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暗战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生死悬于一发之际,从未如此接近死亡的三少心中爆发出前所未有地强烈的求生**,他的双眼在瞬间变成赤红,瞳仁中冰风呼啸,血染的平原与骨堆的大山再度出现,山巅上那举手向天的血手修罗对着血红的苍穹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

    这声咆哮在围攻三少的十八个黑衣刺客的心中响起,山崩一般的咆哮犹如飓风一般席卷了每一个刺客,十八个刺客同时给这声咆哮震得心头剧震,动作不由同时一缓!

    十八柄快剑的剑尖在即将触及三少的头颈时停了下来,这一声震撼心灵的咆哮其实并没有任何声音,至少除了这十八个黑衣刺客之外,外围的死士们一个都没听到。可是这直接在心灵深处响起的咆哮,在这一刻,却令时间静止!

    三少张开了嘴,仰头向天,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啸。

    束发的金箍忽然自行断裂,他那一头长发尽数倒竖而起,无风自动,疯狂地舞动起来。

    丹田内给束缚得紧紧的内力有如火山一般猛然爆发,汹涌狂暴的内力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倾刻间疾走全身,淌遍他全身每一处经脉!

    虚弱无力的四肢忽然间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三少抱着易菁菁,双足发力一蹬,一跃而起。

    他,一——飞——冲——天!

    求人不如求己,等人救不如自己救!

    当三少凌空跃起十余丈之后,那给静止的时间束缚得动弹不得的十八名黑衣刺客这才恢复行动。可是当他们恢复之时,却惊骇欲绝地发现,本处在他们必杀的包围之下的三少已经不见了!

    正惊惶间,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低沉肃穆的叱咤:“霸——皇——令!”

    十八名刺客同时抬头望天,天空中,一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遮天巨手缓缓拍落,那只手掌在他们眼中好像有着奇异的魔力,掌手中出现一个肉眼可见的九色漩涡,漩涡中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力,吸走了他们所有的勇气和力气。

    时间在这一瞬间流淌得无比缓慢,空间在那只手掌的落势之下不复存在。尽管那只巨大的手掌速度看上去很慢,可是它却像能直接穿越空间一般,几乎在瞬间便已击到那十八名黑衣刺客的头顶!

    “轰!”一声巨响,那十八名黑衣刺客在同一时间中掌,他们的身子好像给大山压着一般,迅速矮了下去,整个身子从头顶开始往下萎缩,倾刻间便变成了十八张薄薄的肉饼,然后那十八张肉饼同时碎裂,变成了十八滩横流的血浆。

    无论是他们手中的剑,还是他们身上的黑衣,都已在给压成肉饼前就变成粉末,那是最彻底的粉碎,碎得连一丝残渣都没剩下!

    三少缓缓落地,他左手抱着易菁菁,右手仍摆着出掌的姿势,头微微转了一圈,目光从包围着他的大群死士们脸上一一掠过。

    充满着死亡与绝望的目光令这些根本就不怕死的死士浑身颤抖起来,这些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死士头一次感到了恐惧,他们在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有些东西,比死更可怕!

    三少的目光,比死更可怕!

    没有人能与修罗魔瞳的目光对视,所有的死士都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颤抖着低下了头。

    三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那抹杀机大动的冷笑,他咬牙切齿地,一字字地道:“敢对我拔刀……就要付出拔刀的代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

    我不饶人!

    没有半点宽恕与怜悯的宣言,你们既然存心杀我,那便休想我会如那些所谓的正人君子一般,以德报怨!

    三少消失了,那堪比瞬间移动的轻功身法发挥到极致,超越了人类肉眼视觉极限的速度令这些死士没一个能看清三少的移动轨迹。

    下一个瞬间,三少已经出现在人群里,他左手抱着易菁菁,右手往一名死士持刀的手腕上一搭,发力一扯,咔嚓一声响,那死士的手臂给他自肩扯了下来!

    三少狞笑着,抓着那条断臂往那死士头顶上砸去,砰地一声大响,那死士的头顶连同半个身子都给砸得粉碎,碎骨血肉内脏不要钱般四下乱溅!

    三少弃掉手臂,将那手上抓着的刀握在手中,抢进了人群之中。

    屠杀,正式开始……

    ※             ※             ※             ※

    “疯……疯子……”长街边的一座阁楼中,藏在暗处观察着三少屠杀的某人牙齿开始打战,声线开始颤抖。

    他看到三少如恶虎扑进羊群一般展示他的钢牙利齿,他看到鲜血与残肢齐飞,天地共血浆一色,他看到在人群中掀起腥风血雨的修罗疯狂地大笑,他看到那柄如蛟龙闹海一般的刀施展出前所未有的刀技。

    刀在绞,像绞肉机一般在绞动。

    那一柄平凡的钢刀,被三少赋予了灵性,普通的劈斩之类的招式三少已没有使出。他用刀绞杀一切生灵,每一个罩进了三少刀网之中的死士会在瞬间连人带他们手中的兵器给三少绞得粉碎!

