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暗战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华蓉细想了一阵,道:“阿仁你名满江湖,三年前即以‘遮天手’傲视群雄,如今又得了天兵龙吟,任何想要刺杀你的人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可是这次刺客却敢当街袭杀,想是知道你功力被制,无还手之力。知道这件事的人并没有多少,我们可从这一点查起。”

    三少点了点头,道:“知道我功力被禁制的,只有三个护法、逸菲、菁菁,就连迷心宗的弟子们都不知道我其实外强中干。而逸菲、菁菁甘愿为我赴死,若说她们是行苦肉计来着,可是这种九死一生的苦肉计也未免代价太大。所以,有嫌疑的只剩下三个护法。”

    华蓉摇头道:“知道你功力被禁制的不止三个护法,四魔使也知道。而且逸菲和菁菁也不见得完全无辜,你想一想,今天当街袭杀你的,都是些不要命的死士,逸菲和菁菁,不见得不是死士。阿仁,你不要见两个小丫头对你好便完全信任她们,现在这种时局,没人可以完全信任。”

    三少淡淡地道:“照你这么说,谁都有嫌疑了?”

    华蓉点头道:“那是自然。在事情水落石出以前,任何知道你功力被禁制的人都有嫌疑。”

    “那全杀了吧。”三少轻描淡写地道:“三个护法,四个魔使,还有逸菲和菁菁,由我出手,全部杀光。宁可杀错,也不放过。”

    华蓉苦着脸道:“阿仁你莫要开玩笑了好不好?怎能把这些人都杀光?要是杀错了,岂不是会令门中忠诚之辈心寒耻冷?”

    三少冷笑道:“早杀迟杀总是要杀的。你现在不杀,我将来也会杀。还不如趁你要清理门户之际,杀它个干净,省得将来烦心。”

    华蓉面色一寒,道:“阿仁,你一定要与我作对到底吗?”

    三少点了点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华蓉,道:“一山不容二虎,这个天下,只能有一个至尊。”

    华蓉与三少对视一阵,无奈地摇了摇头,“好了阿仁,我们不要先自己乱了阵脚。至少在这个时候,我跟你是一路的。”

    三少轻笑一声,道:“你知道就好。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究竟新的四魔使是哪四个了吧?”

    华蓉想了想,道:“好,我这便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你身在定州城中之时,不能随意杀掉他们。”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暂时不会杀他们,这是我认真说的话。”

    华蓉道:“有你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新的四魔使排位第一的是,拜月教教主左天纵,也就是左元放的侄子。排位第二的一刀同盟会会主,‘一刀倾城’横天王。第三第四的分别是怜舟世家家主怜舟锋华,以及他的长子怜舟天雄。”

    三少问道:“那么怜舟锋华的二儿子怜舟天鹰呢?他没有加入魔门?”

    华蓉道:“怜舟天鹰现任本门血刃堂堂主,上任血刃堂堂主给你二哥一刀劈死了,我们总得有人凑数。”

    三少想了一阵,道:“你现在的那些护法、魔使基本上全都是些贪生怕死,不讲义气的家伙。要说出卖你,他们还真是人人都有可能。照我说,还是全杀了好,杀光之后,把他们炼成药人,岂不是听话保险得多?”

    华蓉摇头道:“药人固然厉害,又唯我命是从,但是它们本身没有自己的思想,除了打仗杀人之外,什么都不会做。我手底下,总还要有些能办事的人吧?”

    三少想了想,道:“这样的话,查起来就麻烦了。又不能错杀……又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唉,蓉儿啊,你这至尊做得够窝囊的,自己门中被别的势力混进了奸细,居然还能窃居高位,你是怎么做事的?”

    华蓉无奈地道:“我有什么办法?本门的人才都被你们秦家三兄弟杀得差不多了,你叫我从哪里去找人?”

    三少摸着下巴道:“不过,这奸细背后的势力还真不简单啊!能一次做出这么大的手笔,安排这么多甘心送死的死士,我思来想去,这天下间,也只有当今几股大势力能做到这一点了。”

    华蓉道:“不错,除了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公子羽之外,再没哪个势力能做出今天的事。”

    三少道:“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都是今年才崛起的新势力。

    “项启是个泥腿子,打仗虽然有一手,但是搞暗杀这种事情不适合他。

    “小霸王沈冲据说是个高手,可是他手底下,也都是些带兵打仗的人才,真正的江湖高手倒没多少。凭他,也应该没这个能力。

    “大唐国的唐康言虽然做了多年节度使,可他是南海那边的土皇帝,应当没机会与中原这边的高手有勾结。

    “你想想,三个护法、四个魔使,最远的也就是北海赵家的赵子扬,其余的基本上都在中原。而赵子扬也是远在北海,项启、沈冲、唐康言没能耐也没机会笼络他们,令他们为其甘心卖命。”

    华蓉道:“然则,你的意思是,今天的事,可能是公子羽做的?”

