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暗战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一顶十六人抬的软轿,无顶无壁。

    一张宽阔得足够容下两个体重在两百斤以上的壮汉的宽大靠背座椅,座上垫着最柔软舒适的真丝坐垫。

    座前摆着一张玉石小几,几上摆着几碟精美的糕点和来自大秦最南边和最北边的时鲜水果,还有一壶镇在冰块中的百年陈酿。

    身着黑色锦袍,腰系雪白丝带,丝带中央嵌着一颗龙眼大的血红宝石的三少,大刀金刀地半躺在座椅上,两腿搁在一名穿着无比清凉的魔门迷心宗女弟子身上,左手搂着柳逸菲,右手搂着易菁菁,眯着眼睛享受着一名按摩手法相当出色的迷心宗女弟子的脚底按摩。

    易菁菁不时地给三少喂着水果糕点,葡萄是去皮去核了的,荔枝也是剥得干干净净,水晶梨削成大小适宜的小块,务必能让三少一口咬下,又无须费力去嚼。

    柳逸菲适时给三少喂着冰镇过的美酒,三少想喝时只需一个眼神,柳逸菲便会将酒爵送到他嘴边,喂他缓缓饮下。

    三少现在过上了极度糜烂的生活,现在的三少给人的感觉,就跟那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一般。

    但是当大轿在街上横行的时候,没有人敢置疑三少的地位。甚至没有人敢用鄙夷的眼神看一眼三少。

    因为抬轿的,是圣门迷天宗的一代弟子,有着一流身手的快剑手。

    而在轿子前后左右开路护卫的一百余骑,是北疆军铁骑营的精锐骑兵,全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可以一敌百的勇士。

    现在三少在逛街,他每次出门,阵仗都不比这小,定州城里的百姓基本上都已经习惯了。在护送三少的队伍还没过来以前,所有的百姓都自觉地让开了道路,那些挡住了路的摊贩,也都忙不迭地收拾好了自己的铺子。

    所以三少的队伍尽管庞大,但在定州城里行走起来,却仍是畅通无阻。

    某座酒楼上,正在喝着酒的独孤鸿渐看着耀武扬威的三少一行,无比鄙夷地呸了一声,对着他对面的一名身披黑袍,右手袖口处绣着一轮银月,头发梳得很有女人味,却偏偏生着一脸大胡子的中年汉子道:“我真不明白至尊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让这小子做本门大护法。就凭他这奢侈糜烂的样子,早晚会死在女人肚皮上,又能有什么大作为?”

    他对面的中年汉子缓缓地道:“独孤护法莫小看了秦仁。他的遮天手是武林一绝,又是龙吟的新主人,若论武力,当世之间,恐怕只有至尊能与他一战。再说了,秦仁最擅讨女人欢心,至尊可能是被他迷惑了。”

    独孤鸿渐不屑地道:“就凭秦仁,也配迷惑至尊?至尊女中豪杰,向来只有至尊迷住男人,哪有什么男人有本事迷住至尊了?”

    那中年汉子微微一笑,道:“独孤护法心中不忿,恐怕不是因为秦仁做了副门主、大护法,而是因为他做了迷心宗宗主吧?”

    独孤鸿渐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那中年男子笑道:“独孤护法好色,这已是众所皆知之事。若是迷心宗宗主由独孤护法来做,恐怕独孤护法比起秦仁,只会更加奢侈糜烂吧?”

