防备奸细混进去了。”

    乔伟又问:“可是,圣门军怎么知道谁是奸细啊?”

    那农夫想了想,道:“凡獐头鼠目者,目光闪烁者,神情油滑者,身携兵器者,都是奸细。”

    乔伟转过头去对视一眼,仔细打量了对方一番,都满意地点了点头。

    乔伟暗道:“我老乔生得一脸正气,相貌堂堂,又手无寸铁,看来是不会给当作奸细了。”

    黎叔暗想:“我老黎生得眉清目秀,仙风道骨,一看就是忠厚长者,当然也不会给当作奸细了。”

    排了一阵子队,前面的人都进城去了,终于轮到了乔伟和黎叔。

    乔伟和黎叔点头哈腰地走到城门官儿面前,两张抹着泥灰的脸往那城门官儿凑去,两人这么做的潜台词就是:“您哪,看清楚了,我们两个可都是长相不俗啊,保管不是奸细……”

    那城门官儿后退一步,皱着眉头说:“干什么哪?把脸凑这么近干嘛?长这么丑想把本官恶心死吗?退后退后!”

    乔伟和黎叔顿时一脸悲愤,娘的,老子们哪里丑了?但又不敢反驳。如今这定州城里屯着几十万大军,若是现在就闹将起来,两大魔头可能就要埋骨于此了。

    “你们两个从哪里来的,进城有什么事情?”那城门官儿摆足了架势,打着官腔问道。

    “回军爷,我们爷儿俩是从青蒲县来的,进定州城是来做买卖的。”黎叔点头哈腰地道。

    乔伟一愣,心说我们两个什么时候成爷儿俩了?娘的,看来容貌不老也有坏处啊,至少在这种时候,老黎这混蛋就可以冒充我老子了!

    “做买卖?”那城门官儿上下打量了乔伟和黎叔一番,疑惑地问道:“就你俩这穷酸样,也能做买卖?坦白交待,你们两个是不是哪个势力派来的奸细?”

    乔伟立即谄笑着自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塞进了那城门官儿手中,道:“军爷,世道这么乱,谁敢把自己打扮得富丽堂皇,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呢?我们爷儿俩是做玉器生意的,来定州城是想进一批货……”

    那城门官儿转过身去,打开手心的银票一看,脸色立马由阴转晴,非常热情地笑了起来:“哈哈,看来二位真是良民,请恕本官失礼。嗯,定州城现在的治安好得很,二位大可放心谈生意。对了,如果二位进了货找不到得力保镖押运的话,本官倒是认识许多高手,可助二位一臂之力……价钱嘛,嘿嘿,咱们好商量……”

    “哟,那可多谢军爷了!”乔伟和黎叔连声道谢。乔伟脸上笑着,心里却在大骂:“妈的,一百两银票啊!就这么赏给你这狗眼看人低的狗官了!也罢,就当是爷爷赏给孙子的零花钱吧!”

    “好了,你们进去吧,记得要找保镖就来跟我谈哦!”

    待乔伟和黎叔进城之后,那城门官儿脸上热情的笑容突然一敛,往城头上望了一眼,嘴唇连动,已用唇语向城头上站岗的北疆军士卒中的一人说出了一句话:“马上回报至尊,‘岁月不饶人’和‘幻魔真君’进城了!”

    ※             ※             ※             ※

    尽管已处于军管之下,定州城里依然是热闹繁华,不比京城稍逊。大街上人来人往,路边店铺、摊贩大多生意火爆,以前常见的那些小混混现在则一个都看不到了,军管之下,定州城内的治安果然好了许多。

    乔伟和黎叔走在大街上,黎叔犹自得意洋洋地夸耀着自己的易容技术:“你看看,我就说了,我的易容水平不错吧?娘的,那么多北疆军,愣是没一个认出我们来!”

    乔伟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道:“是啊,你的易容水平很高,可是要不是老子递了一百两的银票上去,咱们两个可就被当成奸细抓起来了……老黎,说起来,定州城可是你的老巢啊!”