    从来没有人像三少一般使刀,三少好像已经不满足于掠取这些死士的生命,他要他们——死无全尸!

    绝对残忍的刀法,绝对疯狂的杀手,长街在瞬间被鲜血染红,飞溅的鲜血积起一汪汪鲜血的血潭,蔓延成一条条血色的河流!

    那躲在暗中观察的人承受不住了,他从来就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这么残暴的杀手,他转过身不去看那血腥的一幕,弯腰捧腹疯狂的呕吐起来,直到吐尽了肠胃中的一切,直到连苦胆汁都呕出来。

    在他呕吐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站在他身旁,同样在暗中观察的一个年轻人一眼,却发现那个年纪并不比他大的年轻人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面不改色地继续观察着外面。

    “公……公子……”他对那年轻人说道:“请恕小人……小人失态……”

    那年轻人淡淡地道:“此事怪不得你,毕竟你从未见过这般场面。秦仁果然不愧是修罗魔瞳的主人,‘修罗魔瞳,屠戮人间’,这句话一点也没说错。”

    他点了点头,道:“公子……秦仁……秦仁如此残暴疯狂……恐怕……恐怕我们没办法……刺杀他了……”

    那年轻人淡淡地一笑,道:“本公子从来就没指望这一次能将秦仁刺杀成功。本公子不过是想试试,秦仁是否真的因为给华蓉限制的武功,这才听任华蓉摆布。现在看来,秦仁初时的确是有禁制在身,无法施展武功,可是生死关头,他却有能力自行冲破禁制。呵呵,华蓉也太小看秦仁了,修罗魔瞳的主人,又岂是能轻易禁制得住的?”

    他抹掉嘴边呕吐的污秽,擦净眼角的泪珠,感觉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公子,现在怎么办?”

    那年轻人道:“非凡,你觉得应该怎么办才好?”

    他想了想,道:“现在秦仁功力恢复,根据我们的潜伏魔门的卧底回报,秦仁与华蓉面和心不和,两人处处明争暗斗,我们不如等秦仁跟华蓉斗个两败俱伤之际,再从中渔利。”

    那年轻人摇头笑道:“这方法行不通。秦仁和华蓉都是聪明人,我们刺杀失败,他们应该知道定州城中已经混进了不可小视的敌对势力。在这种时候,他们就算要斗,也要等将刺客之事查个水落石出,摆平定州城内的局势之后才会放开手脚互斗一番。而在眼下,他们两个很可能会联合起来。”

    那叫做非凡的年轻人犹豫着道:“华蓉有虎啸,秦仁有龙吟,若他二人联手,龙吟虎啸合璧,我们恐怕不是对手……”

    那年轻人不以为然地一笑,道:“本公子经营多年,便是西门无敌在世时,亦无法摸清本公子的底细。现在西门无敌都死了,仅凭华蓉和秦仁这两个小儿,就算他们有龙吟虎啸,又能奈本公子何?要知道……”

    那年轻人说着,缓缓地伸出双手,左手掌心冒出一点红光,那红光很快变为金色,接着变成纯白色,最后变成接近透明一般的颜色。而他的左手皮肤,则变成了泛着淡淡的金属光泽的颜色。

    而他的右手掌心,则冒出一点靛蓝色的光芒,那靛蓝光芒接着变为紫色,然后又变成蓝紫两色交织缠绕的颜色,光芒之中则闪动着一道道细小的电火花。到了最后,那蓝紫两色的光芒渐渐变成一片漆黑的颜色,黑光之中,跳动着无数细小的,蓝紫色的电火花。而他的右手,皮肤变成了黑色,还冒着如冬天冻气一般的白雾。

    他两手一合,那透明的光芒和黑色的光芒合二为一,纠结缠绕,融为一体。当他两手再次分开之时,光芒已然消失无踪,他的两只手也已经恢复了原状。

    “公子神功盖世,天下无敌!”非凡跪伏于地,恭声颂道。

    那公子淡淡一笑,道:“再犀利的兵器也只是兵器,纵是天兵又如何?天神留下的兵器,又如何比得上天神传授的武功?”

    ※             ※             ※             ※

    当华蓉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出事地点时,长街之上,除了三少之外,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

    地上几乎看不到几具完整的尸体,残碎的肢体和破损的头颅遍地都是,鲜血、内脏、肉块不仅铺了满地,甚至长街两旁的房屋墙壁之上都沾满了。

    三少抱着易菁菁,提着一柄只剩刀柄的断刀,伫立于碎尸血海之中。

    华蓉默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面不改色。而跟在她身后的周凌飞、赵子扬、独孤鸿渐则已有些脸色苍白。在三位护法后面的魔门弟子们,则有大半已经别过了脸或是低下了头,不敢再看这一幕,有些迷心宗的女弟子已经捂着嘴,俏脸煞白地小声呕吐起来。