    独孤鸿渐嘴唇嚅嗫两下,喃喃道:“我说你就不能积点口德?知道了就知道了,不要说出来嘛!妈的,不管他了,我们还是继续喝酒,继续监视混进城来的可疑人等……”

    大轿上,三少脸上泛着淡淡的笑容,尽情享受着这白给的服务。虽然他的神情极度迷醉,可是包括与三少近在咫尺的柳逸菲与易菁菁在内,谁也没有发现,三少那微微眯起的眼中,眼神却是一片清明。

    “好吃吗?”易菁菁给三少喂了一颗提子,笑眯眯地问。

    三少点了点头,在易菁菁的胸脯上捏了一把,笑道:“若是加上你的津液,味道只怕会更美。”

    易菁菁羞声道:“可是现在是在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声音虽羞,可在她脸上,却看不到半点害羞的神情。

    三少笑嘻嘻地道:“大街上又怎么了?我三少爷想寻欢作乐,谁又敢发表任何看法了?”

    易菁菁不依地挥起粉拳,在三少胸膛上轻敲几下,逗得三少哈哈大笑。

    队伍渐渐行至另一条店铺林立的大街上。

    这条街上小贩特别多,当三少的队伍行过来的时候,那些堵住了半条街道的摊贩纷纷飞快的收拾摊子争相走避,但是摊子实在太多,人烟又密集,一时间不但没能将道路让出来,反倒把路给堵得水泄不通。

    三少看着前面乱哄哄的一幕,皱了皱眉,道:“换条路走吧!”

    抬轿的魔门迷天宗弟子刚刚准备将轿子调转过来,便听后面轰隆一声巨响,然后响起阵阵叫骂之声。

    三少回头一看,只见一辆载人的马车和一辆拖粮食的牛车撞在一起,车辕都断了,无法移动。两个车主互相揪着领子对骂着,旁边围上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将后面的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嗬,出车祸了?”三少喃喃自语。卫护在轿子周围的北疆军骑兵们早已前后各上去几个人,准备疏通道路。

    “不要紧的三少,最多耽搁一下罢了,马上就能走了。”易菁菁腻在三少身上说道。

    三少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慢慢地道:“事情恐怕不简单啊……长街袭杀,这种故事我看得太多了……”

    三少话音未落,便听一阵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无数暗器铺天盖地一般从街道两边的店铺中射出,向着三少等人射来。

    猝不及防之下,周围的北疆军骑兵纷纷坠马。那些暗器大到磨盘、驴子、马车、狼牙棒、镏金镗、月牙铲,小到绣花针、铁莲子、飞蝗石、葡萄核儿……纷纷扬扬,似无穷尽。

    更歹毒的是,所有的暗器上都喂了剧毒,有些北疆军骑兵身着盔甲,小型暗器无法击穿他们的盔甲,但是裸露在外的手、颈、脸等部位只给暗器擦破了一点油皮,便在瞬间断气,皮肤变成乌青之色。

    前后几个去疏通道路的北疆军骑兵忽听身后异声大响,回头一看,见形势突变,刚准备拨马回援之时,那些造成了交通堵塞,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小贩、农夫、百姓、店老板、小孩子、卖菜的大嫂等等人物突然纷纷拔出刀剑,围上来一顿暴砍,将那几个骑兵瞬间砍作肉泥。

    “杀秦仁啊!”一个破锣嗓子喊了起来,长街两头凡武器在手的人们全都举着兵器朝着三少这边冲来,而真正的老百姓则尖叫着抱头四散逃避,来不及躲开的,则被刺客们以堵塞交通为由一刀砍死。

    此时暗器已尽,三少周围的北疆军骑兵倒下十之七八,只剩下二十余骑仍活着卫护在三少周围。北疆军精骑虽然在战场上冲锋陷战,从无敌手,可是在这江湖暗杀的手段面前,却只能如羔羊一般被宰割。

    招轿的十六个魔门迷天宗快剑手都已倒下三个,轿子早落到了地上。

    至于三少,他目前还是很安全的。

    在暗器初发之时,抬轿的迷天宗剑手就迅速放下了轿子,全都跃到轿上,用身体排**墙,挥动快剑来挡暗器。而柳逸菲、易菁菁及另两名迷心宗女弟子则干脆将三少压到了身下。

    暗器尽后,三少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四个少女,排开人墙一看,只见两边长街之上冲过来的刺客恐怕不下两百人!