    黎叔嘴角微微上翘,得意地一笑,道:“当然,我的千门盗门总部就设在定州城,虽然这些年一直在逍遥山庄,最近又在京城忙活,可是定州城里的事情我可是一天都没放下。我那栋宅子,也一直有人打理,咱们来了这里,倒是不愁吃住的。”

    乔伟道:“你的徒子徒孙们,应该很能弄到些情报吧?定州城当下的形势,他们应该了如指掌才对。”

    黎叔道:“正是如此。我们现在就去我家,召集负责情报的门人,搞清楚城里的形势。”

    黎叔的宅子位于定州城西,二人一路朝城西行去,黎叔边走边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留下独门暗记,准备召集门中弟子。

    穿过了两条繁华的长街,快要走到自己宅子所在的街上时,黎叔忽然心中一动,不经意地向着临街的一座酒楼二楼望去,只见那酒楼一扇开着的窗口边正坐着一名清瘦的中年男子,手拈酒杯,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在黎叔目光投向那清瘦男子时,那男子便将目光投向一旁,似乎刚才看着黎叔的那一眼只是无意。

    黎叔飞快地低下头,对着乔伟小声道:“连云周家家主周凌飞。”

    乔伟点了点头,向着那扇窗口望去,从他的角度看去,除了那清瘦中年外,还看到了坐在那清瘦中年对面的一名相貌英俊得近乎邪异,看上去像是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两鬓却已尽成雪白的男子。

    “还有北海赵家家主赵子扬。”乔伟低声说道。

    连云山周家、北海赵家三年前曾与魔门勾结,准备在武林大会上扳倒逍遥山庄与铁血啸天堡,周凌飞、赵子扬都曾带人出席大会。

    后来秦逍遥与铁空山突然出现,周凌飞、赵子扬便与其它势力的老大撇下西门无敌,找借口溜掉了。

    最近几年,那些曾参加武林大会,与魔门勾结的势力几乎全都销声匿迹,罕在江湖行走,没想到今日却在定州城中一下子见到两大势力的老大。

    “现在是群雄逐鹿的时代,江湖争霸早已成为历史,他们已经跟不上潮流了,怎地还在定州城中出现?”黎叔一边与乔伟快步离开这条街,一边小声说道。

    乔伟想了想,道:“他们在三年前便与魔门勾结,后来便全都销声匿迹,很有可能是都已加入了魔门,潜伏在暗中行事!”

    “看他们在定州城中明目张胆地上酒楼下馆子,应该是与魔门有关。否则的话,九阴圣女绝不会坐视其它势力的人在她地盘里自由行动。”黎叔沉声道:“他们刚才可能已经发现了我们,只是不知为何没有揭破。”

    乔伟道:“他们两个不是我们的对手,自然不敢找我们的麻烦。不对,后面好像有人跟踪我们!娘的,这下子行踪暴露,可能会有大麻烦了!”

    “跟踪?这世上除了西门无敌,还有谁够格跟踪我们?再说了,”黎叔自得地一笑,道:“他们没那么容易找到我家的!”说着,两人对视一眼,突然闪入大街旁的小巷中,施展轻功疾奔起来。

    “甩掉跟踪的人了!”在大街小巷中翻墙越户地奔行一阵,绕了大半个城西之后,乔伟很确定地道。

    黎叔点了点头,与乔伟进了他宅子所在的那条街道,随便拣了一家住户跃入,自好几户人家的家中穿行而过,没有惊动一个人,最后安全进入了自己家中。

    ※             ※             ※             ※

    定州府衙内,一名女弟子走进华蓉办公的书房,禀道:“禀至尊,二护法与三护法求见!”

    华蓉点了点头,道:“请他们进来。”

    那女弟子应声下去了,过不多时,周凌飞及赵子扬并肩走进了书房。

    周家与赵家早已在武林大会后便给魔门吞并,因二人在武林大会上表现欠佳,西门无敌一直未重用二人。直至西门无敌死后,华蓉掌权,原魔门护法和魔使又死了个一干二净,华蓉这才启用二人。

    “参见至尊!”两人毕恭毕敬地跪了下去,行了一礼,华蓉也不抬头看二人,边看着手中的公文,边淡淡地道:“两位不必多礼,起来吧!”

    待周凌飞与赵子扬恭恭敬敬地起身之后,华蓉问道:“两位护法见本尊有何要事?”

    周凌飞恭声道:“回至尊,‘岁月不饶人’乔齐天及‘幻魔真君’黎古定已进城。属下等派人跟踪他们,但是被那两个老家伙走脱,目前已不知所踪。”

    “两大魔头进城的事,本尊早已知晓。”华蓉淡淡地说着,语气突然一变,颇有些严厉地道:“本尊尚且未派人去对付他二人,二位护法又何必自作主张?莫非二位没把本尊放在眼里,觉得任何事情,都可以自把自为吗?现在你们不但没能抓住两大魔头的行踪,反而打草惊蛇,令他们有了防备,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周凌飞慌忙道:“至尊明见,我二人一心为本门办事,谁知道……”

    “好了,”华蓉淡淡地道:“不必多做解释,这件事本尊心里有数。两位护法忠于本门,本尊自然是知道的。对两位护法的忠义,本尊会记在心头,适时嘉赏。只是有时候,行事过于急燥,反会对本门大业不利。两大魔头本尊自然有办事对付,此事就不劳二位护法费心了。二位还是继续去监视潜入城中的其它势力的探子吧,若是觉得有把握,就让他们就此消失。就这样吧,若没有其它的事,两位就先下去吧!”