    三少点了点头,道:“他的嫌疑最大。公子羽三年前就已经跟西门无敌联手,准备在武林大会上,一举铲除所有不归顺他们的武林门派。

    “中原武林也就是在三年前武林大会一役元气大伤,所有的门派都并入你们魔门麾下,只剩下我逍遥山庄与铁血啸天堡与你魔门对抗。

    “而公子羽,却在武林大会之后躲到了东海,这三年来一直销声匿迹,与他以往的活跃不符。依我看,他定是躲在东海,暗中操控。

    “要知道,公子羽在三年前,就已经培植了大量党羽,结交了不少江湖人士。若说三护法、四魔使中的奸细是公子羽的人,最是可信!

    “况且,那些死士,需花费大量时间去培养其甘愿毁容赴死的忠诚,这四大势力中,也只有公子羽有这个能力和时间!”

    华蓉想了想,有些疑惑地问道:“可是公子羽早已本门结成联盟,西门无敌死后,他依然未曾与我解除盟约,前些日子,我还派人却联络他,商议共同出兵的事来着。而且我见过公子羽几面,他是个典型的好色之徒,浮华之辈,虽有野心却无才能与担当,只知好勇斗狠。哦对了,当年他为了控制你,还施计将甄洛送与你,没想到甄洛却因为你背叛了他……”

    “你等等,先打住……”三少唤了声暂停,郑重其事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甄洛是公子羽的人?”

    华蓉点了点头,道:“没错。甄洛是罕见的天生媚女,公子羽从小把她养大,本打算等她**之后自行享用的,后来为了想办法将你控制,不得不忍痛割爱。”

    三少一拍脑门,呻吟道:“我的天……想不到洛儿竟是……竟是公子羽的人,幸好本少爷魅力无限,令她为了我背叛公子羽,否则我可能给她卖了都不知道……”

    华蓉掩口轻笑,调侃道:“有可能吗?阿仁你无情无意,铁石心肠,绝不会因为哪个女子背叛你自己。对你而言,你最爱的,恐怕是你自己罢?纵是甄洛不叛公子羽,她也没办法将你控制住。若是你这么容易便能控制,蓉儿早就对你下手了。”

    三少傲然点头,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少爷我这一生,绝不会被任何人控制。”

    华蓉道:“好了,先别说闲话,咱们继续说公子羽。公子羽失了甄洛,便把主意打到蓉儿的头上,几次三番向西门无敌提议,想一亲蓉儿芳泽,两年前更是前来提亲,说是要娶我为妻,都被西门无敌找理由拒绝了。

    “我听说,公子羽这几年在东海大营,夜夜笙歌,不理军事,只知寻欢作乐,几乎每个月都要搜罗一批美女供他淫乐。而他本身,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就凭他这样的废人,又怎可能令周凌飞这等高手为他所用?又怎能培养像今日你所遇的那般悍不畏死的死士?”

    三少摇头道:“公子羽手无缚鸡之力?恐怕错了吧?我曾经以为公子苏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却不知他是个一流剑手,且会两下子‘灭神手’。刺杀他的当晚,若不是我全力以赴,又有三个帮手在旁协助,恐怕会因为之前的误解令他逃掉。

    “隐藏实力人人都会,越是厉害的高手越能装得跟普通人一般无二,让人摸不清底细。至于你说他没有能力,没有担当,这更加不可能。若他真如你所说的这般荒淫无能,西门无敌又怎会找他联手?难道就因为他的皇子身份?

    “他又凭什么笼络在野官员,结交江湖中的奇人异士?难道就凭他的钱和地位?那些悍不畏死的死士,相信绝不会给一个无能之辈卖命吧?

    “东海海盗连年寇边,可是自公子羽掌管东海水军之后,东海的海盗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再没听到海盗上岸劫掠的消息。一个无能的将领,能指挥军队打仗吗?”

    华蓉想了想,道:“东海水军战力仅在北疆铁军之下,被誉为与北疆铁军并列的两大铁血雄师。有东海水军这么强的战力,即使统帅无能,应该也能对付那些乌合之众的海盗。”

    三少又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凡悍卒者,必然自负自傲。东海水军是与北疆铁军齐名的铁血雄师,试问他们的统帅真的无能,又如何驾驭这群悍勇不驯之辈?

    “公子羽要真是荒淫无度的话,东海水军说不定早就造反了,怎可能这三年来非但没反,反而将多年来一直没能彻底消灭的海盗打得销声匿迹?若不是公子羽统兵有方,这有可能吗?”