    “你来啦?”三少望着华蓉,极为灿烂地一笑,那染血的脸庞有着说不出的狰狞可怖,那给鲜血沾成一缕一缕的乱发犹在往下滴着鲜血。

    华蓉有些勉强地一笑,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知道就好……”说话间,忽然甩手一掷,那断刀闪电般射向华蓉。

    华蓉脸色一变,十指连弹,连射出十余道各色光芒,方将那断刀击成粉碎。

    周凌飞厉喝一声:“大胆,竟敢以下犯上,刺杀至尊!来人哪,去……”

    一句话还没说完,三少已经一眼狠狠地瞪了过来,将周凌飞后半截话生生堵在了嗓子眼里。

    “你想死?”三少冷笑着,抱着易菁菁一步一步走向周凌飞。

    周凌飞情不自禁后退一步,指着三少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是问你想干什么。”三少无比阴冷地笑着,“是不是想找死?”

    说话间,三少猛地跨出一大步,只一步,竟直接到了周凌飞面前。

    周凌飞骇得连退三步,险些跌倒,“你……你不要过来……大家同为本门护法……你没有权力……没有权力杀我……”

    三少哈哈一笑,道:“我秦仁想杀谁,谁就必死无疑!”

    “够了!”华蓉突然拦在了三少面前,“阿仁,刺客之事还未了结,不要自乱了阵脚。”

    三少冷笑两声,缓缓地点了点头,道:“好,我便先饶他一命。现在……先救人吧。”

    ※             ※             ※             ※

    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的三少坐在华蓉的书房里,静静地等着华蓉。

    刚才清理战场的时候,活着的人只剩下三个,柳逸菲、易菁菁以及一个迷天宗的快剑手。其余的魔门弟子全部战死,而且大半都给剁成了碎片。

    柳逸菲小腹中剑,失血过多,腹腔内积满了淤血,生命垂危。易菁菁胸口中剑,剑创离心脏仅有两分,尽管如此,她胸腔内也是积血过多,命悬一线。

    而那名迷天宗剑手虽然还剩下一口气,但根本没办法救治了,肠子断了好几根,肺叶也给刺穿,凭这时代的医疗水平,尽管魔门有天下最好的大夫,也没办法将其救活。

    三少对魔门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这些天以来柳逸菲、易菁菁对他曲意逢迎,无论在哪方面都是无条件地满足他,刚才面对刺客之时,又以生命来保护他,三少纵然铁石心肠,也颇为感动。

    过了很久之后,华蓉才带着满脸的疲倦缓缓走进了书房中。三少看到她的第一句话便是:“逸菲和菁菁怎样了?”

    华蓉淡淡地一笑,道:“想不到三少还记得那两个丫头。不必担心,本门有天下间最好的大夫,蓉儿又会一些疗伤的法术,两个丫头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

    三少点了点头,看着华蓉,慢慢地道:“我的功力已经恢复了。”

    华蓉点头道:“我知道。”

    三少道:“你不怕我杀你?”

    华蓉呵呵一笑,道:“三少向来恩怨分明,蓉儿自问这些日子待三少不错,三少应该不会对蓉儿下手。更何况,三少怜香惜玉,对逸菲和菁菁这两个丫头尚且有情有意,又怎会杀蓉儿?”

    三少轻笑一声,道:“你还真是了解我。蓉儿啊,我不杀你,可是并不见得我不会走。凭我的武功,如果想走的话,你一定没办法留住我吧?”

    华蓉笑道:“阿仁你真爱说笑。今天的刺客是来杀你的,为了你,本门弟子死伤惨重,逸菲与菁菁都身受重伤。依你的性格,在没有查出刺客的幕后主使之前,会走吗?”

    三少道:“你说的对,我暂时是不会走的。刺客的事情,有没有查出点头绪?”

    华蓉摇了摇头,语带责怪地说道:“阿仁你下手太狠,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来。非但如此,他们大半给你分尸,想从他们尸体上查点线索都是难上加难。好不容易找到几颗完整的脑袋,却又都是戴着人皮面具,冒充定州城原居民的生人。而剥下人皮面具一看,他们自己的脸早已给毁容了,根本无法辨认。”

    三少微微动容,道:“哦?这么狠?不愧是死士,动手以前居然把自己的脸都毁了。”

    华蓉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他们穿的衣服也都是定州城里都有的卖的普通衣物,至于兵器,更是随便哪个铁匠铺都能打出来的大路货,教我们无从查起。”

    三少沉吟道:“一整条街都被刺客预先潜伏,街上所有的人都是死士,这么大的动静,你们居然事先没有查觉……蓉儿,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华蓉道:“的确很奇怪。我虽然才控制定州城没几天,可是城里布满了本门的眼线,又有北疆军四处巡逻,按理说,不该有这么多人潜进城来却不为我所知。我怀疑……本门中有奸细。”

    三少点头道:“而且还是个地位不低的奸细,否则的话,绝不可能安排如此大的手笔。他究竟是谁?又是哪个势力,这么着急想要我的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