    三少皱起了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定州城不是已在控制之中么?怎地会有这么多刺客?”

    易菁菁脸色有些发白地看着那些刺客,颤声道:“至尊控制定州城也仅十数日,这么短的时间里,哪能将定州城完全掌握?只是……只是一下子出来这么多刺客,也实在过于离谱了……”

    说话间,那剩下来的二十余骑北疆军骑兵分作两路,策马朝着两边的刺客冲去。

    “哧哧哧……”一阵利器洞穿**的暴响响起,那二十余骑北疆骑兵借战马冲刺之力,在第一个照面便各挑死了一人,将手中长枪刺入了刺客胸膛之中。

    但那些刺客也都不简单,那些给北疆军骑兵捅穿了胸脯的刺客强憋着最后一口气,死死地握住捅穿了自己胸膛的长枪,发力一拉,竟将北疆军骑兵自马上拉了下来!二十余名骑兵,个个都在刺穿一名刺客之后,给拉下了马背,然后便被一群刺客一涌而上,生生剁成了碎片!

    “厉害!”三少神情凝重地道:“这不是一般的刺客,而是死士!娘的,要是本少爷功力尚在,这些刺客再多一倍本少爷也可将他们全部杀光。可是现在,只要来一个,少爷我就得做刀下之鬼!”

    “三少别怕,逸菲会护着你的!”寡言少语的柳逸菲忽然神情坚毅地对三少说了这一句话。

    三少心头没来由地一阵感动,他看了看柳逸菲,又看了看易菁菁,只见易菁菁虽然吓得浑身发抖,但还是拔出一柄精光四射的小匕首,紧守在三少身旁。

    “娘的,这两个小丫头,该不会是爱上少爷我了吧?”在此关头,三少又自作多情起来。

    刹那间,那两百多刺客已经冲至轿前。十三名迷天宗快剑手围成一圈,将三少等人围在里面,挥剑与那些刺客拼杀起来。

    一名迷天宗快剑手一剑刺入一名刺客的胸膛,那刺客狞然一笑,突然前冲两步,让剑刺得更深,直至透体而出。而那刺客也在同时劈出了手中的钢刀,一刀将那迷天宗快剑手的脑袋劈飞一半,然后两人同时断气倒地。

    三少见状惊呼一声,“不要将剑刺入他们的身体,他们会同你们换命的!”

    剑与刀不同,剑招多数是用刺的,而刀则多用来劈砍。

    在三少喊出这句话之前,至少七名迷天宗的快剑手在用刺招,听到三少的话之后,四名快剑手火速变招,而另三名快剑手则是收招不及,已将剑刺入各自面前的刺客体内。

    剑人咽喉可令人瞬间毙命,可是在这种紧急的时候,迷天宗的快剑手们选择的,却是刺击目标较大的胸膛。因此,那三名快剑手在将剑刺入刺客胸膛之后,马上便与第一名快剑手同一命运!

    刺客们攻势火爆,用的皆是同归于尽的亡命打法,迷天宗的快剑手们虽然个个武功比刺客们要强上不只两筹,但面对这种亡命死士,剑法大受限制,接连倒下数人,渐渐支撑不住。

    眼见快剑手只剩下五人,保护圈越来越小,柳逸菲银牙一咬,与另两名迷心宗女弟子加入了保护圈中,与众刺客死战起来。易菁菁刚想随柳逸菲冲上,胳膊却被三少一把抓住。

    三少看着易菁菁,摇头道:“你不是他们的对手,冲上去只会白白送死!”

    易菁菁面露感动之色,道:“可是柳师姐她们……”

    三少微微一笑,道:“你柳师姐武功比快剑手们都要高出许多,暂时无碍。只需能拖延一段时间,自会有人来救我们!”