    华蓉笑道:“阿仁,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觉得公子羽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了。”

    三少微微一笑,道:“他当然不简单,他若简单,凭什么能带着东海水军一起造反,自立为王?一个不能服众的将领,若要造反的话,恐怕早给属下将士乱刃分尸了。

    “演戏人人都会,你当日在天京城,不是也将我骗过了?西门无敌扮华太傅扮了这么多年,不是也将所有的人都骗过了?公子羽若真有那般心胸,要扮个无能之辈,还不是简单之至?”

    华蓉若有所思地道:“若公子羽真如你所说,一直以来都是在假装无能狂傲,那么他这个人,就太可怕了……三年前,西门无敌与他联合的时候,与他相处那么久,对他的评价都是‘志大才疏、狂傲自负、心浮气燥、好色昏庸’这十二个字。他连西门无敌都能瞒过,其实力……真是不容小觑。”

    三少点了点头,道:“西门无敌的评价错得离谱。他若真的好色昏庸,当年又怎会将他自小养大的洛儿献出来拱手送给少爷我?一个好色昏庸的人,必会斤斤计较,因小失大,宁愿控制不了我,也不愿把自己养大的天生媚女拱手让人的。”

    华蓉道:“那么,若刺客真是公子羽指使他,他又为什么要取你性命呢?”

    三少道:“原因很简单。我令甄洛背叛了他,是为一恨。他用尽心思却无法控制我,反被我识破了他与西门无敌举办武林大会的阴谋,是为二恨。我天兵龙吟在手,又心怀天下之志,必会成为他雄霸天下的极大阻力,此为三恨。这三恨之下,他当然要趁我功力被制,只能挨打,无法还手之时放手一搏,期望能将我杀死,少一劲敌。

    “这一次,他本来应该已经成功了的,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在我生死一发之际,我的潜能居然有这么大,居然能自行冲动你的魔法禁制。”

    华蓉缓缓颔首,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公子羽与我是同盟,对定州城的形势,他最了解。要在我手下人中安插奸细,他也最为便利……阿仁,你说说,公子羽现在有没有可能身在定州城中?”

    三少想了想,道:“这个我就不好下结论了。照常理而言,定州城在你掌握之下,城里城外屯兵数十万,公子羽身为一方之诸候,当决胜负与千里之外,运筹于帷幄之中,不该亲身犯险。可是公子羽其人极难琢磨,若说他会亲自来定州城也不是没有可能。来与不来的可能性,各占一半吧!”

    华蓉苦笑:“你这么说,却教我如何处置才好?”

    三少道:“很简单,全城戒严,挨家挨户大肆搜索。每户人家人口登记在案,身份要绝对核实,每个人的身份必须有十个以上的人证明方可。凡不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立即诛杀!这样一来,定州城里不就没有可疑人等的容身之处了吗?”

    华蓉道:“你这方法好是好,可是定州城有近十万住户,人口近六十万,是大秦国除天京城之外人口最多的城市,这样登记起来,我手下的兵都没有时间做其它事情了。再说,若是挨家挨户地搜索的话,会不会打草惊蛇?”

    “这样啊?”三少皱着眉头想了想,道:“那登记户口的事便先缓一缓。搜索嘛,若怕打草惊蛇的话,就不必挨家挨户地搜了,把城里所有的客栈、酒楼什么的地方大搜一次吧,怎么都得做做样子。哦对了,你可以依次派出周凌飞等三护法、四魔使带队去搜,我在他们后面跟踪,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华蓉道:“那就依你说的去做吧。”

    三少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定了。我先去看看逸菲和菁菁。”三少说着,举步朝门外走去,到了门边之时,三少忽然回过头对着华蓉说了一句:“他们既然敢刺杀我,说不定也会找机会刺杀你,你自己要当心。”

    看着三少一脸的诚挚,华蓉心中忽然一阵没来由的感动,无声地点了点头。

    她没有看到,三少在转身离去的时候,嘴角忽然多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             ※             ※             ※

    一座相当豪华的府邸内,一间密不见光的密室里,油灯噼叭地燃烧,豆大的***给漆黑的密室中添上了几分朦胧的光亮。但是在这微弱的光亮照射下,密室中的一切却极显得更加阴森。

    一个身着淡黄色长袍,看上去很瘦削的年轻人背负着双手,面对着光溜溜的墙壁,墙上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却好像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什么东西。

    背对那年轻人的密室墙壁上忽然打开一扇小小的门户,一人低头弯腰走了进来,走到那年轻人身后丈许时纳头便拜,恭声说道:“拜见公子!”

    那年轻人淡淡地道:“起来吧!”

    待来人起身之后,那年轻人仍未转身,就这样背对着来人,缓缓地道:“华蓉针对刺客的事,做出了怎样的举动?有没有对你产生怀疑?”