    周凌飞与赵子扬连声应喏,两人弓着腰,两手持作揖状,一步步后退至门边,这才转身离去。

    待二人离开之后,华蓉身后的墙壁上忽然打开一扇门户,三少左手摇着折扇,右手抓着一个啃了一半的水晶梨,摇摇晃晃地走到华蓉身旁,含糊不清地道:“本门四大护法,我是大护法,周凌飞是二护法,赵子扬是三护法,四护法是谁?”

    华蓉笑道:“当然也是你的老熟人了。前分雨楼楼主,武林衙门总理事独孤鸿渐。”

    三少点了点头,道:“那么,新的魔使又是哪几个?”

    华蓉摇头笑道:“这可不能告诉你。”

    三少有些不悦地道:“我现在是副门主、大护法、迷心宗宗主,凭什么不能知道魔使的身份?”

    华蓉笑道:“阿仁,你现在这些名堂也不过是挂个虚名,你未必会真心帮我办事。在你面前,我总得保留一些秘密吧?”

    三少摇头道:“蓉儿啊,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不该有任何秘密,应该坦诚相见的。可是你,唉……还是对我处处设防啊!对了蓉儿,你打算怎么对付乔齐天与黎古定?”

    华蓉看着三少,笑吟吟地道:“你莫非想知道了我的计划,然后跑去通风报信?”

    三少道:“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啊!你看看,我现在给你看得死死的,平时出门逛街身边都跟着上百号人,哪有机会通风报信来着?”

    华蓉摇头道:“阿仁你鬼点子太多,要是什么都告诉了你,我不敢保证你没办法通知到乔齐天和黎古定。”

    三少颇有些气馁地道:“蓉儿,你太狡猾了……”

    华蓉眨了眨眼睛,很有些调皮地道:“论狡猾,蓉儿哪比得上阿仁?跟你打交道呀,若不能狡猾一点,就会给你耍得团团转哦!好了,不要闲扯了,阿仁,你说说看,周凌飞和赵子扬这两个人,可靠不可靠?”

    三少不假思索地道:“绝对不可靠。三年前他们可在武林大会上撇下西门无敌开溜,现在他们同样可随时出卖你。更何况,我看他们刚才跟你说话时,两人都不敢抬头看你的眼睛。尤其是是周凌飞,虽然语气无比恭敬,可是像他那种做惯了世家家主,一直以来都是颐指气使的人,又怎可能突然之间变得如此卑微臣服?当年他们对西门无敌,恐怕都没这般恭敬吧!反观赵子扬,他一言未发,行礼、磕头时动作生硬,显然心有不甘。这两个家伙虽然蒙你之恩得到重用,但是我看他们,绝对不会对现在的地位心满意足。”

    华蓉沉吟道:“我早就觉得这两个人不能委以重任。但是,我的药人还没完全研制成功,手底下缺少高手,因此不得不用他们。唉,阿仁哪,要是你肯帮我,我又何必用这种随时可能会反咬我一口的人呢?”

    三少呵呵一笑,道:“你放心,若你想清除本门内部的不安定分子,我一定会帮你的。”

    华蓉苦笑道:“你当然会帮我了,本门中人自相残杀的话,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你不鼎力相助才怪。要是本门四分五裂,门中得力高手全给杀光,你绝对会拍手称快。”

    三少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蓉儿!好了蓉儿,不打扰你办公了,哥哥我逛街去也!”

    ※             ※             ※             ※

    “欺人太甚!”出了定州府衙,眼见四周无人,赵子扬突然愤愤不平地迸出这句话,“竟把我们当狗一般呼来喝去,那黄毛丫头,实在欺人太甚了!”

    “行了老赵,”周凌飞淡淡地道:“华蓉虎啸在手,麾下有四十万雄兵,偌大魔门,偌大军队都被她一手掌控,连西门无敌都死在她手中,我们万不可小看了她。记住,一定要忍辱负重,不可被她抓到把柄。”

    赵子扬不甘地道:“可是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周凌飞嘴角一翘,淡淡地道:“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