    果如三少所言,柳逸菲武功比起那些快剑手们还要强出一筹。她的武器是两把只有两尺长的弯刀,她两手并未握实弯刀,刀柄好像是给一股奇异的吸力吸在她手中一般,可绕着她的手腕自如旋转。

    那两柄弯刀高速旋转时便如两轮半径两尺的锋利圆盘,所过之处即溅起一片血雨。那些刺客即使想跟柳逸菲拼命,也无法近她的身,往往离她还有五尺之时,便已给弯刀上绽出的刀芒切成了碎块!

    两声惨哼响起,又有两名快剑手倒了下去,保护圈再缩小几分。

    正在这时,长街一边临街的一个窗口中忽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呼哨,随着这声呼啸,十八名黑衣人突然自长街两旁的几个窗口中鬼魅一般跃出,闪电般自空中扑击三少,十八把寒光四射的长剑同时锁定了三少!

    此时柳逸菲及两名迷心宗女弟子、三名快剑手已给周围拼死狂攻的刺客缠住,三少身旁只有一个武功差劲的易菁菁,这十八名黑衣刺客选择这个时候突然出手,三少基本上已成砧上鱼肉,任人宰割!

    三少看着那十八名电射而来的黑衣刺客,心中暗暗叫苦。他现在功力被制,没有半点功力,莫说这十八名一看便知是一流好手的刺客,即使是个普通的持刀壮汉,也可一刀将他砍死。

    刹那之间,那十八名黑衣刺客的剑光已经离三少不到两丈,易菁菁尖叫着挥舞着匕首守在三少前面,柳逸菲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的刺客,突然将两把弯刀抛出,袭向其中两名刺客。

    在柳逸菲抛出弯刀的同时,她前方的几名刺客同时抢进,三刀两剑同时攻向柳逸菲。

    柳逸菲连环两脚踢飞了两名刺客,又以手作刀劈倒了两名刺客,却没来得及击倒第五名刺客。

    嗤地一声轻响,利剑刺入了柳逸菲小腹之中,柳逸菲脸色变得煞白,嘴唇则变得乌青。她银牙紧咬,右手猛地抓住那柄刺入她小腹的钢剑,发力一扭,将那钢剑生生扭断,而她的手也给割得血肉模糊。然后她将那刺在她小腹中的半截剑尖拔出,甩手一掷,正中那刺中她的刺客咽喉。

    那刺客与柳逸菲同时倒地。

    “逸菲!”“柳师姐!”三少与易菁菁同时惊呼。

    这一系列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当柳逸菲倒下时,她掷出的两把弯刀刚好盘旋着飞射至两名黑衣刺客的面前。那两名黑衣刺客长剑一抖,铛铛两声,柳逸菲的弯刀便给震得改变了飞行路线,投入地上刺客群中,倒也削倒了两名刺客。

    在柳逸菲倒下之后,剩下的两名迷心宗女弟子和三名快剑手更挡不住大队刺客的进攻,惨哼声接连响起,五人身上处处挂彩,摇摇欲坠,眼见便要抵挡不住了!

    与此同时,那自空中袭击三少的十八名黑衣刺客的剑已经将要刺到三少身上,挡在三少身前的易菁菁被一名刺客随手一剑刺在胸口,顿时软软地倒了下去。

    “菁菁!”三少猛地一拉易菁菁,将她软倒的躯体揽进自己怀中,“哧哧”两声,两把剑已刺上了他的后背,却被他身上的“不坏金丝甲”挡住。

    “他穿着刀枪不入的宝甲,刺头颈!”一名刺客沉声道,十八名刺客顿时改变剑势走向,从四面八方刺入三少头颈。

    三少见十八道剑光近在眉睫,脸上挂上一抹嘲讽的笑容,暗道:“娘的,想不到本少爷竟会死在这里……神啊,你***又跟老子开了个天大玩笑!也罢,就让少爷我跟逸菲、菁菁做同命鸳鸯吧!至少在黄泉路上,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